赤脚闲侠 / 周氏兄弟 / 周氏兄弟:周家的悲剧(七)

分享

   

周氏兄弟:周家的悲剧(七)

2020-08-28  赤脚闲侠
                        周家的悲剧
                                              鲁人 

     
七、周家后代的无奈和悲哀
        周丰二与父亲可谓不共戴天。祖母80诞辰的寿宴上他替母亲抱不平,与父亲争吵起来,并挥舞军刀要刺杀父亲。周海婴视此为忤逆。从丰二的角度看,却自有理由。丰二生于1919年,1936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父母之间的事,他从八道湾的长辈口中听到的自然都是指责,但有两件事是他亲历的。这两件事,周作人的日记中记得清清楚楚。一件发生在1927年,丰二八岁。日记很简略,“五月中丰二重病,后幸愈。电乔风促归,终于不面。”乔风是周建人的字。简略的日记传达了两个信息,一是丰二重病,程度是万幸康复;二是周作人给三弟去电报催他回京,三弟却始终未归。父亲未归的原因,丰二不得而知,不过知道了也未必谅解。从鲁迅给友人的信中我们到可知一二,“乔峰来函谓前得一电,以土步病促其急归,因(一)缺钱,(二)须觅替人接事,不能如电遄赴,发信问状,则从此不得音信。盖已犯罪于八道弯矣。”“土步”即丰二。
鲁迅的另一封信中说周建人“常常慨叹保持饭碗之难,并言八道湾事情之多,一有事情,便呼令北去,动止两难,至于失眠云云。”
         第二件事发生在1932年,这回是丰三重病,周作人日记有比较详细的记录。丰三病了近两个月,仅住院就近一个半月。先持续高烧,继而“神志不清,谵语甚多”。住院后更出现“危急”状况,病情反反复复。此时距周作人小女儿周若子病逝仅三年,家里的恐慌可想而知。周作人又给周建人拍了电报,周建人仍未见面。丰二曾多次探望住院的丰三,由此又想起自己经历过的痛苦和恐惧,加之二伯夫妇及母亲对父亲愤怒的指责和抱怨,都是他日后持刀欲刺父亲的原因。
        海婴与北京的周氏后人除周鞠子外,只与周丰二有过一次浅浅的接触。解放初,丰二曾登门拜访过他,并邀请他一起打猎,颇有交好之意。海婴的内心应该是复杂的,但三叔早已公开宣布与这个儿子脱离父子关系,他自然不敢越过这道樊篱,更甭说冲破了。周家的后代失去了可能是唯一的和解机会。
        读涉及周家悲剧的文字时,总让人惋惜三位在历史上留下重名的人物,在生活中的痛苦和不幸。以至时常让人幻想,如果周作人不是娶了羽太信子;如果他对待妻子有自己的原则;如果鲁老太太不坚持三世同堂;如果鲁迅不一味地顺从母亲的意愿;如果三兄弟能各自退让一步,即使无法重归于好,应该不会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至少不会泱及后代。但生活只有一种结局,其他都只是于事无补的设想。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