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蓝茶座 / 待分类 / 梁山:好汉动辄吃牛肉

分享

   

梁山:好汉动辄吃牛肉

2020-10-21  邹蓝茶座

文/邹蓝   292

水浒好汉吃牛两题

1,吃牛夺百姓生计

中国四大古典小说,西游记我读得最多,其次是水浒,三国根本没有看全,而红楼梦则不合我的阅读偏好。我神经大条,难以理解其中微妙之处,我更不擅猜别人心思。

作为孩子和青少年如此结果倒也好说,西游记热闹,水浒也热闹。三国牵涉到心机,孩子弄不懂。而红楼梦更是微妙的男女之事和婆婆妈妈,稍微粗心一些的都会当丈二和尚。因此一直烦林黛玉。当然倒没有因此不烦其他人,因为基本都不欣赏。

现在回头来看,我也不遗憾没怎么好好读三国,更不遗憾红楼梦。倒是在新的认知下,对水浒产生了点新的想法。当然,这是瞎议论,无损水浒的文学地位。

大概10年前就曾读到一文章,批判水浒好汉在牛极其珍贵的农耕时代动不动就杀牛吃牛。后来一直再没有找到那文章。不过近期也发现了类似的文章。

中国有史以来到2011年,都可以说是农业国。因为最近的人口普查结果,51%的人口还是农村人口。即便说是新兴工业国,那么至少到1990年代,中国仍然可以说是农业为主的国家。

就是到80年代,中国农业依然没有多少机械化。畜力是农人可以借助的主要帮手。黄河流域是黄牛,长江到珠江流域主要是水牛。东北的农场外估计还是黄牛。而汉朝的画像砖中就有二牛抬杠的画面,从中原到河西走廊皆如此。而如此画面,80年代或者现在,西北或北方依然存在。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中国小农小康的希冀。

现在开始变了,农机专业化帮忙耕种,收割都有了。但是土地制度依然没有大的变化,承包的土地零散破碎,对于需要规模的机械化操作不利。水利系统也千疮百孔。也因此,变化还不大。新农村建设,还需要看进展和成果究竟如何。

自古以来,牛是农人的得力帮手,至今在一些农区可能依然如此。要是没有牛,北方的旱地,南方的水田要翻耕,农家就要自己出牛马力。也因此,牛等于是农人的半条命。自古以来重农的朝廷,也无不珍惜牛。因为无牛则难农耕;无农耕,君子小人都没法养。

曾读到有如此文字。西周有“诸侯无敌不杀牛”的规定。战国时期,各国推行的变法中最核心的两个字就是“耕战”。耕需要牛,战需要马。这说明在当时牛就是跟军事并重的战略资源,必须保护。《汉律》则规定,只有年老体衰之牛才可宰杀,一切少壮之牛则在禁杀之列。唐、宋、五代诸法律则更是规定,不论牛是否老弱病残,均在禁杀之列。

后来再看到古代细致的规定。礼记·王制说,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是珍。其他话都可以理解,唯不知“珍”是什么含义。现代汉语,珍或意味着山珍,比牛羊要稀罕得多。吃也讲究等级,餐具方面,天子用九鼎,诸侯等而降之。老百姓估计就是一口陶器。

据说国语·楚语下,也有具体的规定,天子可以在祭祀后吃用于祭祀的牛羊猪三牲,诸侯只能吃牛肉,大夫吃猪肉,士吃鱼。而百姓只有在五谷丰登没有饿饭危机时,才能吃荤。顺便再疑惑一下,黄土地上的山西,直到文革时期才开始吃鱼。估计秦晋同时的楚国,因为河流密布,才有吃鱼的说法。

有了规定和礼法,而社会总有要违抗律令的人。偷偷杀自己或者偷来的牛以满足口腹之欲的,历朝历代肯定都有。因此对私自宰牛,历朝都规定有严厉的制裁,不然就没有礼法而乱上了。

秦律,盗牛者枷,估计算劳改。

汉,私屠牛者“弃市”,即在闹市执行死刑并暴尸街头,相当于在北京游街后到菜市口喀碴一下。

唐宋律令,对私杀牛者处徒刑并强制服劳役,并且特别明文规定皇帝大赦天下时,杀人放火和私宰耕牛不准赦。仅老死或病死之耕牛可剥皮割肉交易或自食。北宋杀牛需报告官府,私自屠宰则一年半牢狱。刑责倒是一路宽松下来。不过南宋据说刑法比北宋加倍,大概因为领土减少而人没太少,对农耕效率更在乎,而要保护耕牛。

元明清时代惩罚相对轻一些,但私宰耕牛者也免不了受百鞭的皮肉之苦。

元代可以理解,游牧民族入住中原,他们就是吃肉的人群,限制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还有文章说,古代最隆重的祭祀都要使用牛肉,如皇帝祭祀祖先、天地时的供品就要用全牛。而民间重要的盟约也会以牛马为牲,尤其是“举义”、“聚义”的盟约都以牛为供品。反映在文学作品中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三国演义》描写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以“乌牛白马”祭告神灵;后来孟获纠集三洞众蛮和诸葛亮决战,也是“杀牛宰马”。《西游记》美猴王孙悟空和牛魔王等六王在花果山宴会结盟,“杀牛宰马”。而水浒故事,背景正是北宋。而成书之时,却在明清。

有人曾写到,按照明朝的法律,屠宰耕牛是犯罪行为。凡故杀他人马牛,杖七十徒一年半;私宰自己马牛,杖一百。耕牛伤病死亡,不报官府私自开剥,笞四十。

有人拿水浒全文统计归纳了一下。

120回本统计,整部《水浒传》提到的屠宰、吃食活动的共有134处,其中指明是牛肉的就有48处,占了近36%。读者印象,水浒群豪总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而且他们对牛肉情有独钟,动不动就来两斤牛肉。小说里很少提到他们吃猪肉,有时店家没牛肉也只用鸡肉之类凑合。

而有人研究过,明代其他小说中屠牛、食牛的比例要低得多,如《西游记》所有的屠宰、吃食描写,只有一处提到“杀牛宰马”。《金瓶梅》全书具体描写吃食种类的有41处,其中只有一处指明为牛肉。《醒世姻缘传》吃食描写中则没有一处指明为牛肉。明代其它的短篇小说也是如此,如《警世通言》提到吃食活动22处,其中指明为牛肉的才两次;《醒世恒言》的这一比例为313;《喻世明言》(《古今小说》)为202;《初刻拍案惊奇》为162;《二刻拍案惊奇》为150


题图:贵州黎平县水稻田 2013,云贵水牛依然很多。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