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五百年来“汉阳树”,见了多少人物

2021-09-01  零壹贰012
五百年来“汉阳树”,见了多少人物

近日,武汉3株古树名木入选省林业局“湖北十大最美古树”评选初选,其中位于汉阳区的“汉阳树”格外受到青睐。

“汉阳树”不是武汉最老的树木。武汉最老的古树在黄陂,有1200多岁。但是,一来有名诗加持;二来这是棵银杏,天生漂亮;三来,“汉阳树”所在的花园地灵人杰,有点像拿破仑的那句名言,“在金字塔的顶端,40个世纪俯视着你们。”汉阳树没金字塔那么高寿,但在寿祚短暂的人类面前,还是足以自傲:见过一些人物。

成化年间小树苗

我们之前在《古迹尚存,越南王室曾侨居汉阳》一文中提过,汉阳树所在的地方,起初是越南“国王”陈益稷的别墅,时人称为“安南花园”。元末,此处据说一度属于义军领袖徐寿辉。不过,当时汉阳树还不存在。

汉阳树见过的第一位值得一提的人物,有可能是明代成化年间的进士王秩。根据今日的树龄考察,汉阳树栽种于1480年前后,那时应该还是小树苗。

王秩是昆山人,按《赣州府志》记载,他跟余姚出身的大思想家王守仁(阳明)似乎沾亲带故。王阳明一生中最著名的武功,就是平定宁王朱宸濠叛乱。而朱宸濠在起事之前曾非常赏识王秩。

五百年来“汉阳树”,见了多少人物

王守仁可能是王秩的族亲

史载,王秩曾去拜会朱宸濠。朱宸濠将王秩的小儿子抱在腿上,要将自己的女儿与他许个娃娃亲。王秩推辞而去,私下对人说,十年之内宁王必反。

朱宸濠赏识王秩,或许和王的军事才能有关。王秩历任南京兵部主事、南赣备兵副史,亲自领兵击败过大土匪张士锦,并因此被提升为按察使。朱宸濠要跟他当亲家,是知遇国士之礼,明显是拉他入伙造反。可惜,王秩并无姚广孝之志。

到了万历年间,这处园林被布政使萧丁泰所得,取名“萧园”。

萧丁泰是汉阳当地人,据说事迹见于《分守关南道萧公新建越岭关碑记》,总体上无甚特异。不过,萧布政有个姓名于史无载的夫人,精擅于八股文,是明代为数不多的女性“做题家”。《儒林外史》中,才女鲁小姐的人物原型,据说就是这位萧夫人。

雅韵善绩绕树梢

明代末年,汉阳树已经是一两百岁的大树了。张献忠领军入汉阳时,汉阳树与其或有一面之缘,史载不详。

经过了明清之际的折腾,与汉阳树结缘的下一位人物,是清初学者江蘩。

江蘩也是汉阳本地人,曾任灵宝县令。当时灵宝田地荒芜,钱粮赋税奇重,人口逃亡过半,但荒地钱粮照旧征纳,造成历年积欠,民不聊生。江蘩实地考察后,三次呈文,获准免除正粮银九千余两,而后招集流散人口,劝农兴商,经过三年休养生息,民气复苏。

江蘩总共在灵宝任职七年时间,深受百姓爱戴。老百姓在灵宝县给他立了多处生祠。之后历任侍御史、都察院左都御史等职,著述极丰,有《太常纪要》十五卷、《四译馆考》十五卷。其中,《四译馆考》著于1695年,是清初最重要的外交文献之一。

江蘩入住此地之后,曾将这个园林中的“汲江亭”改为“御书亭”,从他丰厚的著述来看,这个名字起得恰如其分。

乾隆初年,宋氏从江氏家族人手中购买了“江氏林园”,更名“宋氏林园”,从浙江购得由太湖山石精心制作的一座“灵芝峰”搁置于园中。据说,此物原为明末文学家李渔“废园”的藏品。

五百年来“汉阳树”,见了多少人物

自此,“汉阳树”和“灵芝峰”相映成趣,直到建国后,解放公园把“灵芝峰”搬去当了镇园之宝。

道光年间,此地转入扬州商人胡元之手。这个胡元的父亲胡晓岚,就是我们之前在《武汉水上救援往事:一支队伍的200年传承》一文中提到的,汉阳“敦本堂”的创始者。胡元本人,也积极参加过汉阳的水上救援事务。

柏泉张氏遗迹在

从晚清同治年间到新中国成立,此地与汉阳树相伴的,均出自“柏泉三甲张氏”。宗族源流这东西,说来无比繁复,恕难赘述。读者只要知道,此地主人都姓张、家族都来自今日东西湖柏泉即可。

民国初年,张直夫购买此地,改名“春茂花园”,书斋号“银杏轩”,自称“银杏轩主”。这位张直夫有位大哥,叫张敬亭(行简),是同治年间《汉阳县识》的作者。

五百年来“汉阳树”,见了多少人物

张直夫之子张季郁,号“银杏轩嗣主”,是民国早期武汉商界的一个牛人。

1904年1月,横贯四川、连接湖北的川汉铁路进入规划阶段,张季郁通过其家族获取内部消息,认为这个项目前景广泛,在汉口双墩一口气买下一千多亩荒地,等待开发。不料,这个项目规划发生改变,这一大片荒地一直放到共和国建立,也没翻起个浪花。

这场投资失败并没有给张季郁太大打击。1911年,在两淮盐场混过一阵,参加过各类工农业建设之后,张季郁从安丰回到武汉,参加了汉阳首富万昭度主持的汉阳商会。

革命军光复汉阳后,万昭度和张季郁出面组织商团,维持汉阳社会秩序。阳夏战争期间,这帮人还跟着黄兴打过几下,载入《汉阳区志》,混了个青史留名。

民国建立后,张季郁紧跟刘歆生在汉口的开发步伐,也将主要经营重点放到了汉口。据说,其手里的地皮一度仅次于刘歆生,在汉口排第二位。

1921年,张季郁和万昭度一起,开办了“谦丰银行”。这是汉阳第一家中国民办的银行。可惜的是,由于国际国内形势变化迅速,银行经营不善,1922年倒闭。

这一期间,张季郁还经历了丧子、丧妻之痛。一系列挫折后,张季郁回到了“银杏轩”,与汉阳树相伴,以金石书画自娱。

张季郁夫人汪氏去世之时,葬礼就在汉阳树下的银杏轩举行。之后,他上书给当时困居紫禁城的前清小朝廷,为亡妻求来了一个“二品诰命夫人”的封号。

与之前积极投身革命的姿态相比,张季郁向朝廷请封的这个行动看起来多少有点奇怪。或许,这正是身处潮流变幻中的无奈:对进步的期盼如汉阳树般枝叶繁茂、生生不息,但往昔的烙印却根深蒂固。

参考资料

《赣州府志》,江西人民出版社,1873/2019(影印)

《汉阳县识》,武汉市东西湖柏泉街,1883/2018(影印)

《儒林外史中鲁小姐之人物原型考》,江汉论坛,2006.01.15

《清代会同四译馆论考》,西北大学学报,2006.09.15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