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乎 / 待分类 / 东汉大司马吴汉为何将成都“孩儿老母,口...

分享

   

东汉大司马吴汉为何将成都“孩儿老母,口以万数”斩尽杀绝?

2021-09-19  写乎
作者:许云辉
公元35年春,汉光武帝刘秀为统一天下,挟平定隗嚣陇西割据势力余威,令征南大将军岑彭大举征伐蜀地同时,亲笔给自称白帝的公孙述写信劝降。公孙述却“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大言不惭道:“废或兴均由天命,岂有投降的天子!”他两次拒绝刘秀劝降,“终无降意”,负隅顽抗,并派手下先后暗杀东汉名将来歙与岑彭。
汉大司马吴汉亲率三万精兵与岑彭所部会合,大破公孙述军,“八战八克”,乘胜围困公孙述老巢成都。公孙述狗急跳墙,“自将数万人出城大战”,被刺落马下,身负重伤,拼死逃脱回城,当晚伤重不治而死。
次日凌晨,公孙述的心腹延岑大开城门,投降吴汉。公孙述亲手创建的成家政权历时十二年,终于被东汉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一)自立蜀王
公孙述是西汉末期的官二代,年纪轻轻便脱颖而出升任县长。其父担心他年少轻狂,特意派个老成持重的亲信随身教导。亲信月余后回禀其父:“令公子天资聪颖,勿需教导便无师自通!”当地太守很欣赏公孙述的才华,令其兼任五县县长。公孙述举重若轻,将公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将五县治理得“奸盗不发”,令当地吏民瞠目结舌,暗中传言公孙述必定有鬼神相助,才会有如此才能。公孙述步步高升,在王莽新朝时升任蜀郡太守,成为一方大员。
公元23年,绿林军拥立汉室宗室刘玄为更始帝,统一指挥各地义军推翻王莽政权。各地豪杰纷纷起兵相应,加入起义洪流。公孙述闻知南阳人宗成等率部数万转战至汉中,遂遣使者迎接宗成所部入驻成都,以保境安民。不料,“成等至成都,虏掠暴横”,祸害百姓。公孙述深悔引狼入室,专门召集当地义军首领们开会商议,指出宗成所部是“寇贼,非义兵也。”恳请义军首领们留下与他共守成都。
公孙述略施小计,派人诈称汉使从东方来到蜀郡,宣布更始政权对公孙述的任命:暂时代理辅汉将军、蜀郡太守兼益州牧印绶。公孙述“乃选精兵千余人,西击成等。”他的队伍大破宗成所部,宗成的部将趁乱杀死宗成,“以其众降”,使公孙述实力大增。
次年,更始帝令汉将“将兵万余人徇(侵掠)蜀、汉。”公孙述此时兵强马壮,且深得人心,加之蜀地地势险峻易守难攻,野心勃勃开始“有自立志。他毅然派弟弟公孙恢率兵至绵竹抗击汉军,“大破走之。”这一胜利更使公孙述“威震益部”,自信满满,接受心腹李熊“宜改名号,以镇百姓”建议,“自立为蜀王,都成都。”
(二)蜀地称帝
李熊鼓动公孙述自立为蜀王后,再次巧舌如簧鼓励他更进一步“即大位。”他条分缕析说,首先,蜀地地形有利,土地辽阔,进退自如:

“北据汉中,杜褒、斜之险;东守巴郡,拒扞关之口;地方数千里,战士不下百万。见利则出兵而略地,无利则坚守而力农。东下汉水以窥秦地,南顺江流以震荆、杨。”

其次,蜀地物产丰饶,运输便利:
“沃野千里,土壤膏腴,果实所生,无谷而饱。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名材竹干,器构之饶,不可胜用,又有鱼、盐、铜、银之利,浮水转漕之便。”

再次,公孙述的“君王之声,闻于天下,而名号未定,志士孤疑。”因此,公孙述应该毫不犹豫地自立为帝。
公孙述正中下怀,却装模作样推辞:“帝王是天命所授,我怎么能承担得起?”李熊继续添油加醋:“天命无常!百姓甘心归附能承担天命的人!您就是这样的人!”
公孙述禁不起忽悠,脑子一热,“遂自立为天子,号成家。”因新政权崇尚白色,公孙述遂自称白帝。
公孙述称帝后,先将益州纳入囊中,又大肆收留走投无路的关中豪杰吕鲔与延岑等人,趁光武帝刘秀无暇西顾蜀地,大张旗鼓“大作营垒,陈车骑,肄习战射。”此时,公孙述已拥有“兵甲数十万人,积粮汉中,筑宫南郑”,野心勃勃觊觎关中。三年间,他先后派出两批人马出陈仓,武装袭扰三辅,均“为汉兵所败,皆亡入蜀。”
(三)自欺欺人
公孙述身为偏居一隅的小皇帝,却做着一统天下的美梦。他“多刻天下牧守印章,备置公卿百官”,梦想有朝一日过足真正的天子瘾。
他非常迷信图谶之说,不惜曲解谶书为自己称帝大造舆论。他曲解引用孔子的《春秋》与《录运法》《括地象》《援神契》等谶书,力证自己称帝的合理合法性,“冀以感动众心。”
公孙述见小不见大,对细枝末节明察秋毫,对大政方针却不识大体。称帝后,他先是“习汉家制度,出入法驾,鸾旗旄骑,陈置陛戟,然后辇出房闼”,摆足汉家天子派头。他不听群臣劝谏,“又立其两子为王,食犍为、广汉各数县。”他任人唯亲,只重用公孙氏家族成员,“由此大臣皆怨。”
(四)身死国灭
此时,光武帝刘秀东征西讨六载,基本统一东方,与西南巴蜀公孙述、西北陇右隗嚣形成鼎足之势。隗嚣先归顺更始帝,继而依附刘秀。因企图脚踩两条船刘秀痛击,索性向公孙述称臣。公孙述立其为朔宁王,出兵援陇,被汉军击败。刘秀与隗嚣和公孙述联军鏖战四年,终于平定陇西,并一鼓作气从南北两个方向攻击益州公孙述。
公孙述在延岑蛊惑下,“乃悉散金帛,募敢死士五千余人”配合延岑作战,同时暗中出奇兵绕到吴汉大军后面实施偷袭。吴汉猝不及防,兵败落水,抓住马尾才得以活命。
吴汉重整旗鼓,继续攻击蜀军。公孙述占卜后认定吴汉将死于城下,“乃自将数万人攻汉”,将都城交给心腹延岑防守。两军展开大战,延岑负隅顽抗,从凌晨至中午,与汉军“三合三胜”,致使汉军遭受重大伤亡。
吴汉怒火攻心,组建敢死队与蜀军展开最终对决。
公孙述在此役中“兵大乱,被刺洞胸,堕马”,被卫兵抬入城内,将兵权交给延岑后,当晚伤重身亡。次日凌晨,延岑大开城门投降吴汉。
吴汉为替被暗杀的亲密战友来歙与岑彭报仇,入城后展开血腥报复。他先割下公孙述首级,并将公孙述妻儿赶尽杀绝,且将投降的延岑灭族,继而“放兵大掠,焚述宫室。”他先安抚成都吏民,三日后,派兵纵火屠城,将成都“孩儿老母,口以万数”斩尽杀绝,把繁华的成都变成焦土和无人区。
吴汉屠城,手段毒辣,丧尽天良,由此受到汉武帝严厉谴责,理所应当。但是,成都被夷为平地,公孙述难辞其咎。
公孙述为满足一己之私,先是妄尊自大自称蜀王,继而利令智昏自立为帝。他治国无能,在蜀地废除铜钱自制铁钱,致使百姓手中货币无法流通。百姓敢怒而不敢言,编唱童谣发泄不满:“黄牛白腹,五铢当复。”言下之意是:王莽称“黄”,公孙述号“白”,五铢钱为汉室货币,暗喻天下必定归还刘氏;他任人唯亲,抱残守缺,不知变通,负隅顽抗,身死国灭,理所当然。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于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公孙述于西汉末乱世中割地称王,与刘秀和隗嚣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也算一代豪杰。但他鼠目寸光,治国无能,成为一只“妄自尊大”的井底之蛙,最终“欺天罔物,自取灭亡”,身死国灭,祸及妻儿家族,成为后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实在令人感叹!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