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西域古国传奇系列》之三——西域之狼:突骑施汗国的兴亡(上)

 licht3jh8evr0j 2022-02-17

引言:7-8世纪,阿拉伯伊斯兰帝国在亚洲西端冉冉升起,狂热的宗教热情和强劲的战斗力,让它在亚洲大陆上所向披靡,从阿拉伯半岛席卷到亚州中部,萨珊波斯、东罗马帝国、印度北部各国,在这个新兴帝国以及它那些手执弯刀的狂热战士面前,都一触即溃。然而,当这些伊斯兰战士势如破竹地横扫到中亚河中地区之时,却遇上了令他们戛然而止的劲敌,一群被他们称作突厥人的游牧战士,在一场被他们称为“渴水日之战”的惨战中,这群敌人更是给穆斯林带来了难以磨灭的恐怖记忆。这些阿拉伯人口中的突厥人,并不是来自一度称雄整个欧亚大陆腹地的突厥汗国,他们是代表了另一个称霸中亚的突厥系汗国——突骑施,一个在西突厥汗国废墟之上重建起来,又重振西突厥雄风的游牧帝国。

阿拉伯帝国战士

一、源起:西突厥与十姓部落

6世纪中叶,在阿尔泰山南麓,居住着一个游牧部族,他们以狼为图腾,擅长冶铁和铸造铁器,这个部族就是突厥。传说阿尔泰山形似兜鍪,“突厥”即为兜鍪之意。关于突厥的起源,有几个不同的传说,有传说突厥源于高昌西北之山,为人与狼交媾的后代;也有传说突厥源于匈奴之北的索国,先祖为狼所生;还有传说突厥先祖是某“海”的海神。据学者研究,突厥的族源有多种,既有来自西边的印欧系统因素,也有来自东部草原的阿尔泰系统因素。但总而言之,突厥的先祖传说大多与狼密切相关,显而易见他们是以狼作为先祖和图腾的。

现代学者研究,突厥最初游牧于叶尼塞河上游,后才西迁至阿尔泰山。6世纪中叶以前,他们臣服于柔然汗国,因为以冶铁见长,柔然把他们作为“锻奴”,为汗国铸造铁器。但突厥自身也在不断发展壮大,到阿史那土门为首领时,突厥已经有了与柔然分庭抗礼的资本,土门遣使向柔然可汗阿那瑰求婚,遭到了对方的拒绝,这为突厥取代柔然找到了借口。公元552年,土门一战击灭柔然,取代了柔然在漠北草原的统治地位,土门自称伊利可汗,突厥汗国正式建立。然而,突厥的野心并不满足于此。

突厥骑兵

其时据有中亚大地的是嚈哒帝国,可是这个曾经让波斯人和印度人闻风丧胆的“白匈人”帝国早已衰弱不堪,这让新兴的突厥瞄准了向西扩张的机会。突厥汗国建立后不久,伊利可汗的弟弟室点密统领十个部落的首领,率军十万,向西域进军。室点密自立为可汗,称为西面可汗,名义上在大可汗之下,实际上是全权处理西部事务,是为西突厥之先。室点密率领的十个突厥异姓部落号称“十姓部落”,十姓部落由此开始崭露头角,从此成为西突厥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击灭嚈哒,占有西域,室点密采取远交近攻的战略,与嚈哒西边的劲敌萨珊波斯联合。当时统治萨珊王朝的是中兴之主库萨和一世,为了共灭嚈哒,他与西突厥结成姻亲关系,娶了室点密可汗的女儿为妻。有了这样坚实的同盟关系,大约在558年稍前,西突厥和萨珊波斯分别从东西两边向嚈哒属地进军,西突厥的骑兵表现得尤为突出,他们作战迅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取了阿姆河以北的粟特地区,接着渡河而下,直捣嚈哒都城(今阿富汗巴尔赫)。再加上萨珊军队在嚈哒南部的作战,横跨中亚的嚈哒帝国被西突厥与萨珊联合绞杀。按照约定,两国以阿姆河为界,瓜分了原嚈哒的领土,西突厥占有了阿姆河以北的广袤中亚地区。

但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西突厥与波斯的同盟关系未能持久。面对新兴而又不断强大的突厥,库萨和一世是十分不安的,到567年,萨珊波斯和西突厥在贸易问题上反目,双方从盟友变成了敌人,西突厥转而与波斯的夙敌东罗马帝国建立同盟。西突厥军队渡过阿姆河南下,攻占了波斯所占的吐火罗地区,疆土直至印度河畔。同时,室点密可汗又向西追击逃离西突厥的阿瓦尔人和假阿瓦尔人,进入到南俄罗斯草原。大约在580年,东罗马与假阿瓦尔人结成同盟,西突厥与东罗马关系破裂,西突厥军队进攻克里米亚半岛。到此时,西突厥奄有东至阿尔泰山,北到西西伯利亚,南临印度河,西到黑海沿岸的广阔领地。室点密可汗把宫帐设在西部天山的白山(今新疆伊犁特克斯一带),以七河地区作为中心,来统领这一广阔领土。

突厥可汗与其部下军队

室点密可汗死后,其子玷厥继突厥西面可汗之位,是为达头可汗。达头可汗在位时期,加强对西域各国的控制,下嫁公主给高昌、康国(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等属国,以此监管这些国家。另一方面,达头对东边的大可汗抱有非常大的野心,介入到突厥东部的纷争中,并试图参与大可汗之位的竞争。隋朝建立后,对突厥采取分化离间的措施,突厥各部分崩离析、争乱不断,东突厥的阿波可汗受到大可汗沙钵略可汗的攻击,向西逃亡,被达头可汗所收留,达头借此一方面壮大自身实力,另一方面以此介入东部的纷争。果然不出达头所料,东突厥各部自相残杀,大可汗都蓝可汗被杀,达头可汗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成为了整个突厥汗国的大可汗。然而,这并不能持续多久。隋朝再次采取离间政策,指使亲隋的东突厥启民可汗策动东突厥各部进攻达头,达头战败逃亡。

达头可汗败亡后,西突厥陷入了一段窘迫的时期。一度依附西突厥的阿波系可汗趁机坐大,占有天山南北,室点密的子孙退到西边的锡尔河流域。阿波系突厥到了泥撅处罗可汗在位,因猜忌属下铁勒各部而大开杀戒,从而不得人心。此时退居在锡尔河流域的室点密后裔射匮,趁机东山再起,击败并驱走处罗可汗,重新占有天山南北、葱岭东西的广袤西域土地。射匮可汗在位不久便去世,其弟统叶护可汗继位,时代大概与中国内陆隋唐易代相当。史载统叶护可汗“勇而有谋,善攻战”,他进一步加强对各属部和属国的控制,以及继续扩张,“遂北并铁勒,西拒波斯,南接罽宾,悉归之。控弦数十万,霸有西域”,西突厥汗国国力达到鼎盛。可是,雄才大略的统叶护可汗却不懂得安抚部众,各部对他心怀怨恨,纷纷背叛,统叶护最后被其叔父莫贺咄所杀,莫贺咄自立为可汗。

突厥战士

可毕竟莫贺咄是谋朝篡位,因此并未得到西突厥所有部落的承认,西突厥的实力派拥立统叶护可汗的儿子肆叶护为可汗,与莫贺咄分庭抗礼,西突厥汗国一分为二。肆叶护可汗毕竟是代表了正统,在取得各部支持上更胜一筹,最终得以在这场争斗中胜出,重新统一了西突厥汗国。但肆叶护是个十分多疑的人,他忌惮统一战争的大功臣泥孰,欲要除掉他,泥孰出逃。肆叶护可汗迫害功臣使得自己不得人心,被属下部落推翻,泥孰被拥立为新可汗,是为咄陆可汗。唐贞观八年(634年),咄陆可汗死,其弟同娥设立,是为沙钵罗咥利失可汗

咥利失可汗在位时期,对西突厥的国家结构进行改革,在始祖室点密可汗时期形成的十姓部落得到了重视。咥利失可汗各命一人分别统领十个部落,号为十设,每个部落首领各赐一支箭,故又称十箭。又把十箭部落分为左右两厢,每厢各领五个部落,左厢为五咄陆部落,有处木昆胡禄屋、摄舍提突骑施鼠尼施五部;右厢为五弩失毕部落,有阿悉结两部、哥舒两部、拔塞干,共五个部落。五咄陆与五弩失毕以碎叶川(今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交界的楚河)为界,楚河东北为五咄陆,楚河西南为五弩失毕。然而,咥利失可汗这一行政结构改革反而使西突厥汗国业已存在的裂痕变大,加大了汗国的分裂因素。咥利失可汗不为部众所归,诸部离散,最后仅得到五弩失毕和东部属部处密的支持。五咄陆等部则另立欲谷设为可汗,是为乙毗咄陆可汗,西突厥汗国再次一分为二。两个可汗分别领有十姓部落的两厢,其时五咄陆和五弩失毕的边界已从碎叶水移到伊列河(伊犁河),故咥利失可汗咄陆可汗以伊犁河为界。咄陆可汗领有伊犁河以北,建庭于乌镞曷山(今塔尔巴哈台山)以西,号为北庭;咥利失可汗领有伊犁河以南,建庭于睢合水(即碎叶水,楚河)以北,号为南庭。

两可汗对峙时期的西突厥汗国(自制)

贞观十三年(639年),咥利失可汗死,其弟受弩失毕各部拥立即位,是为乙毗沙钵罗叶护可汗沙钵罗叶护可汗与咄陆可汗常年征战不休,恰逢此时唐王朝有西扩之志,西突厥的争战为唐提供可乘之机,唐太宗采取支持其中一方的政策介入到西突厥的纷争,咄陆可汗得到了唐的支持。在唐朝的支持下,咄陆势力强大起来,不仅得到了原本归附于叶护可汗的西域各国的归附,还一举击败叶护可汗,再度统一西突厥。重振西突厥的咄陆野心变得更大起来,甚至觊觎唐王朝的西部边境,数次派兵进攻伊州和西州,与唐朝走向了对立面。同时,咄陆在国内也引起了不满,其属部请求唐朝另立新可汗,唐立莫贺咄之子为汗,是为乙毗射匮可汗,西突厥又走向了分裂。射匮可汗在唐朝的支持下,发弩失毕部兵在白水城(今哈萨克斯坦奇姆肯特)击败咄陆,咄陆逃至吐火罗,射匮可汗拥有西突厥的大部。之后,射匮向唐太宗求婚,太宗伺机向他索要龟兹、于阗、疏勒、朱俱波、葱岭等五国为聘礼,遭到射匮的拒绝,太宗以此为借口,发兵西域。

唐军奄至西域,西突厥各部纷纷投向唐朝,曾为咄陆部下叶护的阿史那贺鲁,因与射匮为敌,也投降了唐朝,并为唐军作向导。至贞观二十三年(649年),西突厥大部为唐所征服,唐朝任命阿史那贺鲁为瑶池都督,统领西突厥,对西突厥实行羁縻治理。然而这一年,太宗去世,贺鲁趁唐朝帝位替换之机,欲重振西突厥汗国,于唐高宗永徽二年(公元651年)自称沙钵罗可汗,与唐分庭抗礼。高宗派遣梁建方、契苾何力率蕃汉军八万进讨,降服了天山东部的西突厥属部处月部和处密部。显庆元年(公元656年),唐朝派遣程知节、苏定方等率军第二次征讨西突厥,击败了西突厥的属部葛逻禄、突骑施、鼠尼施等部,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但因各将领没能协调,而错失最终取胜的良机。显庆二年,高宗命苏定方为行军大总管,对贺鲁进行第三次征讨。此战唐军兵分两路,苏定方率军走北道,从金山(即阿尔泰山)以北跨过大山,在曳咥河(额尔齐斯河)畔大败贺鲁主力军,接着向西南而下。蕃将阿史那步真则率军走南道,沿着天山北麓一路向西,与苏定方会师,在双河(今新疆博尔塔拉一带)给予贺鲁最后一击。贺鲁溃逃至石国(今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被当地城主擒住,交给唐朝,西突厥汗国正式灭亡。

唐军骑兵

二、在挣扎中重建:从大唐羁縻府州到突骑施汗国建立

唐灭西突厥汗国后,“列其地为州县,极于西海”,以西突厥各部为羁縻府州,于十姓部落之上设昆陵都护府和濛池都护府,昆陵都护府辖五咄陆各部,濛池都护府辖五弩失毕各部,各部设立府州,以各部首领为府都督或州刺史。唐廷任命西突厥王族担任两都护府的都护,以室点密可汗五世孙阿史那弥射为昆陵都护和兴昔亡可汗,以弥射族兄阿史那步真为濛池都护和继往绝可汗,分统西突厥十姓部落。这是在的唐朝府州框架之下,继续以阿史那汗族统治西突厥各部,唐朝以此进行间接统治。

阿史那汗室早在西突厥汗国时期就与受其统治的异姓突厥各部存在矛盾,异姓部落反叛可汗是常有的事,唐朝继续以阿史那家族来统治各部,自然引十姓部落及其其它异姓突厥的不满。在唐朝设立两都护府和各羁縻府州的第二年,即显庆四年(659年),十姓部落之中的阿悉结部首领都曼发动叛乱,这场叛乱波及的范围很大,都曼煽动疏勒(今新疆喀什)、朱俱波(今新疆叶城)、渴盘陀(今新疆塔什库尔干)三国随同反叛,一起进攻于闐,但这场叛乱很快被大唐战神苏定方平定。位于伊犁河谷的弓月部(今霍尔果斯一带),于龙朔二年(662年)至咸亨四年(673年)共四次反叛,并与意欲向北扩张的吐蕃联合,数次进攻天山以南的于闐等地。可知只要阿史那氏的统治在,异姓部落的反叛就不会停止。而且,这段时间正是吐蕃积极向西域扩张的时期,吐蕃因而成为突厥各部反叛的重要依靠力量,从高宗咸亨元年(669年)到武后长寿元年(692年),吐蕃数次进入西域,与突厥反叛各部的援引有莫大的关系。

突厥岩画中的重骑兵

除此之外,阿史那氏内部也是争权夺利、倾虬不断。濛池都护阿史那步真一心想除掉阿史那弥射,统领全部十姓部落。在龙朔二年(662年),以与弥射一道随同唐将军苏海政平定龟兹之机,向苏海政构陷弥射谋反,弥射被诛杀,步真如愿吞并五咄陆,总领十姓部落。大约在仪凤二年(677年)到三年,当时阿史那步真已死,咄陆首领、匐延都督阿史那都支领有十姓部落,自称十姓可汗,与其属部首领李遮匐反动叛乱,并联合吐蕃,进逼安西四镇。调露元年(679年),唐廷命吏部尚书裴行俭以护送波斯王子泥涅师回国和安抚大食之名,前往碎叶城附近平定阿史那都支,行俭擒获都支与李遮匐而还,留下王方翼镇守并增修碎叶城,之后又以碎叶城替代焉耆,成为安西四镇之一,目的就是为了镇住当地的十姓部落。然而,西突厥各部的频频反叛导致唐朝对西突厥故地的控制极不稳定,吐蕃又在外虎视眈眈,并常与西突厥各部保持密切联系。武后执政后,下令撤走四镇驻军,吐蕃在得到西突厥各部的支持下,占领了安西四镇以及十姓突厥之地。虽然长寿元年(692年)武后派王孝杰出兵收复了这些地区,并在长安二年(702年)增设北庭都护府,统辖西突厥故地,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十姓突厥离心力的增强。

武周长安二年的两都护府(自制)

垂拱(685-688年)初年,武后命阿史那步真之子斛瑟罗袭父位为濛池都护和继往绝可汗,统领十姓部落。武后收复十姓之地后,斛瑟罗返回此地统治各部。十姓部落对阿史那氏早已不服,加上斛瑟罗统治残暴,各部更是不满,在此之时,各部正期望着在十姓部落中能出现一位天命之子,带领十姓部落摆脱阿史那氏的桎梏,突骑施部应运而至。突骑施为十姓突厥的咄陆五部中的一部,游牧于今新疆伊犁河谷至今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之间。在唐与西突厥交战时,曾效忠于西突厥可汗阿史那贺鲁,与唐军数次交战。唐平西突厥后,在各部广设羁縻府州,把突骑施分为索葛莫贺和阿利施两部,分别设嗢鹿州都督府和絜山都督府,以其首领为都督。在此期间,突骑施的实力不断壮大,逐渐有成为十姓部落之首的势头。到武周时期,突骑施诞生了一位富有领袖风范的首领,名为乌质勒。作为阿史那斛瑟罗统辖下的部落,乌质勒隶属在斛瑟罗手下,被授以莫贺达干的官号。可斛瑟罗是日益不得人心,与之相反,乌质勒十分具有领袖感染力,善于安抚各部,深得十姓部落的爱戴,于是各部纷纷归附乌质勒,突骑施成为十姓部落之首,而作为十姓可汗的斛瑟罗日渐变得空有其名。

得到了十姓部众的归附,乌质勒遂有取代斛瑟罗成为十姓可汗之志。他在统辖各部置部督二十名,各自统领军队七千。在完善了军事建设之上,突骑施逐步蚕食斛瑟罗的领地,乌质勒最初常驻扎在碎叶城西北界,之后攻陷碎叶城,把衙帐迁移于此,遂并有原唐置昆陵与濛池两都护之地。乌质勒以碎叶城为大帐,以弓月城(今新疆霍尔果斯附近)作为小帐,以七河地区为中心,东北与蒙古草原的后突厥为邻,西南与诸胡国(昭武九姓,粟特各国)相接,东南至西州(今新疆吐鲁番)、庭州(今新疆吉木萨尔),拥有西突厥十姓部落的所有领地,斛瑟罗只好带着忠于他的部众移居内陆。自此,唐朝在七河地区十姓故地的羁縻统治实际上宣告结束,突骑施国建立。突骑施国继承了西突厥汗国的遗产,从此开启了重振西突厥汗国荣光之路。

突厥/突骑施战士

三、在多灾多难的襁褓中成长:命运多舛的建国初期

虽然突骑施有重振西突厥汗国之志,但它诞生之时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已与当初西突厥兴起时大不相同。西突厥崛起之时,正逢中土处于四分五裂,中亚的嚈哒帝国走向没落,萨珊波斯和东罗马相互征战,才给以西突厥一个迅速壮大的广阔空间。而突骑施国初建时,却是处于四周强邻的包围之中,东南是强盛且正走向巅峰的唐(武周)帝国,东边是重新复国、并积极扩张的后突厥汗国,西南是向中亚步步紧逼的阿拉伯帝国,在这样的环境下要重新取得中亚霸权,可谓是举步维艰。

由于突骑施是直接取代了唐(武周)扶持的阿史那可汗家族,所以它第一个要打交道的国家就是唐(武周)。乌质勒选择继续以羁縻府州的名义与唐建立关系,唐廷对此也表示承认,唐中宗于神龙二年(706年)册封乌质勒为怀德郡王,派侍御史解琬和安西都护郭元振前去突骑施册立。乌质勒在名义上仍为唐的羁縻府长官嗢鹿州都督,隶属安西都护之下,所以郭元振到了乌质勒衙帐后,与乌质勒商议军事,相谈甚欢,恰逢当时天降大雪,寒风凛冽,可也未能阻挡二人畅谈之兴。当时乌质勒已经非常年迈,不堪严寒,不久之后便受寒而死。乌质勒之子娑葛因而认为其父是为郭元振所害,准备发兵攻杀元振,元振得悉,却并未选择逃跑,而是认为:“吾以诚心待人,何所疑惧!且深在寇庭,逃将安适!”第二天在乌质勒灵前嚎啕大哭,娑葛被其感动,遂对元振相好如初。事后,唐廷以娑葛袭封其父嗢鹿州都督、怀德郡王之位。但是,这次事件已经隐约昭示着唐与突骑施的矛盾,如火山底下岩浆,虽一时相安无事,但总会有爆发的一天。

郭元振

不久之后,突骑施与唐冲突的导火线果真点燃了,这导火索是燃自突骑施内部。娑葛继承父位后,其父的统兵大权理应由他接管,可是乌质勒的部将阙啜忠节野心勃勃,欲掌握兵权,遂与娑葛生发矛盾。忠节又请求唐廷恢复阿史那氏对十姓部落的统治,以此夺娑葛之权,娑葛因而与忠节兵戎相见。阙啜忠节毕竟只是一部之帅,其实力远非娑葛可比,所以在战争中处于下风。而作为安西都护的郭元振,也有义务维持其下辖羁縻各部的和平稳定,于是从中调解,向唐廷上奏征召忠节入朝宿卫,以此结束突骑施的内部战争。忠节受命入朝,在行至播仙镇(今新疆且末)时,当地的经略使周以悌怂恿忠节贿赂权倾朝野的宰相宗楚客,通过宗相左右唐廷决策,发安西兵联合吐蕃共同击灭娑葛。忠节听从周的建议,以千金贿赂宗楚客,请求留在播仙镇,借道向吐蕃请兵,欲反攻突骑施,除掉娑葛。安西都护郭元振对此表示强烈反对,但宗楚客已收了忠节贿金,不顾郭元振的反对,派御史中丞冯嘉宾到播仙与忠节会合,一同商议攻灭娑葛之事。

可不巧的是,其时正当娑葛派使节来长安献马,听闻了唐廷与忠节的合谋计划,便快马加鞭回国向娑葛报告此事。娑葛对唐朝此举震惊且愤怒,认为唐朝这是借机把他消灭,好让重新扶持阿史那氏统治十姓部落,于是兵分四路,各派五千骑兵,从安西(今新疆库车)、拨换(今新疆阿克苏)、疏勒(今新疆喀什)、焉耆四个方向入侵唐朝。郭元振驻守疏勒,在叶尔羌河边修筑栅栏,不敢引兵外出。忠节与冯嘉宾在计舒河(塔里木河)口会合,便碰上了娑葛的军队,忠节与冯嘉宾猝不及防,忠节被擒,冯嘉宾被杀。事已至此,但娑葛仍不解气,继续进攻火烧城(地方不明),击杀安西都护牛师奖,攻陷安西。娑葛向唐廷上表,要求处死宗楚客,他方肯罢休。突骑施这一突然举动在唐朝廷引起轩然大波,在朝堂经过一番反复争论之后,最终朝廷决定流放周以悌,以郭元振代之,宽赦娑葛,并册封他为十四姓可汗,承认他对十姓部落及其以外的其它部落的统治。娑葛深知,突骑施建国不久,政权根基未稳,不宜与强大的唐王朝为敌,于是也选择对唐朝和好。景龙三年(709年),娑葛向唐朝请降,唐廷册封他为钦化可汗,赐名守忠,这实际上是承认突骑施汗国的存在。

景龙二年唐与突骑施冲突形势图

突骑施在建立初期虽然与唐有冲突,但仍未构成颠覆其政权的危险,最大的威胁是来自东部草原的后突厥汗国。后突厥汗国的建立与突骑施汗国经历相似,当初唐灭东突厥后,在东突厥故地设置羁縻府州,可突厥各部仍是屡屡反叛,高宗调露元年(679年),突厥人阿史那骨咄禄率领24个羁縻州反唐,永淳元年(682年)称可汗,重建突厥汗国。与突骑施不同的是,除南边的唐朝外,后突厥并无太多外部压力,所以得以迅速扩张。骨咄禄征服了漠北各部,移庭于漠北的于都斤山(今杭爱山),以此为中心和基地,继续向四周扩展。在骨咄禄时期,后突厥就已意欲征服突骑施,武周天授二年(691年),后突厥开国元勋阿史德元珍率兵出征突骑施,但战败身亡。骨咄禄死后,其弟默啜继位,默啜更为野心勃勃,他册立其子匐俱为拓西可汗,领兵四万,以攻略十姓部落。景龙三年(709年),默啜出征叶尼塞河上游的坚昆,击杀坚昆可汗,遂越过阿尔泰山,出征突骑施。

当时突骑施刚解决完与唐的冲突,内部马上再次出现问题。突骑施汗国与突厥汗国一样,实行贵族领主制,可汗娑葛分给其弟遮弩大量的部落,但遮弩对兄长的分配不满,嫌其部落太少,遂叛变投奔后突厥,请求为突厥作向导,意欲借助突厥推翻兄长。默啜究竟是一代雄主,遮弩这点小心思他是心知肚明的,若听由遮弩的请求,是不利于他征服突骑施的计划的。所以他把遮弩留在突厥,自己亲自率领两万大军西征突骑施。参与了此次作战的默啜之侄阙特勤的墓碑记录了这场战争的经过:“那年为征讨突骑施,我们越过阿尔泰山,渡过额尔齐斯河,袭击突骑施人于睡梦之中。突骑施可汗的军队如火似飙地从勃勒齐而来,我们交了战。阙特勤骑灰马basghu进击。basghu 灰马……让捉住了……他自己俘获了其中的两个,然后又攻入(敌阵),亲手俘获了突骑施可汗的梅录、阿热都督。在那里我们杀死了他们的可汗,取得了他们的国家。普通的突骑施人民全都归顺了。”汉文史书记载,突骑施可汗娑葛先是被默啜生擒,默啜认为遮弩的存在是始终是个祸害,他对遮弩说:“汝兄弟不相协,能尽心事我乎?”于是把兄弟二人一同杀掉。

突厥铁骑

可默啜征服突骑施后,便退兵回突厥本部,并未在突骑施建立实质性的统治,十姓部落之地处于权力真空的状态,这为唐朝欲重返西突厥故地创造了机会。当时的唐王朝,正是唐明皇李隆基登基之时,唐帝国正走向开元盛世的巅峰,此时的唐玄宗看准了这一西拓的机会。开元二年(714年),唐玄宗命碛西节度使阿史那献西征十姓部落,攻克碎叶城,降部落二万余帐。后突厥可汗默啜见状,不甘心他苦苦打下的地盘被唐夺去,向西反攻,阿史那献只好放弃西征,撤到东边对付突厥。唐与后突厥为争夺十姓故地打得焦头烂额,正为突骑施的重新复国创造时机,而此时,突骑施正出现一位领袖人物,重建突骑施汗国,并带领汗国走向巅峰,此人是为苏禄。(未完待续)

关联文章

《西域古国传奇系列》之一 异族都护——昙花一现的莎车帝国

《西域古国传奇系列》之二 西域“秦城”——高昌王国简史(上)

《西域古国传奇系列》之二 西域“秦城”——高昌王国简史(下)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