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北大001号天才至死评不上职称,左手残废癌症晚期,却玩命为中国拿下五个世界第一!

 华人星光 2022-05-11 发表于陕西省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内容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北大数学达摩院,

被称为“北大四大疯人院”之首,

孕育出了,

哈佛都要破格录取的“韦神”韦东奕,

也孕育出一位,

博士编号001的数学天才。

他是中国数学竞赛史上,

最玩命的“赌徒”,

左手残废,癌症晚期,

拖着这样的躯体,

他为中国拿下了五个世界第一!

拼了命换来这世所未有的至高荣誉,

却至死评不上一个职称,

留给全中国一个泣血之问。

他,就是张筑生。

中国有很多数学天才,

张筑生,是其中最特殊的一个,

因为命运这一生带给他的,

只有无尽的折磨。

天才之所以称为天才,

在于其异于常人的大脑。

然而他自幼体弱多病,

两岁时不断呕吐,被诊断为脑膜炎,

虽硬挺了过来,

小脑却从此留下不可修复的损伤。

一个脑子受过伤的孩子,

如何成为天才?

祸不单行,13岁那年,

张筑生左臂不慎摔骨折,

又因医疗事故,

导致左臂肌肉和神经严重萎缩,

左手手指无法动弹,从此残废。

一个双手不健全的人,

又如何做那些成就天才的实验?

命运阻挡他成才之路,

张筑生,偏要与这命运对抗逆行!

他曾以一个小发明,

获得了全国少年儿童科技发明一等奖。

又以难以想象的拼搏和努力,

考上了四川大学数学系。

他是整个学校的骄傲,

川大公认的“数学天才”,

大二就跑去把大五的拓扑学给考了,

并且还拿到最高分,

他的学识,足以给同班同学授课。

而他悬垂的左手残废,

读书、写字、洗衣,

全凭一只右手......

川大毕业后,

张筑生在这所学校教书14年,

无论工作能力还是学识能力,

他都是数学系首屈一指的老师。

却因运动中受到波及,

竟连讲师都没评上。

而那些评上讲师职称的,

一大半只配听张筑生讲课。

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培养制度,

张筑生以第一名的成绩,

考上了北大数学系读研。

那一年的试卷中,

有一道试题无解,因题本身有问题,

全国考生全面分析了这道题,

指出无解的,就只有张筑生一个人。

在他读研期间,指导教师说,

张筑生的水平根本用不着来读研究生,

甚至可以给研究生开课。

1982年,他在硕士毕业论文里,

把著名数学家Smale提出的,

'四大猜想’中的一个给干掉了。

这样大的成就,

他本可以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博士”,

但因为校长比较谨慎,

第二年才授予张筑生博士学位,

他成为北大第一位数学博士,

博士证书编号001。

当时,在开学典礼上,

张筑生向在场所有人说出自己的梦想:

为中国数学,

赶上并超越国际水平作出自己的贡献!

为这一句话,

他拼上了自己的生命......

在后来的几年里,

张筑生为中国数学,

竖起一座座难以逾越的高峰:

他写出了《微分动力系统原理》,

成为该学科国内最早的研究生教材。

中科院院士,数学泰斗廖山涛,

对该书的评价是:

“有了这本书,一大批年轻人,

就可以顺利地进入学科前沿。”

廖先生治学严谨,从不表扬谁,

唯独对张筑生例外,

亲口夸赞:

“张筑生的知识面广博得惊人。”

1986年,张筑生赴美进行专题演讲,

在爱因斯坦毕业的母校普林斯顿,

中国人张筑生,

演讲自己如何破解外国人的数学疑问!

数学界因此震动,

如此殊荣,载誉归来,

张筑生回国该是鲜花簇拥,

掌声雷动,走上人生巅峰吧。

然而这些,一个都不存在。

一回国,

他接到的就是编写基础教材的任务,

有朋友劝他:

“科研成果才是立身之本,

而编写教材则不算科研成果,

你正年轻,是科研最好的时期,

千万不要为了这些,

延误了自己大好前程。”

都看得出来,这是吃力不讨好的活,

可张筑生没有二话,

在授课之余,

全部心血投入到了教材编写当中。

五年光阴,

《数学分析新讲》一二三册相继问世。

这本书至今仍是该学科基础教材,

曾被誉为北大十大才子之首的,

陈天权教授,

评价这本教材极具特色,

是陈教授十几年来教书的首选教材。

然而就在这本书出版不久,

一个晴天霹雳冲着张筑生打了下来:

他被查出了鼻咽癌!

漫长的12年化疗过程中,

张筑生强忍不适坚持上课。

他还写出了《微分拓扑讲义》,

此书在当年我国微分拓扑领域里,

是第一本教材。

这也是他人生中最后写的一本书,

他说,总得为后辈学生,

留下点有用的东西。

他还为海淀区开办的,

“数学教学研讨班”授课,坚持八年,

前六年分文不取,

后来对方不好意思,

给以每月酬金10元人民币。

每月四次课,

算下来次课2.5元,每小时0.81元。

朋友说他是个“大傻子”,

有这么低的讲课酬金么?

和他一个级别的教授,

每小时课低于150元都不干,

那些年,

人家豪华别墅,他家徒四壁,

人家奔驰宝马,他单车一骑,

怎一个“傻”字了得!

可这些,

张筑生从来不以为意。

1995年,他受命担任,

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队主教练,

这又是一份无法“出学术成果”的苦差,

甚至无法记入“教学工作量”。

北大教授赵春来就曾说道:

“我做过一次教练,

就再也不想做第二次,

累死人了,

外人根本不了解这份差事的艰苦程度。”

彼时张筑生已经患癌4年多,

面对这样辛苦的差事,

他说:

“个人名利事小,国家荣誉事大。”

他痴,他傻,

这一次,

他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一位数学奥赛世界冠军,

后来提起张筑生带中国队时的情景,

唏嘘不已:

“数学奥赛搞了几十年,

出题是最难的。

搞一个有新意的题目,

至少需要一周,

而张老师每年都能拿出几十道新题,

非常令人佩服。

要知道,从1990年查出鼻咽癌起,

他又患了严重的结肠炎,

癌变也转移到了肝部,

2001年在天津南开大学,

他一个人为200名预赛选手办培训班,

从出题、判题、讲课到讨论,

七天都是他一个人熬。

你知道这七天是怎么过来的吗?

他口腔溃疡、唾腺损坏、

严重的结肠炎、全身骨头疼,

还有晚期肝癌引起的腰以下严重浮肿,

每天只能吃一点牛奶、

葡萄糖、豆腐等流食......”

一身肝胆,满腔热血,

左手残废,半身癌细胞,

拖着这样病躯的张筑生,

领着中国一帮数学尖子,

从加拿大转战到阿根廷,

在70多个参赛国中,

他带着中国队连拿五届总分第一!

三次所有参赛选手都获得了金牌!

这一国家殊荣成绩,

在世界范围内史无前例!

为中国连续拿了五个世界第一,

这一切又给他带来了什么呢?

因为没有科研成果,

直到最后也没能评上博导职称。

他自己倒是拿到了一个“第一”:

他是北京协和医院有史以来,

接受最大量放疗的癌症患者。

2001年,

张筑生的病情已经不容乐观,

严重的结肠炎,

闹得他一天要上几十次厕所。

为了上好一堂课,

他要提前一天节食,

上课当天则禁食禁水。

院校几次要他休假养病,他都不肯。

这辈子,命运对他从未友好过,

他和妻子没有孩子,

但他把一届一届的学生,

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他离不开讲台,舍不得学生,

离不开奉献了一生的数学......

2002年1月,他已经失去方向感,

被几位教授抬进了监考室,

这是他的微分拓朴学考场,

他要亲自为38名学生监考。

考试结束,批卷完成,

张筑生被紧急送进了医院,

短短一个月后,与世长辞......

他的学生说:

“张老师也许是我一生中,

再难遇到的顶尖级的老师……

当他讲到几何,我才知道自己,

以前没有学过真正的几何;

当他讲到代数,

我就开始怀疑自己,

是否学过真正的代数。”

“我曾数次去过张老师的家,

真的是无比清贫,

一件像样家具都没有。”

终其一生,

不曾因成果提过一个要求,

不曾因境遇有过一句怨言,

奉献一生,清贫一生,

拼命一生,痛苦一生!

他走过这世间,默默无闻,

留下三部著书,拿过世界第一。

为这个国家的荣誉,

他拼上了性命,

为这个民族的未来,

他拖着癌症晚期的病体,

在讲台上站在最后......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大功在人间。

可叹的是,在他生前,

这些未能给他带来应得的荣耀,

在他离去后第二年,

媒体才发了一篇纪念文,

紧跟着各种悼文、称颂扑面而来,

可是生死两茫茫,

一切,都太晚了.......

而也因他的离去,

国留下泣血之问:

为什么最是人才留不住,

为什么倾心付出的人才会被冷遇?

这道题,实在太难了......

人间走过惊鸿客,

遗憾世人竟不知。

2022年,

他逝世整整20周年,

今天,缅怀、致敬张筑生

一位真正的师者,

一位在国际数学竞赛史上,

为中国竖起顶天立地丰碑的巨人!

END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