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间草木,独听松风

 真友书屋 2022-06-30 发表于浙江


中国人向来偏爱草木,芸芸生息,有诗人吟咏,有画家摹写,并赋以君子之品格,或高洁如莲、或孤傲如梅,或疏离如菊、成为无数人的精神追求。松者,其形苍劲,其味古拙,其质淡雅,先有《荀子·大略》称“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便是以松喻君子。松者,文采陆离,人间草木,独听松风。







世人喜它,文人亦赞它。自唐宋以来,随着文人画的盛行,文人画家如王维、文同、苏轼、倪瓒等,便将目光转向自然,借物而言志。文人树中的松,更得文人青睐,以其高傲枯瘦,以其直昂遒劲,成为诗中意,画中境,它也暗合着文人孤标独立的性格。中国人向来重视自己的精神世界与审美取向,于是,一棵松,在诗画之外,在庭院、书房、茶室中,成为世人一生的知己。






庭 院 听 松


深庭小院,风雅自备。于此方天地中,可谓片石有致,寸草生情,人们将那些被先贤吟咏的草木,栽植其中,以获得内心的安定。如陶潜种菊,林逋树梅,东坡灌竹,诗人陶景弘则以松树列之其间,朝夕相对。他隐居山庭四十余年,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每闻松风,便怡然自乐,欣欣往其下,曰:“此可浣尽十年尘胃。”人立庭院,松风流响,它像极了文人内心与天地的关照。纵然世有俗尘,独得清影相顾。







书 房 听 松


读书人最喜之事,莫过于身处静室,与笔墨为亲。处静之时,便可听见万籁有情。“松声,涧声,山禽声,夜虫声,鹤声,琴声,棋子落声,雨滴阶声,雪洒窗声,煎茶声,皆声之至清,而读书声为最。”宋明之时,无论是山斋读易,还是陋室学经,与读书人相伴于窗前的,总少不了松的身影。他们借意于松,以清净恬淡的心境,游艺于书香笔墨之中,一棵松,滋养着旷达自适的品格。







茶 席 听 松


饮茶之境,最妙者,莫过于前人所述之景:“云水中载酒,松篁里煎茶。”人们将花器、香器、竹石等诸般长物陈置于小筑之中,断不能少了松树的装点,居室里有三两松影,便多了几许清雅的韵味。茶饮之时,耳闻壶中松涛,目对席间松影,汲水分汤,润喉沁肠,与三五知己清谈,颇有林泉烟霞之趣。且倚且颂,正可治愈人间的喧闹与嘈杂。





“人秉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其实,物本无情,皆因人多情。我们观草木生发,用天地生息,不过是为了寄寓美好的意趣。与其说世人爱松,不如说,他们爱的是那个理想中的自己。愿你也如一棵松,有质而华,劲节相悦,滋养成君子的模样。


文章撰写|文人空间 梁诏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