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宁稼雨:《风华绝代:宁稼雨细说魏晋风度》

 古代小说网 2022-07-05 发表于江苏

《风华绝代:宁稼雨细说魏晋风度》,宁稼雨著,河南人民出版社2022年1月版。
内容简介

南开大学宁稼雨教授所著《风华绝代:宁稼雨细说魏晋风度》一书,最近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将其作为该社“中华文脉”之一种,隆重出版。

饮酒、服药、清谈,浸润文艺和纵情山水是魏晋时期名士所普遍崇尚的生活方式。本书以十二讲的形式,说出了魏晋名士们独特的风采、风貌、风流。比如魏晋名士的休闲生活、才情与艺术、隐逸与人生等等。书中所提炼出的士人精神与当下人们的精神追求也相契合。为配合这些内容,书中选取大量历史图像,与以上内容相得益彰,相映成趣。该书值得阅读,值得收藏。

目  录

引言:魏晋风度的魅力何在?

第一讲:贡献与傲慢:细说魏晋门阀士族

     门阀士族阶层的爆发崛起和奢华腐朽

     门阀贵族的政治贡献与人格魅力

     自我优越的畸形门第观念

第二讲:侨姓与吴姓:细说魏晋南北文化差异与隔阂

     从“汝邻”到“汝臣”的对抗心理

     以“莼羹”对峙“羊酪”

     “吴牛”为何“见月而喘”?

     为何把江南建国称为“寄人国土”?

     南北文化背景下的学术差异

     “洛生咏”的风靡效应

     趋从与跟进中原文化

第三讲:审美与竞争:细说魏晋人物品藻活动

     趋之若鹜的“扬名养誉”心理

     从个人求名到社会参与

     从社会实用评价到人物审美评价

第四讲:个性与真情:细说魏晋士人群体个性精神

     “道统”“势统”天平的失衡

     强烈的自我意识

     绚烂多彩的文人个性活动

     人际社会交往活动中的个性展示

第五讲:“贵无”与“崇有”:细说魏晋士人的玄学人生态度

     “贵无”:玄学的政治主题

     “自然”:玄学的人生主题

     “崇有”:务实的人生态度

     “仕隐兼修”:兼容 “名教”“自然”的双重人生态度

第六讲:“得意”与“忘象”:细说魏晋士人的审美人生态度

     言意、名理之辨从何而来?

     王弼的“得意忘象”说

     社会层面的“得意忘象”人生态度

     哲理层面的“得意忘象”人生态度

     审美层面的“得意忘象”人生态度

第七讲:隐逸与人生:细说魏晋名士的隐逸情怀

     名士归隐的政治蕴涵

     名士归隐的思想旨归

     隐逸生活的自由境界

第八讲:沉醉与逍遥:细说魏晋名士的饮酒活动

     生活无处没有酒

     进入灵魂逍遥境界的媒介

     反礼教的锐利武器

     及时行乐的便利帮手

     逃避政治灾祸的遮掩面具

第九讲:药内与药外:细说魏晋名士的服药活动

     趋之若骛的服药风气

     服药与求仙长生的社会心理

     服药的精神境界追求

     服药不当的种种后遗症

第十讲:“服妖”与麈尾:细说魏晋名士的服饰新风

     从“服妖”看礼教的颓坏

     宽衣大袖何以成为流行风尚?

     木屐中的人生境界追求

     裸坦行为是否一概荒唐”?

     麈尾在名士精神文化生活中的特殊作用

十一、闲情与逸致:细说魏晋名士的休闲生活

     围棋活动何以列入“琴棋书画”四大文人修养?

     樗蒱活动中的冒险、竞争个性意识

     弹棋在消遣娱乐中的闲情雅致

十二、才情与艺术:细说魏晋名士的文学艺术活动

     以兰亭雅集为核心的系列名士聚会

     两种文艺风格:“芙蓉出水”与“错彩镂金”

     玄言诗何以令人“神超形越”?

     “情生于文”与“文生于情”

     顾恺之的“传神写照”艺术境界

     争奇斗艳的艺术世界

后记

前言:魏晋风度的魅力何在?

在一个多元化的现实世界里,单一的生活内容和重复的行为方式足以使人们产生生理和审美上的疲劳和厌倦。这一点似乎已经无可争议了,然而用什么东西去抚慰疲劳,冲淡厌倦却是见仁见智、答案百出的问题。

《〈世说新语〉与魏晋风流》,宁稼雨著,商务印书馆2020年5月版。

魏晋名士风度也许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进入我们的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的选择或借鉴参考之列。

诚然,人生的积极理想,人生的远大抱负固然可以而且应该成为我们人生过程的主要色块。然而对于我们很多青年朋友来说,缺少的并不是这样的正面积极的人生引导和理想抱负教育。他们比较缺少的倒是遇到坎坷和挫折之后的那一份承受能力,那份自我心态平衡的能力,那份遇到重大变故乃至灾难的应对能力,尤其是面对人生福祸荣辱的那一份平常之心和超然之心。这一切,不能不说明我们的青年朋友的自我意志和精神建构还存在一定的缺陷。

魏晋时期特殊的社会历史环境,造就了魏晋名士的独特群体人格精神。其主流价值取向的特征就是,以超然的精神追求取代现实的物质欲求;以个体的自由洒脱取代社会意志的规矩樊笼;以士人的道统良知取代皇权的势统控驭;以审美的人生态度取代现实功利的人生态度。

这些特征固然不应该是任何一个时代的人们需要全盘吸收和继承的,但它作为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亮点,中国古代士人曾经有过的骄傲,其参照和借鉴价值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何晏王弼之谈,出神入化;王谢大族堂前,簪缨不绝……

刘伶裸狂、阮籍醉酒,竹林名士放诞不羁;顾恺之传神写照、谢道蕴巧对诗句,东晋名士大展才艺……

《魏晋风度:中古文人生活行为的文化意蕴》

这些脍炙人口的魏晋风度故事,以其生活背景的相似,引起历代人们青睐,千百年来广为传诵,本不足为奇。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的生活环境与魏晋时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人们对魏晋风流向往和艳羡的风潮和力度却是有增无减。这样也就不能不使人反思和其中的奥秘所在,去寻找我们在心灵深处与魏晋风流的共鸣之点……

渴望自由是人类的天性,然而任何人类社会对自由的许可容纳都必然会有不同程度的必要限制。如果说封建社会对人的自由限制多半基于专制等级制度的需要的话,那么现代社会则是出于人们社会环境的安全稳定的考虑,对人的自由作出相应的限制规定。于是,受到限制和压抑的自由便成为跨越古今乃至中外人们的共同所有了。

人们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愿望往往要通过精神的渠道去宣泄和寄托,那么对前人曾经有过的能够表达自己内心自由倾向和愿望的言谈举止充满艳羡之情,也就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从这个意义上看,今天的人们青睐于魏晋名士的洒脱不羁,不是没有充足理由的。

“太有才了!”——这句地球人都知道的话其实也是一种时代的心声:现代社会的进步发展,对个人的才华和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渴望才能、欣赏才能、实现才能是每个时代的弄潮儿心底的愿望。

《魏晋名士风流》

以古人的才华行为故事作为偶像和榜样,分享其成功的快感,体味其过程的艰辛或趣味,或许都是今天渴望成功人士的下意识举动了。何况,王羲之、顾恺之、谢道蕴这样祖宗级别的大腕比起当今的某些明星,显然更具有对于粉丝群体的杀伤力。

与文革时期的社会观念相比,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对于贫富的价值判断。在那个时代,财富简直就是邪恶的代名词,行政官员也几乎落到过街老鼠的地步。两者都给不少人带来家破人亡的灾难。那时人们不但没有羡慕和向往,相反多半是唯恐沾包而避之不及。

然而在今天,金钱和权力几乎成为无往不胜的通行证。没有做官发财的渴望做官发财,已经做官发财的由于缺乏经验,很是希望了解一下贵族该怎么当?贵族该有怎样的气质和举止?然而这方面还缺乏现成的教材,于是,被鲁迅誉为“名士底教科书”的那本《世说新语》里边的贵族故事,便理所当然地成为当下有志于朝贵族方向发展的精英们不可或缺的形象教材了。

也许还能找出许多这样的理由,但好像已经够用了。魏晋名士的风流倜傥,足以成为傲视今人,令今人俯首称臣的充足本钱和理由了。

《魏晋士人人格精神》

然而我要说的是,这些仍然不过是魏晋风流的皮毛。它的内在魅力,也许通过苦思冥想和身体力行可以企及。也许,它永远只是一个人生的梦……

无论皮毛也好,内在也好,都要翻开本书,走进魏晋名士的生活之中。在读过本书之后,再来让我们反省一下自己——你得到的是魏晋风流的皮毛,还是内在的魅力?

魏晋风度的永久魅力,也许就在于它将中国传统文化中“道优于器”和“得意忘言”的高深哲学理念演绎成为一种具体的人生实践过程。于是,那种放诞不羁、潇洒飘逸、旷达超远、啸傲人生的气质也就不仅成为一种历史过程,更重要的是它具有《兰亭序》和《蒙娜丽莎》那样的审美价值。

当人们为现实的利益得失而烦恼,当人们为理想的暂时失落而沮丧,当人们得意或许有些忘形的时候,魏晋风度永远像是一面镜子,照出我们心灵深处的所有尘埃,使我们的心灵和精神受到荡涤,得到净化。我们不仅得到美的享受,更能得到人生的营养。这也就是历代文人不绝如缕地倾倒于魏晋风度的真实理由吧?

宁稼雨教授讲座海报

 

后  记

我对魏晋风度的兴趣始于上大学的时候,随着学识和阅历的积累,我对其中的感受也就愈来愈多,愈来愈深。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我陆续出版和发表了若干相关的著作和论文。

这次承河南人民出版社的美意,再次就此话题开笔,就我个人而言,这既是对以前有关认识的总结,也是对相关问题深入思考的一个新的开始。

魏晋风度是我的研究领域中比重较大的一块。这里既有个人经历所造就的心性向往,也有学术研究的机缘。从个人经历角度看,与很多同龄同辈人有过插队下乡务农、工厂做工,或者参军入伍等复杂阅历不同,尽管经历过文化革命,但我从进入小学开始,此生从未离开过学校。

这个经历对我个人心性的影响就是具有较浓的文人气。而这个文人气恰好和我所理解的魏晋风度的核心精神相吻合。随着学习和研究的深入,我越来越能够从魏晋风度中发现看到自己已然或应然的影子,也越来越能够从自己的个人人生阅历中去况味魏晋风度的真实蕴含。

《中国志人小说史》

我个人一直有这样的体会,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尤其是文学研究,人生阅历是重要的基础条件。无论是个人亲历,还是书本阅读,都有这样的作用。从学术机缘看,我的学术起步是从中国志人小说史开始的。

当年恩师刘叶秋先生为我选定的硕士学位论文选题是“中国志人小说发展史论”,后来在此基础上写成了第一部学术专著《中国志人小说史》。

但是就在我在硕士学位论文的基础上将其扩充为《中国志人小说史》的过程中,当写到《世说新语》这一章的时候,我发现以往小说史或与《世说新语》相关的研究除少数名家(如鲁迅、宗白华)之外,对《世说新语》的内容把握陈述都相当皮毛。而真正要在前贤研究的基础上将其深耕细作,不把《世说新语》背后魏晋时期整个的社会文化思潮和各种历史文化背景彻底搞清楚,就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鲁迅要把《世说新语》称为一部“名士的教科书”。

为此,我放下了正在进行的《中国志人小说史》,花了几年时间,在魏晋历史文化各个方面狠下功夫,终于对魏晋文化的整体风貌和内在蕴含有了基本的把握。

《世说新语》译注本,宁稼雨译注,安徽文艺出版社2021年11月版。

这不但大大深化了《中国志人小说史》中关于《世说新语》内容的开掘,同时也把《世说新语》和魏晋风度的研究形成我本人的一个重要学术研究热点。这一研究热点的外在表现是在打好纯学术理论根基的同时,又将其以相对通俗化的方式面向社会普通读者。

这本小书是我多年来对于魏晋风度研究和认识的一个简要总结和概括浓缩。其中主要考虑了以下几个因素:

从内容方面来说,主要考虑了三个方面。一是对魏晋风度自身的状况作出客观而真实的描述;二是尽可能展示我本人在相关问题和内容方面的研究成果和特长;三是考虑到本书的读者定位,尽量略去那些细致考证和深奥学理的内容,或将其深入浅出地加以表述。

从写法方面来说,尽量采用以客观描述为主,以适当分析为辅的方式,以增强其可读性。同时,尽量以通俗浅显的语言来进行描述和分析——这就是书名取为“细说”的理由。

宁稼雨注评《世说新语》

另外,作为知识性和普及性的读物,不能采用句句段段交代来源出处和参考文献的学术专著方式。好在书中内容绝大部分见诸于我以前的各类相关成果当中。读者如果有兴趣可以从那些论著当中去对照相关的学术信息。

河南人民出版社杨光总编为首的优秀团队为本书出版付出大量心血,谨致

宁稼雨

2021年10月30日于津门雅雨书屋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