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阑尾炎的艾灸调理方法,附多则案例

 静幻堂 2022-08-06 发表于天津
艾学堂 2022-08-05 20:30 发表于江苏

肠痈

古称肠痈,今称阑尾炎,除手术疗法外,药物与各种保守疗法,不论如何优异,均不能与灸法相比。特别是在早期未成脓的阶段效果更好。如已经成脓也有促使脓液自大便中排除作用。轻者1~2次即可有效,重者每日2~3次,在5~7日内必可有效。除已经应用过古人和今人所推荐过的各种针灸方法而外,还总结出了三种新的取穴法。在这三种方法当中,首推阑俞穴,其次是背部的压痛穴和手足指(趾)尖。再则由灸法所产生的定向传导作用,也是阑尾炎和其他许多疾病在诊断上的重要参考和依据。

(一)阑俞穴

约当右大肠俞的上方处和右志室的下外方,与右下腹的阑尾压痛点大体上前后相对处,在绝大多数阑尾炎病例中,均有压痛出现。针灸治疗能收到良好的效果,因之即称之为阑俞。现将其发现经过与应用情况,概述于下:

例l:周×林,男,成年。右下腹隐痛及刺痛已3天,渐至不能直腰,咳嗽及呼吸痛更剧。阑尾压痛点及反跳痛(++),腰大肌及闭孔内肌试验(+),下肢阑尾穴压痛(+)。体温徘徊在37.5℃上下。白细胞总数及中性均偏高。阑尾炎症状明显。因患者体弱多病,不愿手术,乃试行灸治。第一次熏灸阑尾压痛点,30分钟症状稍缓解,当天上午又续灸1次。第2日症状如前,因忆及《聚英》曾有“肠痈觅当大肠俞”之句,乃在右大肠俞附近按索,忽然在大肠俞之上外方与右志室之下外方处,发现有极为敏感之痛点存在,左侧的反应极为轻微。即在该处熏灸。当灸感发生后,患者觉热流直向痛区灌注,痛骤减,肠鸣亢进,不断放屁。40分钟停灸,右下腹自觉痛消失,压痛仍存在。当天上午又同样灸一次,感应如前。第3天早中晚各灸1次,热感不断增大。第4、5天仍用原法,日灸3次,大便中夹有白色粘液,至第6天,症状消失而停灸。

停灸后10天,因体力劳动,右下腹疼痛又发作,各个压痛点又重新出现。再灸侧腰部之压痛点,并加添双肘尖(因文献中曾有肠痈灸肘尖有脓下肛门之说)。肘尖处之灸感自上臂下方入前胸,右侧者直下至痛区,左侧者行达左乳下时,自左上腹斜向右上腹,较右侧者稍迟达于痛区。三处热流汇合,成为手掌大小之热气团。以后每日灸2次,5日后症状轻减,但右下腹可以摸到一长形硬块,当灸感到达此长形硬块时,热感可将硬块包围,但不能到达硬块中心。又改在右下硬块中心熏灸,3次热感进入硬块,大便每次均夹有脓性粘液,右下腹热力逐次增大,有麻感。继而大便干燥减少,腹部出现胀气,再改灸侧腰部压痛点,每天2次,又续灸3天。前后共19天,已5年未再发。

通过以上病例,还可以说明以下几个问题:1.古人所谓肠痈灸肘尖可使脓下肛门之说,通过本例及以后的病例证明,凡是能对阑尾炎发生作用的孔穴,均可有助于脓液的排除,并不限于肘尖;2.孔穴的作用可因疾病的阶段不同而反应也不尽相同。如本例在开始时取用右下腹的压痛穴而少效,但在阑尾脓肿已经形成包块时,则效果又较好;3.在腹部取穴灸治时间太久与次数太多,可能出现腹胀或便秘。这在其他病例也是如此。停灸后自会消失。

灸治阑俞时,可能会有痛感出现,甚至可达难忍的程度。必须至痛止后停灸,决不能半途而废。这种副作用与治疗作用同时出现的事例,时有发生。

例2:马×林,男,成年。右下腹隐痛一天,腰大肌试验(+)阑尾及三里压痛(+)。灸阑俞,热流直达痛处,痛更加剧,不能忍受,要求停灸,一再说服,并用手在灸处周围按摸,以分散其注意力,约10余分钟,痛渐减,右下腹感轻快。第2~3次仅有轻度腹胀。第4次,腹痛全除。

取用阑俞时,灸法固佳,埋针法的效果亦极优异。可选择压痛最明显处用毫针深针2.5~3寸,然后按倒针身用胶布固定。单用或与三里及三里下一寸同用均可。必须至24小时或更长一些时间以后出针。出针过早迅即复发,再针无效。

例3:陆×才,男,13岁。晚八时突然右下腹剧痛来诊,压痛及反跳(+),腰大肌试验(+),阑俞压痛(++),微热。即于阑俞处深埋一针,用胶布固定。次晨痛全止,去针,未复发。

例4:徐×智,女,21岁。阑尾炎症状具备。即在阑俞处深埋一针,又在上巨虚加添一针以助之。24小时症状被控制而去针。一年后右下腹又感不适,在沪地作阑尾切除,证实为单纯性阑尾炎。

例5:崇×生,男,40岁。下午3时出现全腹痛,至晚8时,痛局限于右下腹。阑俞压痛(++),即于阑俞深刺一针,胶布固定。1小时后痛渐止,两小时痛全止。以为平安无事,自行将针拔出。未及1小时,痛又作,且更剧,乃重新又如法埋针,不复生效,次晨手术治疗,证明阑尾为粪石梗阻。

阑俞穴对慢性阑尾炎效果亦好,针灸均可,亦可采用常规刺法而收效。

例6:郭×高,男,成年。慢性阑尾炎症状具备。阑俞及左右三里压痛(+)。单灸阑俞,热流直下入腹,肠鸣放屁。痛区的热感随着灸治次数的增多而加大。4次后因事止灸,半月后复发,仍用原法续灸10次,感应同前。症状基本消失,乃停灸,两年后尚未见复

例7:王×良,男,成年。右下腹隐痛时发作,断续4年。经过几个医疗单位检查均确定为慢性阑尾炎而动员切除,因体弱畏惧而一再拖延,姑求试于灸。阑俞(+++),即深针3寸,用九六法运针,感应强烈,当即痛止。隔日1次,4次后痛未见,乃停针。半年后尚未见发作。

阑俞及其他与阑尾相应各穴,除对阑尾炎具有治疗作用外,且对阑尾切除后之肠粘连,也具有预防和控制发展的功效。

例8:韩×柱,男,成年。急性阑尾炎于术后,腹部经常不适,有畅充气及隐痛。来诊时除上述各症外,又在发热(38℃),阑俞压痛(++)。熏灸,灸感入腹,大感舒适,体温当即下降至37.3℃。第2次又加灸商丘,第3次又加灸申脉,感传均皆入腹,作用良好,共灸治6天,各种症状消失而停灸。

例9:汪×亮,男,成年。3年前作阑尾切除,情况良好。近数月来,反复发生下腹牵掣痛,痛剧则右下肢不能伸直。大便经常秘结,腹胀,在放屁后可缓解。直对右下腹痛区中心施灸,下腹全热,肠鸣亢进,放屁,每灸治1次,可以缓解2~3天。

阑俞对阑尾炎的效果虽然确实,但有时也可比之其他有效穴为差。在下例中,天枢与外陵的作用,即超过阑俞。

例lO:胡×生,女,20岁。急性阑尾炎症状具备,体温37.3℃。熏灸阑俞,痛稍减。2小时后又在天枢(右)施灸痛大减,但体温反上升至38.9℃,夜11时退至37.5℃,次晨全退。又在天枢与阑俞处各续灸2次,以作比较,终以天枢之感应为强大。每日灸天枢2次,至第4日各症皆消失。

例ll:吴×孔,男,成年,夜间急性右下腹痛,阑俞压痛(++)。熏灸,灸感下传并不满意。改灸右外陵,灸感入腹,痛即渐止。又续灸外陵2次,以作巩固。未再发。

阑俞对于阑尾炎之诊断,亦具有重大参考价值。凡在该处无压痛反应出现者,则对于阑尾炎诊断的成立,即须慎重考虑。

例12:杜×超,男,成年。右下腹阵痛,压痛(+),反跳痛(±),微热,阑俞及左右三里下1寸,均无压痛出现。大肠俞有压痛及触痛。同道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对针灸治疗有怀疑,抬送××医院。行至中途,放屁排屎而愈。抬着去的,走着回来,可见阑俞对阑尾炎的诊断,具有一定意义。

(二)背部反应穴

阑尾炎均能选用背部的反应穴而收良效。既可单独应用,也可联合应用。

例l:盛×金,男,54岁。亚急性阑尾炎症状。阑俞压痛(+),右心俞压痛(++),三里下方压痛(±)。熏灸右心俞,灸感垂直下传,至阑俞附近,即折入腹腔,在右下腹发生一次常规的感应过程。每日2次。未用他穴,共10次痊愈。

例2:金×信,男,18岁。急性阑尾炎症状。左右膈俞压痛(++),右三里压痛(+++)。至阳压痛(+)。先熏灸左右膈俞,右膈俞灸感直达右下腹,左膈俞于行抵腰部后斜行向右,两支合一,同至右下腹。第2次单灸右膈俞以与左右同取相比较,其感应与左右同取基本相同,并未见减弱。再就近取外陵,以与远道取穴比较,二者亦无明显差异。以后每6小时灸治一次,任取一穴。3天后症状基本平静。又在右三里埋针,以作巩固。

(三)手足指(趾)尖

手足十宣,感觉灵敏,取用方便,向来为点刺出血为昏迷急救之要穴。而在采用吹灸法时,感传大多可以循经走向患处,更可发挥良好的治疗作用,阑尾炎也不例外。

在使用十宣及其他孔穴时,曾采用不同灸材(纯艾绒,艾绒加蔓陀罗籽,艾绒加硫黄、桑叶、木屑、木炭及煤炭等),分别比较和观察其疗效,多次证明以纯艾为最好(舒适温和),艾绒加蔓陀罗蔓籽亦好。而艾绒加硫黄、纯桑叶,以及木屑、木炭等最为不好(刚燥而不舒适)。可见认为任何发热物质都可用以作灸,这种观点是极其片面和粗糙。而在艾灸时患者口可能感知艾的气味,更非单纯的物理作用所能说明。在下例中,曾经对十宣及不同灸材,分别作过验证。

例l:诸×荣,男,56岁。青光眼引起右侧偏头痛。右下腹疼痛两天,阑尾炎症状具备。乃采用不同灸材分别对十宣进行吹灸。其经过如下:

第1次,用纯艾绒吹灸右大指尖。灸感由手太阴经上行,过肘后即转入手阳明经,由颈上头,向右额角及眼右扩布。约5分钟头部感应消失,又由颈下至乳头外侧,进入右下腹,发生一次常规的感应过程。灸后头目清爽,右下腹轻快,痛大减。

第2次,在艾绒中加入10%生硫黄,吹灸右次指尖。灸感先由手阳明经上行,过肘后仍行入旧路,先上后下。但患者感觉所过之处不如第1次舒适,有干巴巴的感觉。灸后亦不如第1次的轻快。

第3次,在艾绒中加入10%蔓陀罗籽,吹灸右中指尖。灸感自手背上传,进入手少阳经,过肘后仍由旧路先上后下,速度较前为快。灸后诸症有所轻减,无不适感。

第4次,改用纯桑叶,吹灸右五指尖,感传路径与手少阳经相符。过肘后速度有所减慢,仍是先上后下。但灸感所至之处,觉得枯燥不适,灸后头目不见清爽,右下腹症状略有轻减。

第5次,改用木屑(杉及榆柳等木锯屑)吹灸右小指尖。灸感经小指背进入太阳经而上行,过肘后仍入旧路。但患者连声说不舒服,更不如上次。灸感上头更感头目昏沉。亦未由上向下,传向右下腹。

第6次,仍用纯艾绒吹灸左大趾尖,灸感由足背进入足阳明经,从腹股沟进入左下腹即折向右下腹。待右下腹感应完毕后又向上自乳头外方上达右侧头面。右下腹轻快,头目清快。

第7次,改用木炭吹灸左次趾尖。灸感仍由足背自足阳明经上行折入右下腹。但有枯燥及芒刺感。当到达右下腹后只能隐约上传,头部感应不明显。

第8次,改用煤炭吹灸右中趾尖,感传前进不久,患者大感不适,拒灸。随即更换纯艾绒,各种感应又复良好如初。

第9次,仍用纯艾绒吹灸左四趾尖。灸感过踝后,又进入足阳明经,各种感应良好。

第10次,仍用纯艾绒吹灸左小趾尖。灸感在膝以下基本与足太阳经相符,过膝后即仍由旧路上至右下腹及右头部。

为了避免心理因素,各种灸材均是预先装置在灸器内的。以后又任取某一指尖。连续灸治数日,症状消失而停灸。

灸感的感传线,大多数均可为患者自身所感知,但也有少数必须在他种作用的协助和影响下,才能被感知。如下例必须循经按摩,方可感知有麻木线出现。

例2:宗×三,男,成年。急性阑尾炎症状具备,体温39℃两天。吹灸右大趾尖,灸感未见明显上传,但灸至10余分钟后,右下腹有麻木感,旋即痛感减轻而思睡。第2次,改吹右食指尖,10余分钟后右下腹麻木感又开始出现,感传路径仍不鲜明,在若有若无之间。即顺手阳明经来回按摩,感传线即明显被感知。呈线状,有麻辣辣的感觉,按摩停止,此种麻木线即隐约不见。又在右胸及右腹部按摩,同样出现感传线。第3次,再吹灸大趾尖,边吹灸边顺下肢内侧按摸,感传线与麻木感又同样发生。前后吹灸8次,体温逐次下降,症状消失而停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