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为何明清士绅的特权很大,不缴税也不跪拜,地方官还得听他们的?

 浩然文史 2022-09-28 发表于山东

旧文精选

浩然文史创办到现在有三年多了,考虑到大部分粉丝其实是最近半年多才关注我们,之前沉淀的很多优质内容可能大家并没有看到。所以我们推出了旧文精选栏目,挑选比较满意的旧作,推送给新关注的朋友。

明清时期,江南市镇多以经济繁荣而发展起来,经济的发展不得不依赖有序的管理秩序。在“皇权不下县”的明清社会,江南市镇秩序的维护靠的是什么呢?

一、国家对江南市镇的治理

自秦始皇建立秦朝开始,由中央任免的官员几乎到是到县一级就截止,传统观点认为,古代中国中央权力到县一级就戛然而止了。但是征收赋税、征发徭役等十分频繁,别说是乡村的普通百姓,就是躲在深山老林里,都难逃赋税徭役的摊派。所以说,其实皇权是可以通过各种形式渗透下县的。

清代官吏

向地方派驻军队是维护当地治安的一项常用举措。明代时期的朱泾镇,“东通黄埔,西通湖泖”,地理位置特殊,因此成为周边地区的贸易要道,却也因此经常遭受水寇的侵扰。为了保障当地的安全,政府设立了泖桥巡检司,并且还有驻防兵等军事力量把守,从而大大消除了地方的治安隐患。

控制民众的思想信仰也是维护社会长治久安的重要方面。在古代社会,国家总是寄希望于通过正统信仰来填补民众的信仰空白,这种方式主要表现为国家出资主持的每年一次的社会祭祀,这在当时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同样还是在朱泾镇,当地每年的常规祭祀活动就有31次,还不包括一些特殊时期的活动,如此频繁的祭祀活动有效地树立了人们的精神信仰,从而也加强了对民众的思想控制。

江南市镇

随着经济的发展,原本淳良勤俭的社会风气慢慢消退,转而恶人为非作歹,劣绅武断乡曲。考虑到这些,统治者也在不断加强民间的教化,颁布乡约条规,又考虑到他们的文化水平有限,还要定期进行讲解,使民众安分守己。为了贯彻和强化儒家的忠孝节义思想,政府在地方广泛推行坊表制度,如今很多乡村还留存着贞节牌坊,虽历经多年,仍在向我们讲述当年的故事。

二、江南市镇的地方士绅

士绅,是民间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通过科举考试取得功名利禄,居乡之后受乡人尊敬又获得较高的社会地位,他们虽然富不过地主,但显贵地位是当地富豪比不了的,在官府与下层百姓中间扮演桥梁的作用。

国家委任的官员,到县一级就截止了。县以下的广阔民间基层,与其说是乡村自治,更准确地应该是乡村绅治。尤其在明清时期,乡村宗族势力不断发展,乡绅更是成为事实上的乡间领导。

晚清士绅

双林镇庚子年曾发生一场社会风波。出于安全考虑,当地官员想取消夜会的举办,但他们首先要经过当地镇绅的同意,并且让镇绅代他们出面传达主张,从这里就能看出,士绅在地方的权威很不一般,他们的存在是对国家管控的一个重要补充。

士绅是一个特权阶层,经济上基本不承担赋税徭役,司法方面还能获得特殊保护,社会礼节方面又能获得极大宽容,他们见到官员,也不必像老百姓那样行参拜之礼,反正种种特权加身,使他们有资格成为官与民之间的中间媒介。

(乌镇)

地方官一般都是外省来的,但士绅却是土生土长的,他们比地方官更了解当地的情况。怀揣着对故土的情怀,士绅与当地民众之间产生了休戚与共的关系。

明清时期,地方官到任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通过乡绅了解当地的基本情况,在做一些重大决策,如建学校、征派赋税时,还要征求他们的意见。在民众需要修建一些公共工程的时候,士绅就向官府反映民众的诉求。反正,作为基层代表,乡绅也愿意积极地向官府反映民意,从而切实保障当地百姓的利益。

三、官民的博弈:岳王庙事件

晚清庚子年间,双林镇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社会风波,揭示了明清市镇中各个利益集团权力的变化。

双林镇

双林镇位于湖州府东南方向,在明末清初之际因经济发展,与南浔镇、乌青镇有齐趋并驾之势。当地每年三月都要举办盛大的东岳庙迎神赛会,赛会一共持续十天,这期间各帮会的会众都会组织人员表演节目,场面十分热闹。

这一年,“北方不靖,湖属多盗”,其实往年夜会也发生了一些盗窃斗殴的事情。出于安全考虑,当地官员允许白天举办迎神活动,而试图禁止夜会。但他们不自己当面制止,首先他们先征得当地镇绅的同意,然后让镇绅出面向老百姓传达官府的通知,但这导致了当地镇绅与会众之间的矛盾,会众当中的一些人甚至将镇绅的房子烧毁,并且次日会众强制双林镇罢市。

这场风波的结果,官府禁止夜市的目的达到,肇事者被逮捕归案,又因镇绅请求得以免受惩罚,镇绅被毁坏的房子得到会众的修理。这一个看似完美的结局,其实体现了士绅是官民博弈的缓冲区,他们在基层的重要性,是不可取代的。

市镇夜景

官员虽然想要禁止夜会,但却不当面去面对民众,而是在征求当地士绅的意见后由他们代为传达,这体现士绅在民间管理上权力上升。镇绅在自身利益基本得到保障后,又为肇事者求情,也正是由于他的求情,才使得这场风波有回旋的余地,这无形当中更提高了他们的威望。在这场风波当中,各方都为自己争回了“面子”,体现了权力在多方之间的运作。

文史君说

明清江南市镇是从乡村当中脱胎而出的,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市镇内部的权力与乡村几乎没什么差别,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家对市镇的管理方式几乎和乡村一样。在“皇权不下县”的大背景下,国家的教化与控制依然可以通过各种形式向地方渗透,对于生长于乡村的士绅来说,他们扮演着亦官亦民的双重角色,是国家权力向民众渗透的进一步延伸。

参考文献

赵世瑜:《区域社会史的理念、方法与实践》,三联书店2006年版。

张海英:《明清江南市镇的行政管理》,《学术月刊》2008年第7期。

(作者:浩然文史· 烂柯人)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