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唐代“完美诗人”元结,其诗文多批判现实,被誉为古文运动的先驱

 云端读书 2022-12-08 发表于河北

他武能扶世,抗击史思明叛军,保全十五城;他政能便民,政绩颇丰,民乐其教,为他立碑颂德;他文可贬斥权贵,以文字为武器,怒骂李林甫。而他未出仕时,又是一个合格的隐士;在此期间他写了很多诗文描写归隐之乐。他是唐代诗人中的一个异数,他就是唐代文学家元结,

元结,字次山,唐代学者。原籍河南,后迁鲁山,天宝六载,29岁的元结和36岁的杜甫被李林甫导演的“野无遗贤”事件戏弄,那场科举最后结果为“零录取”,二人也因此落榜,此后元结归隐商余山。一直到天宝十二载才考中进士。安史之乱时,元结率族人避难猗玗洞,因号猗玗子。

乾元二年,41岁的元结在《时议三篇》中把唐肃宗骂爽了,后者任命他为,摄监察御史。这是元结首次为官。期间元结招募义兵,抗击史思明叛军,保全十五城。元结“威望日崇”,他统领的部队,成为朝廷在南方可以依靠的一支重要军事力量。由于讨贼有功,三年间,元结连连升迁,一时声动朝野。

唐代宗广德元年年底,元结被朝廷任命为道州刺史。在道州前后6年,元结仁心勤政,终于使百姓恢复了安居乐业的日子,并有能力上缴正常的租税。离任时,当地人十分不舍,请求在州中为他立碑颂德。

元结主张诗歌为政治教化服务 ,开新乐府运动之先声。他的诗文具有强烈的批判现实性,触及天宝中期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如《舂陵行》、《贼退示官吏》,揭示了人民的饥寒交迫和皇家的征敛无度,变本加厉。《闵荒诗》、《系乐府十二首》等也是或规讽时政,或揭露时弊。结几乎不写近体。

元结的散文,不同流俗,特别是其杂文体散文,值得重视。如《寱论》、《丐论》、《处规》 、《七不如》等篇,都出于愤世嫉俗、忧道悯人,具有揭露人间伪诈,鞭挞黑暗现实的功能。其文章大抵短小精悍,笔锋犀利,绘形图像,逼真生动,发人深省。其他散文如书、论、序、表、状之类,均刻意求古,意气超拔,和当时文风不同。

后人对元结评价很高,唐代裴敬把他与陈子昂、苏源明、萧颖士、韩愈并提。又有人把他看作韩柳古文运动的先驱。元结的原有著作多部,均佚。现存的集子常见者有明郭勋刻本《唐元次山文集》、明陈继儒鉴定本《唐元次山文集》、淮南黄氏刊本《元次山集》。今人孙望校点有《元次山集》。元结所编诗选《箧中集》尚存。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欣赏唐代诗人的十首古诗,体会其诗中的精神内涵与深意,相信你会有所触动。

1.《石鱼湖上醉歌》

元结〔唐代〕

漫叟以公田米酿酒,因休暇,则载酒于湖上,时取一醉。欢醉中,据湖岸,引臂向鱼取酒,使舫载之,遍饮坐者。意疑倚巴丘酌于君山之上,诸子环洞庭而坐,酒舫泛泛然触波涛。而往来者,乃作歌以长之。

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

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

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

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坐以散愁。

2.《欸乃曲·其二》

元结〔唐代〕

湘江二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行。

唱桡欲过平阳戍,守吏相呼问姓名。

3.《石宫四咏》

元结 〔唐代〕

石宫春云白,白云宜苍苔。拂云践石径,俗士谁能来。

石宫夏水寒,寒水宜高林。远风吹萝蔓,野客熙清阴。

石宫秋气清,清气宜山谷。落叶逐霜风,幽人爱松竹。

石宫冬日暖,暖日宜温泉。晨光静水雾,逸者犹安眠。

4.《欸乃曲·其三》

元结〔唐代〕

千里枫林烟雨深,无朝无暮有猿吟。

停桡静听曲中意,好是云山韶濩音。

5.《欸乃曲·其四》

元结〔唐代〕

零陵郡北湘水东,浯溪形胜满湘中。

溪口石颠堪自逸,谁能相伴作渔翁。

6.《欸乃曲·其五》

元结〔唐代〕

下泷船似入深渊,上泷船似欲升天。

泷南始到九疑郡,应绝高人乘兴船。

7.《橘井》

元结〔唐代〕

灵橘无根井有泉,世间如梦又千年。

乡园不见重归鹤,姓字今为第几仙。

风泠露坛人悄悄,地闲荒径草绵绵。

如何蹑得苏君迹,白日霓旌拥上天。

8.《农臣怨》

元结 〔唐代〕

农臣何所怨,乃欲干人主。

不识天地心,徒然怨风雨。

将论草木患,欲说昆虫苦。

巡回宫阙傍,其意无由吐。

一朝哭都市,泪尽归田亩。

谣颂若采之,此言当可取。

9.《右溪记》

元结 〔唐代〕

道州城西百余步,有小溪。南流数十步,合营溪。水抵两岸,悉皆怪石,欹嵌盘曲,不可名状。清流触石,洄悬激注;佳木异竹,垂阴相荫。

此溪若在山野,则宜逸民退士之所游处;在人间,则可为都邑之胜境,静者之林亭。而置州以来,无人赏爱;徘徊溪上,为之怅然。乃疏凿芜秽,俾为亭宇;植松与桂,兼之香草,以裨形胜。为溪在州右,遂命之曰右溪。刻铭石上,彰示来者。

10.《贼退示官吏》

元结 〔唐代〕

癸卯岁,西原贼入道县,焚烧杀掠,几尽而去。明年,贼又攻永破邵,不犯此州边鄙而退。岂力能制敌与?盖蒙其伤怜而已。诸使何为忍苦征敛,故作诗一篇以示官吏。

昔岁逢太平,山林二十年。

泉源在庭户,洞壑当门前。

井税有常期,日晏犹得眠。

忽然遭世变,数岁亲戎旃。

今来典斯郡,山夷又纷然。

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

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

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

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

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

思欲委符节,引竿自刺船。

将家就鱼麦,归老江湖边。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