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胃止呕汤治疗妊娠剧吐安胃止呕汤治疗妊娠恶阻 妊娠早期,出现恶心呕吐,食入即吐者,称为“恶阻”,又称“妊娠阻病”、“子病”等。中医认为,妊娠以后,脾胃虚弱,胎气逆冲胃腑,致胃气不降,发生呕吐。治以健脾和胃,降逆止呕为主。用党参12克,白术10克、茯苓8克、炙甘草8克,法半夏10克,陈皮8克,木香6克,砂仁8克(后下),生姜3片(后下),大枣5枚(大红枣),共煎汤内服,每日一剂,每剂服两次,于饭前1小时温服。
妊娠恶阻脉法方药妊娠脾胃虚弱爽气而痰涎内滞,致恶心眩晕呕吐涎饮,恶食择食谓之恶阻。半夏茯苓汤治妊娠恶阻脉软弦者。人参扶元补气,白术健脾生血,川芎行血中之气,白芍敛脾胃之阴,熟地补阴滋血,茯苓渗湿温中,桔梗清咽利膈,陈皮利气和胃,半夏醒脾胃以豁痰,旋复花理风气以涤饮,水煎温服,使脾胃调和则血气内充而痰涎自化,何恶阻不退妊娠不宁乎。妊娠痰饮内滞扰动于中,故气逆呕吐,饮食少思,此恶阻之由于痰饮焉。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方剂: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合附子粳米汤、橘皮汤。案1为妊娠恶阻,涎多,渴不欲饮,苔薄腻,为脾胃有寒,微有留饮,脘胀嗳气,为胃气受阻,泛酸乃肝强侮土徵,故以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合附子粳米汤、橘皮汤治疗,方中炒白芍柔肝,苓、术、草、夏、姜、枣、粳米健脾和胃,兼以化饮,附片温中,陈皮调气宽中,方药丝丝入扣,故其效如响。用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柔肝健脾胃,加半夏干姜散加神曲温中和胃。
中医秘方:六君子汤的五个功用|妊娠恶阻|气短懒言。陈夏六君子汤加减治疗,党参,炒白术,茯苓,陈皮,法半夏,藿香,苏梗,砂仁,生姜3片,代赭石。陈夏六君子汤加减治疗,党参,炒白术,茯苓,陈皮,法半夏,牛膝,泽泻,代赭石,白蒺藜。用陈夏六君子汤加减治疗党参,炒白术,茯苓,法半夏,陈皮,炙甘草,白芥子,苏子,五味子,厚朴。
《妇人大全良方》对《千金》半夏茯苓汤、茯苓丸之用半夏,以为“有动胎之性,盖胎初结,虑其宜散,不可不慎也”。高彭峰说:“半夏损胎,可信乎?曰:独食一味,虽非胎也能损人,然与参术同用,但著开胃健脾之功耳。”另外,王节斋说:“治恶阻必用二陈、六君、生姜、半夏之属而后效。半夏、茯苓、白术、陈皮、砂仁善能安胎气,健脾胃,常用验也。”但如痰湿过盛,吐痰涎沫,呕吐频作之证,也可加用半夏,取其化痰平胃降逆之功。
下面,我来解释一下,《桂枝汤》证,是在第1条里面出现的,第6条是干姜人参半夏丸证。不同点,从两个方面来解释,1、证候特点,(1)《桂枝汤》证,是脾胃虚寒的轻证,昨天已经解释了,是属于胎元初结,呕吐的轻证,(2)干姜人参半夏丸证,是脾胃虚寒兼饮的重证,属于呕吐反复发作,病势比较剧烈,而且久不愈,就是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仍然没有完全止住的时候,如果是属于寒饮在胃的,就应该用干姜人参半夏丸。
经方心裁(61)茯苓泽泻汤。茯苓甘草汤与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茯苓泽泻汤的比较: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茯苓甘草汤与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相比较,仅有姜枣之别,前方有生姜温胃宣散水气,后者有大枣以健脾。茯苓甘草汤与茯苓泽泻汤比较,后方多了泽泻和白术,化饮散水之力更强,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与茯苓泽泻汤比较,两方除了有姜枣之别外,后方还是多了泽泻和白术,化饮散水之力也更强,故可以治疗“胃反,吐而渴,欲饮水者”。
妇科证治经方心裁(6)白术散。方剂:白术散合茯苓杏仁甘草汤、半夏干姜散加味。案1、案2为妊娠腹痛,案4为胎动不安,寒湿为三案共同的病因,故均以白术散为基本方治疗,但其病同中有异,案1夹有肠道湿热,故以白术散安胎之外,以左金丸抑肝和胃,用香连丸清肠,加半夏、砂仁和胃降逆,杜仲益肾安胎,加乌梅者,以其与连、椒配伍,即效乌梅丸组方之意,可燮理阴阳,调整胃肠功能,二诊下腹疼痛,用白术散合戊己丸、香连丸而安。
经方量裁(14)半夏干姜散。方剂:半夏干姜散合小半夏加茯苓汤加味。其实,在仲景的其他许多方剂之中,常常包含了此方,如半夏泻心汤、甘草泻心汤、生姜泻心汤、黄连汤、干姜人参半夏丸等,只是我们在运用这些方剂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本草蒙荃》称半夏之功“脾泻兼驱,心汗且敛”,倪朱谟也说,半夏“入杂病方,治……泄泻肿满”,《和剂局方》中的半硫丸治疗老年虚冷便秘,或寒湿久泻,即用半夏配硫黄而成。
经方心裁(53)茯苓甘草汤。案2、案3均为妊娠恶阻,但症情比较单纯,故案2仅用茯苓甘草汤合小半夏加茯苓汤治疗即获效,案3用茯苓甘草汤加陈皮、半夏而愈。桂枝中所含的桂皮醛具有镇静和抗惊厥作用(《现代中药药理与临床》,王本祥主编,天津科技翻译出版公司2004年出版),桂枝配茯苓、甘草,除了可以安神,温助心阳之外,与养心阴安神的酸枣仁汤、甘草小麦大枣汤、百合知母汤同用,可以调燮心阴心阳,用来治疗更年期综合征。
经方心裁(68)甘草附子汤。方剂:当归散合桔梗汤加味。方剂:甘草附子汤合小半夏加茯苓汤。甘草附子汤是治疗阳气和正气俱虚的风湿病的方剂,以炙甘草、白术益气健脾,附子、桂枝扶阳驱风湿。案1恶阻兼见身冷,用甘草附子汤既治恶阻,又疗“恶风不欲去衣”,更合半夏干姜散、橘皮汤,既益温中之效,又添行气降逆之功。案2恶阻口淡,口干不欲饮,系胃寒停饮,而无气逆之象,故仅用甘草附子汤合小半夏加茯苓汤和胃蠲饮降逆。
1.生姜半夏汤。初诊恶阻为胃寒气阻之证,用温胃化饮的茯苓甘草汤合小半夏汤、橘皮汤治疗之后,恶阻减轻;该案初诊恶心泛酸水,口淡,系胃寒之象,胸闷,头晕,为气滞之兆,大便秘结,是肠燥之征,故以桂枝、生姜温胃散寒,陈、夏、苓、草化痰行气降逆,龙、牡抑酸,生白术润肠燥,众药合用,诸症向愈,然因饮食不慎,恶阻加重,改用桂枝附子汤合小半夏汤治疗,方中桂、附姜相合,温中散寒之力尤胜一筹,故镇降吐逆于顷刻之间。
1.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合大黄甘草汤、小半夏加茯苓汤。方剂: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合大黄甘草汤、小半夏加茯苓汤加味。桂枝甘草汤可以温胃和中,收敛制酸,大黄甘草汤清肝火而通腑气,小半夏加茯苓汤健脾化饮降逆。4.甘草附子汤合小半夏加茯苓汤。按语:甘草附子汤是《金匮要略》治疗阳气和正气俱虚的风湿病的方剂,炙甘草、白术益气健脾,附子、桂枝扶阳驱风湿,然而此方中的附子、桂枝可以温中,因此该方又是一张健脾温中的方剂。
按语: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是《金匮要略》治疗“男子失精,女子梦交”的方剂,此方由桂枝汤加龙骨、牡蛎而成,因此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之方义应为调和营卫,收敛固涩。桂枝汤是《金匮要略》妇人篇治疗妊娠恶阻的方剂,具有良好的效果,而龙骨、牡蛎两味药物可以制酸和胃,因此,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可以治疗妊娠恶阻兼见泛酸者。最后饮邪渐减,热象已消,去黄芩加半夏生姜汤,投以茯苓泽泻汤合半夏散及汤,恶阻治愈。
在治疗时当分因论治,胃虚者则宜健脾和胃,肝旺者宜抑肝和胃,痰滞者宜豁痰养胃。3.芩连半夏竹茹汤(《中医妇科治疗学》):黄芩、半夏、枳壳各6g,黄连、龙胆草各3g,竹茹9g,旋覆花4.5g。[辨证加减]  1.若胸脘满闷,呕吐痰涎者,为夹痰饮所致,可去人参,或改用小半夏加茯苓汤。主治:妊娠恶阻。2.小半夏加茯苓汤(《金匮要略》):半夏30g,生姜24g,茯苓9g。4.干姜人参半夏丸(《金匮要略》):干姜、人参各15g,半夏30g。
主治:肝热恶阻。主治:妇女胎前恶阻、呕恶不止。组成:藿香9克,苏梗6克,陈皮6克,砂仁4.5克,半夏6克,白术9克,木香3克,生姜汁20滴。组成:截香梗9克,陈皮6克,半夏6克,老苏梗6克,砂仁3克(冲)。主治:恶阻。组成:太子参4.5克,米炒野於术4.5克,建莲肉9克(去心),川石斛9克,抱茯神9克,制半夏4.5克,炙远志3克,炒枣仁9克,姜川连0.9克,炙乌梅1.2克,炒竹茹4.5克,炒川断6克,桑寄生12克,炒陈皮4.5克,春砂壳2.4克。
半夏动胎是与非?以半夏治疗恶阻,最早见于《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第二十》:“妊娠呕吐不止,干姜人参半夏丸主之”(干姜、人参、半夏)。此后,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卷二》所载治疗恶阻的半夏茯苓汤(半夏、生姜、干地黄、茯苓、橘皮、细辛、旋覆花、人参、芍药、川芎、桔梗、甘草),茯苓丸(茯苓、半夏、桂心、干姜、白术、橘皮、人参、葛根、甘草、枳实),青竹茹汤(竹茹、橘皮、生姜、茯苓、半夏),也都用了半夏。
党参10g,白术15g,茯苓10g,甘草10g,半夏10g,陈皮15g,木香5g,砂仁5g,生姜3片,大枣5枚、挟痰饮,胸腔满闷,呕吐痰涎者用小半夏加茯苓汤加减:半夏10g,生姜3片,茯苓10g,白术15g, 砂仁5g,陈皮10g。具有安冲柔肝降气和胃止呕之效。哈荔田:认为恶阻是血壅气盛,胎热随冲气上逆,挟痰干胃,清阳不能上出清窍故见恶心呕吐,头眩,方用温胆汤合竹茹汤化载去甘草之壅满,加苏梗、杷叶。王渭川:治妊娠恶阻胃虚型之处方;
胃热者多因平素胃有积热,或素嗜辛辣厚味,以致胃失和降;肝热者多因平素肝阳偏亢,孕后血聚养胎,肝阴愈虚,肝阳愈亢,或肝郁化热,横逆犯胃所致。胃虚者,因气虚不能纳榖,食则即吐;胃寒者,因阳虚不能腐熟水榖,多吐完榖及清水,遇寒加重;胃热者,其呕势较剧;痰滞者,喜吐痰涎粘沫;肝热者多呕酸吐苦,从脉象辨之,胃虚多滑而无力;胃寒则多沉迟;痰带脉滑;胃热者滑而数;肝热则弦滑而数。
恶阻中医中药妊娠后出现恶心呕吐,头晕厌食,甚则食入即吐者,称为恶阻。恶阻必须与胃炎、胃出血、阑尾炎等病引起的呕吐作鉴别。恶阻的发病与脾、胃、肝三脏功能失常相关,最终导致胃失和降而呕恶,故治疗恶阻以调气和中,降逆上呕为主。对于肝胃不和之恶阻,罗元恺教授多用桂枝汤(《伤寒论》)合小半夏加茯苓汤(《金匮要略》),认为桂枝汤既能调和营卫,又能调理肝脾。半夏无遗传毒性,生半夏汤剂与制半夏汤剂的胚胎毒性一致。
恶阻疾病名称恶阻疾病科属妇科疾病概述妊娠后出现恶心呕吐,头晕厌食,甚则食入即吐者,称为恶阻。对于肝胃不和之恶阻,罗元恺教授多用桂枝汤(《伤寒论》)合小半夏加茯苓汤(《金匮要略》),认为桂枝汤既能调和营卫,又能调理肝脾。说明:上述二型均可进一步发展为气阴两伤之重证恶阻。此时务必养胃阴、通燥结,故选用增液汤合生脉散加石斛、玉竹、芦根等益阴养胃之品,再加代赭石镇逆通降,使胃阴得复,大便通畅而剧吐渐平。
加味香砂六君子汤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 名医名方。【现代药理研究证明】党参能增强免疫,改善消化道功能;茯苓、白术、木香能调节肠管运动,促进消化液分泌;半夏、砂仁可促进胃肠蠕动;陈皮可抑制胃肠平肌痉挛,缓解痉痛;半夏、陈皮亦有不同程度的调节胃液分泌,促进胃排腔及改善胃肠功能的作用;半夏还具有降低胃液游离酸和总酸度,抑制胃蛋白酶活性,保护胃粘膜,促进胃粘膜修复的作用。
香砂六君子汤简介  【来源】《古今名医方论》卷一  【类别】补益类  【功用】益气健脾,行气化痰  【主治】脾胃气虚,痰阻气滞证。【组成】人参一钱 白术二钱 茯苓二钱 甘草十分 陈皮八分 半夏一钱 砂仁八分 木香七分 加生姜二钱 水煎服。方剂名称 香砂六君子汤  方剂别名 参砂和胃散  药物组成 人参1钱,白术1钱,茯苓1钱,半夏1钱,陈皮1钱,藿香8分,甘草(炒)6分,宿砂仁(炒)8分。
伏龙肝,这味行走在消逝的中药...... 伏龙肝,这味行走在消逝的中药...... 叶橘泉 肖相如频道 今天。取净粉半夏与茯苓按6:5混和,再以与半夏等量之生姜捣汁,拌和在药粉内,放石灰干燥器中干燥后,再研细,密贮瓶中,每次0.5~1克,以伏龙肝汤送服,日3~6回。对普通的恶阻,早期应用此汤,多数不需其他内服药或注射剂,只用伏龙肝汤2~3天,至多4~5天,就可解决问题。
主治:湿痰为患,脾胃不和。痰饮为患,或呕吐恶心,或头眩心悸,或中脘不快,或发为寒热,或因食生冷,脾胃不和。气郁痰多眩晕,及酒食所伤眩晕;咳嗽呕痰;痰嘈,痰多气滞,似饥非饥,不喜食者,或兼恶心,脉象必滑;脾胃湿痰下注而淋。用药禁忌:热痰、燥痰、吐血、消渴、阴虚、血虚均忌用。(《名医类案·痰》卷三)余考虑虽可与小半夏加茯苓汤,但对于心下停饮、痞满、胃热,以二陈汤加味方为宜,故与二陈汤恶阻加减。
脾虚失运大便不通用四君平胃汤(党参、白术、茯苓、炙甘草、苍术、陈皮、厚朴),重用党参至30g。当时我不会辨证,只能对着中医杂志对号入座,查见舌淡、苔白厚腻,脉细弱,面色不华,觉得其胃痛当是脾胃升降不调,于是开方:党参10g、白术10g、茯苓15g、山药15g、炙甘草6g、半夏6g、代赭石15g(先煎)、旋复花10g(布包)、佛手10g、枳壳10g、生姜3片、大枣4枚(掰开)、干姜6g(因觉得胃有寒,故加之)。
吴茱萸汤治疗恶阻(妊娠剧吐)恶阻(妊娠剧吐):患者,冯某,女,35岁,2009年8月12日诊。余辩为肝胃虚寒,浊阴上逆,给于吴茱萸汤合小半夏汤加减以暖肝和胃,温中降逆。吴萸15g(开水冲洗5次),生姜汁30g,半夏30g,红参12g,赭石粉30g,大枣7个。余抓住呕吐虽久,但呕而不渴,肢冷面苍,舌淡苔滑,辩为肝胃虚寒,浊阴上逆,用吴茱萸合小半夏汤3剂而扭转危局。
橘皮汤。干呕,哕,若手足厥者,橘皮汤主之。方剂:橘皮汤合小半夏汤、理中汤。治法:温中健脾,调气和胃。橘皮汤仅橘皮和生姜二味,从药味多寡的角度来说,这是仲景方中仅次于独味的苦参汤、甘草汤、文蛤散、诃黎勒散的最小单位的基本方之一(如小半夏汤、桔梗汤等也仅两味药物)。故以橘皮汤合小半夏汤、理中汤温中健脾,和胃降逆,二诊恶阻已止,大便稍结,故减生姜为一半,易炒白术为生白术,以崇土润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