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钗头凤》反应了陆游怎样的爱情悲剧?提起宋代词人陆游,就不得不令人想起他那首著名的《钗头凤》,这首词反映的是他和他的前妻唐婉之间哀婉动人的爱情故事。又是一年春天,怀着一份莫名的憧憬,唐婉故地重游,期许中她在沈园内的墙壁上惊见了陆游所提的《钗头凤》,陆游在词中深情的回顾、激奋的痛诉,不由再次让往日那深情又不堪回首的一幕幕往事袭上唐婉心头,满含热泪她也另和了一首《钗头凤》在陆游词的旁边。
诗人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故事。五一节随儿子一家去绍兴旅游,首先去了讲述陆游和唐琬爱情故事的第一爱情名园---沈园,寻找当年陆游和唐琬爱情故事的点点滴滴。断云悲歌:断云谐音“断缘”,这块断云石在沈园的入口处,此石虽然中间断开,但依然不愿分离,默默地向人们诉说陆游与唐琬的爱情悲剧,沈园的主题就在此。陆游的钗头凤:陆游和唐琬被迫离异多年后,俩人邂逅于沈园,陆游感慨万千,题《钗头凤》词于壁间,极言“离索”之痛。
这个人就是能主宰他们婚姻命运的陆游的母亲。一日晌午,陆游漫步禹迹寺的沈园。她和陆游的爱情悲剧,流传千古。陆游词中的“东风恶” 唐婉词中的“人情恶”,都是指向同一个人——陆游的母亲。这拍板陆游和唐婉的婚事和督教陆游科考就是最好的例证。假如唐婉不是那么迷恋陆游,而是督促陆游挑灯夜读,把儿女情怀容入远大的志向与抱负之中,我想,陆母绝不会想到逼子休妻。上高中时,我就读到陆游和唐婉的互和的词“钗头凤”。
得知陆游也在沈园游玩,征得新夫同意,唐琬略备酒肴,与陆游重叙旧情。四年以后,唐琬再游沈园,再次看到墙壁上陆游的题词,勾起往事,也和了一首《钗头凤》。因为唐琬不能生育,更担心儿子过分耽溺于爱情影响功名进取,陆游的母亲果断出手,悍然摧毁了这份美好的爱情。从学的角度来说,我们是不是该感谢陆游的母亲?此后,只要一提到《钗头凤》,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陆游的“红酥手、黄滕酒”,其次是唐琬的“世情薄,人情恶”。
陆游沈园邂逅唐婉,四十年后再次触景生情,思念有增无减。看着身形有些消瘦的唐婉,还有陪伴在一旁的赵士程,陆游心痛不已,分开后,便在沈园的墙上写下了那一首流传千古的《钗头凤》,唐婉后来也在陆游词旁同样题了一首《钗头凤》。“沈园非复旧池台”,这是一幅有声有色的悲境,诗人早就给沈园蒙上了悲剧色彩,沈园已经不是当初的沈园了。
4《千古爱情名园——沈园 》是什么使沈园有如此魔力,是什么使人们千百年来对沈园凭吊不止?感慨万端之际,陆游随即在沈园园壁题下了本文开头的《钗头凤》。如陆游七十五岁时游沈园写下了《沈园二首》:也是脍炙人口的名篇,诗人来到四十年前的沈园,此时的沈园其实没有多少变化,可诗人说沈园非复旧池台,实际上是诗人的心境变了,思念的人不在了,曾经共同走过的小桥,如今只能凭添许多愁绪...,诗中的悲思。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这首钗头凤,情切切,意真真,脍炙人口。唐婉的和词,委婉哀怨,我见犹怜。两首钗头凤,一段千古不了情。
世人皆叹陆游与唐琬的凄美爱情,却不知他才是千古伤心人世人皆叹陆游与唐琬的凄美爱情,却不知他才是千古伤心人。钗头凤--陆游。岂料,唐琬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她以唐琬耽误殆尽陆游的前程和不曾生育为由,命陆游休了唐琬。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陆游到沈园去游玩,偶然遇见了唐琬和赵士程,伤感之余,陆游在园壁题下了著名的《钗头凤》一词。陆游为此哀痛至甚,后又多次赋诗忆咏沈园。
千古情伤话沈园:陆游与唐婉的悱恻爱情。绍兴沈园。江南多园林,沈园因了陆游的《钗头凤》,满溢幽怨悱恻、缠绵伤怀的氛围。去绍兴,就要去沈园,去领略一下那两首千古绝唱宋词诞生的地方,去体会那世间曾有过的,缠绵悱恻800多年的爱情的传说。我驻足在诗壁前,细细品读陆游之《钗头凤》,勾起我对那个凄婉的爱情悲剧的记忆: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琬,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诗人因沈园而崇高,沈园因诗人而千古。
诗人陆游的千古爱情绝唱,在这座园林里话尽凄凉。沈园的风景的确不错,在我目睹过中国四大名园与江南无数名园之后,依然觉得沈园值得一去,但是如果没有陆游和唐婉的爱情绝唱,沈园恐怕也没有如此大的名气。李商隐的《锦瑟》是我走出沈园的感受,凄美的爱情故事,凄美的沈园。沈园可与鲁迅故居一同游览,两者相距不足1公里。强烈推荐沈园的夜景,旅游旺季沈园晚间均有表演,凄美的爱情故事演绎着陆游和唐婉的错,难,莫……
沈园遗梦——陆游和唐婉的凄美爱情故事。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陆游漫步到沈园。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天,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有的说陆游的《钗头凤》让人泣血感人,你知道唐婉是如何回复的吗?而后,二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于是结了婚,夫妻二人举案齐眉,伉俪情深,感情甚好,但是这却引起了陆游母亲的不满,二人夫妻感情好,可能陆母认为是唐婉阻碍了陆游的仕进之路,加上结婚几年,唐婉一直没有为陆家添个一男半女的,这更是引起了陆游母亲的不满,所以在陆母的“淫威”之下,二人分手,陆游不得不娶另一女子结婚,后为陆游生下孩子。
千古情词《钗头凤》在我读过的古诗词中,有两首我比较喜爱的词,分别是两个人用了同一个词牌子填写的词,衷情无限地描述了一段柔情凄婉的爱情故事,这便是南宋时期的陆游和唐婉分别填写的《钗头凤》。可是后来,陆游的母亲开始不喜欢唐婉了,硬是拆散了陆游与唐婉的婚姻,逼得陆游娶了王氏、唐婉改嫁了赵士程。而陆游凝望着唐婉的倩姿丽影,却是泣泪摧心。陆游酒入愁肠,如醉如痴,提笔在沈园的墙壁上题写了一首《钗头凤》,词曰:
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晌午,陆游随意漫步到禹迹寺的沈园。朝中重新召用陆游,陆游奉命出任宁德县立簿,远远离开了故乡山阴。春天再来,撩人的桃红柳绿,恼人的鸟语花香,风烛残年的陆游虽然不能再亲至沈园寻觅往日的踪影,然而那次与唐婉的际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态、无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陆游牢记不忘,于是又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另,陆游也是个流连秦楼楚馆的人,大约在八十多年前,有一本《铜琵金缕》,选了各个朝代的诗词歌赋,其中就有陆游和一个妓女的几次唱和。所有喜欢陆游的人都会同情他那段不幸的婚姻,进而所有人有都会同情唐婉的遭遇.的确,痴情的唐婉是可怜的,痴情的陆游也是可怜的.她们生活在一个自己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时代.他们的感情敌不过父母之命.然而,我觉得最可怜的还是唐婉的第二个丈夫--赵士程。
陆游沈园诗词欣赏千古放翁千古情。——陆游沈园诗词欣赏。1199年,75岁的诗人又来到沈园,此时的沈园已三易其主,景物也今非昔比,抚今追昔,不禁潸然,作《沈园》二首:1205年,81岁的诗人还在深夜里梦游了沈园:1208年,84岁高龄,行将离世的陆游,还满怀深情地来到沈园凭吊,写下他一生中最后一首沈园诗《春游》:“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我为陆游扼腕而叹,更为陆游击节而歌!
唐琬原是陆游的表妹,两人结婚后十分相爱,而且两个人都特别有才,但是陆游的母亲很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公元1155年春天,陆游到沈园去游玩,偶然遇见了唐琬,两个人都非常难过。尤其令人感叹不已的,陆游对唐婉的感情,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经历了时间的洗礼和考验,陪伴了陆游的一生。四十年后,当陆游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的老人时,他又一次来到沈园,留下了让后人唏嘘不已的两首绝句《沈园》:沈园二首   陆游。
沈园——千年爱情,不老沈园。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二人在沈园邂逅。沈园与绍兴博物馆合二为一后,按规划还将不断扩充修复,以重现宋时 “池台极盛”的风采。2001年5月,沈园增添新景。沈园将不断扩充修复,以重现宋时“池台极盛”的风采。沈园——千年爱情,不老沈园,绍兴5A景区的一部分,这里是一处私人花园,经历如此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为一个千年不老的故事,一首《钗头凤》。
古筝协奏曲《陆游与唐婉》---来自罗小慈古筝专辑《陆游与唐琬》(筝.乐.诗)十年之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春游时,与偕夫同游的唐琬不期而遇。四十年后,年迈的诗人沈园重游,含泪写下《沈园二首》以纪念唐琬: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因为有了陆游与唐婉,因为有了《钗头凤》,沈园啊,你便永远年轻而美丽!
公元1144年,陆游与表妹唐婉成婚,陆游沉醉在甜蜜的爱情中,但他母亲却在生儿媳妇的气。为排愁遣闷,陆游四处闲逛。望着昔日爱妻憔悴的面容,面对无可奈何的失落,无法弥补的遗憾,难以言表的凄楚,陆游默默地敬上一杯黄滕酒,一杯岁月酿成的苦酒,与唐琬各题一首《钗头凤》,便依依而惜别。陆游直到七十五岁高龄,仍在悼念他早逝的爱妻,对着"曾是惊鸿照影来"的桥下绿水,"犹吊遗踪一泫然",写下了《沈园》七绝两首。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陆游的这阙《钗头凤》背后隐藏着一段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陆游七十五岁时告老还乡,常到沈园幽径上踽踽独行,追忆着深印在脑海中的凄婉往事,作《沈园》绝句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千古爱情名园:《沈园的故事》文章汇编-2千古爱情名园:《沈园的故事》文章汇编-2四十年后,年迈的诗人沈园重游,含泪写下《沈园二首》以纪念唐琬: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不去沈园。而沈园呢?还是那个沈园吗?我不知道,眼前的沈园,与我想象中的沈园距离有多远,我只知道沈园是滋润那故事的全部背景啊!不去沈园,留下的是想象中的沈园,或许想象中的沈园更为本真。
陆游和唐琬的爱情值得称颂?唐琬不仅才情出众,更是知书达礼、孝顺公婆,但即便这样,唐琬却没得到婆婆半点欢心,陆母认为两人伉俪情深,会影响陆游进取之心,加上婚后唐琬一直未生下子嗣,陆母便逼着陆游休妻再娶。可命运弄人,十年后,会试失利、仕途不顺的陆游逛到沈园,巧合的撞见了同样游园的唐琬和赵士程,面对曾经的爱人如今已成他人妇,看看自己的落魄失意,伤心的陆游提笔在沈园的墙上写下《钗头凤》:
是否还有人记得唐婉的爱情。至美的爱情往往也是致命的,她有两情相悦心心相依,也有伤痛的分离,有岁月的无情流逝,有刻骨铭心的牵挂和思念,甚至还有以生命为代价的情殇。经得起考验的爱情才是最真的,才是伟大的爱情。然而,在这个喧嚣浮躁的世界里,在这个连所谓爱情都已经提速的时代里,真正的爱情几乎成为遥远的童话。这使我想起钗头凤,想起唐婉的爱情。于沈园内壁上题一首《钗头凤》,怆然而别。
两首《钗头凤》道尽旷古的爱情。绍兴十四年,陆游、唐琬二人大婚,情爱弥深,陆游沉醉于两个人的天地中,不知今夕何夕,科举课业、功名利碌都抛置于九霄云外。陆游见人感事,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在唐琬离开后乘醉吟赋《钗头凤·红酥手》,信笔题于园壁之上: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阙词《钗头凤·世情薄 》,题在陆游的词后 :
说到陆游,大家都知道他是南宋著名的爱国诗人,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曾在爱情上遭受过巨大的不幸。然而,唐琬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女子无才便是德),以至最后发展到强迫陆游和她离婚。陆游八十一岁,又作梦游沈氏园亭诗,写下了两首诗:从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词、传说中唐琬的唱和开始,加上他几十年后陆续以沈园为题悼念唐琬的几首诗,陆游用自己的一生写下了一段流芳百世、凄婉感人的爱情悲剧。
沈园悲歌沈园悲歌。陆游与唐琬相见于沈园并题壁,是在绍兴二十一年(一一五一)春天,陆游时年二十七岁。前人对陆游的《沈园二首》评价很高,但我以为清人陈衍在《宋诗精华录》中说得最好:“无此等伤心之事,亦无此等伤心之诗。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秋论,不可无此诗。”其实,不仅是《沈园二首》,陆游在之后的相关作品,同样动人情肠,时间,真是一剂特效或长效的治疗心灵创伤的良药吗?至少对于陆游它是失效的。
《走进宋词》(14)陆游:两曲婉约词 千年情泪流。公元1144年,十九岁的陆游在一首诗中写道,“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希望自己有一天能亲临战场、杀敌报国,表现了年轻的陆游就已具备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高远品质。公元1153年(南宋绍兴二十三年),陆游进京临安(今杭州)参加锁厅考试(现任官员及恩荫子弟的进士考试),主考官陈子茂阅卷后取为第一,因秦桧的孙子秦埙位居陆游名下,秦桧大怒,欲降罪主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