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伦堡审判与东京审判的异同分析,世界史论文。根据日本投降书及 1945 年 12 月 26 日美、英、苏莫斯科会议的授权,并征得中国同意,1946年 1 月 19 日,驻日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公布了《设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特别通告第一号》,宣布根据盟国惩治战犯的一系列共同宣言、《波茨坦公告》中惩办战犯的条款及《日本投降书》,并经盟国授权,发布命令设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1. 四国组织国际军事法庭对战犯进行审判。
日本投降后,反法西斯盟国组成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甲级战犯进行审判,此即著名的东京审判。但是,由于美国对日本的单独占领,美国在东京审判中起到了主导作用,法庭的组织、法官的任命、战犯名单的确定均由麦克阿瑟定夺。当时,世界许多国家都提出天皇的战争责任问题,有的国家要求把他列为战犯审讯,但主导东京审判的美国政府出于维护其战略利益的需要,表示日本可以保留天皇制,不逮捕、也不起诉天皇。
东京审判死刑投票:印度法官认为战犯无罪?苏联情况比较特别,纽伦堡审判时,其国内法有死刑,因此纽伦堡审判战犯的判处死刑的人数要远远多于东京审判,当时在纽伦堡审判中苏联法官就认为希特勒身边助理赫斯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量刑过轻。天皇未入审判战犯酿今朝日本不认历史?搜狐读书宋晨希:天皇在东京审判中逃脱了审判,可能有人会想:既然天皇都没有罪,那么我们这些日本底层的军人,是为天皇打仗的,我们又有什么罪呢?
今天是11月4日,70年前的这一天,设立在日本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公布了对日本法西斯战犯的判决书,也就是著名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由此宣告了这一场举世瞩目的东京审判的落幕。当然,为了彻底确保美国在日本的利益,光保留天皇也是不够的,还必须要彻底削掉天皇的权力,在麦克阿瑟的安排之下,裕仁天皇公开发表了《人间宣言》,直接宣布自己不是神而是人,自己彻底剥夺自己的天皇在日本神道教体系中的权力位置。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同盟国组织了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分别在德国纽伦堡和日本东京对德国和日本的部分首要战犯进行了审判。欧洲国际军事法庭也没有把德国国家作为犯罪主体,但它把德国的党、政、军机关和其他组织作为犯罪组织进行了起诉和审判,这实际上是在追究纳粹德国的犯罪责任,因此是国际刑事审判中的一个创举。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没有把裕仁天皇作为甲级战犯进行起诉和审判证明了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
东京法庭的中国法官(东京审判)庭长当然居中坐,庭长右手的第一把交椅似乎已属美国法官,庭长左手的第二把交椅属于谁呢?"庭长召集法官们表决,预演推迟了半个多小时,最终入场顺序和法官座次按日本投降书各受降国的签字顺序美、中、英、苏、加、法......排定。判决书起草至一半,中国法官又一次在法官会议上慨然陈词:"由法庭掌握的大量证据,可以看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比德军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单纯用毒气屠杀,更加惨绝人寰。
东京审判:一场不甚公平的正义审判1946年5月3日,在日本东京原日本军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始了一场长达两年半的审判,这场审判一般称为东京审判。1946年,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而审判结果与法官构成基本一致。英国发表声明谴责,中国和荷兰的法官都进行了抗议,苏联斥责美国最高法院侵夺盟国权利,就连日本《朝日新闻》的社论也称美国“对这些战犯的包庇,是为了在以后让他们为美国用来反对和平”。
根据1943年12月1日开罗宣言,1945年7月26日波茨坦公告,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书和1945年12月26日盟国授权麦克阿瑟将军于1946年1月19日颁布《特别通告》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决定在东京设庭审判日本首要战犯。法庭宪章共5章17条,规定任务、组成、诉讼程序及管辖权等,内容与《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大致相同。根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规定,驻日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于1948年11月22日批准了法庭的全部判决。
因为澳大利亚要审判日本天皇。当年日军攻占新加坡折磨死了8000多澳大利亚战俘,两国的仇便结下了,战场上澳大利亚士兵对日本兵毫不手软,一个新几内亚战役,就消灭了十八万日本兵,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被澳大利亚火焰喷射兵烧死的。不仅如此,澳大利亚还正式提出审判日本天皇裕仁,为了说服澳大利亚人放弃对裕仁的审判,美国人这才不得不把首席法官这个极为荣耀的位置让给澳大利亚人威廉·韦伯。
投降后,日本人请求自己审判自己,麦克阿瑟很恼火。二、麦克阿瑟为何不审判日本天皇?原因是,天皇是日本人的“蜂王”,没有他日本就要乱,美国就无法和平占领日本,也无法有效对日本进行改革。裕仁更惶恐了,日本首相东久尔宫捻彦立即提议,由日本独立主持战犯审判,以便从同盟国手中夺回主动权。如果真是日本自己审判,那些他昔日的部下将以他的名义,并按照日本国内的法律对他们进行定罪受罚,这无异于天皇自己打自己的脸。
东京大审判揭密 东条英机自杀美国兵献血东京大审判揭密 东条英机自杀美国兵献血。东条英机自杀未遂。东条英机,日本内阁首相,甲级战犯。在法庭上,东条英机极力想摆脱他下令发动太平洋战争的责任,但他11月5日发出的电报等铁证证明东条正是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罪魁祸首。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进行中,南京、上海、马尼拉等地也设立军事法庭,审判日本乙级、丙级战犯,受审战犯共5416人,其中937名战犯被处以死刑。
(15)东条英机究竟是不是日本二战最大的战犯?美方便将袭珍珠港时担任了首相的东条英机列为第一号战犯,有的舆论称他为“东方的希特勒”,列为“战争三元凶”之一,真正主宰日本的皇室和财阀则被描绘成任光头军人摆布的傀儡。了解日本情况的人都知道,战争结束前日本实行的是天皇制军国主义,天皇身兼陆海两军的统帅(日本没有独立的空军),首相、陆相、海相都无统军权,大的军事行动都出于“圣断”。
战犯审判与历史记忆。战犯审判主要反映的是战争记忆,而战争记忆不仅有个人的记忆,也有群体、民族和国家等不同层面的记忆,它们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呈现一种复杂结构。但是,日本一些政治势力长期拒绝对战争进行深刻反省和忏悔,而国民一方面痛恨那些身居国家领导者地位的战犯把日本带向战争深渊,致使国民受难,国家濒亡,另一方面又不愿看到他们的同胞作为战犯受到异国敌方的审判,进而对战犯怀有同情。
溥仪在东京审判作为证人,撒了个谎作证让七名甲级战犯处死。战犯律师想着法让溥仪承认自己早有复辟的打算,使溥仪失去证人资格,并证明他一直在说谎让他失去证人的身份,律师向法庭呈交了一件物证,一封写在皇家御用黄绢上的信,上面印有溥仪的皇帝御玺信上所署日期为''''''''1931年10月11日'''''''',''''''''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不到一个月,溥仪尚在天津。黄绢信转到了溥仪的手中,溥仪静静地研究了数分钟,一言不发。
60年前的今天,一场正义对邪恶的国际大审判在日本东京进行,史称"东京审判"。但近年来,在日本却出现了一股否定东京审判结果,企图为甲级战犯开脱罪责,甚至从根本上质疑东京审判正义性、合法性的思潮。1946年5月至1948年11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对日本战犯进行了审判,史称东京审判,这是国际社会共同意志和人类正义的体现。难道60年前的审判在60年之后真的失去了正义性、合法性?东京审判共审判了东条英机等28名被告。
东京审判,6:5艰难通过绞刑,哪国法官投了反对票?在所有正义人士共同的努力下,东京审判的成果可以说是丰硕,石锤了日本人制造南京大屠杀,并将7名战犯判处绞刑。此次投票不记名不公开,但是法官们很多都早已公开表面了态度,加上中国法官梅汝璈的日记,6:5的票数是事实,法官们的表态也在后来慢慢向世人流露出来。我国法官当然力争死刑判决,其他人方面,苏联法官说,对待他们只有两种方法,不是监禁或绞刑,而是枪毙或绞刑。
《东京审判》观后感。法庭上那段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影片纪录的血腥让六十多年后的我都觉得刺鼻。《东京审判》以中国法官梅汝的回忆为主线,讲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投降后,以东条英机为首的28名战犯,在日本东京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事件。影片一开场,中方审判代表梅汝敖针对于主审法官宣布的座次名单展开了激烈的论辩,坚持中方将以主审的坐席示人,一番交锋,终于迫使其重新安排座次,赢得了主审"老卫"的尊重。
梅汝璈的“傲气”1946年代表中国出任由11个国家法官代表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参与了举世闻名的东京审判,对第一批28名日本甲级战犯的定罪量刑工作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按规定东京审判也要审判日本天皇,是日本天皇的操纵造成屠杀中国人民的惨剧,形成与德国法西斯联盟。梅汝璈的“傲气“是中国人的傲骨,是一个法官伸张正义的志气。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傲气”就是傲骨的展现。
美国战时情报局长Elmer Davis1942年12月9日在回答记者为什么对日广播没有“攻击”和“非难”天皇时,说过这样的话,大意是:过去长久以来天皇对日本发生的事明显没有发言权,大量证据证明长时间来天皇与日本政治无关;曾任日本宫内省“御用掛”(职名)的寺崎英成的日美混血女儿Mariko Terasaki Miller,在她父亲的遗物中发现了天皇谈话的记录稿,在送交专家过目确认是天皇谈话这一惊天发现时已在天皇去世之后。
72年后的今天,我们如何看待东京审判的历史作用?今天,当安倍作为日本首相在众院公开表示“东京审判是胜者的审判”、日本自民党成立专门机构开始“检讨”东京审判,尤其是日本政府动辄以“改变现状”指责他人,而自己不断试图颠覆以东京审判为基石的东亚战后秩序的根本“现状”之时,重温七十年前这场人类史上的伟大审判,对于再一次认识东京审判的重大意义,对于坚定我们维护东京审判成果的信心,都有着格外重要的意义。
在日本投降四十年后,小林正树试图通过《东京审判》来对二战中的日本作一个全景式的反思。在日本的逻辑看来,在每个人都为国负担义务的情况下,包括甲级战犯的所有人在道德上面都是同质的,所以如果说甲级战犯是军国主义者,那么所有日本人民也都是,倒推回天皇也是,而如果日本因为军国主义应该被世界所消灭,那么日本举国玉碎就是了,所以无论于人于己造成的痛苦再多,其结果再荒诞离谱,都实在是很“遗憾”啊。
东京审判观后感作文800字来源:www.mi168.com 时间:2014-06-14 12:13《东京审判》观后感。“我不是斗士,我是法官,中国的法官”《东京审判》以发生在1946年东京盟国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战犯的艰难审判过程为背景,各国法官和检察官等法律人士上演了一场场法庭传奇,尤其是中国法官梅汝璈的据理力争才扭转了局面,以六票对五票的一票之差,用战犯的绞刑告慰了在战争中死难的中国人民。东京审判观后感。
- 65年前,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彻底胜利之后不久,为了惩罚战犯,铲除法西斯,消除战争策源地,维护世界和平,在德国纽伦堡和日本东京,分别举行了两场举世瞩目的审判,纽伦堡审判的是德国法西斯战犯,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战犯。东京审判与纽伦堡审判并不一样,在纽伦堡审判中,法庭的组成是根据苏美英法四国平等的原则,法官与检察官经选举与表决产生。
“中国第一法官”的梅汝璈,曾一人单挑10国,赢下了东京审判。并且最终决定,将由11个战胜国为代表,各指派一名法官组成远东军事法庭,对日本28名甲级战犯进行审判。当时盟军最高统帅指定,由澳大利亚法官威廉·韦伯担任庭长,庭长右边的第一席位属美国法官,至于其余席位该如何安排,各国法官争论不休。庭长韦伯建议,将战犯统统流放去荒岛;1.纪录片电影《东京审判》5.新浪新闻《参加东京审判的中国法官梅汝璈在审判中表现如何?
67年前的今天,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日本战犯67年前的今天,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日本战犯 央广网 2015-11-04 13:52.在1951年,日本与美国缔结的“旧金山和约”中和明确规定:“日本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与其在日本境内或境外之盟国战罪法庭之审判,并将执行各该法庭所科予现被监禁于日本境内之日本国民之处刑”。这表明日本政府承诺接受东京审判结果,但国内右翼势力不满结果,否定东京审判,为侵略历史翻案的逆流便随之而生。
东京审判是指1946年1月19日至1948年11月12日在日本东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首要战犯的国际审判。在正式开庭审判之前,法官的座席次序就有很大的争议,的确,在任何国际场合,座次都关系到国家、民族地位和荣誉,对于中国法官建议的座次,庭长却忽略,在法官梅汝璈的数次抗议下,他国才勉强表示同意。因为在这一场宣判日本二战罪行的法庭上,评判的不仅仅是对错,还要有证据,有证人,更要日本人哑口无言地接受惩罚。
谈话刚一开始,安倍就大讲帕尔的好话:“您父亲现在还受到许多日本人的尊敬,他是构筑日印关系基础的重要人士。”帕尔的儿子则回忆起1966年他跟随父亲访问日本时,受到安倍外祖父、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接见的场景,并把自己与岸信介的合影赠送给了安倍。虽然安倍把对帕尔的评价上升到了“构筑日印关系”的高度,但有分析人士指出,帕尔在印度国内其实没有什么知名度,安倍这次拜访帕尔的后人,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否定日本的战争责任。
清明,为全中国清算血债的他,是我们最不能忘记的人!替全中国人清算血债!可能会不惜一切代价暗杀中国法官。正式被任命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中国力孤,大部分法官都支持英国,梅汝璈同远东军事法庭庭长韦伯合影。印度法官哈尔,主张全体战犯无罪,反对死刑的法国法官柏奈尔,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期间梅汝璈(右)同溥仪谈话。中国法官梅汝璈在远东军事法庭法官办公室。为中国讨血债的民族功臣被辱骂,他为全中国人讨了血债,
中国最后一位全程亲历东京大审判者高文彬去世。高文彬说:“作为向哲浚的秘书,我不是每天都要从三楼去下面的法庭,只是有事才到法庭去,例如要给向哲浚拿点文件才去。我们到法庭去很方便,但外面的人去法庭就要有入场券。日本东京的地势不像上海那样平坦,它的地势有高有低。法庭所在的日本士官学校设在一块小高地上,上面飘扬着11个战胜国的国旗,从下面开车上去要好几分钟才能到达。”庭审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