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病,寸缓关浮尺弱,其人发热汗出,复恶寒,不呕,但心下痞者,此以医下之也。仲景治太阳不特先为胃家惜津液,而且为胃家虑及痼瘕、谷瘅等症矣。根据先表后里原则,其人有太阳病,桂枝证,当先用桂枝汤解表;即如果没有对太阳病误下,病人出现不恶寒而渴,此为转属阳明,当对应处之(经证用白虎汤,府证用承气汤)。9靜雨飄叙发热恶寒汗出,太阳桂枝汤证。渴之一,水不化气,五苓散证,渴之二,阳明气分,白虎汤证。
熊校记∶本方至越婢一,按此廿六字,语欠明,赵本作本云当裁为越婢汤桂枝汤,合之饮一升,合今为一方,桂枝汤二分,越婢汤一分,是赵本文义较完,当从订正。)服桂枝汤,或下之,仍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汤(赵本医统本并无"汤"字)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赵本"主之"作"方")发汗后喘,当作桂枝加浓朴杏人汤,汗出则喘愈,今汗出而喘,为邪气拥甚,桂枝汤不能发散,故不可更行桂枝汤。
下之与大承气汤。而下药宜大承气汤。则胃气徒虚。大承气汤主之。未可与承气汤。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亦宜与小承气微和胃气。可与大承气汤。少与小承气汤。汤入腹中转失气者。以小承气汤和之。而大承气汤。服汤后转失气者。虽小承气已过其病。胃虚无气。但与小承气微和胃气而已。宜大承气汤。小承气汤主之。因与承气汤一升。不可更与承气汤也。以小承气汤少少与微和之。亦必以小承气微和胃气。故可与承气汤下之。浮则胃气强。
更其名为茯苓甘草汤方也。) 茯苓甘草汤方 茯苓(二两)桂枝(二两去皮)生姜(三两切) 甘草(一两炙) 上四味。谓胃承气汤方见后第六卷阳明篇中。) (重出例) 太阳病发热汗出者。即桂枝汤小变其制也。) 小建中汤方 桂枝(三两去皮)甘草(三两炙)大枣(十二枚擘) 芍药(六两)生姜(二两切) 胶饴(一升) 上六味。成注云:与桃核承气汤以下热散血。
白虎汤 肺胃实热,仲景 治伤寒脉浮滑,表有热里有寒。太阳病在表故恶寒,少阳在半表半里亦微恶寒,阳明在里故不恶寒,反恶热,间有恶寒者,与太阳合病也,许叔微曰,仲景云,伤寒吐下后七八日,不解,表里俱热,大渴燥烦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林亿校正谓於此表里差矣,予谓不然,大抵白虎能除伤寒中渴,表里发热,前后二证,或云表里俱热,或云表热里寒,皆可服之,一种发热无汗,其表不解,全是麻黄与葛根证,安可行白虎也。
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然恶寒无汗而渴,脉浮脉细而渴,脉伏不消水而渴,太阳汗多,表热不解,表里热结而渴,皆禁白虎汤此,以服桂枝汤。伤寒脉浮,发热无汗,其表不解者,不可与白虎汤。伤寒无大热口渴,心烦,背微恶寒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伤寒病,若吐若下后,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时时恶风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阳明里热作渴,用白虎汤;
不可与猪苓汤。太阳症无汗而渴者。太阳症得汗后。活人切戒太阳无汗而渴。伤寒脉浮发热无汗。白虎加人参汤。而太阳伤寒汗出而渴。未至汗多胃燥。汗之而胃即燥也。注用猪苓汤、白头翁汤。通用四逆白通猪苓等汤。小柴胡汤去半夏加栝蒌、竹叶。柴胡桂枝干姜汤、茵陈蒿汤。小柴胡去半夏倍人参加栝蒌汤。病在阳明应汗。白虎加人参汤主之。猪苓汤主之。人参白虎汤。大柴胡汤。细茶汤、白梅汤、绿豆汤皆可饮。小柴胡加花粉坚其肾水。
误汗下及吐后诸变脉证。外台云、表病里和.汗之则愈.下之则死.里病表和.下之则愈.汗之则死.不可不慎也..太阳病.先下之而不愈.因复发汗.以此表里俱虚.其人因致冒.冒家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得里未和.然后复下之..若得汗出.则邪散阳出.而冒自愈.金匮云、冒家欲解.必大汗出也.然亦正气得复.而后汗自出耳.岂可以药强发之哉..太阳病吐之.但太阳病当恶寒.今反不恶寒.不欲近衣.此为吐之内烦也..
阳明正治法第一阳明正治法第一 阳明腑病证十二条 180阳明之为病。此太阳病若汗若下若利小便。胃气生热。调胃承气汤证四条 太阳病三日。调胃承气汤主之。调胃承气汤 方见太阳权变法。故当以调胃承气汤下其内热。可与调胃承气汤。小承气汤证二条 太阳病。大承气汤证九条 阳明病。宜大承气汤下之 伤寒胃热而虚者。白虎加人参汤证三条 伤寒病。当汗不汗。阳明病风寒不同证治八条 阳明病。
阳明经病脉因证治。二阳并病.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不彻.因转属阳明.续自微汗出.不恶寒.若太阳病证不罢者.不可下.下之为逆.如此可小发汗.设面色缘缘正赤者.阳气怫郁在表.当解之熏之.若发汗不彻.不足言.阳气怫郁不得越.当汗不汗.其人躁烦.不知痛处.乍在腹中.乍在四肢..按内经云、脉滑者多汗.又曰、脉涩者.阴气少阳气多也.夫汗出于阳而生于阴.因诊其脉涩.而知其汗出不彻也.此又并病之治也..
伤寒明理论书名:伤寒明理论作者:成无己朝代:宋年份:公元1142年序属性:余尝思历代明医。卷上恶寒属性:伤寒恶寒。若汗出而恶寒者。卷上寒热属性:伤寒寒热。又非若邪气在表而汗出之可缓也。伤寒自汗之证为常也,设或汗出发润。卷上头汗属性:伤寒头汗。卷上手足汗属性:伤寒手足汗出。卷上无汗属性:伤寒无汗。经所谓太阳病恶风无汗而喘。为邪气在表熏发腠理则汗出。一或当汗而不汗。盖发热汗出恶风者为表虚。汗出恶风为表虚。
太阳权变法第二伤寒贯珠集 卷一 太阳篇上太阳权变法第二 不可发汗例十条 咽喉干燥者。汗者。桂枝麻黄各半汤脉证一条 太阳病。桂枝麻黄各半汤方 桂枝(去皮) 麻黄(去节) 甘草(炙) 芍药 生姜(各一两) 合论桂枝麻黄各半汤桂枝二麻黄一汤桂枝二越婢一汤三方 按桂枝麻黄各半汤桂枝二麻黄一汤桂枝二越婢一汤三方并两方合用。小青龙汤脉证二条 伤寒表不解。谓有汗证而不得迳用汗药也。
当然白虎汤证也不会小便清长,但那是汗出多造成的,本证既然能用猪苓汤,说明汗不多,其小便不利是停水的缘故。热性的便溏为热邪逼迫胃肠造成的,如葛根芩连汤证,黄芩汤证等,还有葛根汤证虽然不能称为热利,但也是外邪逼迫造成的,所以对本条的理解应参考第32条的葛根汤证及第172条的黄芩汤证,即大便溏是由于少阳之热迫于阳明胃肠造成的,本证若不治疗,只能是便溏不愈,不会形成阳明腑实,治疗用小柴胡汤是提邪外出。
汗出而恶寒。(伤寒发热无汗。然汗出 (阳病客热。病则反无汗。知胃气久 阳明病。若能 胃气 阳明病。可与调胃承气汤。即是胃有郁热 阳明病。虽汗出而不恶寒者。宜大承气汤 (本太阳病。一身汗 出者 阳明病。汗出不恶寒。胃 (阳明病。干表 循颊 如 胡 汗 阳明病。与桂枝汤和表。)阳明病。津液 x茵陈蒿汤方 x 茵陈蒿(六两苦微寒) 栀子(十四枚擘苦寒) 大黄(二两去皮苦寒)(小热之气。调胃承气汤主之。邪热入胃也 太阳病。
伤寒明理论书名:伤寒明理论作者:成无己朝代:宋年份:公元1142年。卷上恶寒属性:伤寒恶寒。若汗出而恶寒者。无汗而恶寒者。汗出恶寒。若汗出不恶寒者。又非若邪气在表而汗出之可缓也。伤寒自汗之证为常也,设或汗出发润。卷上头汗属性:伤寒头汗。卷上手足汗属性:伤寒手足汗出。卷上无汗属性:伤寒无汗。经所谓太阳病恶风无汗而喘。为邪气在表熏发腠理则汗出。一或当汗而不汗。盖发热汗出恶风者为表虚。汗出恶风为表虚。
伤寒溯源集 问曰。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则发热汗出而必恶风恶寒。即不恶寒而反恶热矣。故不恶寒而反恶热也。不发而恶寒者。恶寒将自罢。不发热而恶寒者。或汗不彻。恶寒何故自罢。始虽恶寒。此又以明阳明伤寒入里而不恶寒之故也。尚在表而恶寒。所以太阳治表之法居多。则太阳专主乎表。太阳病。因邪气在表而发其汗。言以无汗之伤寒。即 然微汗而现阳明经证矣。伤寒发热无汗。皆太阳寒伤营之表证也。以阳明病法多汗。名曰太阳。
《伤寒溯源集》 [清] 钱潢(公元1644 白虎汤。白虎汤主之。是白虎汤为表邪未解之所忌用。而仲景反以白虎汤主之。白虎汤方 石膏(一斤研细)知母(六两)甘草(二两)粳米(六合)上四味。白虎加人参汤主之。白虎加人参汤方 于白虎汤方内。故以白虎汤解胃中之烦热。所以用白虎汤解表里之热。计唯白虎汤可以两解表里之热。岂反忘上文表不解者不可与白虎汤邪。而附子汤与白虎汤之治。白虎加人参汤主之。而以白虎汤急解胃热。
[卷之二\伤寒诸证论] 百合病伤寒病后,失于调理,余邪未尽,阴阳错攻,当汗反下,当下反汗,以致为逆,邪不能解,故为百脉一宗,举皆受病,无复经络传次,所以欲食不食,欲卧不卧,欲行不行,似寒无寒,似热无热,默默不知,口苦便赤,药入口即吐利愈剧,如有邪祟,其脉微数,此为百合病,故用百合等汤。[卷之二\伤寒诸证论] 坏病伤寒邪未尽,又感风寒暑湿燥火,而成坏病,或汗吐下温针仍不解或小柴胡证罢而热尚在,亦为坏病。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中第六太阳病。内 者 喘 x麻黄汤方 x 麻黄(三两味甘温去节) 桂枝(二两去皮味辛热) 甘草(一两炙味甘平) 杏仁(七 十个汤去皮 (内经曰。凡柴胡汤 微烦 x大柴胡汤方 x 柴胡(半斤味甘平) 黄芩(三两味苦寒) 芍药(三两味酸微寒) 半夏(半斤洗味 辛温) 生姜 两味苦寒)(柴胡、黄芩之苦。x桃核承气汤方 x 桃仁(五十个去皮尖味甘平) 桂枝(二两去皮味辛热) 大黄(四两) 芒硝(二两)甘草(二 热之气。
阳明之为病,胃家实也。答曰∶太阳病若发汗、若下、若利小便,此亡津液,胃中干燥,(太阳之邪入腑,转属阳明)因转属阳明,不更衣,内实,大便难者,此名阳明也。郝万山:此人原本胃阴不足,哪个脏器原来津液不足,伤津液后哪个脏器伤阴就会更加严重。(本证)阳明病,脉浮(主热)而紧(邪气盛),咽燥口苦(经脉之热上扰清窍),腹满(热邪壅滞气机)而喘(热邪迫肺),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身重(热邪壅滞气机)。
《古中医学》之上篇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太阳病,小便利者,以饮水多,必心下悸,小便少者,必苦里急也。伤寒,脉滑而厥者,里有热也,白虎汤主之。伤寒,脉浮滑,此表有热里有寒也,白虎汤主之。伤寒,无大热,口燥渴,心烦,背恶寒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伤寒,脉浮,发热,其表不解者,不可与白虎汤。
那么似乎有汗和无汗之间,有截然不同的、那当然是截然不同的了,桂枝汤和麻黄汤之间是不能混用的,可是在临床上我们却会遇到这样一种情况:表有寒邪闭郁,寒邪并不重,病证的时间已经长了,营卫之气已经有所不足,在这种情况下,用桂枝汤不能够宣散体表的寒邪,用麻黄汤又怕更伤营卫之气,用桂枝也不合适,用麻黄也不合适,所以张仲景就把两个方子结合起来,减小它的剂量,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讲到的桂枝麻黄合半汤和桂枝二麻黄一汤。
太阳阳明,本太阳初病时,发其汗,汗先出不彻,因转属阳明也.少阳阳明,发汗,利小便已,胃中燥烦实,大便难是也.正阳明者,胃家实是也..所以我们不能把阳明看简单了,它是胃家实,府以通为用,若实,那就表示它的气化出现了问题,邪气居于其中,胃家者非单指心下之胃府也.乃阳明经府有邪气所居也..阳明中风,脉浮紧(当紧中带洪)口苦咽干,发热恶寒(当发热重而恶寒轻)腹满而喘,葛根芩连如何?
太阳病概说 1太阳病概说 太阳病的成因 1风寒外袭,风寒之邪侵袭肌表 2少阴病,寒盛伤阳,正气抗邪,阳气就有恢复的这种倾向,阳气恢复后,祛邪达表,于是乎出现了脏邪还腑,阴病出阳的情况 太阳病的病位 主要涉及到足太阳膀胱经,足太阳膀胱腑,没有涉及到手太阳小肠经和手太阳小肠腑的病变。(16) 1麻黄汤发汗散寒,桂枝汤解肌袪风,桂枝汤发汗力弱,麻黄汤发汗力强。无汗的麻黄汤证、太阳伤寒证,也是对偶统一。
据本论所载,阳明病而见恶寒证的有两种情况:一是由于阳明内热蒸腾,大汗出使腠理开泄,卫表不固而见背微恶寒者; 另一种情况即本条所述,在阳明病初起阶段,亦即经表之邪欲往阳明传变,而又未完全人里之时,由于经表仍有邪气,故亦见恶寒。正因为用明病有经,贿之不同,所以在阳明初得病时,邪气在经,阳郁不伸,温煦失职,而可见到恶寒,待邪气人腑,从阳化热,里热外发,则恶寒自止而转见汗出恶热之证。
我们按照这个思路来看阳明病的提纲,"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那就是说胃家实是阳明病的主要证候,但是胃家实不是一个病的临床表现,而是一个病机的术语,胃家是指病位在胃肠系统,这就是我们在上次课概说中所提到的包括胃、大肠和小肠整个胃肠系统。有人说这里的咽燥、口苦是少阳病,脉浮而紧是太阳病,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是阳明病,说这个病的开始阶段是三阳同病,可是张仲景没有说三阳同病,他只是说阳明病。
阳明病亦有蓄水证。《伤寒论》第71~74条叙述的是五苓散证,对于该证,普遍认为其为太阳经之腑膀胱气化失常所致的太阳蓄水证。事实上,不仅太阳有蓄水证,阳明病亦有蓄水证,除水蓄部位不同外,症状表现与太阳蓄水均有很多相同之处。治疗措施 尽管太阳蓄水与阳明蓄水的病因、病位和症状不同,但其病机均为寒水(饮)互结,机体气津互化停滞、水液代谢功能失常,故采用相同的治疗措施——口渴较轻者,均采用少少与饮水的治标之法;
太阳病当恶寒,阳明病当恶热。二日来表邪自罢,故不恶寒。它这个恶寒啊,怕冷啊时间不会太长的,也就是一天半天有一点儿恶寒,这个恶寒很快就停止,就出现阳明的汗出而恶热。就是温病也是这样,温病开始得,热刺激没达到那个程度,还觉得外边恶寒,但是很快,温病里热甚,马上就要热,热达到一定程度恶寒就没了,这段就说的这个,说虽然得之一日,有这种情形,是不感觉恶热,而还恶寒者,但很快恶寒就没了,是一味恶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