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反法联盟军拿破仑的再度复出,给前几天还在想着怎么分配利益的反法联盟一记沉重的耳光,使他们深刻认识到拿破仑的可怕之处。滑铁卢战争中,法军总兵力70156人,而反法联盟军的兵力达到了124836人,相差相近两倍,此时的法国经历了长时间的战争,无法在国内征集更多的兵力,这种悬殊的兵力也是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中战败的重要原因之一。今天,我们今天把滑铁卢比作惨痛的失败,滑铁卢战役对于拿破仑如是。
利格尼之战和卡特勒布拉斯之战,是法军在滑铁卢战役之前与英军、普军分别进行的战争。拿破仑由南而北穿行法国的冒险成了“一次凯旋,各地守军纷纷扔掉白色的波旁帽章,加入到拿破仑的行列里来”。拿破仑将亲率军团进攻比利时,剩下的摩泽尔军团、莱茵军团和阿尔卑斯军团将在法国各地采取守势。挡在法军渡河区域的敌人,是由老将布吕歇尔元帅指挥的普军下莱茵军团,该部辖4个军,兵力约11万,可谓与法军的北方军团旗鼓相当。
拿破仑最辉煌的战役是奥斯特里茨战役吗。奥斯特里茨战役是拿破仑的法国军队与俄奥联盟展开的一次大型战役,最终法军在拿破仑的率领下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那么奥斯特里茨战役背景是什么呢?把拿破仑奥斯特里茨战役结合在一起,可以说拿破仑是奥斯特里茨战役法军获胜的最关键元素,拿破仑在奥斯特里茨战役中展现出自己强大的军事才能,使法军完美的拿下了奥斯特里茨战役的胜利。
执政后拿破仑又翻过阿尔卑斯山脉打垮了意大利、奥地利联军,成功瓦解了第二次反法联盟,不久英国人又卷土重来,反法联盟再次形成,这一次拿破仑在海战中败给了英国,一八零五年英、奥、俄等国第三次反法,拿破仑亲自统军迎战,一路势如破竹、连战连捷,三个国家的九万军队被拿破仑的七万人马打的俯首帖耳、失地丢号,有神圣罗马帝国之称的奥地利战败后被迫取消了这个霸气的称号,第三次反法联盟最终又以失败收场。
1815年6月18日滑铁卢战役爆发滑铁卢战役,是欧洲近代史上十分出名的一场战争。1813年10月16日~19日的莱比锡战役,,16万法军与32万反法联军在柏林西南莱比锡决战,拿破仑被两倍的联军兵力击溃,退回法国本土。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中并不甘心失败,仍然关心着时局。尽管戴尔隆军已与拿破仑会合,尽管拿破仑已下令向卡特尔布拉斯强行推进,但直到下午二时,拿破仑已抵近卡特尔布拉斯,而内伊的部队依然停在弗拉斯尼斯附近的宿营地。
而被联盟选为总司令的是叫阿瑟·韦尔斯利的英国陆军元帅,他带着10余万的联军加上源源不断的后援,杀向了拿破仑,而此时的拿破仑接受的法国已经今非昔比,他用尽了全身解数也仅仅凭凑起了8万左右的军队。阿瑟·韦尔斯利面对的法军的疯狂进攻,他并没有慌了手脚,充分利用滑铁卢周边是沼泽森林的环境,步步为赢的拦截,迫使法军无法拉开阵势,发动大面的进攻,尽量把战斗打成小规模的对战,这样一老,防守的联军轻松了不少。
拿破仑的滑铁卢一战,格鲁希的失误是主要原因吗?拿破仑一世于上午11时以优势兵力(7.4万人、252门火炮)率先发起进攻,佯攻联军右翼,主力猛攻联军左翼,但遭到联军顽强抵抗,被迫逐次投入兵力。由于拿破仑一世对联军的作战能力估计不足,未能突破联军左翼,又把主要突击方向转向敌军中部,多次组织正面突击,并逐次投入预备队,未有明显进展。法军难以抵御,从而全线崩溃,拿破仑一世逃离战场。
人们通常称拿破仑的对头——威灵顿为"铁公爵",他擅长于防守而短于进攻的战术,是拿破仑的劲敌。格鲁希、内伊和拿破仑分三路追剿普军和英军,无奈瓢泼大雨片刻未停,拿破仑率领的部队只能在黑漆漆的夜里缓慢前进。决定拿破仑命运的最后时刻。法军仓皇向后逃窜,英军和普军趁势穷追猛打,叫喊、逃命、追击、屠杀混乱地交织在一起,法军的贵重财物被英普联军洗劫一空,炮兵全军覆没,就连拿破仑的专用马车也难逃被洗劫的厄运。
反法联盟战争对德意志封建制度的削弱 。据此,德意志帝国完全被排斥出莱茵河左岸,莱茵河从此成为德法的国界。在法军占领的莱茵河左岸,废除世俗和教会贵族的特权,实行资产阶级的权利和自由,一些共和主义者甚至在那里开展第二个德意志共和运动,效仿法国,建立莱茵河左岸共和国。接着,拿破仑继续扫荡德意志西部、南部直属帝国的小邦割据势力,把总共550平方英里、120万居民的地区分配给法国庇护下的16个德意志邦。
1814年1月,反法联军前卫渡过莱茵河,拿破仑留下部分兵力防守梅斯和默兹河上的要塞,而将野战部队的主力集中于夏龙附近马恩河弯曲部后面。拿破仑迅速利用敌人分兵之机,决定首先打击对巴黎直接构成威胁的布吕歇尔。但是时间不利于拿破仑,北路败退的布吕歇尔并未走远,当拿破仑追击南线联军时,布吕歇尔的普军又向巴黎方向挺进。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普军,拿破仑与内伊亲率法军北上,进攻布吕歇尔。
拿破仑倒霉的地方出巴黎朝北, 没几个小时就进入比利时了。1814年4月13日拿破仑在巴黎枫丹白露宫签署退位诏书,拿破仑退位, 没戏了, 后被流放到地中海厄尔巴岛。离开滑铁卢时被告之,如果你实在对欧洲史、对法兰西、对拿破仑有兴趣,或想重见1815年8月16日那场战争,每年这天可以来这儿,全世界战争研究者和兵器爱好者会聚集这儿,按照当年的布阵、队型、兵器、服装重新走一遍,败者落荒而逃,胜者高唱凯歌。
法国元帅马尔蒙小传。自此以后,拿破仑让马尔蒙做了自己的副官,马尔蒙也一直陪着波拿巴,即便是后者的事业处于低谷时期。10月初,拿破仑派马尔蒙带着战利品到巴黎向督政府做汇报,他返回时恰好赶上阿尔科拉桥的战斗(11月7日),拿破仑擢升马尔蒙为自己的副官长并负责指挥第2骑炮团。按照军职、交情、功绩,马尔蒙理应出现在1804年5月18日第一批封帅名单上,但马尔蒙当时才30岁,作为元帅有点太年轻,所以没能被第一批封帅。
我们的同学们有没有感觉到拿破仑对外战争性质的变化?前期的拿破仑对外战争具有反侵略、反干涉的性质,但后期的对外战争带有浓厚的霸权主义性质,威胁了欧洲所有国家的主权,侵犯了别国人民的利益。法军不战而得莫斯科,但面对俄国的焦土政策,拿破仑一筹莫展,希冀沙皇能来议和但遭拒绝,在莫斯科徘徊一个多月之久的拿破仑于10月19日率领法军撤退,11月天降大雪,法军撤退更加困难,饥寒交迫的法军遭到俄军的围追堵截,溃不成军。
q13bV wNHvYu lI 12月2日,天刚破晓,俄奥联军的骑兵、步兵在奥国列士敦士登亲王和俄国巴格拉齐昂亲王率领下直扑法军北翼,南翼的法军也遇到俄奥联军三路纵队的强攻。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和奥皇弗兰茨认定拿破仑已成强弩之末,势必要往维也纳方向退却,为求速战速决,采纳了联军参谋长奥地利将军魏罗特尔提出的作战方案,即分出部分兵力牵制法军左翼,以主力向法军薄弱的右翼迂回,并切断法军退往维也纳的通路。
第二军由维克托元帅指挥,第三军由内伊元帅指挥,第四军由贝特朗将军指挥,第五军由洛里斯通将军指挥,第六军由马尔蒙元帅指挥,第七军由列依尔将军指挥,第八军由波尼亚托夫斯基亲王指挥,第九军由奥热罗元帅指挥,第十军由拉普将军指挥,第十一军由麦克唐纳元帅指挥,第十二军由乌迪诺元帅指挥。这是一个标准的例子,可以证明拿破仑的将领是如何缺乏主动精神。)于是拿破仑命令德雷欧在加亚西南面不远的地方集中八十门火炮。
第一方面包括着预定在8月17日到达德累斯顿的第一军(旺达姆),在卢森堡的第二军(维克多),在利格尼茨的第三军(内伊),在哥德堡的五军(洛里斯通),在布恩兹瑙的第六军(马尔蒙),在洛温堡的第一军(麦克唐纳),在皮尔拉的第十四军(圣西尔),在德累斯顿的近卫军,以及第一、第二、第四,和第五共四个骑兵军。9月5日,当拿破仑正在压迫布吕歇尔后退时,波希米亚军团又已经恢复力量,于是施瓦尔岑堡再次向德累斯顿进发。
拿破仑经典战役----奥斯特里茨战役(冈山的老虎)★★★法皇拿破仑经典战役----奥斯特里茨战役(三皇会战)奥斯特里茨战役又作奥斯特利茨战役,因参战方为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奥地利皇帝弗朗西斯二世,所以又称“三皇之战”,它是世界战争中的一场著名战役。在南翼,法军仅以1万多人牵制着联军4万多人,而在北翼主要方向上,法军则集中了约6万人去对付联军的4万多人,法军在局部上形成了优势。
为什么莱比锡之战成为拿破仑的退位之战。5月19日在德累斯顿的拿破仑对联军的阵地进行了侦察,拿破仑决定以第十二军、第十一军和第六军发起正面攻击,牵制联军左翼,同时由内伊直接指挥四个军,在包岑以北七英里半的克里克斯渡过施普雷河,然后向普雷蒂茨村发起攻击,迂回联军右翼。奥地利加入联军阵营严重削弱了拿破仑的战略地位,因为一支部队如果通过埃尔茨山口走出波西米亚就可以从南面迂回易北河一线,直指莱比锡和德累斯顿。
拿破仑乘反法同盟的军队尚未集结完成先发制人,6月16日率领12万法军主力在里尼之战击败布吕歇尔将军率领的普军,随后派遣格鲁希元帅带领3万3千名法军追击逃跑的普军,自己则赶到比利时布鲁塞尔以南的滑铁卢,与威灵顿公爵率领的英军对峙。战役中法军的优势骑兵不断冲击英军的方阵,晚6时正当拿破仑将要宣布获胜之刻,布吕歇尔率领的普军赶到并猛攻法军右翼。英军驻 在一个山岗,由威灵顿率领,法军则由拿破仑亲自指挥。
奥斯特里茨战役(三):拿破仑为了诱敌深入,果断放弃普拉岑高地。基于这个判断,计划规定:使用一部兵力牵制法军的北翼,而以总兵力的五分之三放在南翼,预计在普拉岑高地和扎钱湖之间突破对方的防御,尔后迂回法军的右侧,切断通往维也纳的退路,将所有法军聚歼于布尔诺以南和以东地区。在南翼法军仅以一万多人牵制着联军四万多人,而在北翼,法军则集中了约六万人去对付联军的四万多人。
基于这个判断,计划规定:使用一部兵力牵制法军的北翼,而以总兵力的五分之三放在南翼,预计在普拉岑高地和扎钱湖之间突破对方的防御,尔后迂回法军的右侧,切断通往维也纳的退路,将所有法军聚歼于布尔诺以南和以东地区。拿破仑指挥法军主力对联军南翼3个军的翼侧和侧后实施了最后的突击。在南翼,法军仅以1万多人牵制着联军4万多人,而在北翼主要方向上,法军则集中了约6万人去对付联军的4万多人,法军在局部上形成了优势。
奥斯特里茨战役(四):联军总司令库图佐夫差一点当了法军的俘虏。为了制止俄奥联军向南段法军的侧后实行迂回,稳定防御阵势,同时也吸引更多的联军投入这个方向,拿破仑命令,配置在该段第二线的第3军迅速投入战斗,从西南方向突击敌人的左侧后方。联军总司令库图佐夫对此是理解的。他看到联军主力的攻击受挫,进攻部队开始出现后退现象,没有征求库图佐夫的意见,便命令占领普拉岑高地上的这个军放弃阵地,前去增援南翼的联军。
在莱比锡,拿破仑把无能的欧仁亲王派去了意大利,重整了法军,组建了一个新的左翼集团(约10万),由内伊领导,拿破仑的主力也有10万人。法军进入德累斯顿后与联军的后卫军队打了几场激烈的后卫战,联军主力退至德累斯顿以东三十五英里包岑附近的施普雷河上游。俄普联军此时做好了坚固的阵地,而法军也准备在一次发动进攻消灭联军主力,达成利于法国的和约,因此法军的下一步行动如何,请看下一回的图文解说。
轻松溃逃的普军在里尼之战后,仅仅使用了24个小时就把四分之三的部队重整,48个小时之内就投入了2个半军48,000人的兵力紧急赶赴滑铁卢支援威灵顿——正是这致命一击,令与英荷联军僵持得精疲力竭的法军全线崩溃。但在用兵诡异的拿破仑面前,又有谁敢说威灵顿的布置是错误的?6月17日晚法军抵达滑铁卢,对峙英荷联军,此时滑铁卢共计有英荷联军68,000人,法军74,000人,法军的人数、骑兵力量、火炮与攻击力都明显优于英荷联军。
1815年,在比利时的滑铁卢,拿破仑率领法军与英国、普鲁士联军展开激战,法军惨败。名称:滑铁卢战役 地点: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以南大约二十公里 时间:1815年 结果:法军惨败 各方兵力:法军73000人,英军67000人,普军60000人 伤亡情况:法军死伤俘3.3万,盟军2.2万 主要指挥官:拿破仑、威灵顿、布吕歇尔 影响:拿破仑以退位结束了其政治生涯 著名战役:滑铁卢战役 相关人物:拿破仑·波拿巴。
他目前集中起来的部队有73000人,而处于他面前的法军不过两个师兵力,他决定以联军的几乎全部兵力突袭内伊的第3军,在击破内伊之后,法军的侧翼将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了。终于,德鲁奥的炮群进入了可以“发射火枪的距离”,在皇帝和近卫军的注视下,他一声令下,70门火炮展开为炮群,在近距离对联军部队实施轰击,法军的实心加农炮在联军阵线之中打出一个有一个大洞,摧毁一个连又一个连,一轮齐射几乎横扫联军1000步兵。
法军撤出后,联军迅速跟进,占领普拉岑高地。拿破仑之所以重北轻南,为的就是让联军主动进攻他的南线,这样他就能够以少数兵力牵制住南线联军,先腾出手来集中兵力消灭北线联军,化整体劣势为局部优势,扭转局面。而联军则完全按照拿破仑的设想做出了部署,他们背靠奥斯特利茨(今捷克境内),在南线投入主力,由布克斯盖弗登将军指挥,计划以优势兵力消灭南线法军的一个师,而后迅速北上攻占布尔诺,切断法军撤往维也纳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