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MERS到底是什么?MERS-CoV 来源 WHO revises MERS-CoV surveillance advice.尽管MERS和SARS具有一些相似的临床特征(比如:发烧、咳嗽、潜伏期),但二者之间也存在一些重要差异。SRAS病毒更容易在医疗机构中和年轻人之间传播,与SARS相反,绝大多数MERS患者为患有慢性疾病的人群。MERS病毒的传播能力并不强,比2003年SARS病毒和2009年甲型H1N1病毒都弱,可能是该病毒由动物感染到人之后,还没有在人体内完全适应。
科普: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MERS被很多人称为“新SARS”,那么它究竟是怎么来的?英文简称为MERS的中东呼吸综合症最早是在2012年被辨认出来,病因是一种冠状病毒所引起的,冠状病毒家族成员繁多,从一般的感冒到2003年造成全球恐慌的SARS都是冠状病毒所引起的。MERS症状。不过世卫组织认为,MERS的疫情仍是以中东地区为主,而且MERS感染人类的能力似乎也不如其他冠状病毒,因此也没有发出警告,劝导人们不要到中东旅游。
我们先来了解MERS病毒。MERS病毒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俗称: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其与2003年发生的SARS病毒具有许多相似性,某些抗SARS病毒的药物对MERS病毒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2012年9月,MERS病毒在沙特蔓延,目前已有数百名死亡病例,其感染者死亡率达40%。
儿童感染SARS病毒的五个奇怪现象?SARS或与SARS同类的寒湿型病毒还会重来,不研究解决这些疑难问题,人类还要蒙受不白之冤。目前尚没有发现SARS患儿传染给其他家庭成员和密切接触者的证据,也没有儿科的医护人员因为接触SARS患儿而感染。研究人员首先采用华大吉比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ARS冠状病毒抗体诊断试剂盒,对今年4—5月份住院的92名非SARS患者的血清标本做检测,检测发现其阳性率高达40.22%,复检总符合率高达93%。
新研究:新冠患者在症状最轻微时,释放大量病毒传染性最强!研究人员发现,他们可以从病程早期采集的咽喉、鼻子和痰液样本中培养病毒,但在第8天之后,从病情较轻的患者身上采集的样本没有产生任何病毒生长。在这项新研究中,研究小组不能从任何血液或尿液样本中培养病毒,也不能从粪便中培养病毒。粪便分析是基于在第6天至第12天从4名患者身上收集的13个样本,因为这些样本包含了最多数量的病毒RNA,使得研究人员能够分离样本。
作者写道,研究中的7名新冠肺炎患者“在发病5天内达到病毒浓度峰值”,并且是SARS患者的“1000多倍”。该研究团队检验了每个样本包含的称为RNA的病毒遗传物质的数量,从而确定在疾病的各个阶段存在多少病毒。然而,病毒载量无法揭示患者是否仍具有传染性,因为来自病毒的RNA可能存在于人体组织,却不发挥作用。为了确定谁具有传染性以及何时具有传染性,研究人员将整个研究过程中的病毒样本都分离出来,并试图在实验室中培养。
韩国“类SARS”疑患入境广东 密切接触者35人。记者从国家卫计委获悉:韩国一例确诊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的密切接触者经香港入境广东惠州,已出现发热症状。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保健福祉部疾病管理本部28日透露,经证实,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K某(44岁)已于本月26日出境前往中国。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当天证实又有两名患者确诊患上中东呼吸综合征,这些患者均通过首例患者被感染,由此韩国国内确诊患者增至7人。
丹麦排除“新SARS”疑似病例 均为普通流感。新华网哥本哈根9月26日电(记者 杨敬忠宣敏)根据丹麦国家血清研究院26日的最新检测结果,最近两天丹麦境内报告的6个新型冠状病毒疑似病例已经被全部排除,均确诊为普通流感。丹麦欧登塞大学医院传染病主任医师斯文·斯滕翁·彼得森对丹麦电视二台说,经过测试检验,该院25日收治的5个疑似病例全部确诊为乙型流感,其症状与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后的症状相似。
病例仍在增加,但拐点已至,传染性很强,但毒性较低,继续防控。由数据可见,截至目前“新型肺炎”病例数增长速度明显快于“非典”,这其中有临近年关人员流动大,民众信息不对称,防护过晚的因素,同时也说明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较强,肯定人传人,而且无症状的感染者、感染后处于潜伏期的患者同样具有传染性。虽然比起SARS,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难度较大,潜伏期有传染性,但整体病情比SARS轻,病例数虽多,但大多数都是轻症。
中东呼吸综合征已经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在2015亚太(广州)呼吸博览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先生也谈及中东呼吸综合征。据钟南山院士介绍,中东呼吸综合征病原不是流感病毒,而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与非典型肺炎SARS病毒类似。另一个方面,中东呼吸综合征的传播方式还没有确定,钟南山院士表示初步排除人与人接触传播的可能,可能是人与人近距离的呼吸道传播有关,例如唾沫。
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是由SARS冠状病毒(SARS-Coronavlrus,SARS-CoV)引起的一种具有明显传染性,可累及多个脏器和系统,以肺炎为主要临床表现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3.3.1SARS-CoV核酸(RNA)检测。基因组学研究结果表明,SARS-CoV的基因与已知三个群经典冠状病毒均不相同,第一群病毒血清可与SARS-CoV反应,而SARS患者血清却不能与已知的冠状病毒反应。
2、外出时注意佩戴口罩;佩戴口罩前应洗手,或者在佩戴口罩是尽量避免接触口罩内侧,减少口罩被污染的可能。佩戴防护口罩时:一手托住口罩,将有金属条的一边朝上,然后用防护口罩罩住鼻、口、下巴向上压紧并紧贴面部,用另一只手将下面的系带绕过头部,放在颈后,两耳下,将上方系带拉过头顶放在两耳上,头中部,然后压实鼻夹使其紧贴面部,最后捂住口罩吹气,检查是否有气流从两耳和鼻夹处流过,如果没有,说明口罩佩戴正确。
关于MERS你应该知道的(症状+高危人群+防范措施)关于MERS你应该知道的(症状+高危人群+防范措施)【导语】: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严重呼吸道疾病,于2012年夏天在沙特首次出现。MERS病毒同2003年出现的SARS病毒同属冠状病毒,虽然其传染性不及SARS,但病死率却高于SARS。MERS到底是啥?我们应该如何防范?MERS的前世今生。6.回国14天内,如果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应当及时就医。
二、MERS与SARS的差别?起初称之为新型冠状病毒(Novel Coronavirus)或类SARS冠状病毒,由于新兴病毒不断出现,专家认为不应以“新型”来命名,因此改名为”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MERS-CoV)。此病毒与引起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的冠状病毒并不相同,其特性仍在研究中。另曾有研究指出MERS-CoV病毒可在低温(4℃)的骆驼生乳存活72小时,部分确诊病例亦曾饮用骆驼乳。
这项研究为PCR阴性患者的肺部病毒残留提供了首个病理学证据,表明鼻咽拭子阴性结果可能无法反映病毒是否残留在患者的肺部组织中。令人惊讶的是,仅患者肺部组织中发现了SARS-CoV-2病毒核酸。肺活检标本的组织病理学检查显示患者存在弥漫性肺泡损伤,包括肺泡间隔破裂、Ⅱ型肺泡上皮细胞增殖和脱落等病理特征,这与SARS和MERS一致。关于这个问题,中外研究人员已经揭示了答案:复阳患者几乎不具传染性或传染性较低。
中国研究人员研究了285名冠状病毒患者的血液,在诊断后的第一周内,40%的人产生了短期抗体,95%的人在两周内产生了短期抗体,所有病人在感染后三周内都产生了长期抗体。但是很多问题仍然围绕着抗体:是否每个人都有抗体,需要什么水平的抗体来提供保护,以及这种保护持续多久。重庆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对258名患者的血液进行了免疫细胞的监测,研究人员表示研究对象产生两种抗感染抗体:免疫球蛋白M(IgM)和免疫球蛋白G(IgG)。
国家层面的防疫措施将如何影响COVID-19的流行。但我们不确定儿童中的传播途径,一些地区偏远而不太可能暴露于疫情中,个人和社区的社交距离增加也将产生一定影响,而控制措施(例如中国采取的措施)则极大地减少了传播。但是,如果COVID-19的传播需要长时间接触,那么此类措施可能只会减少一小部分疫情传播。2009年欧洲流感流行时采取的传播限制措施如学校停课现在也被考虑实施,不过儿童并不被认为是COVID-19的主要传播途径。
柳叶刀首发:首批41例新冠病毒患者临床数据出炉。虽然大多数人冠状病毒感染是轻微的,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这两种β冠状病毒的流行在过去20年中已经造成了超过10000例累积病例,其中SARS-CoV的死亡率为10%,MERS-CoV的死亡率为37%。最近发生的一系列肺炎病例是由一种新的β冠状病毒——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起的。图2:2019-nCoV病例发病后的时间线。
关于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几个问题。我国确诊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是广东省惠州市出现的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症确认病例,患者为韩国确认病例的密切接触者。这些病例来自24个国家和地区,病例最多国家为沙特阿拉伯,病例多集中在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等中东地区,该地区以外国家的确诊病例发病前多有中东地区工作或旅游史。2、什么是中东呼吸综合征。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与非典(SARS)和普通感冒病毒同属冠状病毒。
2016年流行的MERS,即便死亡率很高(接近35%),但数据显示在11例感染儿童中,9例无症状(这9例均在对年龄较大患者的接触者调查时被发现,就如这次深圳发现的无症状10岁感染儿童),另外2例有症状的儿童均存在基础疾病(囊性纤维化和唐氏综合征)。难道儿童真的不易被冠状病毒感染吗?冠状病毒感染导致的症状是由直接的病毒损伤(病毒大量复制引发的病毒血症)和随后的宿主免疫反应损伤(人体自身对该病毒的免疫反应)引起。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症状。3.1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检查化验3.2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鉴别诊断4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并发症5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预防和治疗方法。5.1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中医治疗5.2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西医治疗6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护理7 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吃什么好?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诊断小儿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检查化验。
高致死率病毒MERS:你急需知道的八大问题。MERS有那些症状?是的,在对病例密切接触者的随访和标本检测中发现,部分人感染MERS-CoV后并不出现症状。治疗 2013年12月香港大学新发传染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的 Kwok-Yung Yuen 教授在Journal of Infection杂志首次证明了霉酚酸具有针对新型 MERS-CoV 的体外抗病毒活性,同时提示干扰素 -β1b 和霉酚酸应考虑作为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的试验性治疗,但是目前仍没有疫苗可以预防MERS。
MERS病毒的传播能力并不强,比2003年SARS病毒和2009年甲型H1N1病毒都弱,可能是该病毒由动物感染到人之后,还没有在人体内完全适应。而且,卡塔尔和荷兰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小组2014年进行了关于卡塔尔骆驼生态系统调查工作,发现约20%的被MERS病毒感染的骆驼会在粪便中排泄病毒,调查的109位骆驼相关职业者中有8.7%已经携带MERS抗体,这表示他们曾在某一时刻被感染,但被病毒感染的骆驼工作者病情并不严重。
2、SARS-CoV RNA检测。若患者在近2周内有与SARS患者接触,尤其是密切接触(指与SARS患者共同生活,照顾SARS患者,或曾经接触SARS患者的排泌物,特别是气道分泌物)的历史;或患者为与某SARS患者接触后的群体发病者之一;或患者有明确的传染他人,尤其是传染多人SARS的证据,可以认为该患者具有SARS的流行病学依据。2002年底在我国广东出现的SARS,其病原体SARS-CoV感染人体后可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症状,但这些症状并非SARS所特有。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湖北省医疗专家组组长赵建平接受了总台央广记者的采访,介绍了这位患者的治疗情况及疫情防治的最新信息。我们现在在重症患者(治疗)指南里面也提倡了,是可以使用中小剂量的激素,把病人的过度炎症反应控制住。这位老人就是通过激素的使用,把病人病情控制,并且我们还是经过调整的,刚开始使用的激素剂量比较小,病情还没有得到控制,换成使用中等剂量的激素,他的病情得到了控制。
彭宜红教授科普说:中东呼吸综合征英文是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简称MERS,是由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引起的一种严重呼吸道传染病。据彭宜红教授介绍,MERS病毒和SARS病毒都属于冠状病毒。彭宜红教授介绍,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与其他冠状病毒类似,其基因组为单正链RNA,全长30,119 个核苷酸,为圆形或卵圆形中等偏大的病毒。
袁国勇最新研究:新冠患者发病初期病毒载量即达峰值《柳叶刀》子刊3月23日刊发的一篇论文显示,新冠患者在发病初期病毒载量即出现峰值,这意味着许多新冠患者在处于轻症状态时,可能已无形中成为了巨大的移动“病毒源”。考虑到患者在病程末期,核酸检测在极低病毒载量时可能出现误差,研究建议,在判断患者是否可以出院时,可以同时考虑血清抗体检测结果,因为病毒载量与血清抗体应答呈负相关,血清中IgG水平越高,病毒载量越低。
北京协和医院李太生教授团队:高剂量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COVID-19重症患者安全有效的普适疗法 李太生 2020-05-04 19:30:07.在此篇案例报告中,李太生等人报告了3例接受大剂量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IVIg)为主要治疗的重症SARS-CoV-2感染的肺炎患者,经过治疗,3例患者无论从临床还是影像学表现上都有很好的改善。提示基于IVIg潜在的免疫调节机制和被动免疫的功能,临床重症、危重症患者早期给予高剂量IVIg可能是有益的。
COVID-19患者死亡危险因素大揭秘 | 前沿报道。该研究中,它们发现干扰素诱导的淋巴细胞抗原6复合物位点E(LY6E)能有效地抑制多种冠状病毒的细胞感染,包括SARS-CoV、SARS-CoV-2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近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健康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武汉、北京、上海的COVID-19患者的病死率与患者体内淋巴细胞数呈负相关,说明细胞免疫功能可能与病死率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