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到政府部门办事攻略

2005-12-18  thonder
到政府部门办事攻略
  
  由于在一个小小的单位是一个小小的办事员,加上小小单位的老头老太比较多,所以大部分人都能指挥得动我,也就有了无数次去上级部门办事的机会,时间一长,由刚开始的几个星期几个月办不成一件事遭受领导非人的毒骂到现在的几分钟几小时便办完得到领导非凡的赏识,其间的酸甜苦辣不敢独享,拿出来跟各位交流交流,也方便需要去政府部门办事的同仁少走些弯路。
  去见政府部门的人不是去见你孙子,尽管时间长了后也觉着他们平辈,你蓬头垢面衣衫褴褛那是不行的,每个部门看大门的同志几乎都有着鹰一样的眼睛,若看到你这种前卫装束的同志一般都会发挥出熊的力量将你拖出去拷问。连门都进不了,何谈办事?所以不管你有多么肮脏的心灵,外面都得套上一件牛B的衣服,这样子一般都能顺利见到大楼里面的人,并在某种程度上带给楼里面的人一个小小的提醒:即使今天来办事的都是民工,我也是一个有钱有地位的民工。
  这种伪装相当重要,很多情况下胜过千言万语,实践也证明了穿皮衣能让对面的办事员声音分贝值平均减少10%。
  细心打扮一下后且慢出门,去政府部门办事贸然挺进是大忌,你去了一次就给你办成事那是帝国主义国家,不是我们这,我们这里严格按规范办事的,哪怕所有的材料你都带上了,他也能给你找出不足嘱你下次再来。大楼里的人们早已不满足于鸡蛋里挑骨头了,他们现在比赛在鸡蛋里面看谁能挑出波音747来。
  对这一招我的前辈告诉我:不管多忙,一定要先打个电话问问他们要带什么东西!听起来很简单,谁不知道先打个电话问问呢?可是打这个电话也是有技巧的,最基本的目的有两个:一、问清此次办事所有的资料材料。二、问清要找的人在不在。至于在电话里套交情,在电话里得到点额外的收获,那属高级技巧,限于篇幅不作详谈。一般也不可能一次电话到位的,像击鼓传花一样,电话要在大楼里转好几个部门或好几个人,当皮球踢到一个管事的人手里时,我们已经给电信部门默默无闻地贡献了大量的银子。当他们金口玉言地告诉你材料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你来办吧时,你差不多成功了一半了。而如果他们明确告诉你差一件你已经找不到了或者你不可能完成的材料后,这就说明前门已经虚掩。是继续攻打前门还是转寻后门就看你的了,这时候办事才刚刚开始。
  插一个贴心小提醒:一般你想打电话或办事最好早上八点四十至九点,这时候他们才略微知道自己是办事的,这时候他们通常都在办公室里吃早饭或看报喝茶,其他时间很难找齐人。如果是星期一上午或星期五下午办事的话会比较难,经过了礼拜六和礼拜天彻夜的牌局后他们一般来得较晚,而且跟没吸毒一般呵欠连天,办事不力也是理所当然,而星期五下午有些人根本连毛都看不见一根。
  好了,现在你已经到了高耸入云的大楼下了,如同在电影变形金刚里周星星的同事进学校门一样,你也未免有些忐忑,如果你是第一次办事,那在选择办事人方面也有技巧,在我们的同行嘴里有些话:找人办事,找老同志比较可靠。这话也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长期实践出来的真知。
  现在的行政部门,小年轻的态度两极分化,要么就狂得当你是他孙子对待,要么就真的很谦虚热情,但不管他们态度如何,他们现在还未上位,办事永远要到处游走,永远不能自己作主,虽然遇到态度好的,但时间浪费了事情还未必能办成。而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他们永远像刚处理完什么人的后事一样,冷冰冰,不冷不热,推塞堵绕,即使办完了你都有抽他一顿的强烈欲望。
  而大部分的老同志就不一样,也许他们横了一辈子要退休前发善心,也许从旧社会过来的人有同情心,反正他们一般态度和蔼,办事有耐心,极少数人能陪着你把整个要走的环节都帮你走一遍,让长期处处碰壁的你激动感动。当然也有少数食古不化的老头,处事生冷硬,但这种人一般没什么用,在单位里混了这么多年,不懂圆通滑润,到老处处招人嫌,还不如换人办。
  这都是说没熟人来办事的,要是有熟人那就不一样了,跟他们头儿熟,根本不用你来,他们有跟我一样级别的小办事员来给你办得妥妥贴贴;跟他们中层熟,你去自有他亲自给你办好;跟他们小办事员熟,也省了几趟跑腿;跟他们扫厕所的熟,好歹也能有个引见人,还能免费上厕所。
  其次就是“软硬磨合”四字真言了,该软时要软,该硬时要硬,你这边手续齐全,他那边还叽叽歪歪不肯办时,你就得强硬,大凡部门里的官爷们最怕两种人:一种什么东西也不懂偏偏还又胡搅蛮缠威胁上访的人;一种什么东西都懂各种偏僻条文比他知道得还清楚,并且威胁不办事就打电话让他上级来过问的人。在这两种刁民面前,他们摆不了官架子,打不了官腔,只有“热情为人民服务”这一条路了。
  跟他们磨在某些情况下也很有效,记得有一次我去A部门办事,要带的东西里少了一份B部门出具的材料,于是A部门是死也不肯办的,到B部门去补材料,B部门也是死也不肯补的。我被他们来回踢了几次回传球后火了,到A部门坐了一个上午,跟他们讲明了:这件事是一定要办的,不办我们单位就死啦死啦的,那我们单位那么多兄弟姐妹就会失业失业的,到最后还是要找你们说话说话的,这事儿推是推不掉的。说完就到B单位花一个下午把上述话复制了一遍。到晚上刚回单位,AB部门分别打来了电话,大意是原则上这个事情不好办,但有特殊情况我们尽量办,有关细节会向领导咨询,望我们稍安勿躁云云。到了第二天,本事件便over。
  最后一个“合”字是终极道路,任何摆不平的事情在这个字上都能摆平。出门在外,领导交待,多喝酒少吃菜,路边的野花一起采。无数难事和看起来不可能的事都在称兄道弟干父义子中谈完了,在“久经考验”中定下了,在接受“先进性教育”中办成了。想来世间万事,莫不如此。
  至于制度龟腚,哈哈,那是人定的,怎么能让它定人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