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茗一方 / 陆游与唐婉 / ~陆游与唐琬~

分享

   

~陆游与唐琬~

2011-03-06  秋茗一方
~陆游与唐琬~ [图片] [音乐]
 

图片

 

     陆游,生于1125年一个风雨飘摇的秋日。他活了85岁,伴随他一生的是战争和女人。他从呱呱坠地到奄奄一息,一直被伤国之痛,被与唐琬的伤情之痛纠缠了一生。他出生在淮河的船上。当时,女真族铁蹄翻飞,赵宋朝庭仑皇南移。他一生写诗两万首,借酒浇愁愁更愁。他是南宋的一个伤心歌手。唐琬是他另一个痛,六十年不能消。青梅竹马,青丝红颜,她却落得孤坟青冢向黄昏……两大伤痛,怎能忍受?于是放浪形骸,放纵山水,放声大笑或放声大哭。积郁太多,如何不放?沈园里,两个陆游,一个念念不忘北宋,一个时时追忆唐琬
北宋如何成为南宋?是宋徵宗,还有奸相蔡京之流。宋徵宗是风流天子兼败家子。玩家,嫖家集于一身。他搞同性恋,狎妓都是高手。他和大臣们玩耍,朝堂成了“勾栏”,他扮叫化子爬宫墙,幽会李师师。……不过,宋徵宗可是个书画大家。看来,文豪是正人君子,书画家未必。皇帝如此,大臣更是。奸相蔡京,媪相(阉人宰相)童贯,浪子宰相李邦彦,踢球的高俅当上太尉。浪子宰相也踢球,还说:“踢尽天下球,赏尽天下花,做尽天下官。”绝对的封建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而绝对腐败是朝着坟墓而去的。北宋岂有不亡!
陆游的父亲陆宰,时任京西路转运付使,是搞后勤的。战乱中,举家南撤,当时陆游未满周岁。他后来在诗中道:“我生学步逢丧乱,家在中原厌奔窜。淮边夜闻贼马嘶,……”。到山阴后,陆宰仕途不畅,四十岁就退做“提举宫观”拿半薪退休。他在绍兴城南定居,建了房,清风明月伴读书,同时教育孩子。陆游的童年,弥漫着书香。
陆游十七岁这一年,岳飞被皇帝的毒酒赐死。精忠报国,百战百胜的将军,死在高宗手上。临安发生的旷世悲剧,当天就传到山阴,陆游闻噩耗,眼睛直了,说不出话,哭不出声。陆游和泪书写了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眼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唐琬是陆游舅舅的女儿,她于陆游,如林黛玉之于贾宝玉。唐琬的曾祖父做过宰相,也是高门望族,和陆家一样,也是避战乱从中原迁到江南山阴的。两家人往来密切。唐陆有足够的时间培育爱情。唐琬娇美,丝柳扶风,白里透红的健肤。绍兴又是个合适谈情说爱的地方,烟柳画桥随处可见,两人又是锦心秀口。泛舟镜湖,造访禹迹,拜谒兰亭……陆游爱上了唐琬,唐琬也爱上了陆游。二人的恋爱细节,也如宝哥哥和林妹妹。陆游一生记下了那么多的事,独于这桩恋情记载甚少,估计陆游另有苦衷。
        陆游娶了唐琬,婚姻幸福。但是婆婆,唐琬的姑姨出来捣乱了。她看不惯小二口在她面前亲亲热热,粘粘糊糊。没给媳妇,也就是侄女好脸色看。婆强势,媳辛酸。千年婆媳不和的惯例,在陆游身上重演了。处不下去了,陆游另置宅,安置唐琬。二人偷偷见面,缠绵不分手。但阻挠愈演愈烈,陆母出手,强行拆散。婚姻在最幸福时中断了。陆游另娶王氏。唐琬改嫁赵赵士诚。于是就有了沈园惊心动魄的邂逅。
唐琬嫁了赵士诚以后,正在努力适应第二个丈夫。可时隔不久,却与陆游在沈园不期而遇。彼此默默相望,目光怎么也拿不开了。倒是赵士诚相当绅士,主动招呼,并置酒款待。偏偏又是春天,在沈园,爱情悲剧的各式经典场景,情态,应有尽有。
陆游终于撑不住了,在墙上写下了
《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杯愁绪几年索。
错,错,错。
春如归,人空瘦,
泪痕红悒蛟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当年陆游26岁,文字凝练,太具穿透力,把唐琬击伤了。她也和了一首:
《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语装欢。
瞒,瞒,瞒。
唐琬瞒着老公,咽泪妆欢。赵士诚很有绅士风度,陆游的诗他一直保留着。留着墨迹,情爱熊熊燃烧。唐琬看一回伤一回。终于凋谢了鲜花,唐琬20多岁葬送了红颜。
有记载说:未儿(唐琬)怏怏而卒,闻之者皆怆然。陆之《钗头凤》弑死了唐琬。话虽不好听,但有几分真实。如果没有沈园邂逅,没有陆游题诗,如果赵士诚有妒,涂去陆诗。唐琬会死吗?
过了五十年,陆游还在为唐琬伤心,一再写诗,字字动人。他不敢走近唐琬的坟,只在远处徘徊,心中是否有一点内疚呢?当时情不自禁,写下了那些诗句,刮起已平息的感情波澜。他能挺住,唐琬一个弱女子如何承受?字字如刀,伤了她的五脏六腑。
陆游想到这些,写下了怀念恋人的千古绝唱。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象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生行作稽山土,尤吊遗踪一流然。”
陆游几次考不中进士,没官做,就学写诗。
“忆在茶山听说诗,
亲从夜半得玄机。”
后来他对儿子说:“如果要学诗,功夫在诗外”。
陆游到了34岁才开始做官。任福卅宁德县主薄。后又调临安做枢密院编修,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秘书。又丢官回绍兴待了五年,近五十再到四川做官。在四川,他处身在战争和女人之间。战争未发动,美女纷纷投入他的怀抱。
海明威说过:“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东西的美能与女人的美相提并论”。陆游如此热爱生活,当然也爱佳丽,他写过:
“为爱名花抵死狂,只愁风日损红芳。
绿章夜奏通明殿,只借春阳护海棠。”
他还写过一句很有意味的话:
“风惊春衫惊小令,酒潮玉颜见微赧。”
陆游的诗女人喜欢,他也喜欢女人。在成都的数年,他已近六十了,基本上是与醇酒,美妇,鲜花在一起。陆游在六十岁后,和成都一位飘亮女孩好上了。这女孩姓杨,会写诗,会丹青,歌也唱的很好。陆纳她为妾。后来还带回绍兴。绍兴才子带走了成都美女。陆游所以讨女人的喜欢,很重要的一点是他欣赏女性的目光格外细腻。细腻的目光,好比春风拂过,鲜花才成为鲜花。即使容貌寻常也动人。这是心灵的逻辑。而欲望的逻辑,乃是大手大脚,囫囵吞枣,象猪八戒吃人参果,一口就吃下去,美味全无。
陆游在六十五岁那年回绍兴长居二十年。这二十年,他又写了许多诗:
“小园烟草接邻家,桑拓阴阴一径斜。
卧读陶诗未终卷,又乘微雨去锄瓜。”
“历尽危机歌尽狂,残手唯有付耕桑。
春秋天气朝朝变,蚕月人家处处忙。”
在他临终时还写下了绝笔:
示儿‘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卅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