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港闲云野鹤 / 五彩斑斓 / 唐婉之死与陆游有没有关系?

分享

   

唐婉之死与陆游有没有关系?

2018-09-12  紫金港闲...
沈园离歌

两阙钗头凤 百年心上人

陆游对唐琬,爱一生,愧一生,念一生。我们游览绍兴沈园,不应只做一个匆匆的访景过客,而要思考,一个男人,对那个深深打动你的女人,该如何去爱,才不会愧恨终生……在宋朝的天空,有两阙词深深打动历史,一阙是苏轼悼念亡妻王弗的《江城子》,一阙是陆游怀念唐琬的《钗头凤》。

1151年,二十七岁的陆游孤寂而失意,在花落残红的季节里,他在沈园与自己相离多年的前妻唐琬偶遇,四目相对,情深如初,却覆水难收。陆游痛彻心扉,情不可遏,挥墨泼墙: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簿,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中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郁郁寡欢的唐琬,相思成疾,英年早逝。在后来的人生岁月里,陆游愧恨交加,写下了很多怀念唐琬的诗歌,一往情深,至死不渝。宋人的情词繁艳,情诗却极少,陆游为唐琬而写的爱情组诗,成为了宋诗中一簇罕见的花朵。

  因为陆游的一生吟咏,沈园引起了后人的强烈共鸣。这座本来并不特别的园子,因之而光耀千古,成为人们向往的爱情圣地。

爱意纠缠的千年名园

  今天的沈园,与绍兴鲁迅故居相邻,走十几分钟就到。喜欢弄点腔调的人,可以从鲁迅故居坐乌篷船,沿着与鲁迅东路并行的小河,欸乃前行,那样的慢节奏里,更能酝酿出拜访爱情圣地的心情。

  这座园子,在历史的更迭中,几经兴废。在它的遗址上,从六朝到明清,都有遗物遗迹存留。今天,这座占地57亩的园林,已基本恢复了宋时的风貌。

  江南园林中,在规模和格局上,绍兴沈园真的并不出众。它的与众不同,是因为爱情的沉淀,是因为陆游的脚步与唐琬的呢喃。

  走进这座园子,爱意似乎一下弥漫而来。数十米的长廊,挂满了承载爱情的小木牌,情侣们在上面写着各自的愿望,风吹过,木牌叮当作响,低沉清脆,如情侣私语。墙体上,一溜儿地刻着南来北往的吟咏,有一句给很好记:两阙钗头凤,百年心上人。

  与爱情长廊相连的,是一座横跨在水面上的台榭,叫问梅槛。槛里有姑娘在卖陶埙,江南小曲吹得韵味十足,也是沈园一抹亮色。

  陆游和唐琬都喜爱梅花,每到春来,两人踏春赏梅,琴瑟和谐。陆游一生中写了近两百首梅花诗,完全是把唐琬寓身于梅花丛中。设置问梅监景点,是后人对陆唐这场花事的纪念。

  有问梅槛,当然少不了梅花。沈园梅花成片,腊梅、红梅、白梅,争相报春,暗香盈袖。怒放时,珠光万点,若下点小雪,更是醉人。


 沈园里有六朝的古井和宋时的池塘,水面都很清澈,那种精致的古韵,让人不自觉地想起陆游笔下“惊鸿照影”的缥缈来。这个遗留的宋代池塘呈葫芦形,有意思的是,陆游老年归隐时,在绍兴城西三山别业处,也掘了一个葫芦形的池塘,至今尚存,谓之陆家池。也许,这个池子的形状,同样有着陆游想念唐琬的影子。

  沈园的重心在孤鹤轩和《钗头凤》题壁处,两处景点相对相连,色调灰黑古雅,竹树掩映,让人觉得这里爱意深沉,不轻不挑。陆游80多岁时,曾到沈园来,与唐琬进行灵魂对语,写诗怀念,他在诗中比喻自己为天地间孤飞之鹤,“孤鹤轩”由是得名。轩中有一联: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栏,几多倚思,频抛细雨送黄昏。而与之相对的照壁上,书写着两首《钗头凤》,一首由陆游所写,一首为唐琬所和。游人到此,纷纷拍照留念,似乎要把满园爱意完整带回家。

   当夜幕降临,越剧《钗头凤》在沈园轮翻上演,陆唐凄美爱情再现,那连绵缠绕的乐音,一浪一浪地牵动着观众情绪,把人揪得心疼……

战乱时期的陆氏家族

陆游有着显赫的家世,陆家始祖是春秋时期的高士陆通,就是大家熟知的“楚狂接舆”,他因对动乱社会不满,佯狂不仕。孔子到楚国游历时,陆通迎着孔子的车唱起了《凤兮歌》,劝孔子不要这么东奔西跑了,其中“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成为经典名句。

  陆家确实人才辈出,能臣陆贾,帮汉高祖刘邦定天下;尚书令陆闳,光武帝赏其气节,谓之“南方佳人”;宰相陆贽,唐德宗治国,全依赖他的远见卓识……从汉到唐,陆家都是高官辈出。唐末后,政局不稳,陆家为避乱,从吴郡先迁钱塘,再迁山阴,隐居在今天绍兴的鲁墟一带,寂然如雾豹冥鸿,不轻易为官。

  北宋建立后,政局稳定下来,陆氏家族又开始通过科举考试,出来做官,因为家风好学,子弟因而出类拔萃,登第者接二连三,很快又成为山阴望族。

  陆游的祖父陆佃,官至尚书左丞,《宋史》有传。陆佃年轻时十分好学,不远千里跑到金陵,师从王安石。王安石得意时,许多人争相依附,但他却持不同政见,被划入元祐党籍;而当王安石失势时,别人避之不及,陆佃却执弟子礼,不离不弃。

三山陆游雕像

  沈园陆游画像

陆游的父亲陆宰,官至京西路转运副使,为人正直,藏书万余卷。

  这样的书香门第,给陆游成长产生了重大影响。陆游爱好读书,有书就快乐:“我生学语即耽书,万卷纵横眼欲枯。”在绍兴平水的云门寺,今天还存有陆游少年时读书的云门草堂。

  陆游就出生在大宋江山风雨飘摇之际,时间是1125年。当时,陆宰被调往前线,任京西路转运副使,负责调动粮草。由于朝政无能,投降派党同伐异,北宋军队连连失败,陆宰也成了他们的替罪羊,被免职。1127年初,陆宰携家逃难,回到了山阴老家。三月,北宋灭亡。五月,赵构称帝,建立南宋,是为高宗。

  陆游在战乱中长大,陆宰是主战派,隐居山阴时,同他来往的,多是爱国之士,他们在一起,谈论国事,常常痛哭流涕,对金人的侵略咬牙切齿。父辈们的情怀,给幼小的陆游深刻的影响,使他少年时就有了“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壮志。

  但陆游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得走科举进仕这一条路。年轻时的陆游没料到,这条路对他来说,坎坷不平。陆游在16岁和19岁之时,两次赴都城临安赶考,但都无功而返。这时候,朝廷正是投降派主角秦桧的天下,陆游那些喜论恢复的文章,总是没有出头之日。

陆游纪念馆

陆游碑拓手迹

战乱带来了无尽的苦难,金兵的嚣张,亡国的耻辱,令当时的民众义愤填膺。于是,主战派得到启用,岳飞、韩世忠等人连传捷报,南宋朝野一下闻到了扬眉吐气的味道,特别是岳飞,还喊出了“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的口号,发誓要端掉金人的老巢,将两个被掳走的先皇救回来。这下,高宗又害怕了,他内心真正的算盘是:把金人赶出南方,他可以偏安一隅做皇帝就可以了,老皇帝是不能救回来的,因为老皇帝一回来,他的皇位甚至性命都难保了。所以,他在宋军节节胜利的时候,又举起投降的旗帜,启用秦桧,打击主战派,匆忙于1141年杀了岳飞。通过割地赔款,南宋与金国签订了和议,南宋对金称臣,以下跪的形式求得了在南方的苟安。

那场短暂的甜蜜花事

弱冠之年,陆游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件喜事,他与表妹唐琬结婚了。唐琬是位大家闺秀,生得很漂亮,又知书达礼,颇富才华,韵味风雅,深得陆游喜欢。 唐琬在父亲死后,就投奔陆家,与陆游有两小无猜的情谊。

娶到这样可人的妻子,陆游爱得寸步不离。婚后,小两口琴瑟和谐,朝夕如蜜。陆游有一首回忆两人生活的诗歌,从中足见两人情投意合。这首诗的名字叫《同何元立赏荷花追怀镜湖旧游》:

少狂欺酒气吐虹,

一笑未了千觞空。

凉堂下帘人似玉,

月色泠泠透湘竹。

三更画船穿藕花,

花为四壁船为家。

不须更踏花底藕,

但嗅花香已无酒。

花深不见画船行,

天风空空白纻声。

双桨归来弄湖水,

往往湖边人已起。

即今憔悴不堪论,

赖有何郎共此尊。

红绿疏疏君勿叹,

汉嘉去岁无荷看。

你看,陆游和唐琬,两人相携游玩,诗酒年华,白天不够,晚上再通宵达旦地驾船品酒赏荷。

陆游最爱梅花,如醉如痴。“山村梅开处处香,醉插乌巾舞道旁”,陆游头戴梅花,道旁起舞,这样的场景,多么让人发笑。

陆游跟唐琬在一起时,不止一次地到沈园赏梅,梅花成为了他们恩爱和幸福的见证者。在陆游的眼里,唐琬就是品格高洁的梅花,所以,在他的诗歌中,很多时候他都以梅喻唐琬,以对梅的钟爱来表现对唐琬的怀念。

悲莫悲兮生别离

情投意合的夫妻,却没有美满的结局。

1145年,陆母因儿子落第,迁怒于唐琬,逼迫二人离婚。陆游不忍,又不好违母命,只好另外租了个房子,把唐琬藏起来。半年后,还是被母亲发现了,只好忍痛分手,两人的婚姻生活大概只维持了三年。

1146年,陆游娶了王氏;1147年,唐琬嫁给皇家宗室赵士程。

虽然离婚了,但陆唐两人的情缘,并未就此断绝,都深深地掩埋在心底。

1151年的春天,绍兴城南禹迹寺边的沈园内,碧波荡漾,柳絮纷飞,莺歌花底。无边的春色,总是助长人们的情绪,对于得意者,疾马看花,更显意气风发;而对于失意者,花开花落,则加倍断人心肠。陆游与唐琬夫妇,在此踏青邂逅了。

此时的陆游,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而唐琬,也早已成了别人的娇妻,只有沈园的垂柳和池水,依然形影不离。仕途不顺,爱无所归,陆游情绪十分低落。

看到自己的心上人与他人牵手相依,而身影更比先前消瘦,陆游百感交集,失意、惭愧、悔恨、相思,千种情愁,与这无边春色,纠结为一种无法解脱的疼痛。

唐琬也依然深爱着陆游。在与陆游四目相对却无语凝噎的一刹那,眼泪哗哗地滑落。

吃饭时分,唐琬又派人给邻座孤独进食的陆游送去了酒食。至此,唐琬的深情让陆游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森然欲作不可回,借着酒意,泼墨挥毫,将万千心绪吐向沈园雪色壁。于是,情动千年的离歌诞生了: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簿,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中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琬见了陆游的《钗头凤》词,同样万箭穿心,回家后也和了一首:

世情簿,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红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在这里,我们不能不费一点笔墨给另一个男人——赵士程。赵士程其实真是一个好男人,但历史容易忽略。有很多的好男人,他们站在配角的位置,很不抢眼,可是,当我们细心审视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胸怀和爱意真的不凡,比如蔡文姬身边的董祀,比如林徽音身边的金岳霖等等。这样的人,你焦灼时,他让你心安;你脆弱时,他是你依靠;你阴暗时,他带给你阳光;你近时他无微不至,你远时他隔空相守;他总是默默地尊重你的选择,护着你的任性,无怨无悔。

你看,陆游词中,唐琬给他送去的是黄縢酒,这种酒是皇家专用的,也就是说,这是赵士程的御酒,从某种意义上说,陆游其实是赵的情敌,把自己的专用酒,送给情敌饮用,这是一种雅量,是对唐琬最深沉的爱护。只是,令人遗憾,这份爱再深,也未能激起唐琬的共鸣,未能挽回她迅速的凋零。

在唐琬香消之后,赵士程再也没娶。

百年常忆心上人

1159年,34岁的唐琬抑郁而终。陆游此时,正在福建宁德任上。

陆游性格耿直,抗金坚决,在那个投降派占主导的年代里,他注定了一生要坎坷无常。陆游活了86岁,在仕途上,起落八次,陆游一生只有两段短暂的时光让他心醉,让他真正领略了人生的光亮。一段是入川在王炎府做幕僚时,一段就是与唐琬相爱相守时。前者让他一展“铁马秋风”的豪气,后者让他体验“卿卿我我”的柔情。此外的大部分时间,陆游都在压抑、悲愤与闲置中过日子。

英雄末路时,最需要红巾翠袖的安抚。

唐琬是陆游的知己,是寒冬的火种,是冷夜的烟花,是一生永不磨灭的记忆,每当孤独来临,陆游总要把这段记忆翻出来,温暖自己。

相守时,陆游与唐琬闺房趣事很多,他们曾在重阳节,采菊缝制枕囊。陆游为此还写了一首《菊枕诗》,当时大家争相传看。可惜此诗陆游没有放入集子,后人只知其事不见其诗了。多年以后,陆游入蜀为官,经过唐琬老家江陵地界时,陆游买菊花祭祀土祠,为唐琬祈福。手握菊花,想起唐琬,陆游突然情不自禁,痛断肝肠,颓然大醉。

63岁时,陆游在严州任上,偶复采菊缝枕囊,凄然有感:

其一

采得黄花做锦囊,

曲屏深幌閟幽香。

唤回四十三年梦,

灯暗无人说断肠。

其二

少日曾题菊枕诗,

蠹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

只有清香似旧时。

陆游老年退居三山,每次入城,他都要到沈园走走,不能胜情。

68岁时,陆游再到沈园,此地已三易其主,再读当年自己所题之词,怅然不已。题诗曰:

  枫叶初丹桷叶黄,

  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

  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

  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

  回向神龛一炷香。

75岁的陆游,又到沈园踏青,作诗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

  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

  犹吊遗踪一泫然。

81岁时,陆游梦游沈园,醒后记诗两首: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

  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

  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

  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

  墨痕犹锁壁间尘。

物是人非,梅花依然在东风里怒放,墨痕依稀犹存,而唐琬早已故去,诗人悲不自胜,欲语泪先流。

1206年秋天,82岁的陆游,孤坐在沈园,枯荷听雨,倍感凄凉,有《城南》诗:

  城南亭榭锁闲坊,

  孤鹤归飞只自伤。

  尘渍苔侵数行墨,

  尔来谁为拂颓墙。

1207年春天,83岁的陆游,又想起了唐琬送酒的时刻,有《禹祠》诗:

  祠宇嵯峨接宝坊,

  扁舟又系画桥旁。

  豉添满箸莼丝紫,

  蜜渍堆盘粉饵香。

  团扇卖时春渐晚,

  夹衣换后日初长。

  故人零落今何在?

  空吊颓垣墨数行。

1208年春,陆游更是频繁地到沈园,存诗两首《禹寺》:

  禹寺荒残钟鼓在,

  我来又见物华新。

  绍兴年上曾题壁,

  观者多疑是古人。

  另一首:

  沈园家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临终前,除了大家熟知的《示儿》诗,陆游还梦见自己行进在荷花万顷中,留诗曰:

  天风无际路茫茫,

  老作月王风露郎。

  只把千尊为月俸,

  为嫌铜臭杂花香。

那时,陆游在幻觉中,又与唐琬月夜穿行于荷花丛中了吧……

  

婚变的真正原因何在

陆游与唐琬的婚变之事,在后人的文献中,多次提到,包括南宋陈鹄的《耆旧续闻》和刘克庄的《后村诗话》,以及宋末元初周密的《齐东野语》等,其中以陈鹄的记载最为可靠,因为他差不多与陆游是同时代人,与陆家交往较多,很多事情为亲眼所见。但陆唐离婚的具体原因,所有记载都不得其详,都只是大抵说到,唐琬与陆游夫妻特别亲密,但唐琬不讨陆母喜欢,陆母担心陆游沉溺于闺房之乐,误了学习与功名,因而逼迫两人离婚。

陆游和唐琬,夫妻感情好得不得了,但两人硬是被母亲活生生棒打鸳鸯散,其中必有不可调和的原因,只是因为历史记载太简略,婆媳何以如此不和,至今如谜。后人观点,有四种说法:一是望子成龙说,二是恋子情结说,三是唐琬不孕说,四是语触秦桧说。

先看第一种:认为陆游与唐琬过于亲密,在父母眼里,这样会耽误学习,“恐其惰于学”,逼迫休妻。但陆游并没有耽误学习,相反,他从小到大都是志存高远,嗜学如命,很想建功立业的,这样的个性,闺情乐趣再吸引人,他也绝不会沉溺得不能自拔。而且,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夫妻和睦,更多的是为事业发展增添爱情的力量。所以,此因说服力明显不足。

再看第二种:认为陆唐两情相悦,冷落了母亲,招来了母亲嫉妒,造成母亲心理变态。陆游有兄弟四人,当时其父也还健在,说陆母情感上一定这么依恋陆游,也解释不通。

再看第三种:如果唐琬不孕,倒真是一个问题,但陆唐结婚才一两年,没怀孕也很正常,这么匆匆逼离也没道理。而且,哪怕是真不孕,也完全可以娶妾生子啊。所以,此说亦不足以服人。

上述三种原因,也许都是造成陆唐婚变的因素,但既然可以调和,就不是主要原因。而第四种,在当时的形势下,才是解不开的死结。这个原因最隐秘,也许却最接近核心。

唐琬的曾祖父叫唐介,江陵人,官至参知政事,《宋史》有传,为人坦率,忠言直节,敢说敢当。唐介次子叫唐义问,幼子叫唐之问,陆游的母亲就是唐之问的女儿。唐义问曾任河北转运副使,生了两个儿子,分别叫唐恕、唐意,唐琬是唐意的女儿。所以,陆游的母亲就是唐琬的堂姑。

唐氏家族的人当时“直声动天下”,有才华讲气节,一个个都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种。唐琬的祖父唐义问,当时与陆游的祖父唐佃关系非同一般,都被奸臣蔡京列为“元佑党人”,刻于碑上,凡入籍者及其后代都不能在京城为官,地方任职也要接受监视。唐琬的伯父唐恕,担任华阳令时,上司派使者来,使者盛气凌人,唐恕不愿折腰奉茶,因此得罪了使者,只好以生病为由,免官回家。唐琬的父亲唐意,担任南陵令,也是不愿拍马逢迎,而谢病自免。兄弟两回到家,杜门躬耕。南宋初,金兵南下时,唐意被围困在武当山,贫病交加而死。

唐琬出身在这样的人家,性格耿直,骨子里没有丝毫阿谀的血气,哪怕是违心的客套话说两句,对她来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其实,在我们身边,有一种人就是这样的,她可以坦率、真心地对别人好,慷慨大方,但要她违心说话,刀架在脖子上都说不出来。唐琬,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唐琬与北方金国,可谓有杀父之仇,毫无疑问,对待金国侵略者,她肯定是坚定地与陆游站在主战的阵营里。而陆游的母亲,是希望儿子考取功名,求得俸禄来养家的,而那时,要求功名,最需要的就是低下抗金的头颅,站队到投降派这边来。在这一点上,唐琬与婆婆是完全不可能站到一块的,因此,婆婆迁怒于她,也就理所当然了。

而在投降派当权的世道里,坚持主张抗金是多么的危险,轻则在功名事业上永无出头之日,重则全家性命不保。

1143年,陆游到临安秋试时,落榜了。落榜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文章不好,而是因为“论恢复”。陆游老来回忆自己人生时有言:“名动高皇,语触秦桧。身老空山,名传海外。”此语就是讲他十九岁时应试,上书皇帝,主张恢复,反对苟安,因此得罪秦桧等人,这才是他屡试不中的隐秘原因。而在这方面,唐琬对陆游的思想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所以,婚后,陆游母亲因此迁怒于唐琬,要陆游与唐琬一刀两断,这就很好理解了。

1153年,陆游再次到临安参加两浙转运司锁厅试。这次考试,陆游本来很幸运,文章被主考官陈之茂相中,录为第一。但不幸的是,奸相秦桧的孙子秦埙也正好参加考试,秦桧正当权,考前就已进行内部操作,想让孙子得第一,结果陈之茂没有完全按他的意图行事,秦埙只得了第二。秦会对此大为光火,第二年礼部复试时,陆游虽然排名依然靠前,秦桧直接就将他的名字剔除,陈之茂也因之被罢官。

在这样的“白色恐怖”统治下,对“主战”和“抗金”等敏感性字眼,谁敢随便提呢?如此,我们对陈鹄等人为什么不把陆唐婚变原因写清楚的疑问,就迎刃而解了。因为涉及到了政治,他们才不敢写清楚,不能不有所顾忌。

  

陆游,这位伟大的诗人,用他的一生,救赎了自己羞愧的灵魂,赢得了历史的谅解和尊重。但是,我们仔细想想,现实中,女人更需要的,是真正可以触摸的爱,而不是错过的思念。那种情感的救赎,无论如何深刻和长久,依然只是空洞的回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