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医书馆 / 中医奇证新编 / 中医奇证新编(48)

0 0

   

中医奇证新编(48)

2013-01-08  学中医书馆

中医奇证新编(48)

时间:2010-07-23 16:46点击: 2360
[原按摘录]本例的发病过程及治疗方法,在儿科临床上是极为罕见的。一般在儿童时期,情志致病属少见,因此常为儿科医者所忽视。通过本例的治疗,提示对小儿疾患的诊断,要作全面细致的考虑,既不可局限于某部分的主要症状,又不能排除七情致病的有关因素。(徐惠之,王苹芬:《江苏中医》1964年第3期)
五、头颅肢体病证
234.解颅案
狄XX,男,1岁。1963年9月30日初诊。
患儿头大异常(头围近56厘米。按;正常男孩一岁时头围大约45厘米)。头颅裂缝,并继续增大增宽,头皮光急,青筋显露,神情痴呆,体瘦面晄白,颈软无力,眼斜,经XX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确诊为“先天性脑积水”,多方医治无效,遂来我院就诊。以降气化痰逐瘀,佐以祛风之法治之,治以升降散加减,口服外敷并用。
(1)口服方;僵蚕15克、蝉衣15克、姜黄6克、生军6克、杏仁6克、厚朴6克、藁本6克、瓜壳6克、瓜蒌仁15克、每剂服两天,每天空腹时服4~5次,每次服20~30毫升,按年龄酌为增减,连续服至病愈为止。如有感冒、食滞等情况应停服。
(2)外敷方:通草24克、香白芷15克、蜂房15克、青皮15克、陈皮15克、蝉衣15克、僵蚕15克、川红花6克。
上药共为细末,以酒15~30克,童便40~50毫升,水适量,面粉10克,调制糊状,先将患儿头发剃净,把药直接涂于头颅(包括枕、颞,额部及太阳穴),再用纱布包裹。如敷药干了,可用温水湿润。每天换药一次,换时先用温水洗净,凉头1~2小时再敷药,直到病愈为止。
二诊:头部停止长大,精神好转,饮食增加,继用上方。
三诊:头部变小,精神更佳。原方连用二十余剂,历时两月,颅缝完全愈合,头部大小趋于正常(头围48厘米),头发增多,面色红润,青筋微显,颈项不软,活泼喜玩耍,饮食二便均正常,每月追访患儿一次,迄今情况良好,头部发育趋于正常,智力、神志均佳。(成都市中医院王静安主治,徐世祥整理:《中医杂志》1964年第6期)
[编者按]《诸病源候论?解颅候》谓解颅者,“头缝开解也,由肾气不成故也。肾主骨髓,而脑为髓海,肾气不成,则髓海不足,不能结成,故头颅开解也”。一般多主先天不足,从虚证论治。如《医宗金鉴》主张补肾、扶元,外用“封囟散”(白芷仁,防风,天南星)摊敷之。本案祛风,化痰,活血,通下,内服外敷,从实证论治而取效,又是一经验。
235.小儿点头运动案
患儿周XX,男,9个月。1966年2月25日初诊。发病已三月,主证为频频点头运动,一日数发,发时点头30~50余次,最多70余次,并见两拳紧握,两手微搐,两目上视或斜视,不发时神情较呆滞,乳食二便尚能照常,无发热呕吐等症状,间或咳嗽,喉有痰鸣声。舌质红,指纹青紫滞。经本院西医化验检查,怀疑①小脑发育不全?②小儿点头运动症?③佝偻病II°活动期?④婴儿手足搐搦症?经用钙剂,维生素AD、镇静剂等均未效。前中医用补肾法亦无效,实属疑难之症。我请示李老,他指出:根据中医学理论,“诸风掉眩,皆属于肝”。频频点头不已,当属风象无疑,必须以平肝熄风为主,参以其他痰火兼证。治以平肝熄风,镇痉豁痰、清热泻火。
菊花6克、桑叶6克、黄连3克、天麻4.5克、蔓荆子6克、钩藤3克、蝉衣2.5克、僵蚕4.5克、胆星3克、竺黄3克、甘松1.5克、石斛4.5克、藁本1.5克、胆草1.5克、甘草1克、刺蒺藜3克。三剂
二诊(3月10日),家长云,这几天均未出现点头运动,问还需服药否?我认为既无证可辨,可不服药。后经李老仔细检查,发现患儿粗看正常,细察两目仍欠灵活,光彩异于常人,目眶下有隐隐青气未散。并询问得知夜晚时有悚哭不安,大便间日一行,说明肝风尚未平熄,痰火亦未清化,极有复发之可能。嘱原方加青箱子4.5克,再进三剂。过后一月,患儿来治湿疹,知点头运动一直未再发作。
[原按]本例用药一般,惟藁本用1.5克以引药上行,甘松亦用1.5克,有入脑开窍之特殊作用,乃李老之独特经验,在癫痫惊风方中亦常见配伍,似值得一提。(江西抚州李元馨主治,胡大中整理:《新中医》1979年第4期)
[编者按]古谓“风以动之”,而高巅之上,惟风可至,故本案之点头运动症,因风而动,诚属在理。其发作之时,伴有两拳紧握,抽搐以及目上视等症状,可能属于小儿风痫证范围。经平肝驱风豁痰治疗,发作停止,但李老察见目珠欠灵,目眶隐约之青色未尽,认为病未痊愈,当乘胜挺进,而图根治。若非拥有丰富之临证经验者,焉能达此洞察秋毫之境界。
236.摇头案
许X,男,8岁。患儿摇头8年,日作不止,入睡方减。发作之前,从无先兆,发作之时,控制不已,流涎。日间精神怠倦,夜寐易惊,二便正常,胃纳尚可。追述病史,其母孕时受惊,早产,但无产伤及脑疾史。经服药治疗无效。查其精神呆痴,摇头不止,面晄唇淡,苔薄质淡,脉濡缓。心、肺、腹未见异常,神经系统未见病理反应。辨证为肝风!法宜平肝熄风。
当归6克、龙骨10克、牡蛎10克、双钩10克、白芍6克、金蝉5个、僵蚕4条、甘草1.5克。
经一诊三剂后,摇头发作次数显著减少,每日发作4~5次,欲发作时可控制。纳增,安寐,再投上药三剂后痊愈,随访至今两年未见复发。(广东汕头市第二医院吴仰松:《新中医》1977年增刊二)
[编者按]本案摇头症以平肝熄风之品,轻取而愈,病虽源于先天受惊,但患儿自身无情志之伤,故易收效。
237.脊痿案
顾X,男,13岁,因脊梁酸软不任久坐十年,于1981年9月12日来本院儿科就诊。
据其母述,患儿约3岁时即不耐久坐,时见伸腰转侧。近年症情加重,每每端坐半小时即感脊梁酸软不适,难以支持,严重影响学习。曾多次查血沉、抗“O”,结果均正常。脊椎左侧、斜位摄片检查未见异常。伤科检查;脊椎排列整齐,活动正常,无侧弯及后凸畸形。经西药治疗,未见其效,又迭进中药祛风胜湿、活血通络之剂,治疗一月,症情如故。
刻下患儿脊椎酸软,端坐半小时即感不舒难忍,喜伸腰转侧,局部无红肿,与天气变化无关。形体消瘦,面色少华,舌苔薄白。病乃“脊痿”之属,良缘先天肾气不足,督脉气血虚弱所致。治拟补肾温督为法。
杜仲、川续断、金狗脊、益智仁、补骨脂、桑枝、桑寄生、当归、鸡血藤、红花、宣木瓜、焦白术、炙甘草。
药进十剂,自觉脊梁得舒,能坚持久坐,惟脊梁稍有冷感。前药去红花、宣木瓜,桑枝、桑寄生,加入党参、苁蓉、牛膝,连进五剂。冷感渐除,后转予健身全鹿丸,香砂六君丸交替服用,经治三月,诸症尽除。随访半年,未见复发。(富颂昭主治,殷明重整理;《江苏中医杂志》1983年第2期)
[编者按]脊柱为督脉所过,脊梁痿软,不耐久坐,历时十年,无实证表现,断为肾气不足,督脉气血虚弱乃勿庸置疑。对症选药,缓缓图功,平和之剂,切合小儿稚阴稚阳之生理特点,值得记取。
238.全身皮肤硬肿案
刁Xx,女,11岁,学生。1975年5月3日因患化脓性扁桃体炎,高烧,经用青、链霉素治疗后,体温下降,咽喉部已不疼。两天后,相继出现胸颈部皮肤硬肿,逐渐波及四肢。5月8日介绍到山东省XX医院治疗,初步诊断:胶原性疾病、硬皮症。住院期间,曾用大量激素、ATP、环磷酰胺、维生素、抗生素及中药治疗,因效果不显著,于1975年6月21日出院。出院时面颊、胸颈、上肢仍硬如木棒,头发全部脱落(病前两条辫子齐肩)。1975年6月25日延余诊治。
患儿平素发育欠佳,近患高烧之后而呈肢体强硬,显系肝肾素亏,复因高热消耗体内津液,肝失濡养,遂致肢体燥急强硬。发为血之余,肝血不足,发共所养,故头发脱落。其余尚见舌短,目盲、心慌、恐惧,皆为肝血大亏之候。治以补益肝肾、条达肝气之法。
山萸肉10克、木香10克。水煎服。
患儿服两剂后,胸颈部皮肤明显变软,肌肉能用手捏起,继服5~6剂,基本痊愈。为巩固疗效,共服此方二十余剂,终至恢复健康。随访:1975年10月3日至18日,患儿先后感冒三次,体温38~39.5℃,均为滋阴解表法治愈,没有引起该病复发。于1975年11月24日到该院复查,各项化验检查正常。患儿已复学,并能参加一般体力劳动。
[原按节录]本病为一少见的急性或亚急性疾病,病因不明,预后不佳。中医学虽无此病名,但《内经》有“诸暴强直,皆属于风”的记载。关于本病证候的描述和治疗,元代危亦林《世医得效方》卷十一里说:“寒热不止,经日后,四肢坚如石,以物击之,一似钟磐声,日渐瘦恶,用茱萸、木香等分煎汤饮即愈”。《重订名医类案》中也有类似记述。本方酸收辛散,体用兼顾,有相反相成之妙。药虽二味,却收药到病除之功。(山东历城县邵而公社东渴马大队张曰杰:《辽宁中医》1979年第2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