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祖先(下)

2018-01-26  火树银花5


1

1

1

这种新的技术便是基因技术

自20世纪诞生以来

已经在全世界受到了尊崇

人类起源问题 历来是古人类学家的课题

现在 遗传学家带着最新技术跨界而来

他们找到了寻根问祖的捷径

通过我们体内DNA中所蕴藏的遗传信息

来揭示整个人类进化过程

在这个世界上 人类最隐秘的部位

每天都在发生着精子和卵子结合的事件

精子完成授精时 只有头部进入卵子

尾巴还留在外面

同时把线粒体也留在了外面

所以后代只能得到父亲的细胞核基因

而得不到线粒体基因

因此 所有子女的线粒体都来自于母亲

1987年美国加州大学艾伦·威尔逊等遗传学家

通过对全世界不同种族

147位妇女胎盘的线粒体DNA分析

提出一个全新的观点

今天地球上的所有人类

来源于一个共同的女性始祖

约2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

她的后代约13万年前走出非洲 

扩散到世界各地

取代了非洲以外所有的古人类

这便是“夏娃假说”

一石激起千层浪

“夏娃假说”轰动了世界

立即成为解释现代人起源的主流学说

因为这个学说可以解释很多问题

 毫无疑问 “夏娃假说” 支持了“替代假说”

而且证据还更为充分

这让吴新智等人提出的“多地区进化假说”

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然而 吴新智并没有盲目迷信

《科学》、《自然》等世界权威杂志

连篇累牍的报道

在他看来

“夏娃假说”并不适用中国


1

2

1

早期的学者认为

人类进化呈现阶梯状

所有的化石之间

按照年代的阶梯序列

勾勒出一条人类的进化之路

后来的学者发现

即使同一时期的化石

形态差异也非常大

人类的进化之路

于是被描述为树丛状

从树根开始就分出许多树枝

在不同时间走向灭绝

唯剩一枝独秀

通往今天的我们

但是吴新智更愿意

将进化之路比喻成一张破烂的渔网

到处都是断头路没有主干

但各个支系间存在交流

已经灭绝的古老人种

可能将部分基因遗传到另一人群

就像把石子抛向水面激起水波

每一个石子产生的水波

迟早会和其他石子产生的水波相遇

如果把这片水域看成有智人居住的大陆

石子的入水点代表智人到达的地方

而水波就是智人扩散的路线

我们会发现在没有地理隔绝的情况下

人群之间难免会出现相遇和杂交

一般来说上百万年的单独进化

就会导致人种差异越来越大

但为什么今天人类的几大种族之间

可以通婚生育且后代正常呢?

吴新智从古人类头骨上得到启示

后期古人类头骨

都兼具北京猿人和尼安德特人的特征

表明东西方种族在很早以前

就存在偶然的基因交流

促使了各种族融合

针对中国古人类的进化特点潜心研究多年后

1998年吴新智提出

“网状的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观点

这一次他进一步描绘出

非洲、欧洲和亚洲古人类三种不同的进化模式

在非洲是复杂的连续进化

而欧洲的尼安德特人确实大部分都被取代了

但在东亚中国

主流仍然是当地的早期人进化成现代人

这个观点直接质疑了“夏娃假说”

也肯定了北京猿人就是我们的祖先之一

这让吴新智突然置身于“夏娃假说”风暴的中心


1

3

1

上世纪90年代

基因研究有了进一步发展

“夏娃假说”赖以存在的基础是线粒体DNA

有16000个碱基

只能通过母亲传给女儿

会产生基因突变

但频繁的突变会增加不稳定性

随后 遗传学家选择了男性Y染色体

虽然它也产生基因突变

但从大量位点里做分析

结果会更为准确

相对于夏娃

这是一次寻找亚当的旅程

要从更全面的角度来检验我们到底来自何处

线粒体和Y染色体这两个鲜明的路标

真的都会指向非洲么?

遗传学家通过对大量中国人DNA样本分析后

得出结论 亚当最早在非洲

“夏娃假说”适用于中国

并指出了非洲智人来到中国的主要线路

这是吴新智最艰难的一段时间

对于学术争论他并不反对

然而有西方学者批评他

反对“夏娃假说”是出于民族主义感情

这让这位性格平和的老人颇为不悦

在吴新智看来

他要捍卫的是

因误解而被边缘化的化石研究

以及几代中国古人类学家的丰硕成果

他相信真理不会被湮没

于是古稀之年的吴新智没有选择退休和逃避

而是奋不顾身的投身于这场论战

面对排山倒海的舆论压力

吴新智开始自学基因和分子生物学

并大量阅读“夏娃假说”的相关文献

很快 他便发现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以基因来研究现代人起源

存在以偏概全的问题

对真相的执着

对新领域的探索和学习

正是这些科学信念帮助吴新智

度过了那段压抑的日子

当时 多数的中国古人类学家

并不赞成“夏娃假说”

但他们不懂分子生物技术

只好缄默不语

甚至当遗传学家高谈“化石断层”时

也没有及时回击

“替代假说”认为

中国本土直立人在距今10万年前已经灭绝

那是地球的冰川期

东亚过于寒冷而不具备人类生存的条件

现代人要等到六万年前才能迁徙而来

这期间不可能存在古人类化石

吴新智经研究后发现

最后这次冰川期并没有那么严重

不少哺乳动物都存活了下来

人类是没有理由灭绝的

“化石断层”的说法完全是误读

已经发现的几种古人类化石

都处于10万至5万年前

这一时期的旧石器遗址则更多

这些都可以证明末次冰期时

仍有人类在中国大陆内繁衍生息

然而 缺少化石

仍然是中国古人类研究中最大的短板

虽然近百年来

中国已经在70多个地点发现了古人类化石

但这些在人类进化长河中只是片鳞只甲

无法建立起人类进化的完整链条

不过骨骼易朽 石器永存

中国发现的2000多处石器遗址

足以建立起一个人类进化的年代序列

人类的旧石器制造史

呈阶梯式演变

非洲和欧洲的石器遗址里

有从粗糙的第一模式

到精致的第五模式的所有类型

但是中国的情况与此并不相同

 吴新智注意到

在中国发掘的所有石器

虽然跨越时间很长

却基本处于同一水平

也就是说中国智人在进化过程中

石器技术并无进步

但是非洲智人的石器水平

早已在中国智人之上

如果他们在几万年前才远道而来

理应带来新的石器技术

所以这一说法是说不通的

 毫无疑问 中国特殊的石器形态

是吴新智的“连续进化理论”的有力证据

可这样的证据并没能让吴新智

在国际上获得广泛的支持

而不久后 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1

4

1

2010年 德国马普学会下属的

进化人类学研究所在分析

尼安德特人基因后发现

现代人与尼安德特人拥有1%-4%的共同基因

2014年美国科学家又在《科学》杂志发表文章称

尼安德特人的基因有20%

留在了现代人类基因中

这意味着现代人与欧洲古老人类

有过基因交流

吴新智的学说是正确的

于是 西方遗传学家被迫修订“夏娃理论”

如今国际流行的是“同化假说”

从核心思想来看

“同化假说”更像是“多地区进化说”的另一版本

我们的祖先究竟是谁

两派阵营都在寻找新的证据

而中国的科学家们也一直没有停止探索

几年后他们找到了更为有力的证据

支持了吴新智的假说


1

5

1

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李占扬

从2005年起 带领考古队一直在许昌进行挖掘

十年间 他们发现了多个化石及石器

并将他们找到的头骨碎片

精心拼接复原为两个完整的化石

命名为“许昌人1号” “许昌人2号”

科学家们在许昌人的头骨上

发现了尼安德特人两个独特的性状

这意味着10万年前 东西方两大古老人种

就已经进行了杂交

2017年3月 李占扬等人在美国《科学》杂志

发表论文称许昌人可能是

中国境内古老人类和尼安德特人的后代

人们意识到 用基因追溯祖先的方法

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可靠

传统的化石证据 石器证据

依然是人类进化之路上最珍贵的路标

而“许昌人”等一系列古人类化石的出土

也再度印证了我们是从古老人种持续进化而来的

吴新智锲而不舍的求证

终于得到了支持

然而比这更重要的是

在这场关于我们祖先的论战中

一位中国科学家

以半个世纪的质疑 探索 创新 求真的品质

给我们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科学精神


1

6

1

这是一个初冬的上午

耄耋之年的吴新智

再一次来到北京周口店科学家纪念园

杨钟健 裴文中 贾兰坡 吴汝康

这些中国古人类学的奠基者都长眠于此

在他们的墓碑之前 吴新智若有所思

这里是北京猿人破土而出的地方

这里也是我们寻根问祖的地方

前辈科学家们为此挥洒青春 探索一生

如今薪尽火传

祖先之争已经越辩越明

几乎所有的古人类都与我们相关

存在着通往我们的道路

每一个人都接受过众多古老人群的馈赠

其中一些给了我们黄皮肤 一些给了我们黑眼睛

另一些让我们勤劳勇敢

我们的身上到处是无名祖先留下的印记

而真正的秘密

仍留给科学家们去慢慢破解


科学之谜


N

Tao Rd

S


本文根据CCTV10《地理中国》栏目“百年地理大发现”之《我们的祖先》整理而成,感谢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地理中国》栏目《百年地理大发现》制作团队的专业制作及授权发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