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nazhong / 西葡 / 香料的诱惑——地理大发现的经济动因

0 0

   

香料的诱惑——地理大发现的经济动因

2018-04-03  Athenazho...

为了香料的原因,财富聚了又散,帝国建了又毁,以至于一个新世界由之发现。千百年来,这种饮食上的欲求驱使人们横跨这个星球,从而也改变着这个星球。

文/杜君立

香料作为食物调味品,虽然在现代人们的实际生活中微不足道,但在人类历史上,古老的香料贸易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中世纪的欧洲,对香料的渴望直接催生了地理大发现。与稍早时期的十字军东征不同,“欧洲人入侵印度的第一推动力完全是世俗的和功利的:那就是对香料的极大的需求”(茨威格语)。

在东方只是辅助烹调的印度香料,在西方却成为不可或缺之物。西班牙和葡萄牙为了摆脱威尼斯商人和阿拉伯商人对香料的垄断,而开启大航海时代。香料群岛也因欧洲列强对东南亚的争夺而得名。从遥远的东方运送香料到欧洲的贸易线路被称为香料之路。继葡、西两国之后,许多欧洲国家出于对香料的渴望,大兴造船业,争先恐后发展航海业,到亚洲掠夺香料。“葡萄牙、英国、荷兰在亚洲的领地略微夸张一点说乃是由寻找桂皮、丁香、胡椒、肉豆蔻仁和肉豆蔻皮等始而形成的,而美国的领地也多少如此。”正是因为香料的吸引和推动,人类历史由此迈进了一个现代的全球化时代。

香料之谜

澳大利亚学者杰克·特纳在《香料传奇》中说:“要了解香料的魅力及其价值,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知道人们曾相信它们是某种非俗世之物。”在古代西方,香料主要用于巫术仪式、咒语、净化、防腐、化妆、香水、治疗,甚至春药和毒药,此外还用来烹饪、食物贮存和调味。最常用的肉桂就是一种敬神祭祀仪式上的主要香料,同时也是一种感官奢侈品。从营养学的角度来看,香料并不是必需品,但它可以刺激人的胃口,使人更加贪吃。

据说,欧洲人最早认识香料是在公元前331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希腊人自埃及获得香料植物的知识后,广泛用于生活之中,他们发现这种散发着香气的植物可以用来调制出美味的食品,可以美容,还可以使空气芬芳。此后,香料使用迅速传到欧洲。

直到中世纪,欧洲人仍然将肉桂当作梦寐以求的奢侈品和非常贵重的交易品。在1248年的英国,1磅肉豆蔻皮价值4先令7便士,相当于买3只羊的价钱,这对于家境富裕的农民来说也是极其昂贵的。大约在同一时期,1磅肉豆蔻可以换回半头牛。对中世纪贵族们热衷的宴会来说,香料的花费往往是宴席开支中最大的一项。

香料,主要是指肉桂、胡椒、丁香和肉豆蔻。被称作“黑色黄金”的胡椒不仅是贵重的贸易货物,还作为实物货币使用,因为香料的共同特点是体态小,耐保存,不易得,其价值几乎与黄金、白银相当。哥特王阿拉列克在408年对罗马提出的赎金便是3000磅黑胡椒。

物以稀为贵。长期以来,香料这种奢侈品只有少数富人才买得起。对他们来说,香料也是挥霍性消费的标志。罗马帝国就沉迷在这种贪婪虚荣和口腹之欲中不能自拔。老普林尼抱怨说,印度的香料和奢侈品将罗马变成了一个懦夫的城市——

想想香料唯一带给人的乐趣就是浓烈的气息,而我们为了得到它,居然要跋山涉水跑到印度!胡椒和姜在它们各自的国家都是野生的,但在买卖的过程中,却要像金银一样计算重量……阿拉伯一年所生产的香料数量,还不及尼禄皇帝在他妻子的葬礼上一天烧掉的多。

实际上,从普林尼时代往后,香料的价格一直在上涨。在古代交通条件下,产自亚洲的香料往往要经过多方转手,历经两年多才能到达遥远的欧洲。这其中,埃及的亚历山大港长期扮演着主要贸易中转站的角色。亚历山大港的商人或许也不知道香料的具体来源,因此关于香料有很多天方夜谭般的传说。据《圣经》的典故,香料是介于今生与来世、天堂与凡尘之间的东西,“人们相信不但天堂飘着香料的气味,那些众神本身也都带有香料气”。

在很长时间里,欧洲人甚至中东商人都搞不明白香料来自何处。事实上,这些香料几乎全部都来自南亚和东南亚一带。肉桂产于锡兰(今斯里兰卡);胡椒产于印度南部;桂皮产于中国南部和缅甸;豆蔻仁和丁香分别产自印度尼西亚的班达海诸岛和马鲁古群岛。因为这些地区相近,气候又都属于亚热带,因此不同的香料在各地都有广泛的种植。因为盛产香料,咖喱在这些地区都特别流行。直至18世纪晚期,马鲁古群岛一直是几种重要经济香料的唯一来源,包括丁香、豆蔻仁、肉豆蔻等。欧洲人所称的“香料群岛”一般指马鲁古群岛(旧称摩鹿加群岛)。

香料之路

自中世纪以来,香料贸易对于欧洲就是一种重要的经济支柱。热那亚和威尼斯为了争夺香料贸易长期争斗不已。1204年,为了控制香料贸易,威尼斯人授意十字军洗劫了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从那以后,威尼斯犹太商人成为欧洲香料的控制者。

在整个运输香料的路线中,阿拉伯人控制了当时唯一的水上和陆地的联运地段,并征收高达商品价值35%的关税,正所谓“香料是基督徒的恋物,因此也成了伊斯兰教徒的摇钱树”。单是埃及,据估计每年由此就能获得数十万达卡的收入。因为威尼斯和阿拉伯世界的贸易协定,使得香料的价格人为地昂贵,西欧与南亚之间的香料价格相差达20倍之多,威尼斯人也因此聚敛了大量的财富。

发生在14世纪中期的黑死病曾导致欧洲1/3的人口死亡,人们纷纷将香料当作救命良药,香料更加奇货可居。颇为讽刺的是,这场旷世瘟疫的传染源就是那些贩运香料的商船。香料的暴利吸引了新兴的葡萄牙和西班牙。为了打破威尼斯的垄断,就必须发现一条绕过地中海的新航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航海运动因此拉开帷幕。“在整个14世纪和15世纪期间,航海家们只是想完成一件事,就是想找到一条舒适而安全的航路通往中国、日本和香料群岛。”

在亨利王子的主导下,葡萄牙从1440年开始,一步步沿着非洲西海岸一路南下,试图绕过非洲,到达东方。1460年,他们在利比里亚一带发现了大量胡椒,这就是所谓的“胡椒海岸”。这一探险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1488年,迪亚士才绕过了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与此同时,哥伦布接受了西班牙的委派。天文学家兼地理学家托斯康内利曾告诉哥伦布:“通过大西洋(600558,股吧)到黄金和香料王国,是一条比葡萄牙人所发现的沿非洲西海岸的道路更短的途径。”哥伦布误打误撞,竟然因此而发现了新大陆;他以为那里就是印度,但却没有发现任何香料。后来的探险者也没有找到香料,但却发现从未见过的玉米、土豆、烟草、番茄和可可。

相比哥伦布,葡萄牙人开拓的非洲航线貌似更加“成功”。1498年5月,经过2万多海里的航行,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率领的船队绕过好望角,终于抵达印度的卡利卡特港(中国称为“古里”)。这是欧洲船第一次光临印度洋,由此发现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香料之路。

达·迦马依仗炮舰之利,建立了葡萄牙对东印度群岛丰富的香料贸易的垄断地位。达·伽马第一次返航时,满载了1700吨胡椒,400吨桂皮、干丁香和肉豆蔻,这船货的价值相当于整个远征队费用的60倍。从1504年起,每年至少有12艘船只从里斯本出发前往东方,香料几乎是唯一的货物。葡萄牙人并不渴望成为一个贸易帝国,而是做些收取保护费和敲诈勒索的买卖,他们逼迫当地商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香料和其他货物。

西班牙也不甘落后,航海家麦哲伦接受委托,去寻找一条跨越大西洋到达亚洲的航道,与其说这是对哥伦布发现的继续,不如说这是人类第一次环球航行。

这种前途未卜的冒险航海常常是有去无回,但在当时,一袋胡椒比一条人命更值钱,而不值钱的人命多的是。麦哲伦船队离开西班牙时有5艘船,256人,3年后返航时,只剩下18人和一艘漏得跟筛子似的“维多利亚号”,麦哲伦本人也命丧于途。他们不仅找到了传说中的“香料群岛”,还带回了381袋丁香和27.3吨其他香料,足以支付所有的代价和损失。“维多利亚号”船长德尔·卡诺获得了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授予的一枚纹章。纹章下半部是互相交叉的肉桂枝,周围是肉豆蔻果和丁香花,上面是一个地球,地球飘带上用拉丁文写着一句话:“你第一次环绕我航行。”

香料帝国

葡萄牙一直试图保守香料岛的秘密,但麦哲伦的航行使香料群岛出现在所有的世界地图上。在此后的4个世纪,欧洲人垄断了丁香和豆蔻的世界贸易。葡萄牙作为始作俑者,在历史上的一个短暂时期,它是欧洲最强大的国家。

葡萄牙卓有成效的发现以及“香料帝国”的建立,深深刺激了其他欧洲列强,包括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等国,都试图打破葡萄牙的垄断地位,取而代之,由此开始了欧洲海上列强争夺全球市场资源的百年混战,荷兰和英国甚至不惜扮演海盗的角色。为了香料贸易,“东印度公司”成立了,荷兰人占领了大阪达岛和那拉岛,英国人占领了腾岛。随着荷兰人在东印度势力的崛起,很快他们就支配了整个群岛——现在的印度尼西亚。

在击败葡萄牙之后,荷兰控制了香料群岛,并占领了台湾(1624年)。为了独占香料,荷兰人从英国人手里夺去了腾岛(1621年),最后占领了重要贸易通道的马六甲海峡(1641年),完成了葡萄牙始终没有完成的香料垄断。荷兰垄断了香料贸易之后,严格控制香料的产量和供应,以此维持市场的稳定,从而获得较高的利润。每当产量发生波动时,总会有大量香料被人为销毁,甚至要摧毁数以万计的豆蔻树。但即使如此,相比从前,香料还是大量地涌入欧洲,失去货源的威尼斯彻底没落。

早从1498年开始,威尼斯的香料贸易就江河日下,13年之间暴跌了75%。大量的香料通过好望角到达里斯本,然后是北欧的安特卫普。欧洲人每年消费的胡椒量从1497年的200万磅增长到1560年的700万磅。

1667年,英国诗人弥尔顿在《失乐园》中写道:“从德那第岛到泰德岛,商人们带来了香料和药草。”英国和法国无法从香料群岛分一杯羹,只好另辟蹊径。他们想方设法获取到了香料的种子,并在毛里求斯、马达加斯加和格林纳达等殖民地引种成功,以此打破了荷兰的垄断,甚至连印尼也成了香料进口国。四处开花的香料很快就从昔日的奢侈品变成了寻常的大众日用品。随着蔗糖、茶叶和咖啡的风靡,大大消解了欧洲人对香料这种重口味的嗜好,很多西餐食谱甚至禁止使用香料。

长久以来,一直被西方人魂牵梦绕的香料群岛不再神秘,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烟消云散,“为了香料的原因,财富聚了又散,帝国建了又毁,以至于一个新世界由之发现。千百年来,这种饮食上的欲求驱使人们横跨这个星球,从而也改变着这个星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