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对抑郁症的不理解,正在“谋杀”抑郁症患者

2018-09-12  朱觉超   |  转藏
   

我得了一种病,叫抑郁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我只知道我活的很累,很痛苦


在遗书里写下这样一段话后,一名21岁的女孩在游客的劝阻声中,从峨眉山悬崖上跳了下去。


遗书的最后,她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抑郁症这个群体。毕竟很多时候,知道抑郁症的人太多,对抑郁症的了解又太少。


或许,你愿意听几个关于抑郁症不被理解的故事。这些故事,也在诉说着我们对抑郁症的无知。


抑郁症患者自杀不是因为软弱


K是在宿舍上吊时被舍友救下的,这是她上大学后第二次尝试自杀。


她还记得第一次自杀的时候是秋天,她在深夜脱了鞋,悄悄走进学校池塘的深处。很快她就被冰凉的池水刺醒,她在池子里站了一会,又返回到岸边,穿上鞋回到宿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半年之后,她决定趁着室友去上专业课在宿舍上吊自杀。一切都很顺利,在觉得这次几乎快要成功的时候,她被推门而入的室友的尖叫声惊醒。


她的自杀惊动了辅导员和远在家乡的父母。当晚她就被送到安定医院,所有通讯设备被拿走,每时每刻都被监控着,房间的窗只能推开小小的缝隙,可能被用于自杀的护肤品全部被收到护士站,需要的时候再去拿。


简单来说,就是失去了自由。”K说,跟监狱的犯人比起来,区别就是我们没有犯罪吧。


图:北京安定医院病房走廊 几名抑郁症患者在散步


K意识到自己不对劲是从失眠开始的。她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干看一晚。白天则犯困,浑身没劲,干什么都没有兴趣。


我有时候会让室友给我带饭,但她们问我想吃什么我又回答不上来。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是觉得活下去就得吃饭。当室友们给K带饭回来之后,她还是连床都不想下,如果不是非要上厕所的话,我想我可以一直躺在床上。


图:TED演讲《抑郁, 我们各自隐藏的秘密》


没有活力这并非最坏的情况,因为不久后,她开始耳鸣。


耳鸣无疑比失眠要糟糕更多,因为它是无孔不入的。如果你觉得阳光刺眼,你可以闭上眼睛,如果你觉得噪音恼人,你可以堵住耳朵,但耳鸣是没法停止的。它永远地折磨抑郁症患者。


耳鸣症状出现后不久,她就实施了第一次自杀。


我自杀不是因为玻璃心,不是因为软弱,是我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她告诉我死了就解脱了。这太诱人了,我真的被耳鸣折磨疯了。


关于自杀是因为软弱的说法,K不置可否:那些说抑郁症自杀是因为软弱的人,真的应该自己试试,自己能坚持得下去再批判我们软弱吧。


抑郁症不是“看开就好了”那么简单


校医院的心理医生对M说:你只是心情不好,看开了就好了。


其实M的本意是请校医院开一张去安定医院的转院证明,但是在她对医生讲了半个小时自己的心理问题后,对方始终以不是大问题,没必要去安定为由拒绝她的请求。


医生还说,经常有学生说怀疑自己有抑郁症,大部分都是因为学习压力大,其实过一阵没那么大压力后,抑郁什么的就忘了。


尽管没有拿到转院证明,M还是自行前往安定医院做了抑郁症的鉴定,专家给的结果是抑郁、躁狂双向障碍,并建议她接受治疗。


其实一开始校医院的医生那么说的时候,我甚至有点相信她,但是我心里清楚,这真的不是看开了就好了的病。”M说。


图:日本电影《老公得了抑郁症》中,妻子的温柔帮助丈夫从抑郁症中脱离出来


几乎每个抑郁症患者都听过看开了就好了这句话。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K是相当痛恨这句话的。


自患病以来,她大概已经听过几千遍,但凡沾亲带故的人,知道她这个事儿,都免不了来劝慰她一下,仿佛是她自己不想好好过似的。


一开始或许还会愤怒一下,后来我就懒得反驳了。”K说因为她意识到,没有抑郁过的人,不可能理解抑郁症有多痛苦。


在第一次自杀失败后,朋友找K聊天,就劝她阳光一点,不要这么丧。她生气了:抑郁症是病啊,不是你说让我阳光一点我就能阳光得了的!


抑郁症是一种病,不是悲观失落的心情,不是矫情和故作姿态,而是管理情绪的机能坏掉了,大脑中无法分泌出有活力的因子。


如果能控制,谁不希望自己开心一点?但抑郁症患者的痛苦恰恰是因为对一切无能为力。


微笑着的人不代表没有抑郁症


K印象最深刻的病友,是她在安定医院认识了一个很时尚的女孩。她的头发烫成浅金色的大波浪,K刚进病房就很热情地跟她打招呼,看起来非常健康。


但当她们深入交谈后,K惊讶地发现她其实也实施过两次自杀,才被家人带到这边接受治疗的。


在峨眉山跳崖女生引起社会关注前,也曾有一名女孩被抑郁症夺去年轻的生命。


2012年,@走饭 在宿舍上吊自杀。这个90后女孩的遗言是一条定时微博: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图:@走饭 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


从微博上看,走饭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和普通人没啥两样。直到她因抑郁症离世,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一直在用调侃世界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峨眉山女生因抑郁症跳崖的新闻被报道后,一个有抑郁倾向的女生对母亲说妈,我可能有抑郁症,妈妈看了看她说我看你有神经病,然后对她说吃完了把碗洗干净,衣服洗了。


她苦笑,觉得自己装成正常人的样子真的成功了。


有时候,患有抑郁症的人们并不是像大多数人所想象的那样看起来就很悲观、萎靡不振,对所有事物都缺乏兴趣,他们只是以乐观的这层面具来掩盖着自己。


这种现象,被称为微笑抑郁


这些患者恐惧于周围人对抑郁症的无知,他们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真实的样子,他们觉得自己是软弱的,是羞耻的。


为了避免承受身边人的二次伤害,他们选择带上微笑的面具。


周围人对抑郁症的不理解

比抑郁症更让人难受


M一直觉得,比起抑郁症,她更讨厌母亲。


她高一时成绩很好,是老师眼里的种子选手,结果到了高二,她突然变得有点不正常,每天回到家都会发疯,把书本摔倒地上再捡起来。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很快影响到她的成绩,而疯狂下降的年纪排名又反过来让她感到更大的压力。


面对这一切,M的妈妈除了责备再没有其他的举动。


M多次对妈妈说感觉自己情绪不对,想去医院看看,妈妈都会凶她:你就是不想好好学习,找什么歪理。


在抑郁症的折磨下(当时她还不知道自己有病),她勉强考了一所本科大学,为此没少受母亲的白眼。


实际上M在确诊抑郁症后,母亲也一直没做到真的把她当一个患者来对待。


M家里条件一般,每次M拿药的时候她妈妈总是不情不愿,再加上药物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吃了一阵没见到很大的好转,妈妈生气起来总会说:治不好就别治了,本来就没啥病,瞎浪费钱


至今仍在服用抗抑郁药物的M回忆起这段经历,显得有些激动:如果她不是我妈,我一定恨死她了。


图:峨眉山跳崖女孩的遗书里称“很多人把这种病当成脆弱,想不开。我想说不是的,我从来不是个脆弱的人


不仅是M,几乎所有抑郁症患者,每天都在面对这样的质疑:


你就是不够坚强吧,抗压能力差


是你心理素质不行,太脆弱


有什么事想不开的,肯定是你太轴了


你连死都不怕,怎么还怕活着呢?


… …


抑郁症固然可怕。但对抑郁症患者来说,比抑郁症更可怕的,是身边的亲友对它认知的匮乏、是他们错误对待抑郁症的态度和方式。埋怨抑郁症患者为什么不坚强一点,就像指责一个哮喘病人:明明周围都是空气,你为什么还喘不上来气?


峨眉山跳崖的女孩,在遗书中写道:我不是没有去倾诉过,不是没有尝试过求救,然而,要不就是被当成笑话,要不就是觉得我想不开。


这样的事件每天都在上演。当抑郁症患者求助时,他们说你只是想不开,他们说你抗压能力太差


英国一名16岁的女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的姐姐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I’m fine”



但当姐姐不经意间将它倒过来的时候,这纸条上的字竟然变成了:“help me”



或许每个自杀的人,并不是没有呼救过。


只是没有人听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