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者_课代表 / 山水装置艺术 / 教育技术领域中的设计与教学设计的八种观点

分享

   

教育技术领域中的设计与教学设计的八种观点

2018-09-14  笃者_课代...

教育技术领域中关于设计的讨论,自上个世纪以来,始终是教育技术学领域中的热门话题。尤其是最近二、三十年来,教育技术和设计领域的有关设计的所有的讨论,都可以说是从不同的视角来审视设计和教学系统设计。用 Gibbons的话来说,所有这些对设计充满活力的讨论,都反映出了教育技术学领域对于设计的浓厚兴趣,这个兴趣是几十年来,受其他领域设计思想的影响而产生的,这些充满活力的讨论为该领域贡献了丰富的文献。

Jonassen(2008)强调设计的本质是问题解决。 在这篇发表在《教育技术学》杂志(Educational Technology,48(3),21-26)上的《作为设计类问题解决的教学设计:一个迭代的过程》(instructional design as design problem solving: An iterative process)中,从一个信息加工信息学家和一个建构主义者的视角,审视了设计,并将教学设计视为一个问题解决的反复迭代的过程。

 在2008年3月27日,在纽约,在AERA组织的设计与技术特别兴趣小组会议上,Rowland 所发表的题为《设计与研究:教育创新中的合作伙伴》(Design and research: Partners in educational innovation)的演讲,系统介绍了在教育创新中设计和研究的关系,描述了人们是如何通过设计来学习的,尤其是把设计视为教育教学的重要策略和途径,为教育工作者提供了非常有启发的思路。

在最近一段时间,创客教育和STEAM教育在国内异常火热,这与移动技术、传感器技术、可视化编程、创新能力培养等诸多元素的合流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我们推进创客教育和STEAM教育,提升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和动手能力,重视和充分关照从设计中学和通过设计来学习,显然是其中应有之义,并且应当得到充分的重视。

Bannan-Ritland 发表在《教育研究者》(Educational Researcher, 2003, 32(1),21-24)上的《设计在研究中的作用:整合学习设计框架》(The role of design in research: The integrative learning design framework)一文,是学习和研究基于设计的研究(DBR)的核心文献之一, 在这篇问行中,Bannan-Ritland把教学设计置于其他领域的设计研究情境之中加以考察,为后续基于设计的研究这一个重要研究方法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教学理论和教学设计(教学系统设计)一直是非常纠结的两个错综复杂的领域,在过去一些年,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学术界,有关这个问题的嘴仗没少大(国内、国外都有哪些嘴仗?)。

Bicheleyer (2003) 发表在 IDT Record上的《教学理论和教学设计理论:它们的差异以及我们为什么要关注这些差异?》(Instructional Theory and Instructional Design Theory: What's the difference and Why should we care? );Reigeluth(1999)在那本教学系统设计领域丰碑式的著作,《教学设计:理论与模型》(Instructional Design Theories and Models, Vol.2. A New Paradigm of Instructional Theory)第二卷,教学理论的新范式;Reigeluth 和 Carr-Chellman(2009)在《教学设计:理论与模型》第三卷(Building a Common Knowledge Base),构建一个共通的知识基础;

  Yanchar 和 他的同事们(Yanchar, South,Williams, Allen, & Wilson)在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的官方刊物《教育技术研究与开发》(Educational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ETRD,  2010, 58,39-60)上发表的《纠结于理论?对教学设计中概念化工具的一种质的调查》(Struggling with theory? A Qualitative Investigation of Conceptual tool use in instructional design),则强调了理论的本质以及理论与设计的关系。

所有这些,都可以说是审视和了解教学理论与教学设计理论的重要参考文献。

Parrish ( 2005,2006 )发表的两篇文章,在《教育技术学》杂志(Educational Technology, 2005, 45 (2), 16-25)上发表的《拥抱教学设计之美》(Embracing the aesthetics of instructional design),以及在 TechTrends(2006, 50(4),72-82)上《作为讲故事艺术的设计》(Design as Storytelling),分别从设计和设计作品的角度出发,探究了教学设计中设计和设计作品的美学特征。

Gibbons 和 Rogers(2009)在《教学设计:理论与模型》第三卷第三卷《构建一个共通的知识基础》(Building a Common Knowledge Base)中,《教学理论的结构》(The Architecture of instructional theory)一文,提出了如何将设计其他事物的艺术结构应用到教学设计中。

Wilson (2005)在《教育技术学》杂志(Educational Technology, 2005, 45 (2), 10-15)上发表的《拓宽教学设计的基础:实践的四大支柱》(Broadening our foundation for instructional design: Four Pillars of Practice)一文中,重新审视了设计实践。

相当长一个时期以来,教学设计过于依赖于设计模型,即对复杂的设计活动进行了越来越简化的描述。Smith 和 Boling (2009) 在《教育技术学》杂志(Educational Technology, 2009, 49 (4), 3-17)上发表的《设计是用什么做的?在教育技术领域中作为概念的设计》(What do we made of design: design as a concept in educational technology )一文中,回顾了这一个时期发展出的设计模型的假设和误解。所有这些都可以说是,构成了我们审视和综述教育技术领域中的设计必须重点审视和阅读的文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