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坛归客 / 南窗诗话 / 格律诗的对仗方法和形式

0 0

   

格律诗的对仗方法和形式

2018-09-23  杏坛归客
                   

论及对仗之方法,不论选择何种对仗形式,皆必须注意如何构思,如何用字、措词、造句,诗意方能贯串。其词意方面,有取其相对者,如:悲对喜、优对劣、新对旧等,有取其相似者,如天长对地久、父慈对子孝等,有取其相关者,如江风对海雾、狂风对骤雨、珊瑚对玳瑁、青草地对白云天等。然词性结构语法结构却必须取其相同者方能成对。

我国文法上之词性,共分十种。其中名词、动词、形容词、代词、数量词属实词类,而副词、介词、连词、叹词、助词等为虚字类。

诗中所用以名词、代名词、动词、形容词居多,而副词、介词、连词较少,至于叹词与助词则更少。对仗即是一联两句之中,其词性与句型之排列相同。如: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且其词句之组成型态亦应相同。如单字词与单字词相对,双字词与双字词相对,三字词与三字词相对等。

现将前人常用对法,举其可为模范者,说明于下,以供大家参考。

一:实字对。如: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王维·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杜甫·和贾至早朝大明宫。诗中对仗以实字居多,故称为“实字对”。

王维·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

绛帻鸡人送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数量/名词/动/名词,数量/名词/动/名词,2212

定语 主语 谓 宾语 定语 主语 谓 宾语

日色/临/仙掌/动,香烟/傍/衮龙/浮。2221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向凤池头。

“2221”及“2212”标的是“音步”,即吟哦之节奏。

杜甫: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

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从两首是来看,各联所标的音步是不同的——邻联的句式结构要有变化,才能避免“结构合掌”。

《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是唐代诗人杜甫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这是一首和诗。首联突出“早朝”写时间飞快和宫里景色醉人;颔联写朝见时的仪仗和宫殿中的自然景观及气氛;颈联写贾至的儒雅风流和备受君主恩宠;尾联用典称颂其家世的文采和父子两代执掌朝廷起草诏命职务的荣耀。这首诗艺术上格法严谨,脉胳分明,深得和诗之体,体现了杜甫诗歌“清词丽句”的特色,又有与众不同的挺拔之姿和雄健之气。


二:虚字对。如罗隐诗:

教解语倾国,是无情动人;

聚散期云北去,浮沉计水东流;

诗中对仗以虚字居多,故称为“虚字对”。

三:错综对如:

杜甫:秋兴八首之八

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鹦鹉啄香稻余粒,凤凰栖碧梧老枝。)

柳絮打残连夜雨,桃花吹散五更风;(连夜雨打残柳絮,五更风吹散桃花。)

因格律凭着调整之故而至。此种对法,即所谓之“倒装句”法。

四:连珠对如:

树树皆秋色,山山惟落晖;(王绩:野望)

江天漠漠鸟双去,风雨时时龙一吟;(杜甫:滟滪)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登高)

客子入门月皎皎,谁家捣练风凄凄;(杜甫:暮归)

诗中对仗以“重叠词组”为特点。

五:人物对:

黄公石上三芝秀,陶令门前五柳春;(苏广文:自商山宿隐居

欲舞定随曹植马,有情应湿谢庄衣;(李商隐:对雪)

对中对仗以“人物”之典故为主轴。

六:鸟兽对如:

玄豹夜寒和露隐,骊龙春暖抱珠眠;

旅梦乱随蝴蝶散,离魂潜逐杜鹃飞;

诗中对仗以“鸟兽”为特色。

七:数目对如:

百年莫惜千回醉,一盏能销万古愁;

有时两点三点雨,到处十枝五枝花;

诗中对仗以数量词为突出重点。

八:巧变对:

来山色里,哭水声中;(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

此即重出句法之对,亦称“重字对”、“拱璧对”者。

九:隔句对:

昨夜越溪难含悲赴上兰

今朝逾岭易抱笑入长安

此即第一句与第三句相对,而第二句与第四句相对。此种对法,又称扇对格。《苕溪渔隐丛话》云:“律诗有“扇对格”,第一与第三句对,第二与第四句对。如杜少陵《哭台州司户苏少监》诗云:“得罪台州去,时危弃硕儒;移官蓬阁后,谷贵殁潜夫”。东波《和郁孤台》云:“邂逅陪车马,寻芳谢朓洲;凄凉望乡国,得句仲宣楼”。又唐人绝句,亦用此格,如“去年花下流连饮,暖日夭桃莺乱啼,今日江边容易别,淡烟衰草马频嘶”之类是也”。

“隔句对”亦称“扇面对”,多出于词中,诗中少见。如《沁园春》:

毛泽东:沁园春·雪

上片:

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下片:

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毛泽东:沁园春·长沙

上片: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下片:

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十:互成对: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李商隐:风雨颔联)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王维:汉江临泛)

胡越书难到,存亡梦岂知;(崔峒:江上书怀)

四年三月半,新笋晚花时;(元稹:军大夫严秦修

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杜甫:武侯祠)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下魂;(杜甫:明妃村)

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杜甫:曲江对酒)

此种对法亦称“句中自对”,如首例句中之“风雨”自对,“管弦”自对,而“风雨”又与“管弦”成对,“黄叶”与“青楼”亦各自成对。沈德潜《说诗晬话》云:“对仗固须工整,而亦有一联中本句自为对偶者,五言如王摩诘:“赭圻将赤岸,击汰复扬舲”;七言如杜必简:“伐鼓撞钟惊海上,新妆袨服照江东”;杜子美“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之类,方板中求活,时或用之”。又洪迈《容斋续笔》云:“唐人诗文,或于一句中自成对偶,谓之当句自对。盖起于《楚辞》“蕙烝兰藉,桂酒椒浆;桂棹兰枻,斲冰积雪”。自齐粱以来,江文通庾子山诸人亦如此”。《升庵诗话》亦云:“王维诗“门外青山如屋里,东家流水入西邻”,严维诗“木奴花映桐庐县,青雀舟随白鹭涛”,皆谓之当句对”。

十一:流水对: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

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怨落晖;(杜牧:九日齐山)

唯将迟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圣朝;(杜甫:野望)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此种句法,是指出句与对句上下相承,只说一种意思,互为因果。两句不能互相脱离,更不能颠倒,在语言结构上有一定的前后秩序。..葛立方《韵语阳秋》云:“梅圣俞五字律诗,于对联中,十字做一意处甚多。如《碧澜亭》诗云:“危楼喧晚鼓,惊鹭起寒汀”;《初见淮山》云:“朝来汴口望,喜见淮上山”;《送俞驾部》云:“何时鹢舟上,远见炉峰迎”;《送张子野》云:“不知从此去,当见复何如”;《和王尉》云:“度鸟不曾下,新文谁寄评”;《昼寝》云:“及尔寂无虑,始知机尽空”。如此者不可胜举,诗家谓之“十字格”。老杜亦时有此格,如《放船》云:“直愁骑马滑,故作泛舟回”;《对雨》诗云:“不愁巴道路,恐湿汉旌旗”;《江月》云:“天边长作客,老去一沾巾”。今人用之者殊少也”。

十二:问答对: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秦韬玉:贫女)

永夜思家在何处,残年知汝远来情;(苏轼:侄安节远来夜坐

此种对法,以一问一答方式为之。然答语不可过于直率,须把诗意荡开,方能显出含蓄与蕴藉。

十三:借韵对:

此种对法,乃是借同音字假借对仗。如:

厨人具黍,稚子摘梅;(孟浩然:裴司士见访)

以对句借“杨”为“” 上句之“”形成禽畜对。

根非生土,叶不坠风;(张  乔:试月中桂)

借“下”为“”对“” 形成时令对。

住山今十载,明日又迁居;(  郁:僧迁居

借下句“迁”为“”对上句“” 形成数字对。

因寻樵子径,为到葛洪家;(崔  峒)

借“子”为“”,借“洪”为“”形成颜色对。

《朱子儋诗话》(朱承爵字)谓其论诗近于穿凿。余谓孟浩然有“庖厨具黍,稚子摘梅”,以“鸡”对“杨”(羊);老杜(杜甫)亦有“杞因吾有,栖奈尔何?”以“枸”(狗)对“鸡”;韩退之(韩愈字)云“眼昏长讶双影,耳热何辞数频”;以“鱼”对“爵”(古同“雀”)。皆是假借,以寓一时之兴也。唐人多有此格,何谓穿凿哉?”

十四:虚实对:

舳舻利涉来往风潮;(孟浩然:访天台)

“舳舻”为实字,“来往”为虚字;“利涉”为虚字,而“风潮”为实字。如此相对,称为“虚实对”,亦有以“交股对”目之者。

十五:交股对:

春残叶花枝,睡起茶酒盏。(王安石:晚春)

出句之第四字“密”,对下句第七字之“疏”;出句第七字之“少”,对下句第四字之“多”。如此交互相对,称之为“交股对”。

裙拖六幅湘江水,髻耸巫山一段云。(李群玉:杜丞相悰筵中赠美人

该诗亦同于此类。

释惠洪《冷斋夜话》载介甫诗云:“春深叶花枝少,睡起茶多酒盏”。“多”字当作“亲”字,世俗传写之误。洪之意,概欲以“少”对“密”,以“疏”对“亲”。予作荆南教官,与江朝宗偶论及此,江云:“惠洪多妄诞,殊不晓古人诗格”。此一联以“密”对“疏”字,以“少”字对“多”字,正交股用之,所谓蹉对法也”。(错位

十六:浑括对:

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杜甫:武侯祠) “伯仲之间”与“指挥若定”,在字面上虽不甚工整,然整联看来,意思却铢两悉称。如此只对意不对字面者,称之为“浑括对”。(意对

十七:逆挽对:

回日楼台非甲帐,去时冠剑是丁年;(温庭筠:苏武庙)

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李商隐:马嵬)

沈德潜《说诗晬话》云:温李擅长,固在属对精工,然若工而无意,譬之剪彩为花,全无生韵,弗尚也。义山(李商隐字)“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飞卿(温庭筠字)“回日楼台非甲帐,去时冠剑是丁年”。对句用逆挽法,诗中得此一联,便化板滞为跳脱”。(倒叙

以上为绝句与律诗之对偶型态,与属对方法。其中前8种属工对,适合于颔联与颈联;后9类为宽对,仅适合于颔联。至于排律之对偶,则除首联与末联不对外,中间不论句数多寡,皆须对仗,且宜采用前8种对仗形态。

此为近体诗(格律诗)运用对仗之准则。至于古体诗,则对与不对,并无一定之限制,纵有对句,亦极其自由。在此毋庸赘述。

词中的对仗相对宽松些,有些只是对偶,而平仄并不相对。有“三连偶”(沁园春前3句)、“虾须格”(上片前两句对仗)、“双拽头” (上下片前两句都对仗)。


《生查子》词律简介

《钦定词谱》卷三载:原为唐教坊曲,五代时演为词调,多作怨抑之情。据潘慎《词律辞典》按:“此调《敦煌曲子词》中已有二首。《词律》《词谱》以为创自韩偓,俱失考。”

该调别称较多,皆缘各家词句而得名者。如:《楚云深》《梅和柳》《梅溪渡》《愁风月》《陌上郎》《绿罗裙》《美少年》《遇仙槎》《懒卸头》《晴色入青山》等

此调各家填制中,平仄格式虽多有出入,但皆双调小令,40字4仄韵。文人填制作品中,当以唐末韩渥为最早。

韩偓:生查子·侍女动妆奁(词韵第3部)

动妆奁,故惊人。那本未眠,背偷垂

凤头钗,羞鸳鸯。时见残灯,和坠金

正格词谱:(韩偓格·第3、8句平起、余者仄起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

句式特点:

1常格为双调,40 字8句4 仄韵,隔句一韵。谱例韩渥词,附例1、晏几道词,附例2、欧阳修词,皆属此格。附例3、孙光宪换头作七字句,附例4、牛希济和附例5、张泌词,换头作三字两句词并用韵,皆属此调之变体。其句式及用韵排序为:

上片:五,。五,。下片:五,。五,

2此调貌似两首五绝之重叠,但细加辟析,则与律诗中五绝之组合方法截然不同。四种句式可以随意排序,只在保持“隔句押韵”之原则,即为不离大体。所有五言之仄起句,第1字皆不拘平仄。仄平脚句,须规避孤平之忌。

3此调通篇皆为五言律句,并且四种句式俱全。平起式有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起式有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其与五绝之差别,只在于组合顺序不同。开头既有用平起式也有用仄起式。举二例于下

其一,首句仄起式

侍妇动妆奁……懒卸凤头钗——谱例韩渥上、下片;

暖日策花骢——附例3、孙光宪上片。

其二,首句平起式

去年元夜时……今年元夜时——附例2、欧阳修上下片;

春山烟欲收——附例4、牛希济上片。

其三,四句皆用仄起式者,如附例1、晏几道词:

坠雨已辞云,流水难归。遗恨几时休?心抵秋莲

忍泪不能歌,试托哀弦。弦语愿相逢,知有相逢

晏词8句全用仄起式,在词中实属罕见。显然,晏几道有意如此,就是要追求特殊的格调。

从以上3例的不同组合方式可知,实际上四种句式可以随意颠倒,只要本着“隔句押韵”这一原则,任何一句用平起或仄起亦不限,按哪种排序皆可。这一点,恰为词律与诗律有别之处。按诗律,只要首句定格,其馀各句则有定规,即“两句之间平仄相对,两联之间平仄相粘”。而此调,古人则只讲“隔句押韵”,句型与句序则完全不顾。

以上之解释,只是针对各种变体的产生原因而言的。我们实际操作时,必须按你所选定的词格来填。因韩渥词为首创,视为正格凡与韩词排列顺序不同者,均视为另格别体。如另有创新,当提出充分的论据才好。

4此调另一特征是,“平平仄平”句式虽非押韵句,但仍须“避孤平”,其余句式第1字皆不拘平仄。

5总之,《生查子》是句序与平仄变化为灵活的一种词体。熟悉诗律,擅长五绝者,运用此调即兴抒情,十分方便,故也为许多诗词大家所喜用。已经谙熟诗律而初学填词者,作为研习仄韵格入门之作,也较方便。

情感基调:从所举先辈词例可见,古人词多属婉约词,习用抒发忧烦、哀、抑郁之情。鉴于其特定的情感基调,大家在取材、构思时要特别注意才好。

词例:(为方便大家准确使用各体词格,故所举词例已进行了标谱)

1、晏几道《生查子》(8句全为仄起式·词韵4部

已辞云,流难归。遗几时休?心秋莲

不能歌,试哀弦。弦愿相逢,知相逢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

(与韩词较,唯上片第三句仄起不同。)

2、欧阳修《生查子》(上下片唯首句平起·词韵12部)

元夜时,花灯如。月柳梢头,人黄昏

元夜时,月灯依。不去年人,泪春衫

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词有以为乃朱淑贞之作。与晏词较,唯上下片首句皆为平起式。)

3、孙光宪《生查子》(换头添2字作七言平起句·词韵16部

暖日策花骢,亸鞚垂杨陌。芳草惹烟青,落絮随风

谁家绣毂动香尘,隐映神仙。狂煞玉鞭郎,咫尺音容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4、牛希济《生查子》(换头添1字摊破作三字两句并添韵·词韵8部

春山烟欲收,天澹星稀。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

语已多,情未。回首犹重。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

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双调41字,上片4句2仄韵,下片5句3仄韵。换头作三字两句,并用韵。)

5、张泌《生查子》(上下片起式皆用摊破句法·词韵7部

相见稀,喜相。相见还相。檀画荔枝红,金蔓蜻蜓

鱼雁疏,芳信。花落庭阴。可惜玉肌肤,消瘦成慵

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双调42字,上下片各5句3仄韵。上下片起句均添1字作三字两句,并各用韵。此乃摊破句法之变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