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谷 / 经济地理 / 长江与珠江航道连通意味着什么?| 地缘谷

0 0

   

长江与珠江航道连通意味着什么?| 地缘谷

原创
2019-02-11  地缘谷
 

 NO.75

文/捕风者

音/小太阳

图/地缘谷


南岭横亘在湘桂、湘粤、赣粤之间,向东延伸至闽南。也许在多山的中国算不上高大,却在过去数千年将两广地区与中原文明相隔离郦道元曾在他的《水经注》说:“古人云:五岭者,天地以隔内外”。1839年,林则徐奉命到广州查禁鸦片。

南下广东时,从江西坐船至南雄,翻越南岭的大庾岭至广东境。自韶关沿北江水水路到广州。大庾岭虽经张九龄主持拓宽,但仍需南下的船客艰难地爬过山路。明代大学士解缙就曾提出开凿赣粤运河,将赣江水与北江水用于农田灌溉。

 

梅岭位于大庾岭中段,人们历来都把梅岭当庾岭,以梅岭为大庾岭的主峰。


去年12月,交通运输部组织珠江航务局等单位开展两条连接长江和珠江的运河工程前期情况调研。目前,赣粤运河和湘桂运河工程已纳入《全国内河航道与港口布局规划》(征求意见稿)。长江有望连通珠江,实现除海运外乘船至广州、南宁的千年愿望。


「 赣粤运河


作为凿空岭南的运河工程。赣粤运河全长1282公里,其中江西省境内长度为748公里,广东省境内长534公里。

赣粤运河规划北起江西鄱阳湖湖口县,溯赣江而上,经贡江进入桃江,从信丰西河赣粤分水岭,再由广东省浈水沿北江至广州出海,从江西湖口县至广东韶关北江三水河口,全长约1200公里。

赣粤运河示意图

 

设计通航标准为1000吨级船舶,建成以后将实现中国水系南北大贯通。当前正在进行高等级航道建设,两年内将全部贯通。前不久,南昌龙头岗综合码头已正式开展外贸业务,成为江西第三个水运外贸码头,有42000吨级泊位,年吞吐能力20万标箱、180万吨。

预计到2020年,随着井冈山航电枢纽建成,千吨级的船舶可以直接从赣州进入鄱阳湖,从鄱阳湖再进入长江,再加上赣江新干航电枢纽、信江八字嘴航电枢纽等一批重大水运设施项目先后建成。

 
 

江西对接长江黄金水道的赣江、信江高等级航道提升工程项目全部落地,将分别于2019年和2020年实现三级航道贯通。赣鄱千年黄金水道将重现千船竟发。


「 湘桂运河


作为湘桂运河最早的实践者与雏形,灵渠显得更加悠久与闻名。灭六国后不久,秦始皇即派屠睢率50多万大军出击百越,然而岭南远离中原腹地,秦军久攻不下,相持三年之久,粮食难以为继。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派人凿通灵渠,将湘江和漓江连接在一起。此后,大批粮草经灵渠运往岭南,秦军当年就征服了南粤和西瓯,并设置南海、桂林和象郡。于是,岭南归属中华

灵渠

 

此后上千年,灵渠虽然多有修凿,但还是没能赶上工业社会发展的脚步,灵渠的运输作用逐渐被随之而来的火车代替,前者更多地成为了一个历史符号

近年来,随着河运经济的兴起和航道开凿及船舶技术的突飞猛进。人们开始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审视湘桂运河。由此产生了两种呼声较高的方案。

 
 

东线方案由湖南省永州市萍岛经潇水至道县入永明河,在江永县城关附近的白岭岗开挖人工运河跨越分水岭,至桃川镇螺丝岭入桂江支流恭城河,经恭城河至平乐汇入桂江,桂江从平乐至梧州进西江干线,全长1260km。

其中湖南境内958km,广西境内302km。萍岛至平乐332.2公里,其中人工运河42.3公里,需改建、新建11座梯级,总投资估算260亿元

湘桂运河示意图


西线方案由萍岛沿湘江而上经广西全州至灵渠下游4km处的贺家塘,开挖人工运河,经田洞至太史庙穿越分水岭,再经铁路村与灵渠汇合,再沿灵渠稍作裁弯取直,至榕江镇汇入桂江。自湘江萍岛至桂江平乐长369公里,其中开挖人工运河长32公里,需建设32座梯级,总投资估算550亿元

两线相较,东线在投资上的优势显而易见。此外,西线涉及灵渠和漓江,广西也出于对其旅游的保护而倾向东线方案。交通运输部规划院前期调研专家组也原则同意东线方案。

 
 

目前,湘桂运河开发已列入《湖南省内河水运发展规划》,国务院待批准的《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也已经将湘桂运河项目列入规划。


「 “编织”南方


从北京坐船到广州南宁,可能是湘桂运河和赣粤运河开通最直观的效果。当然,它的意义远不只此。


 

南方历来多山,确切地说是多丘陵,即一类低矮的山。北方则多平原,往往一望无际。南方也有平原,但异于北方的是,南方的平原往往分布于河流两岸,在狭窄的低山中间生存,面积本来不大,但却因南方多雨,容易形成大河,所以河谷平原的面积也随之可观


 

如长江珠江沿岸平原、赣江湘江沿岸平原及洞庭湖鄱阳湖平原。然而毕竟囿于丘陵,平原相互隔离,往来也很少。即使在交通技术显著提高、流域经济崛起的今天未改先前。长江经济带及长三角经济区和珠江经济带及珠三角仍然处于一种各自发展、往来稀疏的境况

长江与珠江通航将极大地加强长江经济带和珠江经济带的货物往来。先前长江沿岸及附近城市发往广东广西及海南的水运货物必先由长江入海,再转而南下至广州海口及防城港,或由海运进入珠江航道至南宁。这样一来,线路上绕了一大圈,时间也很浪费

 
 

以赣粤运河为例,江西九江经粤赣运河至珠江三角洲要比九江经上海绕浙江、福建、广东省节省1204公里,降低运输成本,保证粤赣两地的大量中小船舶由现在的海上航行变为内河航行,确保船舶及船上人命财产安全。

赣粤运河和湘桂运河开通后,长江珠江和湘江赣江流域城市之间不再遥远。南方密布的干支河流基本连成航运河网,纵横交织、互通有无。促进南方区域交通联系与经济交融,彻底打破南方山地丘陵对区域经济的割裂与阻隔

当然,我们不可低估甚至忽视长江珠江通航对中间区域的影响。作为长江与珠江通航的“桥梁”,纵贯湖南的湘江和纵贯江西的赣江也将成为区域联系的交通要道

 
 

这对于落后贫困的湘西湘南及赣南地区又何尝不是千载难遇的机会。之所以不能低估航运的作用,历史与现实早就给出了它不容置辩的答案,铁路在十九世纪大力扩张至全球,却在二十一世纪落败于传统的航运

长江经济带陇海线经济带似乎就是再好不过的对比,前者已然越过了后者,成为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最重要的一极。从这个角度来看,湘江和赣江航运的贯通其带来的经济效益不会亚于纵横于湘赣两省的铁路线,甚至会直逼铁路动脉京广京九线。


「 深山里的“黄金线”


与同处湘赣的鄱阳湖和洞庭湖平原的富饶不同,湘赣南部和西部山区却因贫困闻名天下。秀丽的山地绵延千里却丝毫掩盖不了贫困与落后,多山没能阻碍探险者的脚步,却将轰鸣的火车“拒之门外”。毫无疑问,湘赣山区是铁路“末梢”难以触及的地方。

湘赣贫困县分布

 

江西13个贫困县、湖南20个贫困县大多分布于其境内南部西部山区。长期以来,湘赣山区落后的现状成为南方经济交往的障碍。湘江赣江航道的开发与运营必将惠及两岸,使之焕发出像珠江长江流域那样的活力。让中国处于“腹部”的湘赣山区硬起来


「 新方式与新技术


在不久的将来,湘赣航道的顺利运营,很有可能成为其他河道竞相学习的典范。在中国,境况与湘江赣江相似的河流不在少数,它们有着丰沛的降水却在崇山峻岭中无人问津。

乌江正是如此,这并非项羽自刎的河畔,而是一条遍布贵州的长江支流。与湘江赣江不同的是,它所流经的地域更加陡峻,但也并非没有开发航道的可能,湘赣航道技术的成功应用,让乌江的巨大潜力有了绽放的可能。无独有偶,珠江支流也有着同样的情况,这样看来,湘赣航道将为南方河流打开一种新方式

贵州乌江

 

中国有着悠久的大河文明。自新航路开辟及工业革命以来,海洋文明逐渐扩张至全球,海洋经济随之崛起,经济重心由沿河走向沿海。大河文明开始学习借鉴海洋文明,并在实践中重视海洋经济。

 
 

时间迈入二十一世纪,随着长江、莱茵河等河流航运的兴起,河流再次焕发活力,成为内陆经济沟通甚至国家间经济往来的黄金线。湘桂运河和赣粤运河很有可能成为继长江经济带、珠江经济带外的南方神话。


参考资料

《全国内河航道与港口布局规划》(征求意见稿)

  
 (本文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