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味道 / 老街诗词闲话 / 陈子昂这首诗是抄来的吗?明月隐高树 长河...

分享

   

陈子昂这首诗是抄来的吗?明月隐高树 长河没晓天

2019-09-04  老街味道

前言

前天回答了一个关于陈子昂的问题:怎样欣赏陈子昂的千古名句“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题主所说的这两句诗是化用了前人的作品,这种现象其实很常见。但是现代人未必知道,总以为是诗人的原创。南宋周紫芝的《竹坡诗话》中说过:

自古诗人文士,大抵皆祖述前人作语。

陈子昂这两句或者说整首诗,都脱胎于南北朝谢朓的一首作品。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陈子昂这首千古名篇是“抄自古人”吗?

一、《春夜别友人》 简析

这两句诗出自于陈子昂的《春夜别友人》:

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悠悠洛阳道 ,此会在何年。

陈子昂在唐睿宗文明元年(684年)进士及第,年方24岁。这两首诗应该是在此前陈子昂离开家乡时的作品。我们先看看陈子昂的作品再去比较一个谢朓的原作。

1、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

起句是对仗,不但是上下联对仗,而且还是句中对。如果仔细看一下的话,这首诗的前三联都是句中对。第一句写的是夜宴送别,杯盘交错。

2、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

出句要注意,思,是仄声,离堂思琴瑟,平平仄平仄。思,作为仄声时,多用作名词,例如秋思、离思。用作动词时一般是平声,如相思。动词作仄声的思,最有名的是:一弦一柱思华年。

注意上下联其实是有区别的,从句子结构看似乎都是主谓宾结构:别路--绕--山川。但是“离堂思琴瑟”的意思是“(在)离堂(人)思琴瑟。

上联典出诗经《诗经·小雅·鹿鸣》:“我有嘉宾,鼓琴鼓瑟。”

3、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这两句表示宾主双方喝起来通宵达旦,不忍分别。说这两句是千古名句有点夸张。

隐,表示月亮落下;没,表示星河渐渐消失在黎明的天空。这两个字下得准。上下联都省略了一个(于)字:明月隐(于)高树,长河没(于)晓天。

4、悠悠洛阳道 ,此会在何年。

唐朝得国都是长安,怎么诗人去了洛阳呢?因为洛阳是唐朝的东都。

陈子昂及第的公元684年有两个年号,文明元年(公元684年)9月6日,临朝称制的武则天改元光宅,大赦天下。"光宅"意思是"光大所居",即"建都"之意。武则天改东都为神都, 以洛阳为首都 。

陈子昂应该是离开家乡梓州射洪(今四川省射洪县)前往洛阳,好友设酒宴为之践行。

这首诗前三联都是2-1-2结构,未免单调缺少变化。不过要注意同样是2--1--2,同样看上去象是主谓宾结构,但是前6句有三类不同句法:银烛吐青烟;离堂思琴瑟;明月隐高树。

另外有古代的诗评家认为每一句的中间字都是仄声:吐、对、思、绕、隐、没、洛、在,也是一个小毛病。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陈子昂这首千古名篇是“抄自古人”吗?

二、从谢朓《离夜》脱化而来

上面说过,陈子昂的这首诗是整体化用而来,原版是谢朓的《离夜 》 :

玉绳隐高树,斜汉耿层台。离堂华烛尽,别幌清琴哀。

翻潮尚知恨,客思眇难裁。山川不可尽,况乃故人杯 。

喜欢作诗而不是读诗的人可能会注意到,谢朓的诗避免陈子昂前六句的雷同,颔联是2-2-1结构:离堂--华烛--尽,别幌--清琴--哀。

很明显陈子昂的颈联”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脱胎于”玉绳隐高树,斜汉耿层台。“玉绳,常泛指群星,被陈子昂换成了明月。而长河就是斜汉,银河的两个不同说法。晓天代替了层台。

其他的诗中意象,离堂、山川没有变化,银烛代替华烛,琴瑟代替清琴,表达的都是离愁别恨。

黄庭坚曾有“点铁成金”、“夺胎换骨”之说,但是陈子昂的这首诗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其中最大的区别是把谢朓的古体改成了一首五律。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陈子昂这首千古名篇是“抄自古人”吗?

三、凡作诗之人,皆自抄古人

正如南宋周紫芝所说:自古诗人文士,大抵皆祖述前人作语。”,古人很多的诗作都有所本,例如王安石的《梅花》: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脱胎于乐府诗集《梅花落》 :

中庭一树海,寒多叶未开。秪言花是雪,不悟有香来。

空海和尚在《文镜秘府论》中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唐朝诗人随身带有前人诗歌的手抄本,作诗苦思不得时,就打开“锦囊”看一看:

凡作诗之人,皆自抄古人,诗语精妙之处,名为随身卷子,以防苦思。作文兴若不来,即须看随身卷子,以发兴也。”《文镜秘府论》

不知道陈子昂喝酒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一个“随身卷子”放在身边。或者很多过目不忘的”最强大脑“本来就储存了成千上万首古诗,自己创作时不由自主带出了古人的零部件。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陈子昂这首千古名篇是“抄自古人”吗?

结束语

鲁迅曾经有一段话说:

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此后倘非能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太圣”,大可不必动手。

不过他又接着说:

然而言行不能一致,有时也诌几句,自省殊亦可笑。

其实每一代人恐怕都有这种感受,总觉得好句子都被古人写尽。宋朝的王禹偁写了首诗:

两株桃杏映篱斜,妆点商州副使家。何事春风容不得?和莺吹折数枝花。《春居杂兴》

没想到撞到了杜甫,:

手种桃李非无主,野老墙低还似家。恰似春风相欺得,夜来吹折数枝花。《绝句漫兴》

古人的诗作,只要读书多的人,估计都能找到”前人作语“。只不过陈子昂是有意,王禹偁是偶遇。老街以为,化用也好、偶合也好,只要是好诗,英雄不问出处。

@老街味道

您能把徐志摩《再别康桥》改成诗词吗?学会这几点其实也不难

观唐习律27 猛将张巡两首律诗 被认为应和六经放在一起接受致敬

餐霞红日晓悟道谪仙知 观唐习律合集11-20 老街味道原创律诗十首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