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类 / 《禹贡》到底是本什么书?其实和大禹没关...

0 0

   

《禹贡》到底是本什么书?其实和大禹没关系,但内容确实很重要

原创
2020-02-18  浩然文史

《尚书·禹贡》作为中国古代地理学的典范之作,深深的影响了中国古代地理学,以及近现代历史地理学的发展。虽然受到当时社会的局限,有在所难免的错误,但其“九州”、“导山”、“导水”与“五服”等理念使其成为了一篇具有系统性地理观念的文章。

一、什么是《禹贡》?

《尚书》中的《禹贡》是中国古代历史文献中公认的一篇具有系统性地理观念的文章,也是中国古代地理的典范之作,全书共一千二百字,分九州、导山、导水、水功与五服五个部分组成。

大禹像

自战国两汉以来,早先都公认《禹贡》所介绍的内容是大禹本人或者大禹时代治水成功后的一份记录。后来人们对《禹贡》的成书年代提出了质疑,认为《禹贡》之文不可能是成书于夏。慢慢的对于《禹贡》的出书年代就提出了四种说法即:西周说、春秋说、战国说,以及战国末至汉初说。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已故历史学家顾颉刚曾探讨过这个问题,他在1959年发表的《禹贡(全文注释)》一文中曾表示:“它是公元前第三世纪前期的作品,较秦始皇统一六国时早六十年。作者的地理知识仅限于公元前280年以前七国所达的疆域”。其实对于《禹贡》的成书年代,史学家史念海、内藤虎次郎、辛树帜等学者都有过系统的论述。虽然其说法都有各自的差异,但大都坚持《禹贡》应为战国末年的作品。

至于《尚书·禹贡》为何假借大禹之名,将此书前推了十七个世纪以上?其目的应该是为宣扬尧、舜、禹的先王王道,用以来蒙骗封建社会的臣民之用。在战国这样的动荡时期,以大禹之名,来表达出当时人们的政治抱负与对统一和平的期许。

大禹治水

虽然《禹贡》被认为是伪借大禹之名的作品,但从中国古代地理学的发展角度来看,《禹贡》提出了一系列系统的地理观念,构成了中国区域地理最古老的典范。

二、《禹贡》的地理基础与贡献

  从整篇《禹贡》的文章来看,《禹贡》对地理形势的重视,是在作者充分掌握了各地地理资料的基础上,为着装点古老历史时代的繁荣昌盛,和大禹治水之功相结合的作品。

《禹贡》突破了之前《山海经》、《穆天子传》等更早地理书籍中神话与臆想色彩过重的特点。它用更加系统与理性的文字,勾勒出了古人对当时地理环境与社会发展的认识。所以从成书意义而言,《禹贡》对后世中国古代地理学的发展,以及近现代历史地理的建立,都具有深远的影响。

古人参照《禹贡》所做的《禹贡九州地域图》

首先是九州观念的建立,传统观念历来公认的九州区划是夏代的制度,其唯一的根据正是《禹贡》。过去很多历史学家所做的历史地图也往往把《禹贡》的九州作为夏的行政区划。

《禹贡》中所介绍的九州分野

其实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夏作为一个有待破解的王朝,其疆域范围仅仅只有今天河洛盆地至晋南(运城与临汾南部)。而《禹贡》所描绘的九州其西达今河西走廊,南到南海,北至辽东半岛,东至今山东江苏一线。就当时夏的统治能力,绝无可能达到如此的范围。

但九州的观念却从《禹贡》开始不断深入人心,今天我们将中国比作神州大地,九州大地,其根源就是来自于《禹贡》的九州。后世所做的《周礼·职方》、《尔雅·释地》与《吕氏春秋》都采用九州作为天下的分野,虽然与《禹贡》中九州的划分略有不同,但是其九州思想已经深深影响了后来古人对最初中国空间地理范围的理解。

吕不韦剧照

西汉时把《禹贡》、《职方》中的九州观念结合起来,将天下划分为豫、兖、幽、荆与扬等十三州,至东汉末年州制正式成为中国的政区而得到后来历朝历代的沿用。即使在今天,“州”作为通名这一级行政区已经被省、市、县等政区所代替,但“州”作为专名一直在今天所沿用,如江苏的徐州市与扬州市、山东济宁的兖州区与潍坊下辖的青州市、衡水的冀州区、湖北的荆州市,还有河南简称的“豫”(即九州中的豫州),河北省简称的“冀”都是《禹贡》九州的留存。

今日冀州一瞥

除了九州的影响外,还有对全国地理形势的分析,《禹贡》的地理内容具有反映全国地理形势的作用。如《禹贡》中导山与导水的部分,如《禹贡》冀州条载:“冀州,既载壶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阳;覃怀厎绩,至于衡漳。”其中的“壶口”、“岳阳”、“衡漳”等叙述,虽然字不多,但能让读者形成一种对冀州全局的认识,并很清晰的明白冀州的疆土范围与山川形势,另外《禹贡》中对黄河的记载,就让人看到了在战国中期黄河未改道时形象,之后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对文章内容进行进一步地分析和整理,就形成了对禹贡大河(即战国中期的黄河)的认识。

今日黄河

但《禹贡》中的内容还依然存在很大的缺陷,如对济水源流潜流观念的认识,就很大程度了影响了后世的中国古代的地理作品,如郦道元的《水经注》就不加辨析的继续坚持《禹贡》中济水河源潜流的观点。

今天济水的源头所在地济渎庙(笔者摄)

《禹贡》另外地位影响就是对土壤的分类,例如《禹贡》雍州条载:“厥土惟黄壤,厥田惟上上,厥赋中下。”对的雍州的土壤有了更加详尽的分类,认为雍州(雍州的地理范围大致为今天山西、陕西与甘肃黄土高原地区)的土为黄色,这是对当时关中平原在内整个地区土壤很正确的认识。另外在荆州与扬州的记载中,认为荆、扬州(相当于今天长江沿线及以南区域)涂泥,大致符合这两地平原部分的土壤情况。

文史君说

《禹贡》对中国古代地理,以及今天历史地理的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与影响。如宋代的地图禹迹图(即大禹的足迹),中国最早的历史地理学会就起名为“禹贡学会”,其刊物定名为《禹贡》。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的官网就起名为“禹贡网”等。虽然《禹贡》的部分观点因为时代的局限,而产生了错误的观点,但是我们都应该认识到其对后世历史学,以及地理学的作用。

参考文献

1.王成祖:《中国古代地理学(先秦至明)》,商务印书馆,2015年。

2.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编辑:《中国古代地理文献选读》,科学出版社,1959年。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