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明居士 / 历史 / 诈粘子,拴马桩,开杵门子,我用天桥杂耍...

分享

   

诈粘子,拴马桩,开杵门子,我用天桥杂耍人的行话,讲里面的门道

2020-07-10  思明居士

天桥的繁荣,主要是靠是的社会上大量的底层劳动者,撞现钟的、卖苦力的,他们一是工作不固定,有空闲时间,二是临时工,现结账,手里都有零钱,有钱有闲,自然要逛逛玩玩儿,可戏园子又去不起,只能上地上看玩意儿,因此也就养活了天桥的各样杂耍、生意铺面。

离北京最近的天津也有这类市场,最有名的叫三不管儿,但三不管儿要比天桥繁盛的多。道理很简单,天津是码头,人流量大,一个书场能上座二百多,堪比北京的戏园子,人士很旺,但无论是三不管儿还是天桥,只要是卖艺,就都是江湖,有江湖自然就有规矩。

江湖八大行,金皮彩挂、评团调柳,武行俗称把式,归在挂子行中。

诈粘子,拴马桩,开杵门子,我用天桥杂耍人的行话,讲里面的门道

挂子行又分为“支、拉、戳、撂”四杆儿。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呢?

支是指看家护院;拉杆子是指保镖的,也有说是土匪响马,不过保镖跟土匪倒是同吃一碗饭,算是一对冤家;戳杆子是武术馆的教习;撂是撂地卖艺,指的是打把式和摔跤的。

光练不说是傻把式,光说不练是假把式,由此可以看出,撂地卖艺最重要的就是说,卖的就是这张嘴,所以这行生意人又被称为“吃张口饭的”。

诈粘子,拴马桩,开杵门子,我用天桥杂耍人的行话,讲里面的门道

挂子行(武行)卖艺的,大致流程是怎样的?

首先是诈粘子。粘子就是观众,诈,就是要大山大叫,以达到引人注意的目的。待到有人靠拢,三五成群的时候,场中的伙计再使用一些小套子活,开始圆粘子,圆粘子就是把来的都观众先留住。

待到人聚的里外三层了,这粘子才算圆好,紧接着就使用拴马桩。拴马桩就是将圆好的观众彻底拴住,等着看玩意儿。这时,伙计们便开始打把式卖艺,向观众求钱,养家糊口。撂地的人虽然身份至低,但艺人们仍然不愿自轻自贱,他们管要钱从来不叫要钱,而称求钱,一字之差,天地之别。

诈粘子,拴马桩,开杵门子,我用天桥杂耍人的行话,讲里面的门道

说到钱,艺人之间互相不称钱,而说“杵”,求钱叫“开杵门子”;像上文说的拴马桩、套子活等一系列嘴把式说的东西,统称为“刚口儿”。要想多下钱,刚口儿必须硬,刚口儿硬,杵门子就海(钱多),刚口儿软,就没饭。

一场练完了,大致分几次下杵(求钱),一般称为“头道杵”、“二道杵”、“三道杵”;有的让小孩拿着笸箩,围着场内再求一圈儿钱,这叫“托边杵”,利用的是人的同情心。一般到此告一段落,比如天桥就是这样,因为都是坐地户,不能太狠。但有的不是,他们不靠长地卖艺,打的是“走马穴”,走一路吃一路,中国幅员辽阔,村庄镇店多如牛毛,就是再长的腿也跑不完。

因此,有本事的人在下完几道杵以后,还能施展手段,“翻刚叠杵”再求一回钱,本事用尽,反正也要换地方了。但更有甚者,手段有点儿缺德,他们是打算永远不回来了,就还能再下最后一道“绝户杵”,钱一到手立即走人,永不回头。

诈粘子,拴马桩,开杵门子,我用天桥杂耍人的行话,讲里面的门道

挂子行中的摔跤行

挂子行中,跤行的生意还是比较实在的,无论是腥着(假摔)还是尖的(真摔),都得费膀子力气,都得背后下苦功夫。也就是尖挂子使腥活,腥加尖,赛神仙,也只有这样现场效果才既真实又火爆。

但反观现在的摔跤表演,实在东西寥寥无几,那是腥挂子使腥活,看着就假。功夫不怎么样,旧习气不少,一身囊膪,令观者作呕,看完总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如此弘扬,还不如不弘扬。

另外,善扑跤术作为武术的一支,自然有其竞技与传统文化的一面,而撂跤卖艺顶多算是民俗,还是1920年以后的。因为1920年以前,挂子行没有摔跤。

文/易振宇北京民俗 / 近知北京风物,远播四海民俗

投稿 / 认识民俗君,请加微信:beijingminsu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