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hr / 打油诗 / 爆笑古诗《牛山四十屁》,当时被人唾弃,...

分享

   

爆笑古诗《牛山四十屁》,当时被人唾弃,如今读来每一屁都是绝美

2021-01-13  wqhr
爆笑古诗《牛山四十屁》,当时被人唾弃,如今读来每一屁都是绝美

《牛山四十屁》之一屁

春叫猫儿猫叫春,听他越叫越精神。
老僧亦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

这是来自几百年前的'放屁诗',作者名叫志明和尚,《聊斋志异·司札吏》记载了他的传奇:'牛首山一僧,自名铁汉,又名铁屎。有诗四十首,见者无不绝倒。自镂印章二,一曰'混帐行子',一曰'老实泼皮'。'

如此一来,他便有五个名字了,可除志明之外,其余个个都是狗皮剩子,都是人人避而远之的难听话。要知道这可是他自己封的,他愿意把自己放的屁吹到自己的鼻子上闻,由此可见这和尚是个十足的怪人。有人说,不必读诗,听《牛山四十屁》这名字就能闻到恶俗的臭味。

爆笑古诗《牛山四十屁》,当时被人唾弃,如今读来每一屁都是绝美

然而,怪人却总有独特的魅力。志明和尚不像莫扎特热衷于在信件里谈论屎尿屁一样,他的这40个屁不仅不臭,而且还很香很高雅,他敢于打破世俗的秩序,在佛珠的束缚下呼喊自由,带着镣铐起舞,抛弃佛规下的小境界,追求本真里的大境界。

由此,见者无不绝倒的《牛山四十屁》火了,它不仅没有被打成诗词文化的糟粕,反而成了风俗诗界的传奇和佳话。民国文人周作人尤其喜爱,曾旧藏志明和尚的《新刻志明野狐放屁诗》,视若珍宝。

那么,志明和尚的屁为啥这么香?先别急,我们先来看其他一些'放屁诗'。

想必大家都听过一首打油诗是这样说的:'脚踏黄河两岸,手持鸡毛信件,前面机枪扫射,后面炮声连天。'写得好吗?很好,很形象且有乐趣,但没有深意。

爆笑古诗《牛山四十屁》,当时被人唾弃,如今读来每一屁都是绝美

现代诗人伊沙在《车过黄河》里写:'我等了一天一夜/只一泡尿功夫/黄河已经远去。'写得好吗?也很好,雅俗结合,饱含深意,但没有乐趣。

古代有一面诗墙,很多文人骚客争相在上题诗,可多数都很垃圾。一书生路过,绕到墙的背面,在上面写下:'放屁在高墙,为何墙不倒。那边也有诗,把它撑住了。'写得好,讽刺意味浓厚,可在构思方面也差点味道。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春叫猫儿猫叫春',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而志明和尚听它越叫越精神,这有错吗?这当然也无错,和尚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这是天性也是本性,他们只是被压抑了本性而已,并不是没有。志明也想叫,可碍于身份,他却不敢,这是人本与社会的矛盾,更是思想与现实的冲突。

爆笑古诗《牛山四十屁》,当时被人唾弃,如今读来每一屁都是绝美

放在古代,这是大逆不道的,是不合于礼的,是要被逐出师门的。可放在当代,志明和尚的屁却香极了,因为他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现在有多少人能够真正追随自己的心去生活?有多少人为了名誉、地位、利益压抑着自己,放弃了心中的底线?有多少人想要去感受新的人生,却迟迟不敢动身,只因为他需要按照别人希望他应该的方式走下去?

志明和尚放的不是屁,而是无人敢轻易逾越的勇气。'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信奉它,不必碍于条条框框,只需感心而已。

然而如今,四十屁却找不齐全了,到清代石成金的《传家宝》一书中仅剩30首。这是因为,那些不符合道德和价值观念的都被删了,有人认为被删的十首却是最好的十首。是啊,越是写到心里去的东西,就越让人害怕。

爆笑古诗《牛山四十屁》,当时被人唾弃,如今读来每一屁都是绝美

《牛山四十屁》之另一屁

海角天涯走一遭,算来只有住山高。
昔年羊肉街头过,也曾惹得一身臊。

不知为何,志明和尚的放屁诗总是带点荤腥。但是,他说的羊肉并非明指,而是指人世间的浑浑噩噩、风风雨雨。他也曾是少年,也曾流连红尘,只有从里面趟过之后才会发现,好处没捞到,只惹了一身臊。这个诗,不,这首屁放得太妙了,太动听了,我甚至认为在回味无穷这方面,它足以与顶级的唐诗宋词媲美。

《牛山四十屁》之再一屁

闲看乡人着矢棋,新兴象有过河时。

马儿蹩脚由他走,我只装呆总不知。

象能过河,马能蹩脚,这象棋可是闻所未闻啊。俗语言,观棋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对人和事不妄下评论才是君子之风。志明和尚看的是棋吗?他看的分明是人生啊。

《牛山四十屁》全诗

《牛山四十屁》全诗


臭屁行屁也屁也何由名,为其有味而无形。臭人臭己凶无极,触之鼻端难为情。我尝病中溯病源,本于一气寄丹田。清者上升浊者降,积怒而出始呜咽。君不见妇人之屁鬼如鼠,小大由之皆半吐。只缘廉耻重于金,以故其音多叫苦。又不见壮士之屁猛若牛,惊弦脱兔势难留。山崩峡倒粪花流,十人相对九人愁。吁嗟臭屁谁作俑,祸延坐客宜三省。果能改过不号啕,也是文章教尔曹,管叫天子重英豪。若必宣泄无底止,此已妄人也已矣。不啻若自其口出,予惟掩鼻而避耳。呜呼!不毛之地腥且膻,何事时人爱少年。请君咀嚼其肚馔,须知不值半文钱。秦时寺院汉时墙,破破衣衫破破床,感激开坛新长老,常将语录赐糊窗。闲看乡人着矢棋,新兴象有过河时,马儿蹩脚由他走,我只装呆总不知

《考试》十首之一云:水陆交驰应试来,桥头门外索钱财,乡谈一怒人难懂,被套衣包已割开。

其二云:惯向街头雇贵车,上车两手一齐爬,主人拱手时辰久,靠着门旁叫腿麻。

又其三云:短袍长褂着镶鞋,摇摆逢人便问街,扇络不知何处去,昂头犹自看招牌。湖上诗》云:“游春公子体面乎,者也之乎满口铺。行到马头齐上岸,开元八个跌成无。”題曰馬山,以馬懷沙云。詩曰:山外荒山樓外樓,吾詩非馬亦非牛。金人自古三緘口,玉女而今幾洗頭。不問何之皆落膽,迄無知者乃心憂。懷沙哀郢吾何敢,偶在牛山冠馬猴笑柄”老僧诗另有门头,文选离骚一笔勾。扭肚撆肠腌腊句,山神说道不须謅。那岩打坐这岩眠,听了松声又听泉。多谢风爹多礼数,花香直送到床前。信心妈妈上山游,一句弥陀一个头。磕到山前开钞袋,纸钱买罢买香油。海角天涯走一遭,算来只有住山高。昔年羊肉街头过,也曾惹得一身臊。(每每天躁走一遭,算来只有此山高。昔年羊肉街头过,未免浑身惹得臊。)巡检衙官戏一场,旦生净丑许多忙。盔头鬼脸时时换,老拙山中笑断肠。才说炎天忽又寒,看来看去世情难。不如做个呆人罢,做个呆人岂不安?闲看乡人着矢棋,新兴象有过河时,马儿蹩脚由他走,我只装呆总不知。昨夜山前人杀人,管他老子破头巾。山僧石上高跷脚,念句弥陀保自身。老僧诗另有门头,文选离骚一笔勾。扭肚撇肠腌腊句,山神说道不须诌。游春公子体面乎,者也之乎满口铺。行到马头齐上岸,开元八个跌成无。秦时寺院汉时墙,破破衣衫破破床,感激开坛新长老,常将语录赐糊窗。

一:学生诗另有门头,文选离骚一笔勾。扭肚撇肠腌腊句,山神说道不须诌。另本老僧诗另有门头,文选离骚一笔勾。扭肚撇肠腌腊句,山神说道不须诌。)

二:海角天涯走一遭,算来只有住山高。昔年羊肉街头过,也曾惹得一身臊。

三:法主禅师与律师,学生总让别人为。一心做个煨山鬼,任走瞿昙骂蠢痴。

四:才说炎天忽又寒,看来看去世情难。不如做个呆人罢,做个呆人岂不安?

五:不做诸侯与大夫,总无一事到区区。人家带露忙忙走,我正酣眠扯大呼。

六:山下人家打杀人,管他老子破头巾。学生石上高跷脚,念句弥陀保自身。另本昨夜山前人杀人,管他老子破头巾。山僧石上高跷脚,念句弥陀保自身。)

七:闲看乡人下屎棋,新兴象有过河时。马儿蹩脚由他走,我只装呆总不如。另本闲看乡人着矢棋,新兴象有过河时,马儿蹩脚由他走,我只装呆总不知。)

八:巡检衙官戏一场,旦生净丑许多忙。盔头鬼脸时时换,老拙山中笑断肠。

九:一个蒲团一个锅,荒年不怕贼来多。山前财主三更夜,狗一轰时便打锣。

十:世人说我太愚痴,我就依他说是痴。只问诸公伶俐的,忙来忙去可便宜?

十一:久谈释道又谈儒,乱告十三总不拘。偶把毡巾伴帽戴,牧牛儿子骂狂夫。

十二:盘古当年造我山,亏他排设许多湾。石崖石洞层层巧,等待学生细细顽。

十三:那岩打坐这岩眠,听了松声又听泉。尝笑风爹多礼数,花香直送到床前。另本那岩打坐这岩眠,听了松声又听泉。多谢风爹多礼数,花香直送到床前。)

十四:万种奇花石上开,天然盆子不须栽。杜鹃虎刺山茶树,爱杀杭州老阿呆。

十五:松石千盆次第排,虎丘山上价高抬。梅椿枸杞红黄色,枉在山中只当柴。

十六:春兰夏蕙没爷娘,左也香来右也香。野菊秋来黄满地,收来当草只铺床。

十七:三四月天好燥脾,满园鲜笋任施为。新茶飨饱经行处,绕屋樱桃滴溜垂。

十八:清晨饱饭杖崖前,扯扯胡须望望天。黄鹤画眉没搭帐,机流拐骨似翻船。

十九:鲜果千盘不要钱,枝头颗颗血红圆。城中美味开行日,我与山童吃在先。

二十:信心妈妈空山游,一句弥陀一个头。磕到我前开钞袋,铜钱送与买香油。另本:信心妈妈上山游,一句弥陀一个头。磕到山前开钞袋,纸钱买罢买香油。)

二十一:游玩相公体面乎?老僧望见遍身酥。流星奉上花盆顶,者也而之满口铺。另本:游玩相公体面乎?老僧望见遍身酥。流星奉上花盆顶,者也之乎满口铺。)又本:游春公子体面乎,者也之乎满口铺。行到马头齐上岸,开元八个跌成无。)

二十二:林间夏日最清凉,一丈多宽石板床。任坐任眠蚊子绝,帐儿少顶也无妨。

二十三:六月长途似火煎,山中无客共麻缠。悠悠岩下此时我,什么天人什么山。

二十四:秦时寺院汉时墙,破破衣衫破破床。感激开坛新长老,常将语录赐糊墙。

二十五:极精骨董是云霞,白似丝绵赤似纱。大老官家无一片,我家满屋满离笆。

二十六:爬得桩柴打得桩,寺炉煨粥又煨汤。饱而且暖清闲极,胜似天尊老玉皇。

二十七:矮凳阶前晒白头,又无瞌睡又无愁。自寻一个消闲法,唤小猫儿戏红球。

二十八:闲拖拄杖过邻家,这家留斋那家茶。栗子腐干随意带,路旁折得几枝花。

二十九:情景山中另有天,从来不与俗人传。其中一种奇消息,鸡犬真真亦是仙。

三十:知道奴家八字歪,不通抬举挂人牌。身虽未死心先死,早打泥坑办着埋。另一首:春叫猫儿猫叫春,听他越叫越精神。老僧亦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另一首:独坐书斋手是妻 此情不与外人知若将左手换右手 便是停妻再娶妻一捋一捋复一捋 浑身酥软骨头迷点点滴滴落在地 子子孙孙都姓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