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重返沂河淌

 原野fu8if5my8n 2021-10-01
原野
关注

重返沂河淌

2020-03-10 阅读89

2021年9月24日,原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五营十九连、二十连的部分高邮知青发起了“重返沂河淌”的活动。这部考斯特载着一行九个半高邮人启程出发。

张兴,性格与网名相同~快乐的人。

马以宏、曹菊佐。当年他们说他们是一对。这是误传。她并没有嫁给他,也没嫁到伊梨,而是嫁回了高邮。

白头发较多的是张风龙,另一个是刘光宙。一对难兄难弟。

薛余琴,当年的十九连副连长。后下嫁了一个小高邮,这就是半个高邮人的缘由。

红衣服的张丽华,灰衣服的张月华。俩个朴实无华的好姐妹。

吴春荣,高邮知青中惟一的一个从兵团去上学的大学生。

马以琴,也是高邮知青,但未去兵团。属特邀嘉宾。

黄海国家森林度假公园。原来也是生产建设兵团的一部分。大概是二师。

条子泥湿地公园咖啡吧小憩。

当天下榻的黄海森林公园度假酒店。

友人盛情款待。

这些当年战斗在黄海边,为国家保卫海防的兵团战士,整天战天斗地,竟然绝大部分没见过他们保卫的黄海是个啥样子。来吧,补上这一课,黄海边的集体合影。

当年驻地的旧址,破房子彻底没了。上面横跨了一座大桥。将就着留个影。女同胞说蹲不下来了(不能说她们老了),只好男同胞蹲在前面。

当年营区旁的大路与“断桥”。这是仅存的机耕大道上的小桥。它与我们一样的衰老了。

当年6-700人赖以生存的水井。掩没在荒草丛中。

遥望“沂河淌”。每年骆马湖泄洪的必经之路。骆马湖,《宋史·高宗本纪》称乐马湖,位于江苏省北部,跨宿迁和徐州二市,湖盆为郯庐断裂带局部凹陷洼地,黄河夺淮后,成为沂河和中运河季节性滞洪区。当年为了防海水倒灌,我们是吃尽了苦头的构筑拦洪大坝。刺骨的河水让我们终生难忘。

虽然是结伴同行,但还是要分分部别,我们曾是正而八经的部队编制。这是十九连知青在河堤上合影。

这是七道沟团部仅存的知青宿舍。

团部大礼堂。当年觉得很大,现在看很小。这应该是保存最完整的旧址了。请注意墙上闪闪的红星。

这是当年团部机关的办公楼,仅存下一幢了。请注意墙上的标语“毛主席万岁”!

刘光宙、吴春荣巧遇当年带知青的退伍老兵。当年的职务应该是排长吧?今年八十多岁了。

这是七三年高邮车逻镇的五名知青在营部附近的合影。前排从左至右是戚士富、张风龙。后排从左至右是刘光宙、马以宏、吴春荣。

这张照片大概与上图的位置相同。人物少了一个前排的戚士富(有事未同行)。其余人顺序相同。近半个世纪的沧桑,当年的小伙子成了老老头。

当年刘光宙、张月华、张风龙、张丽华(从左至右)在农场果园的合影。

当年高邮县委派出的知青慰问团来农场为在炊事班工作的曹菊佐拍的照片。后来据说是上了高邮报的。可是我们大部分高邮知青没见到“来自家乡的亲人”。

再见吧当年乡间的小道,再见吧我们逝去的青春,再见吧我们魂牵梦萦的兵团……

潮河,苏北重镇陈家港旁边。位于响水县东北部、灌河入海口处,东临黄海,北枕灌河。在堆沟镇与陈家港之间。直通黄海。涨落潮与黄海同步。当年回家探亲必须经过的地方。一般是当天入住陈家港,第二天乘长途车到淮阴(现在是淮安市)。入住兵团招待所。第三天乘长途车往高邮、无锡、南京、苏州等地。当年过河是人工摆渡。受涨落潮和风向的影响很大。渡口边一旦挂起风球就停止摆渡。已经找不到原来的渡口了。这就是潮河边。

男女生分别与潮河合个影。

当年探亲来回必经之路淮安,竟从未瞻仰过周总理故居。今日终于有机会在周总理故居留个影。

这里是高邮市轮船站旧址(现在没有轮船站了),一九七一年四月十四号(日期不一定准确),我们从这里出发,走上了与工农相结合,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道路。五十年弹指之间,我们都老了。回首往事,历历在目。上山下乡是悲剧还是喜剧?自有史学家评说。而于我们却是付出了青春的汗水、泪水甚至于是血水。这段历史将永远镌刻在我们的生命年轮中永不磨灭。

重返沂河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