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力:语文课到底是语言文字还是语言文学

 新用户79795753 2022-12-05 发表于贵州
图片
图片

图片

今天我想谈的两个问题:一个是中学的语文课程的目的与任务问题,另外一个是中学的语文教材内容的问题。
关于课程的目的与任务,我不知道是怎么规定的。我谈点自己的看法。现在语文这个名称很多地方的用法都不一样,比方说各地都有语文学会,有些地方语文学会就是语言文字学会,有些地方语文学会就是语言文学学会。那我们这语文课到底是语言文字还是语言文学呢?好像多数人的了解应是语言文学。可是照我的理解,应该是语言文字,这就跟我们的课程目的任务大有关系了。我们应该培养我们的学生的阅读跟写作的能力,这个就是语文课的目的,也就是我们的任务。刚才叶老讲过了,我们这个课等于个后勤部,应当先行的。在中学的课程里边,最基本的一门课,就是语文课。
这门课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要达到提高学生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的目的。这个任务很重要,也是很艰难的一个任务。本来语文教育在解放以后就没有搞好,经过十年动乱那就更糟。现在情况怎样呢?就是报纸杂志上的文章,有很多都写得不通顺,文风大有问题。甚至在科学界,提出的科学论文,从科学角度来看很好,可是词不达意,有些论文内容看不懂。所以我们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在中学就要解决。
我们中学生毕业,要他能写出通顺的文章。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语文课的主要任务,过去我们的语文课常常是讲成政治课。为什么讲成政治课呢?首先我们没有好好地理解怎样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是否都靠语文课呢?我们没有一个很正确的认识。其次,我们讲的语文课的文章,特别是白话文,认为大家都懂了,没有什么好讲的,于是只好大谈政治。这样我认为是把语文课教偏了,不妥当。要不要在语文课进行一些思想教育呢?我看还是要,要在适当的时候进行,比方我们在某一课讲到关于人生观的问题,就可以进行思想教育了,讲讲我们建立什么样的革命人生观。但是也不宜多讲,因为讲这课的目的不在这方面。所以我认为凡是语文课教成政治课,或差不多等于政治课的,就是背离我们的教学的目的。现在把语文课教成政治课的人恐怕不多了。另外一个偏向是把语文课教成文学课,这种情况现在还很多。要不要把语文课教成文学课呢?我看不应该。因为我们培养的中学生将来是不是都成为文学家呢?这个不可能。我们的中学毕业生,如果升学的话,大多数学的都是理工科,文科学生不多,而文科也不都是文学,所以我们不能希望用语文课来培养文学的人才。因此凡是把语文课讲成文学课的,我觉得也不妥当,不应该。
我们教出的学生,希望他能够阅读文章,特别是他能够写出通顺的文章来。什么叫通顺的文章呢?主要就是逻辑性强,要训练学生的逻辑思维。刚才叶老也提出逻辑思维的问题。文章好不好,首先就是看他文章的思路清不清,那就是他逻辑思维怎么样,我们的课程任务应该是这个。我们要检验语文课的教学效果怎么样检验呢?不是检验我们的学生念了语文课以后,是不是已经提高了他文学欣赏的能力;也不是检验我们教了语文课以后,将来高考时候,学生都考得及格或满分;而是检验我们教出的学生是不是能够阅读报纸杂志的文章,特别是能不能自己写出通顺的文章来。如果我们的学生中学毕业了,还不能写出通顺的文章来,我们语文教学就算是失败。这样,语文课的目的要求我看就明确了。
图片
其次,谈谈教材问题。根据刚才我们所说的课程的目的与任务,我们选的文章应该具有典范性,用通俗话来说就是应该选些好文章。从文字的角度来说,这种文章是好的。文章应该是富于逻辑思维性的,同时也是很美的。文章能够有准确性,有鲜明性,有生动性。特别是文章要不啰唆,不说废话。我们现在看到报纸杂志上的一些文章,本来应该有500字就讲清楚了,他却写了5000字,这种文章是最坏的文章。如果让这些文章作为我们的教材,那我们教学效果不会好的。因此,我觉得我们在编写教材时应避免赶政治潮流。我认为教材里边选的文章,应该有相当的稳定性,不要因为出现一股潮流要提倡什么政治思想,或提倡什么东西,我们就把它选上了。过了三五年,这文章就不合用了。我看这个不好。所以我认为选文应该是典范的,是值得人家学习的,写文章应那么写。如果我们认为应该选些符合当前政治潮流的文章,不妨作为一种课外读物,不需要把它选到教材里边。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文言文的问题。我觉得现在中学教文言文多了些,听说还有要多选一些的趋势。我的看法恰好相反,不要文言文太多,特别是不应该把古文古诗跟现代白话文混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反对写文言文的。为什么要反对写文言文呢?首先现代人要说现代话,不要写文言文;其次是文言文不易写好,为什么要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前两天收到一个中学教师的来信,底下署名“陌面的学生”。什么叫“陌面”?这样的语文教师,我看他教语文课的效果一定很坏。我说可以教些文言文,教些古文,教些古诗,但是目的不在此。我说赞成教点古诗文,这跟我从前的看法有点不一样,因为从前我根本就反对在中学教文言文。现在我的态度有些变,我觉得可以教点古文。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古人是讲究文字简洁、干净、利落的,这种文章很可以治我们今天的文风。向古文学习要学它的文风,这对我们现在纠正文风大有好处。
我们教文言文的时候,不是教我们的学生去学古代的那些辞藻,学文言文,学古文,学它的辞藻,这是错误的。我们学古文,要学它的文风,学它的文气,就是看人家写文章怎样写,开始怎么写,中间怎么写,最后怎么收的。韩愈不是说“气盛则言之长短,与声之高下皆宜”吗?韩愈就提倡个气,气盛文章就好。学这个气,对改变文风大有好处。选古文也不要选坏文章,坏文章会把我们的学生教坏。现在课本里边有些文章,我们古人从来就没有把它当作好文章,这些文章是不登大雅之堂的,现在居然选到课本里边去了,这个我认为要改。举例来说吧,现在很多课本里边都选了《中山狼传》,这篇文章文格卑下简直不像话。我们多年以来把这些文章选进去,还是原来那个想法,政治标准第一。这要改变,我们选教材的原则应是文章标准第一,好文章我们选进教材里边去。

来源|木铎语文 侵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