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陆游千古绝唱《钗头凤》的沈园游。陆游千古绝唱《钗头凤》的沈园游 作者:[可爱的东垣]发表时间:2013-10-19 09:55:05 (转自:人民聊吧)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莫、莫、莫。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但是唐婉却一直没有生养,这让陆游的母亲非常不满,而且陆游情场得意,但职场却非常坎坷,科举考试屡次受挫,陆游之母认为是唐婉的柔情消磨了陆游的斗志,又被算出唐婉会克死她,于是陆母逼迫陆游以无后为由将唐婉休掉,又为陆游另娶四川王氏为妻。次年春天,唐婉独自游览沈园,不经意间看到了陆游所题的《钗头凤》,唐婉回想往事,感触颇多,心头也是涌上万般滋味,于是在陆游的《钗头凤》旁边也题了一首《钗头凤》:
这两首《钗头凤》道不尽人间悲欢。婚后两人相敬如宾,感情非常好,但是陆游的母亲不喜欢唐琬,再加上唐琬婚后一直没有生育,便来个棒打鸳鸯,非逼得陆游休了唐琬不可。短暂的相见,并没有解开心结,唐琬离去后,陆游有感而发,在墙壁上写下了一首《钗头凤》。莫,莫,莫!一年后,唐琬再次来到沈园,当她发现陆游在墙上的那首词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埋藏多年的感情,也在墙上和了一首《钗头凤》。
封建社会的“三从四德”里有一句是“出嫁从夫”,按照传统的观念,这明明是陆游的锅啊,唐婉嫁给陆游,只能听陆游的话嘛,陆游说了,我们要继续恩恩爱爱,唐婉难道能够忤逆丈夫?陆游是孝子,不忍忤逆母亲,就休了唐婉,奈何二人情意深重,实在不忍分离,陆游就在别院偷偷安置了唐婉,想等母亲回心转意后再接唐婉回家,然而没过多久就被陆母发觉,勒令陆游另娶了传统顺从的王氏为妻,唐婉也另嫁他人。——陆游。
只因怕他沉溺在温柔乡中影响陆游的功名,终不能为陆游母亲所容,陆游又不能违反母亲的意愿,这一对有情人终被生生拆散,劳燕分飞.  传说陆游因之终日郁郁不乐,解酒消愁。陆游问唐琬: “这是什么花?”唐婉凄凉地答道: “这是断肠花” ,陆游听后,告诉唐婉: “这花名叫''相思红’更为合适,更能表达我们两人之间的感情。此後,秋海棠便以「相思紅」名傳於世。陆游托唐婉照看“相思红”。陆游与唐婉(8)沈园非复旧池台。
一曲“钗头凤''诉说了多少离情别恨?故事背景:唐婉,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第一任妻子,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与陆游两小无猜,两情相悦,后因陆母偏见被迫拆散,陆游迫于母亲的压力一纸休书休了唐婉。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风雨生涯,却无法消除对唐婉的苦思眷恋,在六十七岁的时候,事隔四十年,他重游沈园,看到当年提的《钗头凤》已词残字缺,只剩半面墙壁了,他心潮起伏,难以抑制的感伤。
陆游和唐婉的千古绝唱《钗头凤》而陆游与唐婉的《钗头凤》,更是唱不尽人世的悲欢离合。情比金坚终不抵母命难违,无奈的陆游只得另娶王氏,唐而婉也迫于父命另嫁同郡的赵士程。回到家的唐婉,眼前始终忘不掉陆游离去时那萧索寂寞的背影,和沈园壁上那后悔、不甘、失望、不舍的《钗头凤》。几经思考,一首珠联璧合、寄托着自己全部情感的和词《钗头凤·世情薄》从心底流出,与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汇成了人世间的千古绝唱!
爱的千古绝唱--陆游和唐婉爱的千古绝唱--陆游和唐婉。唐婉不忍陆游离去,以表哥相称,同赵士程摆出酒席招待陆游。唐婉告别陆游走了,陆游呆呆站在沈园亭台,面对惨白的墙壁。陆游七十五岁时重游沈园。陆游抚今思夕,痛定思痛,一个人孤独在伤心的地方,抒发感慨,愤然题下:《登禹寄寺望沈园》七绝两首。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望沈园》,和唐婉的《钗头凤世情薄》是他们爱情悲剧和真挚情感的爱的千古绝唱。
钗头凤:陆游与唐婉沈园情梦。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诗词名家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陆游漫步在沈园,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竟然遇见阔别数年的前妻唐婉,一刹间间,将唐婉封闭已久的心扉重新打开,那积蓄已久的旧日柔情、千般委屈一下子奔涌而来,而陆游,几年来借苦读和诗酒强抑着对唐婉的思念,但在这一刻,埋在内心深处的旧日情思同样难以遏制。75岁时,陆游上书告老,重回沈园。
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诗词名家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陆母因此对儿媳大起反感,她又请尼姑为儿媳算命,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终必性命难保。”陆母闻言,强令陆游:“速修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陆游漫步到沈园。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恍恍惚惚间和了一阙,题在陆游的词后,这就是《钗头凤.世情薄》。
两阙《钗头凤》,一段凄美情,终究是陆游负了唐婉啊唐婉和陆游的爱情,千百年来依旧让人惋惜不已,只恨两人生错了时代。然而突然有一天,噩耗传来,陆母要陆游休了唐婉,并威胁陆游,她和唐婉,陆游只能选其一。如今陆游的行为让陆母非常失望,但她却认为陆游不思进取都是因为唐婉的原因,再加之唐婉颇有才华,但是陆母的思想里,女子无才才是德,而且唐婉和陆游结婚两年时间,唐婉未曾诞下一子嗣,所以陆母威胁陆游休了唐婉。
陆游和唐琬的爱情值得称颂?唐琬不仅才情出众,更是知书达礼、孝顺公婆,但即便这样,唐琬却没得到婆婆半点欢心,陆母认为两人伉俪情深,会影响陆游进取之心,加上婚后唐琬一直未生下子嗣,陆母便逼着陆游休妻再娶。可命运弄人,十年后,会试失利、仕途不顺的陆游逛到沈园,巧合的撞见了同样游园的唐琬和赵士程,面对曾经的爱人如今已成他人妇,看看自己的落魄失意,伤心的陆游提笔在沈园的墙上写下《钗头凤》:
两首《钗头凤》道尽旷古的爱情。绍兴十四年,陆游、唐琬二人大婚,情爱弥深,陆游沉醉于两个人的天地中,不知今夕何夕,科举课业、功名利碌都抛置于九霄云外。陆游见人感事,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在唐琬离开后乘醉吟赋《钗头凤·红酥手》,信笔题于园壁之上: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阙词《钗头凤·世情薄 》,题在陆游的词后 :
情逝人伤千古绝唱《钗头凤》沈园为南宋时一位沈姓富商的私家花园,故有“沈氏园”之名,后称“沈园”。沈园内,那千古绝唱的《钗头凤》就刻在这断砖砌成的石墙上。他年游沈园,遇知己,陆游的一首《钗头凤》渲泻了对爱的追悔,如泣如诉。今日看来,陆游与其说爱梅,不若说他是无法忘记沈园,无法抚平自己曾经的、内心的创伤。从这些诗作中,可以感受到诗人陆游与唐琬之间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也使沈园由此而久负盛名。
精美音画:墨迹犹锁壁间尘 浙江绍兴沈园的粉壁上题着两阕千古绝唱《钗头凤》,这两阂词出自不同的人之手,却浸润着同样的情怨和无奈,因为它们共同诉说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唐婉与陆游沈园情梦。坚信真爱无敌的“我”久久立于题有陆游唐婉千古绝唱《钗头凤》的粉墙下,迷茫于唐婉陆游输给现实的爱情还算不算真爱。感叹于美丽多才的唐婉用生命将一瞬演绎成千古永恒、、、、、、唯有粉墙上已经斑驳的诗词提醒着人们:好好珍惜你拥有的那份感情,不要轻易道别离,酿成无奈终身悔。
沈园遗梦——陆游和唐婉的凄美爱情故事。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陆游漫步到沈园。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天,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陆游与表妹唐琬从小青梅竹马情深意重,成人后结为连理。其时因陆游不愿迎和当朝权贵,虽有满腹才华却科举不第,陆游母亲认为是唐琬和陆游感情过于缠绵耽误了陆游的功名,加上唐琬婚久不孕,对唐琬很是不满横加指责,后又听信尼姑谗言陆唐二人八字不合唐唐琬是陆家扫帚星,于是陆母要求陆游休了唐琬。自由的思想和爱情追求,陆游呢优秀的知识分子代表立志抗金报国注重孝道,陆游只有屈尊母意,尽管他对唐琬的爱情至死不渝。
唐婉,字蕙仙,陆游的表妹,陆游母舅唐诚之女,自幼文静灵秀,善解人意,才华横溢。那是一个万紫千红的春天,唐婉和丈夫赵士程同游沈园,恰巧礼部会试失利后的陆游也到沈园游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漫步流连于花间桥畔时,竟然遇到了日思夜想的陆游!她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看着柳色依依,迈着沉重脚步,当走到去年和陆游相见之地时,猛抬头,忽然瞥见墙上陆游题写的那首《钗头凤》。她把一份纯净执著的情,永远留给了陆游。
她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看着柳色依依,迈着沉重脚步,当走到去年和陆游相见之地时,猛抬头,忽然瞥见墙上陆游题写的那首《钗头凤》。她既又对过去美好生活的无限怀念,对陆游的无限思念,但她对赵士程一定有愧疚之心,从她和词“瞒!瞒!瞒!”的无奈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一点。就在他告别人世的那一年,85岁的陆游,白发如银,步履蹒跚,手拄拐杖,重游沈园。千年来,沈园已成为唐婉和陆游凄美爱情的历史见证。
陆游与唐婉一一劳燕纷飞谁之过?陆游是父母的希望,尤其是陆游的母亲,她老人家殷切的期盼着自己的儿子能早日金榜提名,光宗耀祖!时光荏苒,陆游成年了…陆游的母亲唐氏见儿子与媳妇如此亲密,心中泛起了阵阵的不安…陆游是唐氏全部的希望,她日夜盼望儿子能用心读书,考取功名,光耀门庭;陆游与唐婉八字不合,不能终老,若不分开必误陆游一生!唐氏乘儿子陆游请安之时,强令逼他休妻!一次,陆游在禹迹寺的沈园,独自徘徊一一.
朝中重新召用陆游,陆游奉命出任宁德县立簿,远远离开了故乡山阴。春天再来,撩人的桃红柳绿,恼人的鸟语花香,风烛残年的陆游虽然不能再亲至沈园寻觅往日的踪影,然而那次与唐婉的际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态、无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陆游牢记不忘,于是又赋"梦游沈园"诗:原准备上山采药,因为体力不允许就折往沈园,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钗头凤》:原来最爱唐婉的,并不是陆游,而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原本故事到此就该结束,偏偏几年后两家在沈园相遇,酒后的陆游感慨万千,信手在墙上题下了这首《钗头凤·红酥手》。在沈园遇到陆游之后,赵士程甚至还“遣致酒肴”给陆游(齐东野语》卷一《放翁钟情前室》),让二人叙旧。陆游在后来的诗词里,依旧有对沈园、对唐婉的怀念,不可否认在陆游的心里永远有个角落安放着唐婉,但是心有那么大,其它地方还可以放别人。
陆游怕影响做官,赵士程不怕,陆游逃避的,赵士程接单,这就是真爱的差别。久别沈园两重逢十年里,赵士程为博得唐婉一笑,每年春暖花开都要陪着她去沈园踏青散心。赵士程懂唐婉,更能理解故人陆游,借故有事离开少许,让陆游和唐婉叙叙旧。伊人远去,一杯愁绪,一腔悲愤寄于诗词中,陆游大笔一挥,在沈园粉墙上写下开篇的《钗头凤》。原准备上山采药,因为体力不支就折往沈园,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陆游与唐婉是典型的表兄妹,那一年,他以一只钗头凤为聘礼,将她迎娶,因陆游与唐婉婚后天天谈诗论词,耳鬓厮磨,不再考虑功名利禄,终如沉溺于儿女情长,加之唐婉不能生育,陆母便以二人八字不合,逼儿子写休书,又逼他马上另娶贤妻,其结果姑母嫌弃外甥女。沈园柳老不吹绵;、沈园里的柳会记得;陆游八十五岁春日的一天,忽感身心舒适,清爽无比便弃登山采药而重游沈园,在此,词人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沈园是陆游怀旧的场所,也是他伤心的地方。春天再来,撩人的桃红柳绿,恼人的鸟语花香,风烛残年的陆游虽然不能再亲至沈园寻觅往日的踪影,然而那次与唐琬的际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态、无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陆游牢记不忘。姑娘声音很好听,讲到陆游写完词一掷柔毫后,她开始吟诵起这首《红酥手》,一开口直接惊到了我,说声情并茂一点都不过分,把陆游词里的追悔莫及和肝肠寸断表达的淋漓尽致。《沈园》
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据说第一阙是诗词名家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妙因一番掐算后,煞有介事地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性命难保。”陆母闻言,吓得魂飞魄散,急匆匆赶回家,叫来陆游,强令他道:“速修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否则老身与之同尽。”这一句,无疑晴天忽起惊雷,震得陆游不知所以。朝中重新召用陆游,陆游奉命出任宁德县立簿,远远离开了故乡山阴。
陆游的一腔悲愤,从《书愤》中可见一斑:书愤五首·其一陆游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往事如潮水涌来,昔日爱侣,今朝已是他人妇,这一腔凄楚痴情锦书难托,陆游借着酒意,将满腹心事挥就于沈园墙壁之上:钗头凤·红酥手陆游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75岁的陆游再游沈园,此时距离当年沈园初遇唐婉夫妇已经四十余年,陆游心中缱绻之情未减,更随岁月刻到骨血里:沈园二首陆游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然而,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游母亲的不满。陆游的母亲,也是唐婉的亲姑姑,她一心盼望儿子陆游能高中科举,金榜题名,像陆家的祖宗一样,光耀门庭。满怀忧郁的陆游独自一人在绍兴禹迹寺旁的沈园里漫游。唐琬也看见了陆游,征得相公赵士程同意后,派人送了一些酒菜给陆游。朝中重新召用陆游,陆游远远离开了故乡山阴。陆游七十五岁时,上书告老还乡。那个在年老时频频出入沈园,深思暗淡的,不是痴情的陆游吗?
(32)唐婉陆游赵士程。唐婉现在的丈夫赵士程,没有过多的在意陆游和唐婉的旧事,并且主动做东宴请了陆游,唐婉也在征得丈夫赵士程的同意下向陆游敬了一杯酒。香消玉殒的唐婉,正值最美的年华离世,尽管已经多年过去,还是会让陆游与赵士程想起她,四年后的一天夜里,陆游梦中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年少之时,又见到了曾经惊鸿一瞥的唐婉,惊醒后心生凄凉,梦易醒,梦中人却不在身边,生死两隔,凄苦上心头,又作了两首绝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