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绝唱 陆游.唐婉.《钗头凤》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诗词名家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这两阙词浸润着同样的哀怨和无奈,诉说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唐婉与陆游沈园情梦。陆母因之对儿媳大起反感,她又请尼姑为儿、媳算命,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终必性命难保。”陆母闻言,强令陆游:“速修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这晴天惊雷,震得陆游不知所以。陆游的心都要碎了。
虞美人 沈园怀古。《虞美人 沈园怀古三首》沈园是陆游怀旧的地方,也是伤心地,风烛残年的陆游虽不能亲至沈园寻觅往昔踪影,然而那次沈园偶遇,伊人那哀婉的眼神,多情而又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陆游牢记不忘,81岁时又写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陆游85岁春日一天,由儿孙搀扶又至沈园,写下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偏偏两个年轻人耳鬓厮磨,诗酒缠绵下又不免懈怠了学业,以致陆游婚后两年都未赴京科考,终于惹恼了父母双亲。
诗词佳话《钗头凤》---沈园情。本文转载自如茶女人《诗词佳话《钗头凤》---沈园情》品赏青山老师在我日志《我写我心》留评的这一首词《钗头凤》,让我想起南宋词人陆游的《钗头凤。百度陆游钗头凤:几年以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阙词《钗头凤》:题在陆游的词后:
唐琬本是陆游的前妻,也是他的表妹,小两口本来夫妻感情很好,但陆游的母亲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就逼迫陆游把唐琬休弃了。后来陆游再娶,唐琬也再嫁皇族赵士程。再婚后的陆游可能也并不幸福,对于他后来的夫人,陆游在他的《渭南文集》卷三十五《夫人孙氏墓志铭》有记载:''夫人幼有淑质,故健康明诚之配李氏,以文辞名家,欲以所学传夫人,时夫人十余岁,谢不可,说:‘才藻非女子事也。''(《沈园情诗》)此后不久,陆游就溘然长逝。
陆游的父母之所以急于给儿子娶亲,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要改变陆游的生活情趣,以增加成家立业、仕途经济等等在陆游生活中的比重。陆游转过身向前走过……,聪明多情的唐琬指着远去的陆游向丈夫说:“你看,务观在那边。”他们邀陆游前来同坐,叫家人给陆游送去酒肴。从这词可以看出,陆游与唐琬婚后是经常到沈园来游赏的。陆游73岁时,王氏去世,陆游还写下了《自伤》一诗,其中有“白头老鳏哭空堂,不独悼死亦自伤”等句。
沈园悲歌沈园悲歌。陆游与唐琬相见于沈园并题壁,是在绍兴二十一年(一一五一)春天,陆游时年二十七岁。前人对陆游的《沈园二首》评价很高,但我以为清人陈衍在《宋诗精华录》中说得最好:“无此等伤心之事,亦无此等伤心之诗。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秋论,不可无此诗。”其实,不仅是《沈园二首》,陆游在之后的相关作品,同样动人情肠,时间,真是一剂特效或长效的治疗心灵创伤的良药吗?至少对于陆游它是失效的。
沈园桥上品放翁。我对陆游的了解是在1959年出版的《中国文学史》上读到的,这本书中写陆游与唐婉的故事不到三百字,提到了《钗头凤》和《沈园二首》。陆游六十八岁再游沈园并题诗。唐婉逝世近四十年,陆游七十五岁了,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怀念唐婉,重游沈园,并作《沈园》绝句二首,这是诗人诗中的悲思,是脍炙人口的名篇:沈园是怀旧的,沈园也是伤感的,我去沈园寻找800多年前陆游的心路历程。
陆游唐婉的凄美爱情故事?若天压我,劈开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从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词、传说中唐琬的唱和开始,加上他几十年后陆续以沈园为题悼念唐琬的几首诗,陆游用自己的一生写下了一段流芳百世、凄婉感人的爱情悲剧。
陆游:我一生魂牵梦萦是她,平生所负唯有她。是陆游。沈园在当今的浙江绍兴,它的出名是伴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悲剧,即陆游与唐琬的沈园情梦。然而到南宋,陆游唐琬纵然没有为“爱情价更高”作出惨烈的牺牲,可是陆游一生都没有切断过与唐琬的幽幽情丝。而后,赵家仆妇给陆游送来一壶酒,几碟小菜,酒入肠,剪不断理还乱,陆游遂在园壁题了著名的《钗头凤》词:生命的最后几年,陆游时常梦见到城南时,常徘徊不前,怕到沈园里更伤心。
散落在唐诗宋词里的爱情 【散落在唐诗宋词里的爱情】鱼玄机最突出的一点是她的不屈服,她的不屈服从正面来说,让我们看到了鱼玄机身上呈现出的丰富性,鱼玄机也由此而上升,进而成为史书中绚丽的一页。而若从负面来讲,我们会看到鱼玄机人生之悲怆,命运之苦痛,而鱼玄机也由此而下降,直至丧失人格,甚至堕落。之后陆游75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并为纪念心上人而写下数首《沈园》诗。
陆游诗词讲读。陆游与唐琬是相爱的,他们分手以后,陆游又被迫娶妻,而唐琬也改嫁了皇族赵士程,但真正两人的哀情传世的一段,就是两人的重逢于相别后的十年,在绍兴城外的沈氏园中,那是一个春日,陆游来此赏春,而唐琬和丈夫赵士程也来此游春,而在此意外的重逢.两人重逢,又无法当面相诉离情,随后,唐琬派人送来一些酒菜,默默以示关怀,而就与丈夫离去,陆游在伤心之余,就在园子的壁上题下了一首哀怨的《钗头凤》。
陆游与唐婉及相关诗词汇总陆游与唐婉及相关诗词汇总。有关的诗词有钗头凤,还有沈园:40年后,陆游75岁,重回沈园又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沈园两首:陆游81岁时,已不能到沈园,依然梦中牵挂,又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天,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陆游的这两首诗,抚今追昔之感,洋溢于诗词行间《沈园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城墙上的角声仿佛也在哀痛,沈园已经不是原来的亭台池阁。《沈园二首》乃陆游触景生情之作,写下时距沈园邂逅唐氏已四十余年,但缱绻之情丝毫未减,反而随岁月之增而加深。第一首诗回忆沈园相逢之事,悲伤之情充溢楮墨之间。不久后唐婉以泪相和的答词写下《钗头凤·世情薄》《钗头凤·世情薄》
天生情种陆游。他就是陆游。此词于爱国大诗人陆游31岁,满怀忧闷之情,独自一人漫游山阴城沈家花园时所作。四年之后,陆游重游沈园,看到当年写在墙头上的《钗头凤》,睹物思情,感慨伤怀,再次写到:大诗人陆游于七十五岁高龄,居住在沈园附近,此时唐婉已逝世四十多年。白发苍茫的陆游,拄着拐杖,佝偻着身躯,来到沈园,老泪纵横,用枯瘦如柴的双手温情地抚摸着那面墙壁,颤颤巍巍的和着泪水提笔再次写下两首《沈园》诗。
《走进宋词》(14)陆游:两曲婉约词 千年情泪流。公元1144年,十九岁的陆游在一首诗中写道,“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希望自己有一天能亲临战场、杀敌报国,表现了年轻的陆游就已具备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高远品质。公元1153年(南宋绍兴二十三年),陆游进京临安(今杭州)参加锁厅考试(现任官员及恩荫子弟的进士考试),主考官陈子茂阅卷后取为第一,因秦桧的孙子秦埙位居陆游名下,秦桧大怒,欲降罪主考。
沈园遗梦——陆游和唐婉的凄美爱情故事。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陆游漫步到沈园。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天,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千古爱情名园:《沈园的故事》文章汇编-2千古爱情名园:《沈园的故事》文章汇编-2四十年后,年迈的诗人沈园重游,含泪写下《沈园二首》以纪念唐琬: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不去沈园。而沈园呢?还是那个沈园吗?我不知道,眼前的沈园,与我想象中的沈园距离有多远,我只知道沈园是滋润那故事的全部背景啊!不去沈园,留下的是想象中的沈园,或许想象中的沈园更为本真。
古筝协奏曲《陆游与唐婉》---来自罗小慈古筝专辑《陆游与唐琬》(筝.乐.诗)十年之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春游时,与偕夫同游的唐琬不期而遇。四十年后,年迈的诗人沈园重游,含泪写下《沈园二首》以纪念唐琬: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因为有了陆游与唐婉,因为有了《钗头凤》,沈园啊,你便永远年轻而美丽!
沈园非复旧池台。眼前的沈园,就是八百年前见证过陆游与唐琬凄美爱情的沈园,只是星移物换久经风雨,恐怕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了。要知道陆游一生著述之丰当世罕有其匹,诗词文章所达到的高度和成就更是万中无一,这对于后世的我们,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幸事,我们因此才可以读到他“铁马冰河入梦来”、“王师北定中原日”的家国情怀,知道了他不仅是一个性情中人,更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诗人,他不只是小儿女的陆游,更是伟丈夫的陆游啊!
陆游七十五岁再忆唐婉,比《钗头凤》更凄婉动人,刻骨铭心。陆游自此更加重了心灵的创伤,悲悼之情始终郁积于怀,五十余年间,陆续写了多首悼亡诗,《沈园二首》即是其中最脍炙人口的两首。沈园二首。诗人对沈园具有特殊的感情,这是他与唐氏离异后唯一相见之处,也是永诀之所。陆游于八十四岁即临终前一年所作悼念唐氏的《春游》亦云:“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唐氏实际已死四十四年,此“四十年”取其整数。
陆游认识这个女孩是因为她题在驿馆墙壁上的一首小诗:“玉阶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呼灯起作感秋诗。”陆游觉得小诗写得清新可喜,问起驿卒,回答是他的女儿,陆游很是喜欢,于是纳其女为妾。按照常情推测,情形一定是这样:唐琬发现陆游,告诉赵士程,本意大约是提醒赵士程回避,以免相见的尴尬,而赵士程则说不必,索性招呼陆游同饮,于是陆游就来了。陆游也很尴尬。八十二岁,陆游再往沈园,凭吊唐琬:
文史佳话九:陆游和唐琬。陆游得知唐婉的死讯,痛不欲生。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在他六十七岁的时候,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从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词、传说中唐琬的唱和开始,加上他几十年后陆续以沈园为题悼念唐琬的几首诗,陆游用自己的一生写下了一段流芳百世、凄婉感人的爱情悲剧。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这首钗头凤,情切切,意真真,脍炙人口。唐婉的和词,委婉哀怨,我见犹怜。两首钗头凤,一段千古不了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陆游已经七十五岁了,但他对唐琬的思念之情,依然如故,于是再次去沈园,并作《沈园》诗两首,其一是:“城上斜阳话角衰,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二是:“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独吊遗踪一泫然。”虽然陆游和唐琬在沈园的邂逅已经是过了几十年,可唐琬的倩影,沈园相聚的情景都历历在目,不能不使陆游虽已年迈,但仍然有深情的泪水潸然而下。
〖原创〗读诗:品味陆游至死弭笃的爱情〖原创〗读诗:品味陆游至死弭笃的爱情。虽然秦观诗的成就远不及陆游,但也无碍陆游于对秦观的倾慕。赵士程是陆游的表兄弟,过去人们一直以为陆游与唐婉是表兄妹。宋宁宗元五年(1199)春天,75岁的陆游闲居山阴,垂垂老矣的陆游仍在深深地思念着唐婉,“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为此写下了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1206年,陆游81岁,梦中再游沈园,又写下了两首诗:
(宋)陆游---《钗头凤》石刻。陆游 《钗头凤》石刻 绍兴沈园 藏。从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词、传说中唐琬的唱和开始,加上他几十年后陆续以沈园为题悼念唐琬的几首诗,陆游用自己的一生写下了一段流芳百世、凄婉感人的爱情悲剧。(宋)陆游---《自书诗卷》(宋)陆游---《尊眷帖》(宋)陆游---《北齐校书图》跋(宋)陆游---《怀成都十韵诗》卷、《致仲躬侍郎尺牍》(宋)陆游---《致仲躬侍郎尺牍》、《苦寒帖》。
沈园情殇题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陆游与唐婉,才子佳人,一段沈园情,应和钗头凤,留下了多少红尘佳话!几杯酒下肚,陆游的离愁别绪统统涌上心头,就着散落的夕阳,将一首《钗头凤》题于沈园的粉墙上。第二年,他忍不住去了趟沈园。回去后,陆游写了最后一首关于沈园的诗《春游》——“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一切都预示着那些红尘往事终将尘归尘、土归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