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护人的控诉理由认为成立强制猥亵罪犯人必须具有性意图,原审就上述第一节事实在被告人完全没有性意图的情况下判决成立强制猥亵罪,并适用刑法第176条后段,这存在对判决有影响的明显的法令适用错误,并且原审判决的第一节犯罪事实中,没有指出认定被告人有性意图的事实,因此原审判决还存在理由不充分的违法情况。根据《裁判所法》第2条,日本下级裁判所有高等裁判所、地方裁判所、家庭裁判所和简易裁判所。
最高裁判所认为、(1)本案件是原计划通过在实施完第1行为之后所实施的第2行为来杀害被害人的案件能够认定在第1行为开始的时点,该行为具有导致杀人的客观危险性,就认为能够认定该行为属于杀人罪的着手,在此基础上(2)由于被告人着手实施了第1行为、第2行为这种连续的杀人行为并达成了犯罪目的,所以即使是因为第1行为而导致的被害人死亡,也能够认定被告人不缺乏杀人的故意,成立杀人既遂罪(共同正犯)。
男子深圳地铁猥亵多名女乘客 被骂后挥刀伤人。今年10月12日,犯罪嫌疑人曹某在深圳地铁列车上,对车厢里的多名女乘客,采取摸臀部的方式进行猥亵,后被附近乘客阻止。持刀伤人后,曹某又在地铁车厢内奔跑并对车内的乘客大声叫喊“有炸弹”,造成乘客恐慌,导致大批乘客在地铁坂田站停靠时下车逃避,致使坂田站秩序混乱。即便后来曹某有持刀伤人的行为,但是这时候其猥亵行为已经终止,伤害行为针对的不是被猥亵者,而是其他乘客。
小偷盗窃被发现,被女子胁迫要求过夜,女子索要五次,小偷怒报警。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在强奸罪中,只有男子才能成为本罪的犯罪主体 女子无法成为犯罪的主体,也就是说女子无法触犯强奸罪,最多同男子构成本罪的共同犯罪,其中女子处于教唆犯或者帮助犯的地位。本案当中的吕某以拍下了诸某犯罪的罪证为由,胁迫吕某与自己发生关系,去满足自己的个人需求,侵害了吕某的性自主权,这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吕某的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
所供余罪为更重的猥亵儿童罪,只能成立坦白,所供余罪为相对轻一些的强制猥亵妇女,反倒可以构成自首,从而获得更大的从宽处罚幅度,如此将猥亵儿童罪与强制猥亵罪解释为异种罪,不能说没有任何问题。刑法将强制猥亵罪与猥亵儿童罪分别规定,并规定对猥亵儿童罪从重处罚,旨在突出对儿童的特殊保护,可以将强制猥亵罪作为猥亵犯罪的一般条款,猥亵儿童罪则属特殊条款,凡是符合猥亵儿童罪的行为,也必然符合猥亵犯罪的一般条款。
第二,正如有的学者所指出的,由于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仅规定了“猥亵儿童”而没有规定侮辱儿童,如果坚持区分猥亵行为和侮辱行为,那么,将会导出猥亵儿童是犯罪行为,侮辱儿童的不是犯罪行为,或者猥亵儿童构成猥亵儿童罪,侮辱儿童的构成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的侮辱罪的不合理的结论。强制猥亵罪的犯罪对象是“他人”,当然包括儿童,那么,是否猥亵儿童罪在犯罪构成上可以被强制猥亵罪完全包容?
【篇399】猥亵罪对象不限定女性。修正案(九)草案第十二条对上述规定作出修改,将妇女改为“他人”,意味着男性也将被认可为猥亵罪的对象,可以适用此条款进行保护。而我国刑法修正前的“猥亵罪”明文规定了“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的对象仍然是对妇女进行的猥亵行为才是猥亵,如果行为的对象不反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即使行为是有悖通常的性道德观念,是违反自然性的性行为,也谈不到是猥亵。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有关强制猥亵罪的对象不再限定针对女性的意义就是要名正言顺的保护男性性自主权。男性性自主权被侵犯的情形归纳起来不外乎两类:一是女性侵犯男性性自主权的行为,二是男性侵犯男性性自主权的行为。因此,保持强奸罪的对象为女性,而扩大强制猥亵罪的侵害对象,使之包括男性在内,这样就可以比较简便的把上述有关女性采用胁迫或其他手段强奸男性的行为以及男性强奸男性的行为囊括进强制猥亵罪中进行认定。
台湾地区的刑法在以“性交”取代“奸淫”概念后,行为主体与行为客体的范围均较旧刑法所规定的与当前大陆刑法犯罪构成相当的强“奸”罪广。此亦为何如上文所述,大陆强奸罪行为对象虽能够解释为包含了台湾地区的乘机性交罪行为对象,但将大陆强奸罪理解为包含台湾地区的乘机性交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大陆刑法实务及理论将“无”任何违反被害人意愿之手段行为的性交行为解释为“有”手段行为。
郭敬明李枫事件法律问题分析!有人问,郭敬明身高一米五左右,李枫身高一米八左右,两人身高和体格相差悬殊,在这种情况下,郭敬明是否有可能强制猥亵李枫?根据法不溯及既往、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即使郭敬明真的在2010年猥亵李枫,如今也不能以强制猥亵罪定罪量刑。如果李枫所述为“捏造”,或者李枫拿不出相关证据证明郭敬明猥亵行为,那么郭敬明可以起诉李枫侵犯名誉权,或者到法院自诉其构成诽谤罪。而李枫《关于郭敬明。
强制猥亵罪所侵犯的法益与强奸罪相类,是他人的性自由权、自主权,具体包括忍受性权利的自愿选择,对性的厌恶感、羞耻感以及正常的性感情,两罪主要区别不在法益,而在性行为方式不同。此前的规定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行为才成立犯罪,强制猥亵已满14周岁的男性不成立犯罪,相应的罪名也为“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猥亵罪。而猥亵儿童罪可以采用强制手段,也可采用非强制手段,犯罪对象为不满14周岁的男女儿童,犯罪主体也为年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综上所述,我国刑法尽快完善对猥亵犯罪的规定势在必行,具体方法可以是将刑法第237条第一款修改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他人与自己或第三人实施,或强令他人容忍自己或第三人对其实施猥亵行为的,或者以这些方法侮辱他人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例如殴打、捆绑被害人,实力控制被害人人身自由等,被害人无法通过自己的有形力量实现对抗或实现自己人身自由状态。胁迫,还可能表现为利用某种特殊关系,实现对被害人的内心压迫,例如,利用行政上的管理与被管理关系,或者在行政上具有隶属关系的上下级之间,这种情况下的心理强制作用往往表现为行为人对被害人具有一定的制约关系,或者被害人对行为人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关系,行为人对被害人往往处于优越支配地位。
第二天,朱某将王某约到自己住处,以告发王某盗窃相威胁要与王某发生性关系,王某无奈同意。后王某要求朱某赔偿,朱某不同意,王某无奈报警。(1)朱某与王某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2)朱某的猥亵行为导致王某受重伤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朱某的本意是与王某发生性关系,王某受重伤的结果虽然是这个行为导致的,但是朱某并没有伤害王某的故意,但是朱某显然是有过失的,因为这个受伤是她导致的,而不可能是意外事件。
由于李某并未取得任何财物,欲盗窃的财物也未达到法定的定罪数额,也不构成盗窃的其他法定情形(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多次盗窃),此时李某的行为不是盗窃罪的未遂,而是根本不构成盗窃罪。2.王某的行为不构成强奸罪,但是构成强制猥亵罪。但如果李某携带了凶器盗窃,被王某发现后持凶器反抗,其行为有致王某伤亡的可能性,此时王某可以行使无限防卫,即防卫行为本身致李某重伤或者死亡的,不构成防卫过当。
强奸罪与抢劫罪一样,是复合行为犯,实行行为包括两个组成部分,分别是强制行为(如拘禁、捆绑等)和奸淫行为。当然,有学者提出了不同看法,他们认为,强奸罪的实行行为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实行行为包括强制行为和奸淫行为,而狭义的实行行为仅限于奸淫行为。对于强奸罪而言,只有奸淫行为才是核心行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实行行为,所以妇女仅强制而没有奸淫的行为不属于真正意义的实行行为,妇女不能成为强奸罪的实行犯。
如正文所述,有判例认为,勒索赎金目的拐取罪(第225条之二第1款)与拐取后勒索赎金罪构成牵连犯(最决昭和58·9·27刑集37—7—1078),其他的拐取犯罪与勒索赎金罪属于并合罪的关系(最决昭和57·11·29刑集36—11—988)。但是,如果认为勒索赎金目的拐取罪与拐取后勒索赎金罪构成牵连犯,属于科刑上的一罪,但对其他的拐取犯罪与拐取后勒索赎金罪,则作为并合罪予以加重处罚,这种做法就有失均衡。
如前所述,盗窃罪规定,盗窃罪的客体是“他人的财物”(他人所有的财物);这本是围绕“盗窃罪的保护法益”的争议,然而,除了盗窃罪之外,日本《刑法》第242条的规定还适用于侵夺不动产罪(日本《刑法》第235条)、抢劫罪(日本《刑法》第236条),并准用于诈骗罪(日本《刑法》第246条)、恐吓罪(日本《刑法》第249条,参照日本《刑法》第251条),因此,这种争议也事关上述财产犯罪的保护法益问题。
如前所述,盗窃罪规定,盗窃罪的客体是“他人的财物”(他人所有的财物);这本是围绕“盗窃罪的保护法益”的争议,然而,除了盗窃罪之外,日本《刑法》第242条的规定还适用于侵夺不动产罪(日本《刑法》第235条)、抢劫罪(日本《刑法》第236条),并准用于诈骗罪(日本《刑法》第246条)、恐吓罪(日本《刑法》第249条,参照日本《刑法》第251条),因此,这种争议也事关上述财产犯罪的保护法益问题。
1947年(昭和22年)8月4日。1950年(昭和25年)3月2日。裁判官。1950年(昭和25年)3月3日。1960年(昭和35年)10月24日。1960年(昭和35年)10月25日。1966年(昭和41年)8月5日。1962年(昭和37年)2月28日。1966年(昭和41年)8月6日。1969年(昭和44年)1月10日。1963年(昭和38年)6月6日。東京高等裁判所長官。1979年(昭和54年)4月2日。大阪高等裁判所長官。最高裁判所長官を含む最高裁判所裁判官の定年は、「年齢七十年…
根据2015年11月1日正式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规定,猥亵罪的对象从''''''''妇女''''''''扩大到''''''''他人'''''''',男人的性自由也将得到法律保护。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刑法第237条第1款,第2款),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行为。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也就是说,修改后的刑法中,男性也可作为该条中所规定的客体,猥亵男子的行为也能以强制猥亵罪定罪处罚。男子被“爆菊”,实施者已经涉嫌强制猥亵罪和故意伤害罪,是强制猥亵罪和故意伤害罪的想象竞合,应当择一重罪处罚。在罪名的确定上,对比强制猥亵罪与故意伤害罪的量刑标准,可以得出,如果受害男子的伤情经鉴定没有达到重伤以上,那么应当以处罚更重的强制猥亵罪定罪量刑。
《刑法》修正案之后,女性不能单独成为强制罪的主体,但可以成为强制猥亵罪的主体。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男人也成为了强制猥亵罪的受害客体,所以女人强奸男人会按强制猥亵罪处罚。综上所述,如果男性被强奸的话可以构成强制猥亵罪以及故意伤害罪,在处罚的时候也需要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处罚。华律网小编提醒大家:对于强奸罪,虽然在法律的完善中,强奸罪也扩展到强制猥亵以及侮辱罪,但是同性之间的强奸,确却不以强奸罪定论的。
1.行为人的身份系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符合玩忽职守罪的特殊主体要求,且行为人的失职行为与损失后果之间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行为人不构成玩忽职守罪。9.行为人构成玩忽职守罪之客观要件—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因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认定未造成国家财产的损失,故行为人的行为不符合玩忽职守罪的构成要件。(2013)淮刑他字第002号被告人王某甲、吴某、王某乙、董某玩忽职守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本案实行行为要引起死亡结果,由该行为引起被害人遵从指示这一介入因素,是绝对需要的。[73]也就是,仅限于下述情形,才能肯定因果关系:尽管实际选择的逃离行为极其危险,而且,作为逃离手段另有其他更有效的选项,[74]但由于实行行为对被害人的心理层面所施加的影响,被害人对逃离手段的危险性、其他选项的判断等状况产生错误认识,其结果是选择了本案逃离行为,而选择本案行为对被害人而言,可以评价为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根据Q宿舍的构造、广场的使用状况以及管理形态,可以认为,所谓“侵入”该宿舍,应该是指违反该宿舍的居住权人以及管理权人的意思进入宿舍的行为,被告人们既不是类型性地被允许进入他人住宅的人,也不属于Q宿舍的关系人,在进入Q宿舍时,也没有得到居住权人或者管理权人的同意,因此可以认为被告人们的进入行为违反了居住权人与管理权人的意思,该当于侵入”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