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武则天:有欲望的女人,才能活得生机勃勃。唐太宗出征高丽回朝就重病不起,李治和武则天日夜侍奉其左右,武则天在伺候唐太宗时,也时常地关心李治。看着武则天地位的蒸蒸日上,王皇后和萧淑妃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俩冰释前嫌,结成了同盟,要打败武则天。一天,王皇后带着一帮人马来搜屋,说玉玺失窃,在武则天的屋中搜出,要杖毙武则天。无疑李义府成为武则天在前朝中锋利的剑,而武则天则是李义府在百官中的牌。
唐朝高宗李治的皇后。(图为王皇后画像)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己酉,649年)五月二十六日,唐太宗李世民驾崩,太子李治即位,是为唐高宗,王氏被册封为皇后。唐高宗上朝之日,直截了当的对大臣们说:“王皇后无子,武昭仪有子,我想立武昭仪为皇后,你们看如何?”褚遂良作为顾命大臣,当面反对说:“王皇后出身名门,是先帝给陛下娶的,再说皇后又没有什么过错,怎么能说废就废呢?”第二天上朝,唐高宗又提到废立皇后之事。
武则天——这个女人不寻常。李治和武则天一见钟情。这件事情她和李治有共识,甚至李治比她更有切肤之痛:李治已经尝到了元老派联合起来反对自己的滋味。所以,当武则天提出要重赏并提拔拥护她当皇后的那些人时,李治连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这样一个名声极坏的家伙,又是敌对集团的人(李义府的靠山是刘洎,刘洎是魏王李泰一党,和长孙无忌、褚遂良是死敌,后被褚遂良陷害),长孙无忌当然容不得他,便打算把他贬到外地去。
一天,王皇后又去逗女儿玩时,恰逢皇上李治也来看女儿,王皇后赶紧退避。李治听后像被打了一剂强心针,立刻痛下决心废了王皇后、萧淑妃,诏立武则天为“顺圣皇后”。武则天当皇后时,李治登基不久,他当皇帝最烦也最怕的是朝臣们拿先帝与自己比较。李治对武则天可谓是一见钟情,如果说先前做太子时跟武媚的偷情只是一时冲动,慢慢地,经过与武则天的身心交流,他发现武则天身上有一种让他无法拒绝的魅力。
果不其然,李治径直以皇后无子而昭仪有子为据提出皇后废立问题,褚遂良当即反对:“皇后名家,先帝为陛下所娶。先帝临崩,执陛下手谓臣曰:‘朕佳儿佳妇,今以付卿。’此陛下所闻,言犹在耳。皇后未闻有过,岂可轻废!臣不敢曲从陛下,上违先帝之命!”(《资治通鉴》卷一九九)初次交锋,双方不欢而散。无忌的儿子长孙冲和族弟长孙铨,一尚长乐公主,一尚新城公主,都是李世民与长孙皇后的嫡亲女儿,李治同父同母的姐妹。
李治和李世民的托孤。太子被废,在李泰和李治谁立太子的斗争中,由于李泰只做李世民的工作,太唯上,不注意团结大臣,表态说,将来杀子传弟,被大臣说是违人性的谎言,前太子也拼命反对立李泰,李泰期间以汉王和李治关系好,却参与了太子谋反威胁李治,李治表现的很紧张,李世民问,才说李泰威胁他,李世民选择了李治。长孙无忌是李治的舅舅,极力拥李治为太子,但,还是对长孙无忌揽权过度不放心,担心出现权臣。
武则天弥留之际下遗诏 为褚遂良等人“平反”弥留之际,她下了道遗诏,里边有这样一句话,特别引人注目:“其王、萧二族及褚遂良、韩瑗等子孙亲属当时缘累者,咸令复业。”这相当于给当初因反对自己而遭受迫害的褚遂良等人平反,要知道,当初褚遂良是武则天最为愤恨的人,为什么此时还惦念着他,甚至要为他平反呢?李治即位后,对褚遂良非常感激,封褚遂良为河南县公,第二年又升为河南郡公。
李治如何亲身将长孙无忌一伙赶尽杀绝。李治见只有这三个人,也没什么办法,就问长孙无忌了:“皇后没有儿子,武昭仪有儿子,现在我想立武昭仪为皇后,你看怎么样啊。”长孙无忌表示褚遂良是我的发言人,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贬谪仍在继续,显庆二年三月,任命潭州都督褚遂良为桂州都督,桂州在今天的广西桂林,属于岭南地区,当时的岭南是蛮荒之地,一般只有犯人才到这,让褚遂良去桂州当官,整他的意图很明显了。
武则天当上皇后的第一个牺牲品,褚遂良。褚玠是在南朝陈国当的官,到了褚遂良的老爹褚亮时期,社会就动荡了,公元589年,杨坚兼并陈国,完成统一大业,随后褚亮跳槽,给杨坚打工,担任太常博士。当时的褚氏父子,肯定是以老爹褚亮为主,作为军事参谋,陪在李世民身边,到了贞观元年,褚亮官拜弘文馆学士,贞观九年,通直散骑常侍,贞观十六年,成为李世民旗下,和杜如晦、房玄龄齐名的十八学士。
唐高宗 李治简介与永徽之治。李治剧照   李治简介   李治即唐高宗(628年—683年),字为善,汉族人。贞观二年六月十三日(628年7月19日)出生,弘道元年十二月四日(683年12月27日)崩殂,享年56岁,葬于乾陵(今陕西乾县),庙号高宗,谥号天皇大帝、天皇大弘孝皇帝、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太宗第九子,母文德顺圣皇后长孙氏。事发,太宗废太子承乾,黜魏李泰,改立晋王李治为太子。李治的永徽之治   传统史家认为唐高宗碌碌无为。
李义府 名人传记 笑里藏刀的李义府 李义府( 614—666 ) ,瀛州饶阳(今河北饶阳县)人。升李义府为中书舍人。元老重臣、 中书令杜正伦与中书侍郎李友益商量探察李义府的罪恶活动。高宗不得已将杜正伦贬为横州(今广西横县南)刺吏,将李友益流放到峰州(今越南河内西北) ,将李义府贬为普州(今四川安岳县)刺史。给事中李崇德开始也与他论谱叙辈,李义府贬为普州刺史后,他便揭露李义府,使李义府一度从赵郡李氏族谱中删除。
解说:从前面的讲解中,我们可以看到反对废王立武的大臣,都没有得到好的下场,可是我们不要忘记,在废王立武的反对派中还有一位大人物,他就是长孙无忌,在一一收拾了其他反对派之后唐高宗如何对付他的舅舅,有史学家认为唐高宗李治还是想放过长孙无忌一马,所以在废王立武事件结束以后的好多年长孙无忌一直平安无事,直到最后长孙无忌被杀,都不是唐高宗的真实意图,是他迫不得已而为之。韦季方和长孙无忌勾结企图谋反。
在武后的授意下,许敬宗上奏要求废太子忠,立弘为太子。许敬宗按照武后的密令,把没有什么大过失长孙无忌的表弟高履行贬为益州刺史,长孙无忌的堂兄长孙祥,由工部尚书贬为荆州刺史。许敬宗上奏高宗,说韦季方与长孙无忌勾结,妄图夺回往日实权,图谋造反,长孙无忌逼季方自杀灭口。显庆四年(659年),武后不在说服高宗处死长孙无忌了,她让高宗下令逮扑长孙无忌,然后流放黔州,密令许敬宗派人半路劫杀长孙无忌。
武则天和李治为何能对付唐太宗都对付不了的长孙无忌?(“盛世美颜”唐太宗)长孙无忌是首相不假,是帝国重臣也不假,但说唐太宗收拾不了长孙无忌那你就太小看这个中国历史上第一皇帝了。并不是收拾不了长孙无忌,而是既无理由也无必要收拾长孙无忌。至于说长孙无忌影响立储,这倒是真的,不过原因并不是因为李世民怕他,而是因为长孙无忌眼光毒辣,总能抓住李世民的要害。长孙无忌在李世民死了以后,基本就没人能治的了他了。
649年夏,唐太宗李世民病重,把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召到卧室,伸出手摸着长孙无忌的下巴,看着这个他最爱的女人的哥哥,社稷辅臣,一时无语。有人秘告李世民,说长孙无忌权力太大,地位太高,李世民不理睬,依旧对长孙无忌偏爱,并给以信任和重用。李治起初并不相信,但是武则天和许敬宗频频进言,说长孙无忌谋反,痕迹已露,危害甚大,李治禁不住煽动,最终都没有对质审问长孙无忌,就把他去职削爵,贬到了黔州。
唐高宗李治,还是女皇武则天?要杀长孙无忌的人并非唐高宗李治,而是他的皇后武则天。《旧唐书》记载,长孙无忌,字机辅,河南洛阳人,唐太宗李世民文德皇后长孙氏之兄。李治即位,是为唐高宗,封武则天为后。据记载,唐高宗李治是个性格懦弱、体虚多病的皇帝,他在位时虽然也取得了征服高丽、击败突厥之战的大胜,但很多都是武则天、李世勣、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人的运筹帷幄,高宗常犯头昏病,基本不理政事。
唐史记载,李治即位后,立王氏为皇后,但王皇后不能生养,逐渐被李治冷落,生了一子两女的萧淑妃因之得宠。李治成了唐高宗后,王皇后出于对萧淑妃的嫉妒,撺掇李治让武则天蓄发还俗,重新入宫。武则天进宫后,王皇后在李治面前不断称赞她的贤德与好处,李治越发喜欢武则天了。等李治来她宫里歇宿,她假装看孩子,引李治共同发现了小女孩的尸体,武则天当场嚎啕大哭,并指王皇后刚离去不久,以此诬陷皇后。同时宣布立武则天为皇后。
在备尝风霜、充满机心的武则天眼里,李治不过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他欲火焚心,贪恋女色,却时常腼腆有加,放浪不足,故而姬妾成群鲜有枕席之乐。
他是李世民最倚重的老臣,却死在一个女人手里,一世忠臣的悲哀!李世民有八个儿子,其中第一个太子和晋王李治都是长孙无忌的妹妹长孙皇后所生,长孙无忌理所当然偏袒这两个儿子,不过因为当时的太子太过荒淫无度,又和魏王争夺王位,导致被李世民贬为了平民。本来李世民想立魏王为太子,可是长孙无忌不干了,他联合其他大臣明里暗里反对,说魏王的不好,力荐晋王,李世民最后也顾忌他,不得不传位于晋王李治。
易中天品武则天:这个女人不寻常武则天其实并不叫"武则天"。李世民一共有十四个儿子,其中长子常山王李承乾、四子魏王李泰、九子晋王李治,都是长孙(音掌孙)皇后所生。王皇后是李治的发妻,出身名门,而且是太宗皇帝亲自为李治选的"佳媳",为人正派贤淑大概没有问题,但看来或许少了点魅力。李治和武则天一见钟情。这件事情她和李治有共识,甚至李治比她更有切肤之痛:李治已经尝到了元老派联合起来反对自己的滋味。
如果褚遂良不是这样含冤而逝~~~褚遂良“忠”凄凉。褚遂良简介。褚遂良(596年-658年),字登善,封河南郡公,故又世称褚河南,唐朝政治家,书法家。先祖为褚少孙,曾补《史记》,父褚亮时迁杭州。唐高宗欲立武则天为皇后,褚遂良与长孙无忌坚决反对,后遭贬潭州(长沙)都督。。褚遂良之死。为了褚遂良。褚遂良是李世民的托孤重臣,他与长孙无忌是一条线上的。完了,忠臣褚遂良遂堕入万劫不复之地。结果,李治当然是没有理睬。
初唐书家褚遂良:绝望中走完一生。他和虞世南曾有一段对话,他问道:“我的书法比得上智永禅师吗?”虞世南说:“我听说他一个字值5万两黄金,你做得到吗?”褚遂良又问:“那和欧阳询相比如何?”虞世南说:“欧阳询写字不择纸笔,什么样的纸笔都能写得好,你难道能这样?”褚遂良有些气馁,说:“那我的书法究竟怎样呢?”虞世南说:“如果手顺而笔墨调畅,也能写得很精彩。”褚遂良这才高兴地走了。
长孙无忌的父亲其实也是一个名人,他的名字叫长孙晟,长孙晟这个名字或许你会感到陌生,但"一箭双雕"的成语你一定听说过,那个能够"一箭双雕"的人便是长孙无忌的父亲长孙晟。从此长孙无忌便开始了与李世民并肩作战的日子,李世民四处征战,他多数跟在身边。从李治登基起,舅舅长孙无忌就成为李治时刻都离不开的重臣,尽管长孙无忌避嫌辞去"知尚书省事"(主持国务院工作)的高位,但李治依然让长孙无忌以太尉身份参与朝政。
褚遂良的父亲褚亮便是其中的一员,主管文学。《唐书》记载说,有一次李世民问褚遂良:“你记的那些东西,皇帝本人可以看吗?”褚遂良回答说:“今天所以设立起居之职,就是古时的左右史官,善恶必记,以使皇帝不犯过错。我是没有听过做皇帝的自己要看这些东西。”李世民又问:“我如果有不好的地方,你一定要记下来吗?”褚遂良回答说:“我的职务就是这样的,所以您的一举一动,都是要写下来的。”可见褚遂良的忠贞和鲠直。
高宗永徽六年,李治废皇后王氏为庶人,立昭仪武氏为皇后。不久,朝廷的元老重臣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均因为反对废后遭到贬逐或诛戮。对于这一史实,很多人都将矛头指向武则天,认为是她一手策划和导演的,这也恰与武则天一贯毒辣强硬的做法相符合。但是历史往往有着出其不意的地方,那么在这件史事的背后是否隐藏着一些容易让人忽略的细节呢?
长孙皇后早逝,李世民哀伤不已,常举目远眺长孙皇后下葬的昭陵,之后再未立皇后。柳奭罢相后不久,李治就召集五品以上官员训话:“顷在先帝左右,见五品以上论事,或仗下面陈,或退上封事,终日不绝;岂今日独无事邪,何公等皆不言也?”(《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九》)自李治即位以来,长孙集团专权,从来没有人敢向李治当面或上书言事,这是李治第一次鼓励大臣积极言事。李治和武则天觉得苗头不错,双双来到长孙无忌府邸。
长孙无忌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内兄,长孙皇后的哥哥。李治是长孙皇后的三子,唐太宗的九子,不论从年龄还是父子感情看,均处于劣势,但得到舅父长孙无忌的大力支持。长孙无忌“固请立晋王治”,唐太宗最后改变了主意——立李治为太子,临终前还将辅佐李治的重任托付给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唐高宗即位初年,实际执政的是长孙无忌。而许敬宗奉武则天之命,多次前往劝说长孙无忌支持武则天,均被长孙无忌拒绝并当面教训,自然也心里不满。
李治才是开创了大唐盛世第一人,却委委屈屈地蹲在历史的角落里。李治,即唐高宗,公元649至683年在位,唐朝第三位皇帝,是唐太宗李世民第九子,也是嫡三子,母亲为长孙皇后。事发,太宗废太子承乾,黜魏王泰,改立晋王李治为太子。他在做太子的时候,李世民就对他宠爱有加,他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得以在皇宫皇帝身边长大的太子,即使后来建了晋王府,依旧留他在宫中生活。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破乙毗射匮可汗,自号沙钵罗可汗。
长孙无忌自然也不例外,于是答道:“谨奉诏。有异议者,臣请斩之。” 更为可笑的是有种观念认为是长孙无忌挟持李世民立了李治,大唐皇帝天可汗李世民居然成了长孙无忌的傀儡,这种观点荒唐可笑之处就在于贞观时期的长孙无忌权利都是李世民给的,且永徽时期的长孙无忌同样没有军权,李治想要罢免自己的舅舅只一张诏书就办到了,更别说贞观年间既无兵权又无实权的长孙无忌,能拿什么来威胁李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