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8.大学生当了农民(思想关)

2012-09-05  山妹子cyl

28.大学生当了农民(思想关)

    永红下乡当农民,过了生活关,过了劳动关。在思想上,她自觉地向贫下中农学习。贫下中农有着勤劳、朴实、热爱集体、不怕苦不怕累、任劳任怨、艰苦朴素的优良品质。贫下中农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向他们学习。有一天,队里派男社员去几十里远的西凉山换洋芋种,永红一贯爱抢着干男社员的活,这次她也去了。和贫下中农一样,一大早,她带上几个生洋芋作为午餐,便和她们家的两个小知弟以及队里的男社员出发了。西凉山,山又高来路又远,35里的山路,几乎都是上坡,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达换洋芋种的凉山公社。本来,背多背少队里没有规定,但是永红一个女孩子,一个从城里来的大学生,经过锻炼,能背一百来斤了。洋芋种97斤,背箩5斤,总共103斤。俗语说,上坡脚杆软,下坡脚打闪,何况背着那么重的东西。

  和老农民一样,累了就用打杵支撑着背箩,长长地舒一口气,休息几分钟后又继续往前走。走到中午,大家的肚子都饿了,就把背箩歇在地上,就地取柴,拾些干枯树枝烧起大火,然后把各自带去的生洋芋扔进火里,谁也不会去拿生产队里的洋芋来吃。不一会儿,外焦里生的洋芋就可以吃了,大家把洋芋吹一吹,拍一拍,吃的满嘴乌黑。永红乘大家休息,便敞开嗓子唱歌给大家听。她那百灵鸟般的歌喉,动听的歌曲,消除了社员们的一部分疲劳。

  因为背着重物要走几十里路,一路上要歇息若干次。不容多休息,得在天黑之前赶快往回走。年轻一点的社员,特别是小伙子们,背着背箩,一路小跑,早已走到前面去了,年近六十的孙大爹和唯一的女孩子永红被落到了最后。永红紧紧地跟着孙大爹,他走她就走,他歇她也歇。在下一道沟坎时,大爹背箩里的洋芋掉了一个出来,一滚滚到了小沟里,只见大爹毫不犹豫地背着沉重的背箩走到沟底,慢慢地作坐蹲式蹲下,没有弯腰,非常艰难地把那个掉到沟里的洋芋拾了起来。大爹的这个行动,深深地感动了永红。他们背着洋芋不能弯腰,因为一弯腰,背箩里的洋芋就会滚出来,而背着那么重的洋芋作坐蹲式好费劲,就象演杂技那样难啊。永红在贫下中农的身上学到了许多宝贵的东西。

  孙大爹和永红是天黑了以后才回到生产队的,大爹把洋芋种一个不少地背回了生产队,永红背的97斤洋芋种也一点不少地背到了生产队。那天晚上,已经是不脱产的公社党委副书记的永红,要开电话会。因为公社一把手老吴书记一个字不识,因此叫永红把电话会的内容记下来,第二天向他汇报,他好贯彻落实电话会精神。可是,永红那天太累了,上、下凉山来回七十多里,还背着一百多斤的东西,永红真是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呀。公社晚上没有一个人,永红坐在公社的一间有电话机的小房子里,拿着话筒,还不等全县各个公社参加开电话会的人到齐,会议还正在点名,累到极点的永红,拿着话筒便睡着了,电话会议里说了什么,一句都没有听着,更不要说记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晨,老吴书记和其他公社干部来到公社时,看到永红拿着话筒睡得正香,无不感动。吴书记轻轻把永红手里的话筒取下来,解下身上披的羊毛毡给永红盖在身上……。

      从公社到区里的那条小马路,坑坑洼洼的,下雨天就更难走了,特别是属于永红们生产队这段路,比其他地段都不平整,必须修修路了。在农活比较闲的时候,生产队决定修修这段路。

全生产队的全劳力、半劳力都出动了,男社员统统去找石头背石头,女社员就在路上平整路面。永红和男社员背了几天石头,很累了,最后一天,她不背石头了,而和妇女们一起铺路面。

突然,她抬头抬头看见年近六十的大队党支部书记王大妈,背着一块石头放到她的面前来了。永红顿时脸红了,马上扔下锄头,和大妈一起背石头去了,整个背石头的人群中,就她们两个是女的。

永红常常发现贫下中农的优点、亮点,总是自觉地向他们学习,这样,她的思想、行为和贫下中农慢慢接近,越靠越拢。从穿着打扮到体力劳动,从吃苦耐劳到艰苦朴素,都象个地地道道的当地的农村姑娘了。

有一次,永红去省里开会,回洋芋县的时候,要先乘火车,后坐汽车然后再走几十里路才可以到生产队。在火车上,一位中年男子,坐在永红旁边。由于那时的火车速度很慢,一坐就要坐几个小时。中年男子便和永红聊起天来了。他问永红是洋芋县哪里的人,永红说是红豆公社的。中年男子一听永红是红豆公社的,便说;“你们那里有一个大学生知青,叫陈永红的,你知不知道?”永红忍住笑,说;“知道呀,她就和我在一个生产队呢。”中年男子听永红这么一说,觉得跟旁边这位农村姑娘有共同的话题了。于是,他便滔滔不绝地说起了永红,说他如何如何能干,如何如何能吃苦。一背箩能背多少斤,一路赞叹,一脸佩服的样子。永红光听,有时也附和一两句。中年男子说永红的事迹,有的是夸大其词。永红忍不住问这位中年男子:“你认识陈永红吗?你见过她吗?”“我见过她的。”“什么时候?”“她们刚来洋芋县的时候,在县城开欢迎会上我见过她的。”永红见身边的中年男子已经认不出她来了,他把永红当成在洋芋县土生土长的农村姑娘了,永红干脆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继续和他吹牛。

路途中有人聊天,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到了水城。中年男子还要继续坐火车,要到前面一个站才下车,永红要买汽车票,必须在老站下车了。临下车时,中年男子告诉永红,在什么地方住旅社,在什么地方买汽车票,还要小心小偷呀坏人呀什么的,就是一直把永红当成没有出过多少远门的农村姑娘,而没有认出他身边这个“农村姑娘”就是曾经见过一面的大学生当了农民的永红。这说明,永红真的锻炼的象一个农村姑娘了,一点大学生的样子都没有了……。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