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自持悍勇,哪听这一套,加紧攻城,到了射程内,只听耿恭一声令下,城墙上突然射出遮天蔽日的箭镞来,中了箭的匈奴人,便鬼哭狼嚎起来,纷纷中箭落马的匈奴人被抢回军营修养,匈奴人也就停止了攻击,因为他们清楚一座被围的小城,围而不功,城中粮草不济,早晚也会因饥饿举城投降的,到了夜晚,中了箭伤的匈奴人好像被诅咒般,即便上了创伤之药,伤口却愈发的疼痛起来,继而溃烂,随后就是死亡,整个军营更是哀嚎声一片。
回顾历史,西部的安全一直是中国国家安全的重心,但西域远离中国军事及经济力量的中心,国家力量投射成本高昂,说到底,在宏观计算下,西域战略的最终支撑是一个个响应国家征召、到遥远瀚海雪山下奋战的士兵。耿恭在阻击和迟滞处于优势的敌军之后,最后率领少数东汉军人与当地同盟部队据守疏勒城,他深知这座居于天山北坡的石头城堡坚固足以死守,而此城扼守天山南北通道,如果丧失,则未来国家整个西域战略又要从头做起。
十三将士归玉门(资料图 图源网络)而画中《十三将士归玉门》的将士也正是汉朝小军队从匈奴大军包围圈中拯救出来的幸存者,这十三人中有汉朝的名将耿恭。范晔在《后汉书》感叹道:“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嗟哉,义重于生,以至是乎!以为当疏高爵,宥十世。”他都恨不得当时能够在现场追随耿恭啊,表明当时汉朝无论是边疆将士还是朝中书生,都有一种尚武不屈的气质。
大汉军魂,喝马尿吃胡肉,只为拯救大兵耿恭,岳飞:真勇士!匈奴军队长驱直入山南,整个西域将落入匈奴之手。转战到疏勒城时再度被围追堵截的匈奴大军合围。耿恭诈降匈奴,并将匈奴使者骗进城里,亲手击杀,然后就在城上,对着匈奴的大军,将尸体的肉割来烤着吃!因为他们觉得耿恭的部下不可能还活着,援军中的范羌拒绝放弃最后的希望,泣血请求所部去疏勒城看看,率领两千孤军冒险向仅仅是地理概念的疏勒城挺进。
匈奴不敌,汉军大胜回师。没想到,汉军刚刚回师,匈奴就卷土重来,两万匈奴大军又攻西域。而且耿恭又叫人向匈奴喊话: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耿恭暗暗下着决心,带着这26人走上了漫漫归家路。但匈奴人怎能放过他们,层层天险也在阻挡着他们。一路这几十人凭借着计谋、勇敢、体力去克服重重困难艰险。终于他们看见了眼前的玉门关,看见了家圆。而这时,也仅仅只有13个人看到了汉朝的天空依然是那么的蓝、树依然是那么的绿!
那是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十一月,奉车都尉窦固和驸马都尉耿秉等人率一万四千骑从敦煌出征西域,在白山(天山山脉东段)击败北匈奴呼衍王兵团,占领伊吾卢;耿恭和关宠的军队各自只有数百人,从战报上看,却已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抵挡了匈奴人的进攻,这足以证明匈奴的军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强大。耿恭让士兵们一起和他把一桶桶的水抬上城头,当着匈奴军队的面擦洗城墙并淋浴,同时发出阵阵欢呼和狂笑。匈奴人仓惶北撤,前车师复降。
公元75年三月,北匈奴数万大军合围金蒲城,当时的金蒲城只有将士100余人,当时耿恭面对大兵压境的北匈奴军队,毫无惧色。匈奴军队以为是耿恭的心理战,结果中箭者纷纷全身溃烂,匈奴士兵以为神助汉军,慌忙撤退。耿恭趁着暴风雨夜袭数万余人的匈奴大营,杀伤匈奴1000余人,匈奴溃败而去,金蒲城之围遂解。果然,两个月后,匈奴再次兴兵来犯,西域本就多旱少雨,匈奴竟然堵住了金蒲城外的水源,妄图渴死汉军。
大汉第一悍将,满江红原形,300兵抗匈奴创造神话,后被贬为平民大汉第一悍将,满江红原形,300兵抗匈奴创造神话,后被贬为平民清茶话历史 2017-11-24 21:54:14.其实在大汉王朝之东汉抗击匈奴的斗争,残酷程度一点也不亚于西汉,而且诞生了一个强大的将军家族:耿弇家族,其家族最牛的要数 耿恭,也是抗金名将岳飞《满江红》里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原形!另外其弟耿广、耿举,耿国都是东汉著名将领,官至中郎将。
大汉版的斯巴达三百勇士,大战数万匈奴。他的堂哥耿忠、耿秉等人,也都是在对外撕逼中立下过赫赫战功的高级指战员。公元74年,耿恭跟随大军来到西域,与匈奴流窜犯作战。并没有因为匈奴的大军压境而慌张。耿恭站在城头对匈奴大军喊道:匈奴将士并不相信耿恭的话,觉得他不过是在强行装逼。耿恭知道匈奴迟早是要回来的。匈奴便又组织了一支几万人的大军,开始对疏勒城发起猛攻。援军赶到柳中城以后,打败了匈奴与车师的联合部队。
坐镇车师,两退匈奴。耿恭手头兵不多,派人带300士兵去救援,但中途遇到北匈奴大军,全军覆没。北匈奴大军马不停蹄,攻入车师,包围耿恭的屯兵地——金蒲城。两个月后,耿恭据守疏勒城,北匈奴又来了。当匈奴人看到耿恭在城上泼水时,再次震惊了,他们不敢招惹“神灵”庇护的人,撤退。焉耆和龟兹两国反叛,西域都护陈睦全军覆没,北匈奴围攻车师前王部关宠,汉明帝去世,朝廷无暇,车师见风使舵,此刻也助匈奴围困耿恭部……
你可能不一定听说过耿恭,但你一定听说过东汉开国将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耿弇,论起来,耿恭是耿弇的侄子。南下西域的班超在一年时间内就使西域南道大部分地区的城邦重归汉朝版图,相比之下,由于一直没有遇到匈奴的主力部队而使耿恭的西域之行显得并没有那么顺利,直到这年的冬天。耿恭趁匈奴大军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敢死队冲杀匈奴的先头部队,匈奴骑兵不敌汉军,于是转而截断了疏勒城上游的水源。
拯救大兵耿恭拯救大兵耿恭作者:gee2k 2011-03-03 23:06 星期四 晴  东汉初年,发生过一起“拯救大兵”的故事。一时间欢声雷动,耿恭命人把水从城墙上泼出去给匈奴看,匈奴看到,以为汉军有神助,暂时退兵。数月后,耿恭数千士兵只剩下几十人,粮食也吃光了,匈奴开始了劝降攻势,以“封王,嫁公主”诱之,但耿恭手刃匈奴劝降使者以示誓死不降,然后“煮铠弩食其筋革”以示誓与疏勒共存亡。
拯救大兵瑞恩 为什么值得我们看。终于看了《拯救大兵瑞恩》。就像电影里他们放走的那个德国士兵,那不仅仅是仁慈,没有人希望这片土地上再添一条逝去的生命。但瑞恩也的确没有一走了之,与大家一起奋战到了最后。士兵在出发前,登陆时,开枪的时候,都在向上帝祈祷,这是真实的,所有人都拼命地祈求庇护,拼命地想活下去。在这里不得不提到另一个瑞恩,我最喜爱的作家兼战地记者,科尼利厄斯·瑞恩。
东汉名将耿恭喋血孤城:坚守疏勒城抗拒匈奴大军。车师军队会同匈奴军队,再度对疏勒城发动进攻。北匈奴的使节对耿恭说:“你如果归附匈奴,单于将封你为白屋王,并且把女儿嫁予你。”耿恭假装答应了,请匈奴使节一同上城头,匈奴使节心中大喜,便随耿恭而去。不料到了城头后,耿恭当着匈奴大军的面,拔出刀子,一刀结果了匈奴使节的性命,然后冲着匈奴单于喊道:“有敢来劝降者,同此下场!”然后往匈奴使节尸体上放一把火。
在他登基的第十五年,刘庄终于耐不住了,召集了窦融的侄子窦固、马援的儿子马廖、耿弇的儿子耿忠、侄子耿秉开会商议出兵北匈奴之事。窦固的大军之所以能够小胜匈奴呼衍王,多亏了一个叫班超的假司马(假司马是个官职,就是代理司马)。班超跟大家说:咱们只有三十六人,如果匈奴和鄯善国达成协议,接下来估计就要把我们交给北匈奴了。天亮之后,班超带着一堆匈奴使团的人头出现在鄯善国王面前。
匈奴人也是彪悍的民族,根本不在意耿恭的话,立即开始了攻城,当接近城下时,城上守军万箭齐发,匈奴人中箭着无比痛苦哀嚎,并且伤口就像开水一样的沸腾着,这一怪异景象可把匈奴人吓坏了,再不敢攻城了,只是后撤几百米将金蒲城团团围住。耿恭答应了,叫他们派使者入城,当匈奴的使者来了后,耿恭令人把使者抓到城上,一刀杀了,然后和将士们一起用火烤匈奴使者肉大口吃着,还大笑着说好吃。
拯救汉朝大将耿恭:七千大军进绝地,伤亡五千只为救26人。公元75年,汉章帝下令从西域撤汉朝驻扎在那里的主力部队,只留下耿恭和关宠两位将军数百人驻守两座城池。谁料到,匈奴人突然发起了进攻,当时守将耿恭发现自己守不住了便退守到比较容易防守的疏勒城。实在不行了,耿恭答应投降,并将匈奴使者骗进城里,亲手击杀,然后对着匈奴的大军,将尸体的肉割来烤着吃!
拯救大兵瑞恩。
这十部气势恢宏的史诗级战争片,甩开抗日神剧100条街。影片叙述交代特别,没有刻意的去交代剧情,对于影片里面关于这场战争溃败以及撤退的意义,通过影片最后坐在撤退火车上的男孩以朗读一篇新闻报道的方式来告诉我们。NO.2《拯救大兵瑞恩》:史诗级战争片,上尉一行八人上路召回瑞恩,然而枪林弹雨却是冷酷到极致,每死去一个人,下一个人便接过死去的人怀里的书信,这个情节尤其震撼到我。唯一看哭了的战争片。
注意,这个北匈奴,并非西汉时北匈奴,西汉时北匈奴,已被陈汤给灭了,如今的北匈奴,乃是西汉时南匈奴的一部分。耿秉,字伯初,耿弇二弟耿国之子。于是,次年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十一月,明帝,继续耿秉之前提出的战略计划,以奉车都尉窦固为主将,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为副将,率精锐骑兵一万四千人,出敦煌郡昆仑塞(甘肃安西县附近),欲清剿北匈奴在天山的残余兵团,并剪除其布置在西域的爪牙——车师国。耿恭呢?
(南)匈奴怀其恩信 “匈奴闻秉去世,“举国号哭,或至剺面流血(这里的斴面流血,为勒内.格鲁塞所描述的匈奴人习俗---对地位极其崇高的逝者的尊敬,因而以短刀划破脸颊,任由血泪横流。)(耿秉)匈奴人简单的脑子还没来得及转过来弯来产生怒火,他们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耿恭和所有人站在城墙上,以一种饿狼望着肥羊的心情望着刚被杀死还冒着热气的匈奴使者,两眼冒出绿光(饿的),然后就直接拿匈奴人当肥羊,烤了吃了!
耿恭的祖父耿况与其膝下六个儿子,全部成为东汉开国将领,他的六个儿子分别是:耿弇、耿舒、耿国、耿广、耿举、耿霸;七月,左鹿蠡王的北匈奴军队兵临疏勒城下。耿恭深知坚守疏勒城之不易,所以必须要先以一次胜利来激发守军的斗志,他趁匈奴人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招募来的数千民兵,出城迎战,匈奴人没有想到耿恭哪里弄来了那么多的军队,心有怯意,又深知耿恭足智多谋,怕不小心吃亏,于是调转马头就跑,向后撤退,以静观局势。
被遗忘的东汉战神—耿恭。他派遣使者对耿恭说,只要投降,就会封耿恭为白屋王,并将自己女儿嫁给耿恭。司徒鲍昱坚持要救,据理力争:“情况紧急的时候置人于不顾,这样做对外容易纵容蛮夷的暴行,对内则寒世人之心。如果这个时候不救,以后迎战匈奴,谁还愿意去,陛下还怎么调兵遣将呢?如果现在发兵,四十天后他们应该可以回到关塞。”刘炟也是一代明君,最终同意了鲍昱的意见,下令耿秉、王蒙调动酒泉、敦煌等郡汉军救援耿恭。
耿恭是东汉扶风茂陵人,在东汉初年,由于王莽篡汉的原因,原来西域督护府被取消了,广大的西北地区成了少数民族的天下,等到了汉明帝的时候,骑都尉刘张带领奉车督尉窦固、驸马督尉耿秉和及耿恭出击匈奴,屯兵金蒲城以及柳中城,宣扬大汉威德。永平十七年十一月,奉车都尉窦固和驸马都尉耿秉等人率一万四千骑从敦煌出征西域,在白山击败北匈奴呼衍王兵团,占领伊吾卢;匈奴军队随即将耿恭所在的金蒲城和关宠所在的柳中城团团包围。
车师后王安得没有在匈奴人面前屈服,虽然他了解自己显着不是匈奴人的对手,他亲率大军迎战匈奴骑兵,一同急迫向耿恭屯垦兵团宣告求救信。当然,匈奴人也不会想到。耿恭深知据守疏勒城之不易,所以必需求先以一次成功来激起守军的斗志,他趁匈奴人立足未稳之际,带领招募来的数千民兵,出城迎战,匈奴人没有想到耿恭哪里弄来了那么多的戎行,心有怯意,又深知耿恭智慧过人,怕不小心吃亏,所以调转马头就跑,向后撤离,以静观形势。
新疆疏勒发现汉代名将耿恭抗击匈奴的汉城。疏勒城在历史上之所以著名,是因为汉代名将耿恭在抗击匈奴的战斗中曾在这里立下过不朽功绩,以数百兵力抗击数百倍的匈奴,击败了敌方长达7个多月的围攻。耿恭放弃了金蒲城,率部下移师疏勒,匈奴追之继续围困。耿恭和他几百名悍卒就是依靠强弩打击围困汉军的数万匈奴军队,其弩机射程远,杀伤力强,箭头淬有毒药,使“匈奴震怖”,有效地滞缓了匈奴的突击力。
华夏之基石秦汉王朝(四十九)荡平外患班超在西域成功结盟月氏,消除疏勒王的叛乱,打通西域南路,随后击败莎车,龟兹等国家,威震西域。汉和帝即位后,窦宪与南匈奴一起出兵击败北匈奴,北匈奴单于投降。随后,窦宪授意南匈奴再次击溃北匈奴,彻底消除了北匈奴的威胁。公元89年夏天,窦太后封窦宪为车骑将军,耿秉为副帅,加上南匈奴的兵力,共计四万大军,出兵北匈奴。最终,窦宪答应了南匈奴的要求,并让南匈奴自己干一票大的。
东汉战史之天山之战——对北匈奴的首次用兵。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二月,汉帝国发动沿边郡国兵,并联合南匈奴、卢水胡羌、乌桓、鲜卑骑兵,共四万四千人,分兵四路出击北匈奴。窦固和耿忠率领部队抵达天山地区(今新疆天山),袭击了北匈奴呼衍王所部,斩首千余级。同时,窦固又以班超为假司马,率“三十六吏士”出使西域,以招降西域诸国,瓦解北匈奴与西域各国的联合,最终使西域三十六国再次归顺汉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