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iy / 论睡眠 / 谈睡眠

0 0

   

谈睡眠

2006-06-23  saliy

谈睡眠

我对睡眠曾经做过观察功夫,人是绝对看不到自己睡眠的,所以我观察的是人家的情形。

 

²        最正式的,大概算老人式或西洋式的睡眠:晚上九、十点上床,一上床就合眼,隔天一大早六、七点醒,一清醒就起身。这种睡眠平均七、八个小时,梦不会多。

²        最舒服的,我觉得是野外的睡眠:天气应当是春三月,有职业的人在休假中,约些朋友到附近乡间,在山腰里拣片有青草的地方,向天躺着,看云追云,不转什么念头也转不出什么念头,偶然牢骚走上心灵,可是天上的白骆驼都会把它们带走。你于是把眼睛闭上,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忽然让一声难得的鸟叫声吵醒。这种睡眠不易超过两小时,梦里的景象时常离奇,很远,很大。

²        有一种绅士睡或官派睡眠:所谓“打午觉”,吃完中饭,合衣在床或椅上一躺,惯常面朝天,这一、两个钟,谢绝一切客人,到要上衙门时,便醒来。洗一下脸,喝一口浓茶,燃上一支香烟,叫当差的拿上提包,跨进车。这种睡眠不一定有梦,吃完饭躺下,容易脂肪堆积,肚会大。

²        天下事很奇怪,要睡没得睡,有的睡却睡不着:升官升太快,发财发太多,以及做了文学家的,第一次寄出情书的,或是向朋友借钱借不到的------,都易失眠。失眠并不是不要睡,人觉得疲倦,可闭上眼,眼痛,不闭,眼皮又累,浑身骨头象散架;朝天睡,颈子似乎弯不转;侧睡,耳朵似乎受压迫;心跳那么快,你能听到心跳声音。这种情况只能做一种睡眠了。有人说喝喝冷水有效,是不可靠的,只有吃安眠药才能解决。这种睡眠是做出来的,不见得有睡眠滋味。

²        有一种睡眠也不定有睡眠滋味,是胖子睡眠:他们好钟象把睡眠带着走的,随处有,只几分钟不说话,就可听到潮水滚上沙滩的声音。你唤醒他,他总对你一笑,说“什么------什么?我睡着了?”。所以胖子不太适合做委员,开起会来,不说话、打瞌睡不要紧,可鼾声如如雷究竟太不好。

²        睡眠也有真假,真的睡眠:是在上海的马路上或弄堂里,十二点以后,你便可见他们在水门汀上横着,夏天底下衬条席子,冬天上面盖条被头。睡眠对于他们是一种需要,跟他们的饭米生命有密切关系。

²        假的睡眠:是睡在女人臂膀中间,睡不到五分钟,她就会喊手酸,你得花上几倍的时间去按摩、去温柔,这是一种享乐,也是一种刑罚。真假两种睡眠也是一种文学睡眠,因为有多少小说、诗集靠着它们产生的。

²        还有一种是讲究的睡眠:我相信袁中朗、林语堂都了解。记得曾孟朴说过:“一个人最要紧有两样东西,灶头和床铺”。这真是经验之谈。所谓讲究不一定要好的睡眠器具,假使一个朝南的房,夏天晒不进太阳,冬天吹不进风,够厚的褥子,够高的枕头。你醒可看到人;你睡没人来吵你,也没有念头来缠你。早晨起来付得出帐,睡前能写出好文章,上床做出不费力的梦,这才叫讲究的睡眠。

²        和讲究睡眠差不多,叫诱惑的睡眠,又可叫艺术睡眠:这种睡眠几乎是女人专有的,上床前洗个浴,穿了剪裁得宜的睡衣,和赴宴一般的上妆,怎么脱鞋,怎么把身子躺下去,怎样把腿卷起来,都有配制好的节奏和线条。这种睡眠简直是睡给人看的。最近法兰西小说家绪尔土·维曼的长篇《好人》里有一段,写一个女戏子睡眠中的动作与角度,我希望将来有人会译出来。

²        还有一种睡眠简直象醒着一样:你说他醒着,他明明在做梦;你说他睡着,他明明啥都见到,啥都听到;还有睡着会走路的,并且从来不跌跤。这种睡眠和醒着的睡眠可叫幽默睡眠。

睡眠的种类实在太多,要一种种描写起来,我会几天几夜得不到睡眠。现在快天亮了,我的鼻尖已几次碰到纸头了,我今天夜里的睡眠不知叫什么名字?

 

                              摘自《读者》061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