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0 / 我的图书馆 / 升阳益胃汤功效主治/药物组成/化学成分/用...

0 0

   

升阳益胃汤功效主治/药物组成/化学成分/用法用量/临床应用/药理作用 - 一叶知秋的日志 ...

2010-12-26  悠游0

升阳益胃汤功效主治/药物组成/化学成分/用法用量/临床应用/药理作用

脾胃論 2009-06-13 17:14:09 阅读96 评论0   字号: 订阅

 升阳益胃参术芪   黄连半夏草陈皮
 苓泻防风羌独活   柴胡白芍姜枣随
  【组成】黄芪二两(20克) 人参  半夏  炙甘草各一两(各10克)  羌活  独活  防风  白芍各五钱(各6克) 陈皮四钱
(4克)  白术  茯苓  泽泻  柴胡各三钱(各3克)  黄连二钱(1.5克)
  【用法】上药为粗末,每服三钱(3克),加姜、枣,水煎服。
  【功用】健脾益气,升阳祛湿。
  【主治】脾胃气虚,兼感湿邪。症见怠惰嗜卧,饮食无味,身体酸重,肢节疼痛,口苦舌干,大便不调,小便频数,或见恶寒,舌淡苔白腻,脉缓无力。
  【方析】脾胃气虚为本方主证。身体酸重,肢节疼痛,为兼湿邪;口苦舌干,为兼有虚热之象。方中重用黄芪益气固表,为君药。人参、白术、甘草助君药益气健脾,燥湿和胃,为臣药。陈皮、半夏理气和胃,化痰降逆;柴胡、防风、羌活、独活散风祛湿;泽泻、茯苓淡渗利尿,使湿有去路;白芍助黄芪调和营卫,补益气血;少入黄连清热泻火,并可防止风药过燥,化热伤阴,为佐药。本方以补为主,补中有散,发中有收,实为扶正祛邪之良方。

 

----------------------------------------------------------------------------------------------------------------
   

升阳益胃汤

   临床应用1.腹泻:用本方:党参31g,黄芪31g,白术15g,半夏、陈皮、茯苓、泽泻10g,柴胡10g,白芍10g,炙甘草6g,防风3g,黄连3g,羌活3g,独活3g,姜枣为引。无腹痛者去白芍,年龄小者药量宜小,黄连用量不宜过大。水煎服。治疗腹泻91例,结果:服药10剂内,腹泻停止,大便常规检查正常,精神好转,随访1年未复发者为痊愈,共50例;服药10剂内,腹泻止,大便常规化验有好转,3个月有复发者为有效,共35例;服药后大便次数未减,大便常规化验无明显好转者为无效,共6例;总有效率为93%。
2.萎缩性胃炎:用本方加减:黄芪50g、党参10g,泽泻10g,丹参10g,莪术10g,焦山楂10g,白术6g,陈皮6g,独活6g,白芍6g,黄连6g,茯苓20g,枳壳15g,蒲公英15g,鸡内金8g,每剂煎取200ml,分3次早、晚服完。病情重可分为4-5次服完。日服3次。轻度萎缩性胃炎者50-60剂,中度者60-70剂,重度者70-90剂。较长时间服药者每周可停服1日。治疗萎缩性胃炎192例,男146例,女46例;年龄25-60岁,30-50岁142例,占73.5%,平均46岁;病程在3-20年,5-10年占75%。结果:基本治愈121例,占63.02%;好转61例,占31.77%;无效10例,占5.21%。
3.慢性胆囊炎:用本方:柴胡12g,白芍15g,党参10g,白术12g,黄芪18g,黄连6g,半夏10g,陈皮12g,茯苓12g,泽泻12g,防风10g,羌活8g,独活8g,炙甘草10g,生姜10g,大枣10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若血瘀者去茯苓、泽泻,独活,加炒蒲黄12g,五灵脂12g,丹参15g。治疗慢性胆囊炎132例,其中男80例,女52例;年龄30-60岁。结果:临床症状完全消失,纳佳,超声波复查,胆囊收缩功能良好,半年随访未复发者为治愈,共36例;症状基本消失,超声波检查,胆囊收缩功能较前好转,半年随访,基本未复发者为好转,共67例;无效29例;总有效率为77.3%。
4.荨麻疹:用本方日1剂水煎服。治疗荨麻疹34例,其中男26例,女8例;年龄最大45岁,最小6岁;病程最长45日,最短2日。凡服药3-6剂,荨麻疹全部消失,停药后1-3月内不复发的为临床痊愈,共28例;凡服药3-6剂,荨麻疹消失,停药后3个月以内复发,服药后又消失者为有效,共4例;服药6剂以上,荨麻疹仍不消失,或消退后3-5日又复发者为无效,共2例;总有效率为94.2%。
5.带下:用本方:党参15g,黄芪15g,白术10g,黄连10g,半夏10g,陈皮10g,泽泻10g,防风10g,羌活10g,独活10g,柴胡10g,白芍10g,茯苓20g,甘草3g,姜枣为引。湿盛加川楝子15g,汗多加煅龙牡各20g。每日1剂,分2次煎服,5日为1疗程。治疗带下73例,全部为门诊病例,年龄在25岁以下;病程6月至2年。结果:带下及伴随症状消失,3年内无复发为痊愈,共66例;带下减少2/3,伴随症状消失,1年内诸症不加重为好转,共4例;带下减少1/3,伴随症状减轻为有效,共3例;带下诸症无明显改善为无效;总有效率为100%。 药理作用具有对胃肠平滑肌的双相调节,抗溃疡,镇吐,抗炎,镇痛,解热,抗过敏以及降血糖等作用。
1.对胃肠平滑肌的作用:黄连、黄芪均有双相调节作用。
2.抗溃疡:茯苓、甘草能降低胃液分泌和游离酸含量。
3.镇吐:生姜、半夏具有镇吐作用。
4.抗炎镇痛:独活、柴胡、防风、甘草和生姜均有抗炎镇痛作用。
5.解热:黄连、防风、柴胡有解热作用。
6. 抗过敏:人参有脱敏和抗过敏作用。
7. 降血糖:白术、泽泻具有降低血糖作用。

引文来源  升阳益胃汤功效主治/药物组成/化学成分/用法用量/临床应用/药理作用

----------------------------------------------------------------------------------------------------------------

 

升阳益胃汤异病同治验案五则

 

升阳益胃汤为金元四大医家之一李东垣所制订的方剂,该方由六君子汤加羌独活、防风、柴胡、黄芪、白芍、黄连、泽泻、茯苓组成,全方有补有通,升降相得,清温并施。笔者在临床凡遇具有脾胃消化功能障碍者,只要其病机相同,不论其病位在肝、肺、肾、膀胱、冲任等部之疾病,均以本方辨证治疗,皆可收到良效,足见异病同治之妙。兹介绍验案五则如下。

1.急性肺炎

罗××,女,57岁。发热,咳嗽,咯铁锈色痰液半月,X光摄片诊断为“右下肺炎”。经西药抗菌素治疗后体温渐降,咳嗽亦减,但感神疲乏力,口苦纳呆,大便稀溏夹带血丝粘液,舌苔淡黄,脉濡数。肺部听诊:右下肺闻及湿罗音,大便常规:稀黄粘夹带红色便,红血球(+),脓细胞0~2,不消化食物(+)。此系肺炎外感热病未瘥,肺经郁热移于大肠,灼伤肠络则血下溢也,加之热病后肺阴耗伤,子令母虚,脾气亦损,中气下陷,升降无权,姑拟升阳益胃汤去羌独活,党参易沙参15g,加血余炭12g,槐花炭15g。7剂后腹痛便血即止,咳嗽咯血亦减,体温正常。二诊去血余炭、槐花炭,加麦冬10g,枇杷叶10g,随证加减调治月余,肺部听诊,罗音消失。摄片:肺部炎症吸收,诸症俱瘥。

按:急性肺炎继发便血,诚乃肺与大肠相表里,肺移热于大肠,今以肠胃症状突出,盖肺病及脾,子令母虚,而致脾气下陷,升降失衡,故以培土生金加血余炭、槐花炭而症获转机。

2.急性黄疸性肝炎

刘××,男,24岁。因急性黄疸性肝炎住院治疗,20多天后,出现胃部胀痛不适,进食少,黄疸消退,肝功正常,但大便由黄变黑,隐血试验(++++)。辨证乃肝炎后肝旺脾虚,湿热不清,木旺侮土,热伤肠络而下血。拟用升阳益胃汤去羌独活,加青木香6g,乌贼骨20g,大贝母10g,重用白芍20g,甘草6g。7剂后,黑便转黄,胃胀痛消失,原方加砂仁6g,郁金6g,调治月余告愈。

按:急性黄疸性肝炎后上消化道出血乃木旺侮土,湿热不清之明证,故方中重用芍药、甘草,加木香、乌贼骨、贝母意在敛肝养胃护膜,使湿热得化,脾气渐复,符合肝病实脾的理论原则。

3.妊娠高血压

陈××,女,27岁,营业员,已婚。妊娠七月之际因感头昏,心慌气短,纳呆,两下肢浮肿,肛门坠胀,腹胀隐痛,痛即欲圊,大便日行3~4次稀便,小便短少。经产前检查发现血压偏高,血压:22/13KPa,心率:112次/分,律齐,小便常规(-),大便常规:稀,黄粘,脓球0~2,不消化食物(+)。辨证乃妊娠之体肝阳偏旺,木旺侮土,致脾虚气陷,运化失职,肠腑气机失调。予升阳益胃汤,重用方中防风、白芍、白术之药量,每日1剂。7剂后用胀痛止,大便正常。二诊后原方去防风、羌独活,加菊花6g,青木香6g,调治半月血压正常,诸症全消,如期分娩。

按:妊娠高血压,腹痛便泻,重用防风、白芍、白术、陈皮疏肝以扶脾,升降得以平衡,腹泻控制,血压也下降至正常。

4.阴吹

李××,女,30岁,已婚。每于月经期前后白带增多,有时如小便样自阴道流出,色白如涕状,无腥臭味,同时伴阴户气出有声,症历两年余,伴有头昏腰酸,神疲乏力。作妇科检查:子宫发育正常,阴道无异常。白带常规:未见阴道霉菌、滴虫。辨证乃属脾肾不足,湿热内蕴,中焦运化失司,谷气下流,带脉失约。拟用升阳益胃汤加当归10g,杜仲10g,莲须12g,鸡冠花12g。10剂后,带下减少,阴户出声亦减,继用原方去泽泻,加菟丝子10g,女贞子10g,少佐益肾调冲之品,恙获痊瘳。

按:妇人阴吹之症,《金匮要略》谓:“由谷气实,胃气下泻,是以肝精不守,不能化荣血以为经水,反而变为白滑之物,由阴门直下,欲自禁而不可得也。”古人仅有猪膏发煎一方,且药不易寻,本着奇经八脉隶属阳明,带脉失于固约的病机而选用本方升降相得,加杜仲、菟丝子益肾固摄,莲须、鸡冠花收涩止带,以提高疗效。

5.足癣、丹毒

刘××,男,65岁,工人。足癣两足趾间奇痒,伴右下肢丹毒反复发作,已4月余,迭经中西药治疗罔效。现患肢红肿热痛,半月来又加重,两下肢浮肿,肤色光亮,按之凹而不起,并有向上漫延之势。面色(白光)白,神倦乏力纳呆,腹胀便溏,小溲短少。此证初乃热证实证,久病由长期服用清热利湿苦寒之药致使脾虚湿留,阳气不张。拟用升阳益胃汤化裁,原方去黄连,加炙桂枝10g,怀山药15g,10剂后两下肢浮肿明显消退,丹毒红肿焮热亦明显改善,足癣已趋平伏。二诊去羌独活,加当归10g,生熟地各12g,内金6g,调理月余,诸症消失。

按:足癣、丹毒,继而浮肿,乃久病湿热不得托化,健脾尤须升清,气充才能托化,所以方中加桂枝、怀山药得以拨乱反正,化险为夷。

总之,人是一个有机整体,脏腑气血,阴阳表里相互影响因而形成同因异病或异因同病错综复杂的情况,临床上只要认清病因、病机就可达到异病同治效果。

-------------------------------------------------------------------------------------------------------------------

余随王晞星教授门诊,有感于其辩证之准确,用药之灵活,尤其升阳益胃汤的运用,更是恰如其分。升阳益胃汤出自李东垣«脾胃论»,是治疗劳倦伤脾、湿热中阻、营卫不和的名方。症见食少纳差,脘腹胀闷,大便不调,恶寒,身体沉重,肢节酸痛,舌淡,苔薄,脉细弱。由黄芪、人参、白术、黄连、半夏、陈皮、茯苓、泽泻、防风、羌活、独活、柴胡、白芍、炙甘草、生姜、大枣等药组成。有升阳益胃之功效。各界医家运用该方治疗脾虚湿盛之泄泻,体虚发热,体虚感冒,肠易激综合症,疲劳综合症,慢性结肠炎等疾病,均疗效显著。而王教授治疗各种肿瘤疾病兼见脾虚清阳不升、湿浊内盛诸症,每每运用升阳益胃汤加减,均获良效。例举如下以供参考:
案例一:马某,男,46岁,肺癌患者,2001年手术,术后化疗六周期,2002年起坚持门诊中药治疗,定期复查病情平稳无进展。06年6月11日就诊,自觉肩背困痛,麝香壮骨膏外敷效果一般,大便稀,日1-2次,眠差梦多。舌胖边有齿痕,苔薄白,脉细弦。辩证脾虚清阳不升,治以升阳益胃。方药升阳益胃汤化裁:生黄芪30g、太子参30g、白术15g、云苓15g、半夏10g、陈皮10g、羌活30g、防风10g、独活30g、柴胡10g、升麻6 g、白芍18g、天龙10g、丹皮30g、石上柏30g、石见穿30g、灵芝30g、猪苓30g、甘草6g。7剂后肩背困痛消失,大便、睡眠均有改善。
按:痰结于肺是肺癌的病理基础,无痰,则无以生肺积。脾为生痰之源,肺为贮痰之器,肺癌的脏腑病机与肺、脾二脏密切相关,贯穿于肺癌由原发到转移的整个病程。病久肺气虚弱,子病及母,脾虚清气不升,浊阴不降,湿浊内生,在上则为肩背困痛,在下则为泄泻。“必用升阳风药”,使下陷的清阳之气上升。黄芪、太子参、白术、云苓、半夏、陈皮益气健脾的基础上,佐用羌活、防风、独活、柴胡、升麻,取其轻扬升散之性,引提升发之气,以利脾土清阳之气升发、敷布,恢复脾胃升清降浊。脾气健则生痰无源,正气足则邪气无所干。清、叶天士在解释猪苓的功效时论述到“猪苓味甘益脾,脾统血,血旺故而耐去。辛甘益肺,肺主气,气和故身轻也。”从而达到扶正祛邪的目的。现代药理研究亦表明,猪苓的主要成分是多糖类的葡聚糖,有一定的扶正抗癌作用。天龙、石上柏、石见穿有抗肿瘤作用。该病之本在脾,其标在肺,故治以补脾升阳化湿为主,兼以补肺。免疫机能的提高,机体的抗病能力增强,延长了病人寿命。从而达到防病治病的目的。
案例二:刘某,女,60岁,乳腺癌术后,化疗后患者。2005年5月30日就诊,自诉近二月经常感冒,伴肩背困痛,大便稀,日2-3次。示舌胖大,边有齿痕,苔黄厚,脉弦滑。治以升阳益胃,方药如下:生黄芪30g、党参10 g、白术15 g、云苓15 g、半夏10 g、陈皮10 g、泽泻10 g、黄连10 g、柴胡10 g、白芍18 g、羌活10 g、防风10 g、独活15 g、甘草6 g。7剂后肩背困痛缓解,坚持服用上方一月,肩背困痛消失,自诉无明显感冒症状,随访半年未复发。
按:乳腺癌属于中医的 “ 乳岩 ” 范畴。«外科正宗»曰:“乳岩由于忧思郁结,所愿不遂,肝脾气逆,以致经络阻塞,结积成核。”因妇女乳头属肝,乳房属胃,脾胃互为表里,忧思郁怒则肝脾两伤,肝失疏泻,气郁化火,脾失健运,痰浊内生,以致痰热搏结,经络痞塞,阻滞日久,结滞乳中或气机郁久化火成毒,以致热毒壅盛,瘀毒内结而成本病。“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加之患者系术后,化疗后,正气虚弱,脾胃受损,脾虚清阳不升,浊阴上扰。方以生黄芪、党参、白术、甘草之甘温补益元气;伍以羌活、独活、柴胡、防风等升散之品,举清阳之气,而搜百节之湿,既辛散升阳,又祛湿止痛。半夏、陈皮、泽泻降泻浊阴,浊阴降则清阳自升;茯苓淡渗健脾;白芍酸收,制风药辛散之性,防其伤及阴津。且白芍能合营血,散肝舒脾,于土中泻木。又用黄连之苦寒,泻火燥湿,以除湿郁之热。全方补中有散,发中有收。诸药配合,健脾益胃、升清降浊、补气固表、祛湿镇痛。
案例三:马某,男,50岁,结肠癌术后患者,化疗+中药治疗一年,病情平稳,近日出现纳差,大便稀,日1-2次,舌胖大,苔薄,脉细。 此属脾虚清阳不升,治以健脾益气,升阳益胃。处方:生黄芪30g,太子参30 g,白术15 g,云苓15 g,半夏10 g,陈皮10 g,羌活10 g,防风10 g,独活30 g,柴胡10 g,白芍18 g,丹皮30 g,猪苓30 g,甘草6 g。七剂后诸症皆除,继以扶正祛邪治疗肿瘤,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
按:肿瘤患者,病在大肠,但离不开脾虚这一基本病机,加之化疗亦可引起脾胃受损。脾胃气虚,清阳不伸即可出现上述诸症。遵东垣“诸风药皆是风能胜湿”,又“如飧泄及泄不止,以风药升阳”之理论,拟升阳益胃汤。方中羌活、独活、防风、柴胡为祛风升阳之品,性温或平,味辛或兼苦,外能达表解肌,内可上行升清,鼓舞脾胃,虽常用治外感病,亦适于内伤脾胃病。白芍酸收,制风药辛散之性,防其伤及阴津。正如吴昆《医方考》所言:“古人用辛散,必用酸收,所以防其峻厉,犹兵家之节制也。”防风与白芍合用,既可驱风,又可柔肝。升阳药旨在升举脾胃清气,使清气得升则浊气得降,促使脾胃功能恢复。据现代药理研究证实,多数驱风药具有抗炎、抗菌及兴奋迷走神经作用,可调节肠管的蠕动与分泌。白术、茯苓、半夏、陈皮益胃以化湿,湿去而阳气升发;黄芪、太子参、甘草以健脾益气,丹皮活血化淤,具有抗凝抑瘤、改善微循环及抗转移作用,丹皮酚还对非特异性免疫、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有一定的正面影响。猪苓扶正抗癌。诸药合用,共奏健脾益气、升阳益胃之效。
肿瘤是一类病因复杂、可以在人体全身各系统各部位发病的严重疾病,症状变化多端,表现不一。根据其病情演变和临床表现,认为它们的发病总体上是正虚和邪实。治疗上必须从整体观念出发,采用或先攻后补,或先补后攻,或攻补兼施的方法,不求急功,缓而图之。用要切忌太过峻猛,以免进一步损伤正气,造成不良后果。脾胃居中土,是脏腑的中心,与其他脏腑关系很密切,脾胃有病很容易影响到其他脏腑,«慎斋遗书»:“脾胃一伤,四脏皆无生气”。因此,在肿瘤疾病治疗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到脾胃虚弱、清阳不升、湿浊内盛、浊阴上扰这一基本病机,只有辩证准确,才能收到一举两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