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味道 / 皮冻,颤抖的不仅仅是你的肉

分享

   

皮冻,颤抖的不仅仅是你的肉

2020-07-30  真友书屋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这一年的夏天,过得恍恍惚惚。想去的地方没法去,想吃的东西吃不到,想见的人见不着。飘渺的日子像一块皮冻一般,肉不是肉,素不是素。可是很多年后,回味起这样的日子,是不是也会想回忆起这种味道一样奇妙。

今夜,让我们来尝尝,皮冻的味道吧。

 ——深夜君

夜车 曾轶可 - 单曲 - 夜车

- 正文 -

皮冻,北方人桌上常有这个菜,又叫肉冻,冻冻肉,肉皮冻,是一个直接把原料和做法一起写出来命名的食物。做起来不复杂,猪皮刮干净,加少许水,调料大锅烧开小火熬,熬到所有的胶原蛋白都出来,乳白色,放凉,凝结成“冻儿”,切盘,放上蒜,姜,酱油醋,红油辣子就能上桌。

我小时候,看到肉冻总不敢吃,说是肉吧,不象红烧肉,条子肉,小酥肉那样明显见肉,说是凉粉吧,真是肉做的,我怀疑是大人发音不标准,抖儿抖儿肉说成冻冻肉,在盘子里我爸爸切大块肉冻,都是一颤颤儿的,等会借着调味汁,它准备随时滑走越狱。那会儿,化妆和医美没这么普及,都说皮冻美容,女性亲戚也就多爱这个菜,所以七碟子八碗的大桌菜里,反而皮冻见底儿得最快。

以前冬天做肉冻的多是没冰箱,有冰箱那小双开门,也不够放,现在一年四季都有,皮冻,有的地方白煮,为了上桌来摆盘晶莹剔透,有的地方放酱油或者糖色,为了上桌琥珀透亮,都可以。主要得看调味汁,盐,白芝麻和辣椒面混合,热油泼个辣子,再加白糖,陈醋,生抽,小米辣,姜蒜沫,淋到皮冻上,酸辣鲜咸,开胃又解了腻。在盘子里抖抖的皮冻,一口一口,咕噜一下,它顺着嗓子自己滑下去了,尤其夏天,坐在摊子前的小板凳上,先点一盘皮冻配夜啤酒,再等着背后烧烤吱吱冒油,美!

有一次听说有个地方“马莲肉冻”特别有名,慕名去,听名字总觉得是个勤劳美丽心灵手巧的姑娘媳妇做的这个肉冻吧,还得有个战争爱情故事,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的,各位店家都喜欢美食文化,挂个牌子,写个故事,搞的有的故事看得人云山雾罩,美食吃到嘴里文化大于美味。结果,一打听,没有小媳妇也没有大姑娘,马莲是马莲草,就是高原上一堆一堆的青紫色小花,加了马莲草的肉冻,清香不腻,有韧劲。

有个朋友的朋友,俄罗斯友人定居中国,邀请去他家吃饭,除了酒随便喝,总得有下酒菜。他神秘的表演了一道俄式凉菜,猪肉,鸡肉,鸭肉连骨头一起炖汤,肉熟的时候,加了洋葱,胡萝卜,芹菜,盐,胡椒,闻着味挺香,但是汤不够浓,还加了食用的明胶。捞出来,一层碎肉,一层汤,一层菜,再一层汤,分层看起来漂亮,凝成冻,切片摆盘,下酒。真是大菜,把俄罗斯人累的胡子上都挂了汗珠。吃完出来,酒太烈,晕着想了半天,问朋友:“你说这菜他们是不是在边界上看东北人熬皮冻,学的?”朋友严肃的想了一会儿,说:“不能,整这么复杂才为了熬个皮冻?”我两相视一笑。

文 / 符老猫

图片 / 网络 

BGM / 夜车 - 曾轶可


关于投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