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已火火火遍全国,门票只要1块钱!上海这个集市卧虎藏龙!没错,就是上海文庙旧书集市。走进上海四大市集。无论是旧书还是新书,在文庙旧书市场寻找最贵旧书。在如此接地气的旧书市集里。另一位则是文庙市集里卖书的元老。而另一位文庙市集的元老杨传发。在阿拉上海文庙旧书市集里淘到哦~花一块钱逛文庙旧书市集吗?常常天没亮就到旧书市集了。旧书市场不仅卖书,真是回忆满满~如今文庙旧书市集依旧是每周日开放门票仍然只要1元。
上海文庙旧书市场现状:除了门票还是1元,其他都变了。张大爷(化名)是旧书集市的一位摊主,经营一些文史类的书籍。笔者上前询问这些新版连环画的收藏价值,摊主说:“虽然很多人喜欢收藏旧的连环画,但是很多人都集不齐全套的,所以出版社就照以前的样子重新出版了一套,放在家里也挺好的。再说了以前的东西放到现在值钱,现在买一套收藏着,五十年后同样也会值钱。我从事旧书行业这几年,旧的连环画就涨了不少。”
你见过早上8点的上海地铁,那你见过凌晨时分的文庙鬼市吗?1993年,上海市民提议开办一个像法国塞纳河边书市一样的旧书集市,当时的南市区文化馆广征各方意见,在经过一系列筹备后建成了“上海文庙旧书集市”,并定为每周日开放,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1、上海周日旧书市分为凌晨开始的鬼市和早晨开始的文庙书市,鬼市以前在文庙门外的方斜支路上,目前被禁,转移到方浜中路上海市实验小学沿街,每周周日凌晨两点开始到天亮。
书籍的全部生命应该是在阅读上,我不喜欢这种爱书狂,虽然在淘书的经历中也曾与这种人打过交道,并从他们那学习了不少有关书籍的知识。说淘书而非买书,在大多情况下是可以分辨出资深爱书人和普通购书者的。旧书市很能从侧面反映出一个城市的文化景象,相较于文庙书市的匮乏与冷清,成都送仙桥书市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向习惯晚起的成都书友,在这两天却如赶集一般蜂拥到书市来,十分珍惜一上午的淘书时光,生怕有遗珠之恨。
【书店】上海文庙书市:驰誉江南,善本难觅(下)我印象中他曾给我的书中有《人与书渐已老》《跟韦泱淘书去》等等,这些书内所记之文几乎全部都跟文庙有关,虽然说韦泱有他的视角在,比如他偏好财经类的民国旧书等等。前一段韦泱又出了一本《淘书路上——韦泱淘书札记精选》,他在该书的后记中写道:“一是旧书市场已无可意之书,淘书仅仅成了一种形式。二是年岁渐大,腰椎患病,不能否认这与经年的淘书有关联。”文庙侧旁之路。
关于潘家园的旧书 有师弟看了《两元钱在潘家园能买什么》,写信问我潘家园买书要注意什么,也有人抱怨看我写潘家园文章多篇,信息却不够完整。潘家园旧书市场每周只开周六周日两天。还有季节,春夏人多书多,冬季则人稀书少,固然摊主在寒风逼迫中也可能咬牙出血,但可买之书一少,交通与运输的成本立即便成倍增长,所以这里怕冷不怕热,大抵从四月到十月是最佳的“买书季”。潘家园买书能省钱吗?潘家园当然有很多便宜书。
上海印象之逛文庙书市上海印象之逛文庙书市(2007-10-29 07:47:57)每周日大成殿广场上的上海文庙旧书交易市场,也已成为上海的一道著名的文化风景线,在创办的这些年来,已成为"为读者找书,为书找读者"的淘书人的乐园、"精神食粮的仓储"。上海文庙举办的另一个"文庙书刊交易市场",是明清街坊式书市,50多个书店各具特色,成为全市著名的图书批发第二渠道,二个市场的影响已波及到华东地区。
梁谋| 当年文庙书市(09.8.21)其实,城中关于书的另一道风景线,不仅也靓丽诱人,还且每周都会定期出现,在那些胪列展出的摊位上,满坑满谷的不仅仅都是旧书旧刊,也有不少各类新版书籍,那就是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文庙书市”,也是爱书人的岁月记忆所在之一。二十多年过去了,文庙书市依然每个周日开市,至今不辍,名声遐迩,不仅吸引了城中那些爱书人,不少外省市的爱书者也会专程前去,乐此不疲地一头扎进去。
文庙书市一般民众入场票是1元,文庙书市的起源,一般认为是80年代中,某位高瞻瞩远的长者担任上海市长时,他说要有书市,就有了书市。文庙前的文庙路也聚集了些旧书店及卖旧货的铺子,更多是卖二次元商品的小店,所以年轻人还挺不少,以前上海老城厢有几个卖旧货的地方,比如东台路、还有东街等地,经过整治都如一阵烟般卷散,文庙书市还算是个比较出名地方,但以前围绕文庙周边的图书批发市场搬到大宁后也冷清了不少。
20年文庙书刊交易市场迁址大宁 周日旧书市场保留。提到上海文庙,很多上海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是文庙内外的书刊交易市场。文庙书刊交易市场已经接到搬迁通知,第一批商户的搬迁从7月6日开始,商户将正式迁址至位于闸北区大宁路1139号的上海书刊交易市场经营,那里有更完备的硬件设施和配套设备,可以弥补文庙设施陈旧、硬件不足的缺失,除了给客户创造良好的购书环境,也能整体提升上海书刊交易市场的经营规模和品质。
消逝的长春旧书市。这里有消失的旧书市,依然辛苦经营的旧书老板,城市的人文地标书店,公共阅读的图书馆,也有那些痴书的私人藏书家……再没有旧书市的路口,一群人吃 查米 条的快意,也找不到老友旧识,“有些东西跟着那旧书市一起消失了……”长春旧书市忧伤小史。摊主们的辛苦成全了旧书市的繁荣,1997年后,除了长春人在逛旧书市,哈尔滨、沈阳两地的爱书人,赶上周末也来淘,慢慢地,北京、天津、上海、广州……
翻捡当年写的一些札记,我曾写道:“在北大买书,大致可分为三种档次:万圣、国林风、风入松是第一档,中国书店、周末书市是第二档,最末一档是早市和学生书市。买书的档次与书的价值没有关系,却与书的价格成正比。”国林风的书多且全,市面上可见的新书、畅销书基本上都可以找到。我们当然不能指望北大小书店的店员有如此神通,但他们是用心在做这门生意,对于各类学术书籍的熟悉,书界信息的了解,也不是一般北大师生所能比拟。
一杯拿铁承载不了的故纸情怀一杯拿铁承载不了的故纸情怀 日期:2016-04-18 作者:金久超 来源:文汇报 图片说明: 上海文庙大成广场上的旧书市场早上七点半一过,就挤满了各地赶来的爱书之人。张晓刚说自己上世纪八十年代读中学时期就在南京西路上的上海书店里买旧书,目的是看辅导书,但因缘际会下也买了一些文学书,少年时期的这段经历,让从事金融行业的张晓刚虽然与文史八杆子打不着边,却自此爱上了淘旧书。
给城市添一道旧书风景线。自1986年开始,文庙旧书市场成了上海最为重要的旧书集散地。张晓刚说自己上世纪八十年代读中学时期就在南京西路上的上海书店里买旧书,目的是看辅导书,但因缘际会下也买了一些文学书,少年时期的这段经历,让从事金融行业的张晓刚虽然与文史八杆子打不着边,却自此爱上了淘旧书。文庙旧书市作为上海最后一个成规模的旧书集散地,若不是有前面提到的并不合乎规定的“鬼市”存在以辅佐,还是稍显局促了点。
再冷也挡不住申城书迷逛文庙 书市不遵循市场规律。在豆瓣上广为人知的淘书人任齐,在一篇豆瓣日记里对抢书有过形象描述:“抢书是正经事!每当有书贩出摊,众书友便身随影动,瞬间转移到老板身边,围成一圈,虎视眈眈……缺口出现了!赶忙钻进去,掉在地上的书也有一大堆了,趁别人没反应过来,抓一本是一本啊!”文庙的旧书市场,除了上海的爱书人和书商,还吸引了不少江苏、安徽的书贩前来购书,而这些书最终多又流向孔网。
上海最大的旧书市场 文庙“怀旧风”再起。自1986年起,一周一会的文庙旧书市场,是上海最重要的旧书集散中心,曾一度占据上海书刊批发市场将近九成份额。“那是1993年,上海市民提议开办一个像法国塞纳河边书市一样的旧书集市,当时的南市区文化馆广泛征求各方意见,经过筹备,便建成了‘上海文庙旧书集市’,定为每周日开放。”自此之后,旧书市场渐趋火热。从1986年旧书市场刚开铺时就来淘书的吴福康,是这里的熟面孔。
文庙原为朝圣孔子所立,如今尊儒尊孔的势头早已势微,但每逢周日一遇的文庙旧书交易市场却合上了立文庙的本意,在喧哗里透出一点带着古意的书卷气。“文庙旧书市场已经作别了自己最好的年代。”身为摊主又是爱书之人的许波,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始在文庙摆摊,据他介绍,那时候为了争一个摊位,排队两天两夜者也有之,如今四十至八十元不等的摊位费多年不变,但客流量已从当年五六千人一天,降到现在二千人左右一天了。
上海文庙介绍(附图)上海文庙介绍(附图)发布时间:2008年05月06日编辑:远方小驴访问:5532次评论:2条 发表评论!上海文庙坐落于具有七百年历史文化底蕴的上海老城厢(文庙路215号),元代(1291年)建立上海县后即建文庙,供士绅祭祀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孔子。文庙修缮开发总体格局分为祭祀线、休闲线和市场线。但是,文庙的闻名不只因此,文庙东北角的仿明清书坊式的书市---上海文庙书刊交易市场,是沪上闻名的淘书乐园。
MIX情绪 文庙三刻(05.3.14)“老南市”是一个地理意义上的限定,即由中华路、人民路首尾相连将老城厢围成一个圆,复兴路与河南路在这个圆的中心交汇,构成独一无二的城市之心。文庙正传  文庙,坐落在文庙路215号,是上海中心城区唯一的儒学圣地,著名的名胜古迹之一。元代始建的文庙,位于学宫街,1853年(清咸丰三年)上海小刀会起义,在文庙设指挥部,清军攻陷上海县城,文庙被炮火所毁。
旧书市场作为一个城市的文化标志,总能很直接地反映这个城市的文化底蕴与层次,而如今说起天津的旧书市,懂行的人都知道,要数位于海河边的旧书摊。资深的藏书爱好者罗文华在天津逛旧书市已经有十几年了,他告诉记者,天津的旧书市虽然不少,但目前海河边的旧书摊是规模最大的,不仅种类繁多,内容也包罗万象,有古籍资料,也有旧杂志旧报纸;都说旧书市场最能反映城市文化的变迁,天津旧书市的面貌也经历了不少变化与更迭。
经过一个冬天的沉寂,当春日的阳光洒在文庙的红墙上时,卖书人将旧书摆满一地,旧书页泛黄,在阳光下似乎还散发着往事的味道。吉林市文庙旧书市,隔着一条街就是车水马龙的江城广场,这里满地的旧书给人以宁静、怀旧的感觉,是喧嚣城市中别致的一隅。据了解,有的摊主做旧书生意已经有十五六年之久,收藏旧书、卖旧书是他们的兴趣。
李清照买书。李清照显得有些着急,对老者说:"老伯,我今天出门仓促,没有带那么多现钱,你明日可否还在这里?看着李清照着急的模样,老者也有些于心不忍,只好安慰李清照说:"姑娘,你也不用太过着急,唉,就当是你和它没缘吧!"李清照听着老人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不但帮不了老者,还失去了保存古书的机会。过了半个时辰后,老者见李清照只穿一件内衬的单衣,跑了回来,手里拿着银两。
书店、书市、书价。这些年来,我买了不少书,由于搬家或出借,也丢了一些书。原书价格落差最大的是中华书局1952年8月版的《易北河会师》,原书定价九千二百元,本人于1982年5月在西单中国书店(现已拆除)以0.15元购得。从逛书店到逛书市,与书俱进。我总结出一条逛书市的教训:书市上的大陆货(如二十四史、资治通鉴之类)你除非急用千万不要马上掏钱夹,因为下一届书市可能更便宜。结果到了秋季书市,同样的书最低价60元!
株洲红火旧书摊。辛卯夏,我写下这样一首七律,《夜访株洲湘江风光带旧书摊》:“江涛如鼓月映灯,十里长堤树作棚。人影缠绵书卷重,友声唱和暑风轻。马肥夜草征程短,家有旧藏气韵清。老眼未昏犹识宝,且搜珍本补箱空。”星月生辉,华灯灿亮,每个书摊前人头攒动,人影在书上重重相叠,因而书也变得厚重、笃实。舒凡说:“你的书不是自费书,销售自有出版社去料理,不用你管。你是在为株洲的书友做义工,谢谢。”
有钱了,信心足了[原创]有钱了,信心足了[原创]以前为了吃上一口饭,为了节省下交房租的钱,不敢买书,不敢吃饱想吃的东西,现在就不会那么考虑这些隐忧了,该吃就吃,该买书就买书,只要自己喜欢,钱花掉之后,干干活儿就能挣回来,不再担心手里没有钱,饭吃不上,用钱的时候要受憋屈。兜里的钱有数的时候,自己在小摊上吃饭的时候,也不敢吃饱,因为吃饱,钱实在不够下顿饭的开销,能省就省了。
进书市(书店)买书的读书人,大凡先要挑书,挑书是一个有趣的过程,先把自个儿喜欢的书拢在一起,然后逐本逐本挑,逐本逐本比较,优中选优,好中选好,最后买走的书,不过选中的十之一二,不为别的,只因囊中羞涩,许多人是从牙缝中挤出钱来买书的,书进到这样的人手中,一点不会蒙冤受屈,这样的人会对书爱惜备至,如同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书到这样的人手中自然是幸兮福哉。
这世界上确实有无缘无故的恨,所以我可以原谅那篇文章不透露书店“被杀”的原因,但却“无法原谅”那个书店的那种“范儿”——我是坚决不会去这种书店的。后来有一篇“以正视听”的文章把这篇“凶手文章”批驳了:根本没有人要杀死这个书店,而是书店的大门属于拆墙打洞的违章建筑,被要求封闭。我倒是觉得坐在那种风格的书店里看书,还不如坐在马桶上看书。写这篇文章,当然不是要跟一家书店过不去,我祝愿所有的书店都生意兴隆。
“旧书摊诞生的原因是很多低收入人群买不起书,你看那些新书动辄几十块钱,旧书的存在满足了这一部分的需求,并且因为其承载的历史文化和丰富的含量越走越远。”老胡理解中的“旧书文化”和“地摊文化”有好多层的含义,他觉得旧书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一个小小的旧书店可以包含从多年之前的书籍到最近几年的书籍,历史是后人总结述说的,历代的旧书则是当时人写就的,他们告诉你的是当时的历史而不是经过后人转述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