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欣赏中国画要看气韵?“气韵”可理解为“道法自然”,“道法自然”一词来源于《道德经》“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国画评鉴中“气韵”是灵魂,“气韵”是决定这幅作品是不是艺术品的标准,也是评定作者是不是画家的标杆。可见“气韵”在中国画的生命中是灵魂,也可以说其他五法是为“气韵生动”而生。画山水贵乎气韵,气韵着非云烟雾霭,是天地之真气,凡物无气不生。六法之难,气韵为最,意在笔先,妙在画外。
【砚边谈艺】从程大利先生艺术高度试论中国画家的修养。中国画艺术历来重视艺术与艺术家的关系,强调画品与人品的统一,这是中国画的重要特征,也是中国艺术精神的重要内容。正是由于能够清楚地甄别这中西艺术之差异,并且透析其深层的艺术规律和原因,程大利先生能够从内心深处坚守中国文化立场,以自己的艺术实践努力彰显民族的艺术精神。程大利先生开拓出清韵苍雅的大家气象,铸造出博大沉实的山水艺术。
师承传统 自成一家 ——崔瑞鹿的写意花鸟画。崔瑞鹿坚持“学先人的笔墨,画我自己的东西”,实际上他经过几十年写意花鸟画的学习与创作,总结出了一套完整的写意花鸟画技法,已经把先人的笔墨化为自己的笔墨,表现出了自己的个性,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崔瑞鹿画鹰造型写实,笔墨沉静内敛。崔瑞鹿的写意花鸟画正是师承传统而不拘一格,以沉静内敛、清雅秀逸的个性化的笔墨风格,在当代中国写意花鸟画坛中卓然独立,自成一家。
画品与人品的再思考。潘天寿大师也认为“品格高,落墨自超。”他还说:“艺术品,为作者全人格之反映,无特殊之天才,高尚之品格,深湛之学问,广远之见闻,刻苦之经验,决难得有不凡之贡献,故画人满街走,而特殊作者,百数十年中每仅几人而已。”这段话说明在天才、学问、见闻、经验方面,不同的人可以有相同的认识和感受,但画品与画家人品是否相关一直颇具争议。
浅谈牡丹画画法要领。体现中国正宗的绘画艺术精神,依赖笔墨简单化的形式来寄托不寻常的思想内容,从而体现出画家个人的胸襟气象。人品好不一定画品好,但画品好必俱人品好。写意牡丹,需要画家的心想状态,闳肆至极,不失矩度,恣情欲狂,终归内敛。中国画状物言情,依托笔墨之间,魂附骨存,骨依魂立。中国画笔墨,中国画诗语言,二者相扶相倚,画为诗之型,诗为画之境。
笔墨就是我们的视觉语言,黄宾虹先生说:“绘画民族性非笔墨无所见”傅抱石说:“中国绘画是中国文化精神、民族精神的最大表白”。古人极重笔法,有“失其笔法,岂曰画也!”未通笔法者不能通其心,人活一颗心一口气,无心无气乃死书画。而我们的笔墨“形质”则是我们的精神,这是“技”与“道”的关系,“技进乎道”,王僧虔《笔意赞》中说的“心忘于手,手忘于书,心手达情”,这个“情”是得“道”人的情。
李光寒浅谈中国写意画画品。一幅写意画佳品,应该建立在画者静心思索的基础上,从而探寻笔墨之心灵归属。何为写意人生真谛?有了上述“造化”和“心源”,才有可能使自己笔下的写意画品构成一种散淡之意。笔墨修为,源于笔墨之行、笔墨之思、笔墨之趣。“诗为心声、画为心语”,中国写意画,要有诗意和诗境。写意画追求画外的意境创造,以诗入画,正是其耐人寻味的重要原因之一,因而取得了其他艺术画种难以企及的独特艺术效果。
画兰是中国画家修练人品的需要,也是画家抒发情怀的艺术表现。兰花的色、香、形以及它在生命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美,正符合画家的审美情趣。随着时代的发展,兰的品种不断增加,兰文化不断升华,如何表现兰蕙,将是画家的崭新课题,兰花的勃勃生机也将为画家提供艺术创作的广阔前景。兰花自古受文人墨客的喜爱,在古诗词中多处出现赞美兰花的佳句。今天,小编整理了艺术大师们笔下的兰花图,看看他们笔下的兰花是怎么样的吧?
陈师曾说:“夫文人画,又岂仅以丑怪荒率为事邪?旷观古今文人之画,其格局何等谨严,意匠何等精密,下笔何等谨慎,立论何等幽微,学养何等深醇,岂粗心浮气轻妄之辈所能望其肩背哉!”这番话,道出了文人画创作的法度、难度和高度。反过来说,你也可以认为这是传统的中国画和文人画,因为正如前文所说,传统写意的元素和文人画的意涵都在画中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体现。
怀诗心则求内美,具画眼则不堪外丑。宾虹谓:"''山川如画'',正是山川不如画。宾虹之画实盈,子庄之画虚简。堪笑目今当道某公,竟一口咬定"作大画方可作大画家,作小画只能作小画家"之怪论,真真浅薄至极,无知至极!古人为画,不曰沐浴焚香,少则笔洗中易水甚勤,乃唯求画之高洁耳。彼非不可画,关键当作何画耳。为画之先虽须将情理参透,为画之时,却当是了无挂碍,一切所思所感,皆似地泉由心田中汩汩渗流而出,如此方可得真画。
画家郑会军: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1997年研修于北京画院、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2004年研修于中国国家画院首届姜宝林工作室、2007年研修于中国美术家协会创作高研班、2010年研修于中国美术学院首届山水画高级研修班、2013年研修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吴静初花鸟工作室,2014年 研修于美术报姜宝林名家工作室,2016年研修于西泠印社书画篆刻院吴静初花鸟工作室。笔墨来自中国画深厚的传统即“师古人”,现代感则来自于丰富的自然造化。
王兆平中国画新仕女画品鉴。纸片上的美女……王兆平中国画新仕女画品鉴纸片上的美女……王兆平中国画新仕女画品鉴王兆平如果用品鉴一词来欣赏女性美,必定有涵蕴在深处的优雅。草书和美女在二维平面中申诉着自己存在,又成为抽象节律交响中的一个和谐音符。爛施胭脂,东施效频叫俗气,此三气书画之大忌,亦美女之大忌。塵间有閒人,保持宁静,宁静能致远,远能以心感物;
著名画家王裕国先生山水画境界管窥。——王裕国先生山水画境界管窥。中国文化精神的核心问题始终是境界问题,境界是个性艺术家毕生追求的最高目标。清代方士庶《天慵庵笔记》云:“虚而为实,是在笔墨有无间,故古人笔墨具此山苍树秀,水活石润,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寄。”正是凭借多年的笔墨历练与心性的修持,先生才能作到十日一水五日一石,将胸中丘壑挥运于纸面,从而创造出元气淋漓、心物和谐的第二自然。
中国画的二十四画品,有哪些,看了才知品画。《二十四画品》是清代黄钺撰写的画论著作。二十四品指画作的气韵、神妙、高古、苍润、沉雄、冲和、淡远、朴拙、超脱、奇僻、纵横、淋漓、荒寒、清旷、性灵、圆浑、幽邃、明净、健拔、简洁、精谨、俊爽、空灵、韶秀。即之不得,思之不至,寓目得心,旋取旋弃,翻金仙书,拓石鼓字,古雪四山,光塞无地。气厚则苍,神和乃润。美人明装,载桡兰舟,目送心艳,神留于幽。
笔墨意境初探笔墨意境初探。笔墨初始,气化万象。个性化笔墨意境的产生,建立在个性化笔墨基础之上。有了最初基础的个性化笔墨形态的形成,根据主题需要,在物象组合整形时,笔墨可以,也应当随之变化,改变其自身的习性,为主题服务。而中国画区别于其它画种的最具影响力的就是她自身的笔墨所表现出来的特殊的笔墨意境,而并非是它的主题。笔墨是意境的载体,所以画家要努力铸炼笔墨,只有这样,意境才会有一个好的归宿。
论中国画的“笔墨意境”(转摘)论中国画的"笔墨意境"(转摘) 笔墨意境是中国画意境的基础。这就是笔墨生发出来的笔墨意境,品味不尽又难以用准确的语言去形容和表达。"得"一画"之道,笔墨自然精神,笔墨意境顿时生活。从实质意义上讲,有了"笔墨意境"这个基础,个性化"笔墨意境"的铸塑才是艺术生命的开始。但凡东西方绘画,都有意境之说,而中国画区别于其它画种的主要特点,就是笔墨自身生发出来的笔墨意境。笔墨有性。
华远 「月涌大江流」华远 「巴船出峡」中国画讲笔墨,不事笔墨,无以谈笔墨。中国画又是讲意境和内涵的,绘画内容和客观主体间必须有联系,也必须有区别,如果人人都把客观事物如相机般在纸上再现,那我们的绘画将显得毫无意义。只有我们通过有个性的笔墨,把个人的主观意识赋予到我们的绘画内容上去,才是有思想和灵魂的绘画。
那么气韵真正体现在中国画中的价值,以及气韵的构成、气韵的笔墨内涵及审美特性又是什么呢?纵观古今理论家、绘画大家,都将气韵视为中国画的至高境界,元四家,明四家、清六家、到开一代宗师的集大成者黄宾虹、都认为绘画的最好境界在于气韵,而气韵则又是中国画审美标准的突出审美准则,黄宾虹在其著《古画微》中,屡次提到气韵二字,如:“气原骨力,韵在涵蓄;气韵生动,全关笔墨。”“至于唐代,有吴道子、尤以气胜”。
清代黄钺撰写中国画之《二十四画品》欣赏!!!!!《二十四画品》是清代黄钺撰写的画论著作。二十四品指画作的气韵、神妙、高古、苍润、沉雄、冲和、淡远、朴拙、超脱、奇僻、纵横、淋漓、荒寒、清旷、性灵、圆浑、幽邃、明净、健拔、简洁、精谨、俊爽、空灵、韶秀。每品项下各有四言释义一篇,每篇一韵,每韵十二句。词藻典丽,工整易诵。
中国画,有人品,才有画品!
六法以气韵生动为第一,问气韵生动者何?徐青藤、董华亭之画也,功夫在画外。大涤子论画,极言无法而法、我用我法者为至法,然至人之无法我法可为至法,常人之无法我法可为至法乎?画之本法,六法也,以其通于四声、八法,故画史之为画也,不求诸于六法,而必求诸于四声、八法,曰:功夫在画外是矣。故上古之画欲求传而不知以何传,唐宋之画明乎画以画传、人以画传,明清之画明乎画以人传,今世之画只求曾经哄动,不求天长地久。
孙克:陈子庄的艺术。为了克服传统山水画在辗转临摹中形成了公式化概念化倾向,和旧的学习方法中的保守的宗派门户之见,从20世纪50年代起,首先是在艺术院校中提倡画家深人生活进行写生,其中较大影响的是1954年中央美院教师李可染、张汀、罗铭三位的旅行写生,归来后举办的画展,轰动一时,的确给中国画界吹进一股清风,一改中国画照临画稿积习所形成的陈貌,其实质是进行了一次"写生——素描加笔墨"的实验。
庄毓聪 | 中国写意画的笔墨观。笔墨并非狭义地指笔墨技法,笔墨包括笔墨精神、笔墨修养、笔墨格调、笔墨气象。陈淳笔墨追求“写物之生”,徐渭有“技进乎道”、“趣在法外”的笔墨状态,八大山人的笔墨有“笔简意丰”的文化含量,石涛崇尚“道法自然”、“无法而法”的笔墨自由。中国写意画笔墨是中国画的基石与精髓,中国写意画笔墨品质的提升,技术层面的训练必不可少,更重要的是从我们传统哲学中寻找根脚,提升审美的风范。
唐岱在《绘事发微》中有论:“气韵由笔墨而生,或取圆浑而雄壮者,或取顺快而流畅者,用笔不痴不弱,是得笔之气也。用墨要浓淡相宜,干湿得当,不滞不枯,使石上苍润之气欲吐,是得墨之气也。不知此法,淡雅则枯涩,老健则重浊,细巧则怯弱矣,此皆不得气韵之病也。”综上所述,气韵是中国画的美学法则,是画家人文修养和心灵的体现,是由笔墨而生,欲创作出气韵生动的山水画,须中得心源,博学广识,修养心情,善养浩然之气。
笔、墨、色运用应注意脱除几种俗态。用墨求墨韵生动、活而不死,要有干湿、浓淡的变化,要墨中有笔、墨法华滋。朱光潜在《文艺心理学》中说:“最无限、最自由的莫如心灵,所以最高的美都是心灵的表现。模仿自然,决不能产 生最高的美,……意象要恰能传达出情感,才是上乘。意象可剽窃而情感却不能假托。前人由真情感所发出的美意象,经过后人沿用,便变成俗滥浮靡,就是有意象 而无情感的缘故。”中国画始终强调一个“心”字。
“气韵”浅说自从南齐谢赫对“气韵”一词做出具体表述之后,对这一传统绘画理念的研究一直就是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具有权威性质的《汉语大词典》对“气韵”一词的注解是:“指文章或书画风格的意境或韵味。”这种解释如果是针对文章辞赋还比较合适,但如果是针对于中国书画中的“气韵”,似乎还不够全面,因为中国书画的创作过程就是要把抽象的主观思维转化成为具体的客观形象,“气韵”的表现既蕴涵于完成的作品之中。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