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由桂枝汤讲到葛根汤,然后麻黄汤,大青龙汤,小青龙汤,这都是解表剂。麻黄汤的表不解常说表不解,这个桂枝汤呢,咱们头前讲的桂枝汤,本为解肌呀,它这个病在肌肉这一层,他比表深,可也在人体的外,体表、体外,所以他叫外证,桂枝汤证他常叫外证,他与表证作一个区别。欲解外者,宜桂枝汤。这里头你们看出来了没有,桂枝汤证与麻黄汤证用药有个定法,发汗后,下之后,这个表不解,太阳病不解,不能再用麻黄汤,都要用桂枝汤。
也有人说辛温解表伤津液,那辛凉解表也伤津液呢。瞑眩现象是药达病所的一种反应,病者表就瞑眩反应小,像桂枝汤姜枣啊粥啊就是后勤供给,养津液。桂枝加荆防汤呢,荆芥、防风相当麻黄,与麻黄近似,也是小发汗、微汗,不过荆芥和防风发汗的力实际上比麻黄不相上下,麻黄力量偏大。这几条的经验就告诉我们,临床上有什么证,用什么方,是桂枝汤证多,就用桂枝汤,剂量就多,麻黄汤证多,就用麻黄汤,越婢汤,实际上就告诉我们这里。
就是通过临证用药用方证的经验总结,先有了用药、用方证的经验,就是“单味药→单味方证→复方方证”的过程,在应用方证的过程当中,逐渐产生了六经这个概念、这个理论。这个《伤寒论》的六经啊,就是这六个提纲,并不是《内经》的经络脏腑的六经,不是《内经》的热论所说的六经,它是八纲的六经。关于方证和药证:方证是一体的,方证就包括了药。读仲景书,必须先明确六经提纲,再以八纲分析方证,才能明了方证的归类、六经所属。
麻黄汤  、麻黄汤方 【方剂组成】麻黄(去节)9克,桂枝6克,炙甘草3克,杏仁(去皮尖)9克 麻黄去节,三两[9g] 桂枝二两[6g] 甘草炙,一两[3g] 杏仁七十个,去皮尖[6 【用法】水煎,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再内余药煎取一杯,温服。麻黄汤主之。此属太阳表实证,治以发汗解表,与麻黄汤: 麻黄10克,桂枝6克,炙甘草6克,杏仁10克 结果:上药急煎即服,盖棉被得微汗出,热渐退。
收藏干货:伤寒方证总结图表(附送100条伤寒临证精华)这几条的经验就告诉我们,临床上有什么证,用什么方,是桂枝汤证多,就用桂枝汤,剂量就多,麻黄汤证多,就用麻黄汤,越婢汤,实际上就告诉我们这里。实际上你看《伤寒论》的一些方子吧,温中的生津液的都是温热药,他桂枝汤用什么药,用桂枝、生姜温中健胃的,津液伤的不厉害,用桂枝、生姜就行了,实际上麻黄汤也有,虽然麻黄汤是发汗的,但是它也顾及到生津液,用什么?
名医经方之大青龙汤证。20、大青龙汤证。此证属于水寒之邪郁遏阳气,以致津液不得流畅.形成气滞水凝的“溢饮”证。仲景在《伤寒论》中也有关于大青龙汤治疗“溢饮”证的论述。原文第39条说:“伤寒脉浮缓,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无少阴证者,大青龙汤发之”。二者起因不同,但临床表现则基本一致,所以都用大青龙汤发越阳郁,汗出阳气通利,津液流畅则愈。
如果病人脸部有郁热,但是怕冷无汗,定时发热,那么可以用麻黄桂枝各半汤。最后还是需要用桂枝汤或者桂枝加附子汤用以善后,或者说病人会有一种暝眩的状态,现战抖然后汗出,那是病好的意思,但是如果先出汗,后觉冷那就是虚了,不过依旧可以补救。痒,用手搔之,因为里面津液虚,那么欲作汗而不得,所以以补津液为主,辅以补足正气,使之从表而解,所以邪盛而阳虚,无力作汗,所以以补津液为首先,或者先去热,津液自回。
胡希恕老先生讲伤寒 46太阳病 脉浮紧 无汗 发热 身疼痛 八九日不解 表证仍在此当发其汗...46太阳病脉浮紧 无汗 发热 身疼痛 八九日不解 表证仍在此当发其汗 服药已微除 其人发烦 目瞑 剧者必衄 衄乃解 所以然者 阳气重故也麻黄汤主之。这一段啊,它就是这个表证,就是麻黄汤证,也有多日不解的。这个病比较重,时间久,或者是经过误治人身体虚,那么这个要是吃药中病,常常地发生意想不到的瞑眩状态,这就是瞑眩。
“我方才讲了葛根汤。大青龙汤也是太阳病的一个发汗剂,这个方剂的适应证恶寒也特别厉害,所以在临床上若是无汗、恶寒特别厉害的这种太阳病,对这两个方证,要好好辨:如果症状没有烦躁,就用葛根汤;如果有烦躁,口舌再干,就用大青龙汤,因为大青龙汤中有石膏。这两个方证,都特别恶寒。“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在肺炎初期可用,但不能频繁用,要符合汗出而喘这种情况才可用,没有汗也可用,但仍要辨证,此证小儿多见。
这个合病不是这样,它是同时发作的,一点没虚,而且他脉也硬实,所以在太阴病有这么一段「太阴病,脉浮者,可发汗,宜桂枝汤」,其实不是真正的太阴病,也就是表里并病,但是他脉浮,脉浮而没有力量,像脉浮缓这种脉浮,不是脉浮紧,那也是要用桂枝汤,也不能用葛根汤。这里用小承气汤,说明胃不和发谵语,这个有燥屎,一般是用小承气汤,没有大的潮热,也没有其它非得用芒硝不可的症候,就用小承气汤微和其胃,也能治谵语嘛。
探析“瞑眩”典型病案探析“瞑眩”典型病案 来源:中医中药秘方网 作者: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1-24唐 · 孔颖达 疏 : “瞑眩者, 令人愤闷之意也。 ” 又引晋·郭璞云: “瞑眩亦通语也。然则药之攻病, 先使人瞑眩愤乱, 病乃得瘳。 ” 瞑眩的词意逐渐被引申为治疗过程中 的一种药物反应现象, 并且预示着疾病向好的方面 转化。上述瞑眩反应 皆是因得药物之助而发生的, 然而不经服药疾病自 愈时也会出现瞑眩反应。
清代汪苓友谓小柴胡汤为和解:“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者,误下之也,若柴胡证不罢,以无变证,故其病犹在也,当复与柴胡汤以和解之。得汤必蒸蒸而振,振者,战也,战而后发热,故云蒸蒸,互词以见义也。正气与邪气相争,正气胜则邪气还表,故汗出而解。”明确小柴胡汤为和解剂,不是发汗剂,汗出是战汗,是正气旺盛自能胜邪的表现。临床上常见典型的小柴胡汤证,给服小柴胡汤皆不见瞑眩、战汗,已说明小柴胡汤不是发汗剂。
结合经典,谈谈“药不瞑眩,厥疾弗瘳”“药不瞑眩,厥疾弗瘳”,语出《尚书·说命》,原意是说服药后如果不出现瞑眩反应,则疾病不能康复,这里的瞑眩,可看作疾病貌似加重的好转反应。《伤寒论》101提到“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柴胡汤本不是发汗剂,但因为病人被误下,伤及正气,所以出现了战而汗出。小柴胡汤本可止呕,这里出现了呕吐,很是反常,也属于瞑眩反应。
桂枝汤。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絷絷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离,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不必尽剂;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而脉浮弱者。病常自汗出,或时发热汗出者。阳明病,脉迟,虽汗出多。桂枝汤的禁忌证:(《伤寒论·伤寒例》"桂枝下咽,阳盛则毙;少阴病,发热恶寒无汗者。
胡希恕老先生讲伤寒 113形作伤寒 其脉不弦紧而弱弱者必渴 被火必谵语 弱者发热 脉浮113形作伤寒其脉不弦紧而弱弱者必渴 被火必谵语 弱者发热 脉浮。形作伤寒,他的病形像没有汗的伤寒,也发热恶寒,但是脉呢,它不弦紧,伤寒是表实,脉浮紧,弦紧这个脉是很不好分的。跟这个缓弱一样,弦对这的这个脉就是弱,就像琴,才上的弦,用手弹弦,琴弦非常的直而有力,日久而不上弦,弦就软了,用手一按就弱了。紧和缓,弦和弱,是对着的。
[卷一百二十二 伤寒门] 无汗 伤寒无汗者。是数者皆邪行于里而无汗者也。其水饮内蓄而无汗者。渗而为汗。至于服三剂而不汗者。兹二者以无汗为真病。讵可与其余之无汗者同日而语也。伤寒无汗分为七。伤寒躁盛身无汗。或用麻黄汗不行。若还无汗浑身痒。自是无阳难作汗。阳明主有汗。今反无汗。汗不流皆令自汗。则津液内渗独无汗也。
当时我恰好在复兴中医网上学习伤寒论的辩证思想。想盗汗就是所说的证吧?因汗出而伤津液,津液亏便不能濡润大肠,故而大便干。阴伤也是导致失眠的主要原因。因脉学不精,没有诊脉。就处方如下:
“桂枝汤”十八变临床举隅(二)本次说桂枝汤的一个变化方:桂枝加附子汤。所以仍然使用桂枝汤和之,加附子一枚以温故阳气。处方:桂枝加附子汤原方:桂枝15克 生白芍15克 炙甘草10克 制附子10克 生姜六片 大枣四个切开为引 六付。此案思路为:病人动则汗出,脉象沉缓且下肢腰以下怕冷,为阳气虚弱,兼营卫不和,故选用桂枝加附子汤原方。下次,讲桂枝汤的另一个变化处方:小建中汤。
王幸福老师讲:学习《伤寒论》的方法《伤寒论》是每一个中医医生的必读宝典。再看桂枝二越婢一汤方:桂枝(去皮)、芍药、麻黄、甘草(炙)各十八铢;本云当裁为越婢汤桂枝汤,合之饮一升,今合为一方,桂枝汤二分,越婢汤一分。桂枝麻黄各半汤、桂枝二麻黄一汤、桂枝二越婢一汤三方,都是治疗桂枝汤证经日不愈,邪郁不解的方剂,都有微汗的作用,但桂枝二越婢一汤除表邪未解外,里热也较盛,这是表里两解的方法。
它这个伤寒本来是应该无汗,由于津液大量亡失,既自汗出又小便数,所致津液竭于内,后边讲阳明病就知道了。我们刚才讲了,这个恶寒是太阳病的一个主要症候,所以“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而恶寒”要加重这个恶寒。自汗出虽然像桂枝汤证,脉又浮,但是小便数,这个津液亡失以致脚挛急,而且表证轻微之极了,微恶寒而已呀,这个病在这个时候啊,这个书上后面有,这个时候就应该吃芍药甘草汤,先治脚挛急,观察观察。
经方大家胡希恕讲常用方剂:栝蒌桂枝汤。这个太阳病,其证备者,即太阳病桂枝证,桂枝证就是发热汗出。柔痉,太阳中风桂枝汤证,还是用桂枝汤,但是由于痉是有热而津液枯燥,所以才加栝楼根。整个情形是桂枝汤证,但痉病不是,而脉弱得更厉害,所以他用栝楼根,这就是桂枝汤加栝楼根。在方剂里,栝楼根的量是二两,起码要用到三四两,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大枣这就是桂枝汤,它以治痉的栝楼根还是主药,这二两较少。
经方大家胡希恕讲金匮:瓜蒌桂枝汤。柔痉,太阳中风用桂枝汤,所以这里还是用桂枝汤,但是由于痉是有热而津液枯燥,所以才加瓜楼根。整个情形是桂枝汤证,但颈部不是,而且脉弱得更厉害,所以他用瓜蒌根,这就是桂枝汤加瓜蒌根。在这个方剂里,瓜蒌根的量是二两,起码要用三四两,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大枣这就是桂枝汤,它以瓜蒌根为主,它不叫桂枝汤加瓜蒌,它叫瓜蒌桂枝汤,所以治痉的瓜蒌根还是主药,这二两还是较少。
《伤寒论》津液观浅议。中医讲阴阳互根,津液属阴液,与阳气互根。更为准确地讲,阳气不在津液外,而在津液中,阳在阴之中。在《伤寒论》中,阳就是津液,张仲景管津液叫做阳。阴虚的、津液不足的病固然当存津液,可直接养阴生津。因此说存津液很重要,站在顾护阳气的角度,存津液也具有重要临床意义。《伤寒论》各篇都贯穿着存津液的思想及应用,凡是峻烈的方子,都会提到一个“中病即止”的问题,也可防止津液的损伤。
每日学伤寒第49条—桂枝二越婢一汤。宜桂枝二越婢一汤。太阳病发热恶寒,示表证仍在。邪气既衰,故不可用麻黄汤峻汗;在《伤寒论》中大多数说“不可发汗”均指的是不可用麻黄汤发汗。如此则宜桂枝二越婢一汤,小发其汗,兼清郁热。章虚谷:此条经文,宜作两截看,宜桂枝二越婢一汤句,是接热多寒少句来,今为煞句,是“汉文兜转法”也。故用桂枝二分生化阴阳,越婢一分发散阳气。与大青龙汤相比,此证的表里证候均不如大青龙汤重。
回网友南心问:葛根的用法欲知葛根的用法,就来看伤寒论的条文:(14)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太阳病有汗出恶风是桂枝汤证,津液集结之项背强不随汗出而减,说明此津液已经凝聚成痹了,所以不得随汗而出也不得阳极返阴,于此加用了葛根。(32)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综合伤寒论与本草经看葛根的用法:葛根能开津液之结聚成痹与收合利用阳明精气使其正常润养身体,不至漏泄。
经方大家胡希恕讲伤寒:表里俱虚。太阳病,法当汗解。那么这个大夫就是乱来了,先吃泻药就错了,而表不解应该用桂枝汤以解肌,不应该用麻黄汤以发汗,“因复发汗”,他又用麻黄汤来复发汗了,一误再误。冒家汗出自愈,不是要让你发汗,汗出说明津液已和了,营卫已调了,恢复了,津液恢复,血液也不贫了,冒就好了。由于汗下失法,一时津液血液都虚,一时地眩冒发作,那么如果他要提出汗了,津液已恢复了,表和了。
经方大家胡希恕讲伤寒:太阳病之风温。假若发汗之后,“若发汗已”,就是发汗之后,假若(实为温病,但)你当作太阳病了,而误发其汗之后,那不是一般的热了,“身灼热”, 身上干热干热的, 灼热,像火烤的那样子,这就是由温病变成风温了。“自汗出”,身灼热、自汗出,我们讲阳明病的时候就有了,它这个热(阳明之热)是由里往外蒸的,里热往外出的这个热就是蒸蒸身上热而汗出,它(阳明之汗)是这么一种汗出。
(22)[转载]“自”欲解时才用药【转帖】作者:张英栋 山西中医学院中西医结合医院《伤寒论》第54条“病人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第233条“阳明病,自汗出……小便自利者,此为津液内竭,虽硬不可攻之,当须自欲大便,宜蜜煎导而通之。若土瓜根及大猪胆汁,皆可为导。”  这两条表面上看没有多少关联,但一个“自”字让这两条有了内在的联系。需要在机体欲解时之前用桂枝汤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