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匈奴怀其恩信 “匈奴闻秉去世,“举国号哭,或至剺面流血(这里的斴面流血,为勒内.格鲁塞所描述的匈奴人习俗---对地位极其崇高的逝者的尊敬,因而以短刀划破脸颊,任由血泪横流。)(耿秉)匈奴人简单的脑子还没来得及转过来弯来产生怒火,他们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耿恭和所有人站在城墙上,以一种饿狼望着肥羊的心情望着刚被杀死还冒着热气的匈奴使者,两眼冒出绿光(饿的),然后就直接拿匈奴人当肥羊,烤了吃了!
新疆疏勒发现汉代名将耿恭抗击匈奴的汉城。疏勒城在历史上之所以著名,是因为汉代名将耿恭在抗击匈奴的战斗中曾在这里立下过不朽功绩,以数百兵力抗击数百倍的匈奴,击败了敌方长达7个多月的围攻。耿恭放弃了金蒲城,率部下移师疏勒,匈奴追之继续围困。耿恭和他几百名悍卒就是依靠强弩打击围困汉军的数万匈奴军队,其弩机射程远,杀伤力强,箭头淬有毒药,使“匈奴震怖”,有效地滞缓了匈奴的突击力。
匈奴人发现疏勒城的饮水全依赖于穿城而过的小河。西域其实再度落入匈奴的手中,车师前后两国也叛变倒向匈奴人,伙同匈奴大军进攻疏勒城。耿恭将匈奴派来招降的使者拉到城头,当着城下匈奴人的面一刀杀掉,火烤后“壮志饥餐胡虏肉”,断了匈奴人逼迫投降的妄想。柳中城救援成功后,援军的副将王蒙认为数百里之外的疏勒城杳无音讯,说不定早被匈奴攻破,耿恭等人也是全军覆没了,便主张撤军,不再前往天山以北的疏勒城救援。
公元75年,东汉大军班师,耿恭率数百人驻守车师后国之金蒲城,牢牢卡住天山通往北匈奴的咽喉,与驻扎在车师前国之柳中城的同僚关宠互为犄角之势,防备匈奴侵入西域北道。敌众我寡,面对兵临城下的数万敌军,耿恭并没有被匈奴的嚣张气焰吓倒,他让部下在弩箭的箭头上涂了毒药,待匈奴攻城时,一进射程内,再行射击,被射中的匈奴剧痛无比,继而伤口溃烂,血水像沸腾一般往外喷,这景象着实吓人惊退了匈奴。
留校尉耿恭守疏勒城、校尉关宠留守柳中城。但是范羌不怕,耿恭的部队里,没有一个窝囊废!汉军主将秦彭无奈站起身来,一声长叹:范羌,你接受现实吧,耿校尉他们已经死了,他们不可能还活着!范羌膝行上前,死死抱住秦彭的腿,怎么也不放他走,几个士兵赶紧冲上来,连拉带拽的把范羌往外拖。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城下“匈奴军队”中忽然远远传来一声熟悉的哭喊:“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尚有我汉家弟兄否?”
大汉版的斯巴达三百勇士,大战数万匈奴。他的堂哥耿忠、耿秉等人,也都是在对外撕逼中立下过赫赫战功的高级指战员。公元74年,耿恭跟随大军来到西域,与匈奴流窜犯作战。并没有因为匈奴的大军压境而慌张。耿恭站在城头对匈奴大军喊道:匈奴将士并不相信耿恭的话,觉得他不过是在强行装逼。耿恭知道匈奴迟早是要回来的。匈奴便又组织了一支几万人的大军,开始对疏勒城发起猛攻。援军赶到柳中城以后,打败了匈奴与车师的联合部队。
东汉名将耿恭喋血孤城:坚守疏勒城抗拒匈奴大军。车师军队会同匈奴军队,再度对疏勒城发动进攻。北匈奴的使节对耿恭说:“你如果归附匈奴,单于将封你为白屋王,并且把女儿嫁予你。”耿恭假装答应了,请匈奴使节一同上城头,匈奴使节心中大喜,便随耿恭而去。不料到了城头后,耿恭当着匈奴大军的面,拔出刀子,一刀结果了匈奴使节的性命,然后冲着匈奴单于喊道:“有敢来劝降者,同此下场!”然后往匈奴使节尸体上放一把火。
匈奴人也是彪悍的民族,根本不在意耿恭的话,立即开始了攻城,当接近城下时,城上守军万箭齐发,匈奴人中箭着无比痛苦哀嚎,并且伤口就像开水一样的沸腾着,这一怪异景象可把匈奴人吓坏了,再不敢攻城了,只是后撤几百米将金蒲城团团围住。耿恭答应了,叫他们派使者入城,当匈奴的使者来了后,耿恭令人把使者抓到城上,一刀杀了,然后和将士们一起用火烤匈奴使者肉大口吃着,还大笑着说好吃。
那是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十一月,奉车都尉窦固和驸马都尉耿秉等人率一万四千骑从敦煌出征西域,在白山(天山山脉东段)击败北匈奴呼衍王兵团,占领伊吾卢;耿恭和关宠的军队各自只有数百人,从战报上看,却已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抵挡了匈奴人的进攻,这足以证明匈奴的军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强大。耿恭让士兵们一起和他把一桶桶的水抬上城头,当着匈奴军队的面擦洗城墙并淋浴,同时发出阵阵欢呼和狂笑。匈奴人仓惶北撤,前车师复降。
华夏之基石秦汉王朝(四十七)西域持久战窦固耿秉率军击败匈奴,攻破车师后班师回朝。之前多次出使北匈奴的大汉使者,此时已成为的中郎将郑众为耿恭等人接风洗尘,并上书汉章帝说:“耿恭以微弱的兵力固守孤城,抵抗匈奴数万大军,经年累月,费尽心力,杀伤敌人数千计,忠勇双全,没有使汉朝蒙羞,应该让他们封爵受赏,以激励将帅。”鲍昱也向汉章帝表示,耿恭的节操甚至超过苏武,必须要奖励。
大汉军魂,喝马尿吃胡肉,只为拯救大兵耿恭,岳飞:真勇士!匈奴军队长驱直入山南,整个西域将落入匈奴之手。转战到疏勒城时再度被围追堵截的匈奴大军合围。耿恭诈降匈奴,并将匈奴使者骗进城里,亲手击杀,然后就在城上,对着匈奴的大军,将尸体的肉割来烤着吃!因为他们觉得耿恭的部下不可能还活着,援军中的范羌拒绝放弃最后的希望,泣血请求所部去疏勒城看看,率领两千孤军冒险向仅仅是地理概念的疏勒城挺进。
注意,这个北匈奴,并非西汉时北匈奴,西汉时北匈奴,已被陈汤给灭了,如今的北匈奴,乃是西汉时南匈奴的一部分。耿秉,字伯初,耿弇二弟耿国之子。于是,次年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十一月,明帝,继续耿秉之前提出的战略计划,以奉车都尉窦固为主将,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为副将,率精锐骑兵一万四千人,出敦煌郡昆仑塞(甘肃安西县附近),欲清剿北匈奴在天山的残余兵团,并剪除其布置在西域的爪牙——车师国。耿恭呢?
被遗忘的东汉战神—耿恭。他派遣使者对耿恭说,只要投降,就会封耿恭为白屋王,并将自己女儿嫁给耿恭。司徒鲍昱坚持要救,据理力争:“情况紧急的时候置人于不顾,这样做对外容易纵容蛮夷的暴行,对内则寒世人之心。如果这个时候不救,以后迎战匈奴,谁还愿意去,陛下还怎么调兵遣将呢?如果现在发兵,四十天后他们应该可以回到关塞。”刘炟也是一代明君,最终同意了鲍昱的意见,下令耿秉、王蒙调动酒泉、敦煌等郡汉军救援耿恭。
车师后王安得没有在匈奴人面前屈服,虽然他了解自己显着不是匈奴人的对手,他亲率大军迎战匈奴骑兵,一同急迫向耿恭屯垦兵团宣告求救信。当然,匈奴人也不会想到。耿恭深知据守疏勒城之不易,所以必需求先以一次成功来激起守军的斗志,他趁匈奴人立足未稳之际,带领招募来的数千民兵,出城迎战,匈奴人没有想到耿恭哪里弄来了那么多的戎行,心有怯意,又深知耿恭智慧过人,怕不小心吃亏,所以调转马头就跑,向后撤离,以静观形势。
为此,耿恭的族弟耿秉曾在永平十五年(72年)上谏,认为只有“击白山,得伊吾,破车师,通使乌孙诸国”,将西域诸国完全拉回汉朝阵营后,北匈奴才“可击也”。当耿恭还在金蒲城寻求突围时,另一边的柳中城也被匈奴人围攻,更糟糕的是,车师被破城后立刻跳反,跟着匈奴一起攻打汉军。耿恭在疏勒城一守就是大半年,前后大小数十战,始终没让匈奴、车师联军占到丝毫便宜,但这已经是耿恭军队的极限了。石城子遗迹的耿恭雕像。
匈奴人的铁骑在西域耀武扬威,势不可挡,南匈奴附汉称臣,北匈奴一路西迁。耿恭的堂兄耿秉曾向明帝提出平定西域战略:匈奴人撤了,耿恭却很淡定,西域焉耆、龟兹等国见机行事,归顺匈奴,匈奴单于见疏勒城久攻不下,看来得改变策略,匈奴使者一来,耿恭翻脸不认人,将他斩杀,只知数百汉军在西域孤城抵抗几万匈奴军,那一夜,耿恭和将士们在疏勒城中,“耿恭以单兵固守孤城,当匈奴之冲,对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
7000大军驰援千里只为营救26名被困士兵,堪称中国版拯救大兵瑞恩。东汉永平18年(公元75年),北匈奴单于以2万精兵出击位于汉朝与匈奴之间的车师国,而恰在此时,汉朝大将耿恭正随军驻守在西域的金蒲城。耿恭派大军去解车师国之危,却不幸在途中遭遇匈奴埋伏而全军覆没。车师国沦陷后,匈奴又以重兵围困耿恭驻守的金浦城,面对城下几百倍于己方的敌人,耿恭决定放弃生死之念,死守金浦城,以捍卫大汉最后的尊严。
到了晚上,匈奴军营哀嚎遍野,疼痛难忍,可是就在这时突然杀出一路汉军,原来耿恭率领数百名部下前来劫营,匈奴哪有心恋战只顾逃命,耿恭像切菜一样来回冲杀尽情蹂躏匈奴,匈奴单于边跑边哭:“这些大汉神兵太可怕了!”守军被断了水源,最后渴到压榨马粪的汁来喝,耿恭这时候死马当活马医就让部下挖井,没想到真的挖出了泉水,开心的汉军拿着水在城头泼匈奴,匈奴那叫一个郁闷。
一人独守空城,击败匈奴2万大军,却被历史除名。汉章帝接受的就是这么一个繁荣富强的帝国,特别是在外交上,汉王朝的宿敌匈奴政权一分为二,与汉相距较近的南匈奴已经内附,而继续桀骜不驯的北匈奴也刚刚被东汉打败。公元74年,耿恭来到西域与匈奴作战。原来,一年前,汉军出征西域,进攻匈奴,大获全胜,暂时解除了匈奴对西域的威胁。谁知,汉军刚刚一撤,匈奴便卷土重来,出动两万大军进攻西域。匈奴将金蒲城围得水泄不通。
你可能不一定听说过耿恭,但你一定听说过东汉开国将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耿弇,论起来,耿恭是耿弇的侄子。南下西域的班超在一年时间内就使西域南道大部分地区的城邦重归汉朝版图,相比之下,由于一直没有遇到匈奴的主力部队而使耿恭的西域之行显得并没有那么顺利,直到这年的冬天。耿恭趁匈奴大军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敢死队冲杀匈奴的先头部队,匈奴骑兵不敌汉军,于是转而截断了疏勒城上游的水源。
面对两万匈奴骑兵,耿恭没有自乱阵脚,他利用天降暴雨的良机,主动出机,偷袭匈奴兵营。对于耿恭的坚忍不拔,匈奴单于十分佩服,他派使节进入疏勒城,劝降耿恭。耿恭的部将范羌泣血求援,全体战士无不动容,纷纷要求追随范羌前往疏勒城。匈奴单于派出骑兵跟踪追击。曾出使匈奴不辱使命的郑众慨然上书皇帝,极力赞扬耿恭的功勋:“恭以单兵守孤城,当匈奴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
匈奴人虽凶残,但是心肠直,敬重英雄,他心生敬意,便诚意招降耿恭,并答应封他为王。”耿恭假装答应了,请匈奴使节一同上城头,不料到了城头后,耿恭当着匈奴大军的面,一刀结果了匈奴使节的性命,冲着匈奴单于喊道:“有敢来劝降者,同此下场!”然后在城墙上将使者的肉割下来烤着吃。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范羌挡住了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受到匈奴攻击的车师后国再次倒向匈奴,9月,匈奴与车师后国联军再次围住疏勒城。面对这么优厚的条件,耿恭毫不为动,为了向北匈奴展示自己一战到底的决心,他在城头上,当着匈奴单于的面,杀掉匈奴使者,并吃其肉,喝其血,表示自己绝不会投降,这就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来由。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出色地阻击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遥望西域 耿恭:孤城保卫战(上)耿况有六个儿子,分别是:耿弇、耿舒、耿国、耿广、耿举、耿霸。汉明帝发动的第一次对匈奴战役,就是在耿国之子耿秉的建议下实施的,耿秉也因此成为东汉帝国对匈奴的鹰派人物。耿忠(耿弇之子)、耿夔(耿国之子,耿秉之弟)都参加了这次战役,战功卓著。耿恭的父亲耿广英年早逝,史书对耿恭的记载是:“少孤。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耿恭为人慷慨有义,志向高远,熟知兵法,有将帅之才。
匈奴血。然后发箭击中一名匈奴士兵,创口迅速溃烂,匈奴人于是大为惊恐,纷纷后撤,不敢围攻太急。匈奴知道疏勒城内弹尽粮绝,就派人喊话招降,表示愿意封王,并且把女儿嫁给耿恭。又派征西将军耿秉(耿恭的堂兄)屯酒泉,领太守事,以备匈奴人和羌人袭击。范羌听到城头响动,知道耿恭部又要发动攻击,于是大声呐喊:“我是范羌啊!我来迎接耿校尉!接你们回国!”疏勒城内顿时爆发出欢呼声,城门大开,双方相拥,涕泪交流。
疏勒城保卫战中,数百汉军为何能顶住两万匈奴军队的进攻?耿恭招募几千人出击北匈奴,匈奴骑兵逃散,跑到城下断了耿恭的水源。北匈奴单于知道耿恭已身陷绝境,想招降他,就派使者去游说耿恭:“你如果投降,单于就封你为王,赏你美女为妻。”耿恭假装同意,引诱匈奴使者登城,亲手把他杀死后,又在城头架上火堆,把匈奴使者的尸体放在火上烤,“(耿)恭乃诱其使上城,手击杀之,炙诸城上”。北匈奴派兵沿路追击,汉军且战且走。
东汉明帝永平十八年(75年),西域戊己校尉耿恭屯兵金满城,手下只有区区数百汉军,却遭到匈奴两万铁骑的围攻。说干就干,第二天,耿恭率领将士们来到枯井边,翕动干裂的嘴唇,仰天高呼:“昔苏武困于北海,犹能奋节,况恭拥兵近道而不蒙佑哉?又闻贰师将军李广利征伐大宛之时,大军缺水,乃拔佩刀刺山,飞泉涌出;今汉德神明,我等岂能困死于此?”说罢耿恭整理战服,长跪于地,对井再拜,极尽虔诚,祈求苍天赐水于汉军将士。
匈奴军队势如破竹,攻破了刚归附汉帝国的车师后国,招降了西域北部焉耆、龟兹等小国,西域都护陈睦殉国,驻扎柳中城的关宠部、驻扎金蒲城的耿恭部被合围。耿恭率众登城死守,命士兵把一种特制的毒药抹在箭镞上,然后一边射击一边向匈奴人喊话:“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匈奴人的军心开始动摇,攻城的势头逐渐减缓下来。耿恭退守至疏勒城(今新疆吉木萨尔县),匈奴人穷追不舍,大军压境,围困了疏勒城整整三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