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家长被动卷入“教育经济战”每周六中午,妈妈都会带着龙龙从西城区一个初中的占坑班赶到海淀区另一个初中的占坑班。比如,龙龙是从三年级开始上占坑班的,龙龙的妈妈李女士一连报了两个,其中西城一所区重点的收费是每学期1500元,另一所海淀的名校则更贵些,要3000多元。即使龙龙已经"蹲"了两个"坑",但李女士依旧不放心:"虽说孩子一直这么上着,但六年级时会有个考试,有90%%的孩子会被筛下来。
同样是我的另一位弟子,成绩在班上是倒数第一,因为成绩差,经常挨老师与家长的骂,久了也就无所谓,倒练就了一副包容他人的性格;智商与情商是一个人一生中不可缺少的两个要素,而且情商比智商更重要,成绩好的学生智商一般高,那是无庸怀疑的,但是他的情商不一定高,情商包括思想、品质、习惯、性格、心灵等因素,尤以品质、性格与习惯为最重要,智商可以决定你一时的选择,但是你的选择最终是否成功幸福,还是取决于情商。
谈谈家教。“家教”一个时下非常敏感的词语,也是教师职业中饱受争议的一项课外工作。此举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和讨论,特别是在职教师搞有偿家教引起的社会反响褒贬不一,众说纷纭。主要是有偿家教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可能会使教育涂上功利化、商业化的色彩,可能使师生之间的教学关系蜕变为金钱关系。于是就有了众多家长叹息:有偿家教,无奈的选择。存在的总是合理的,家教是社会的产物,体制不改,有偿家教就会禁而不绝。
填多少东西课堂才会“满”我觉得学生课堂的时间是有限的,要学习的内容是无限的,把无限的学习内容挤巴到有限的科时课堂内,是一个不聪明的办法。凡是与考试无关的,基本不需要孩子操心,孩子成了专门为考试而生的动物。其实,生活本身就是个大课堂,投入生活就是一种教育,把孩子当正常的健康的人来养活,自然而然的就学会了基本的生活技能。让孩子回到生活中来,给课堂减负,换一个思路高教改,也许让我们豁然开朗,事半功倍。
校园情景令校长郁闷 引发对家庭教育反思图集。近日,杭州市东园小学副校长吴海燕发现,八成送孩子进校门的家长一手搀娃、一手撑伞,身上还背着沉重的书包;二是春季多雨,她和往常一样准备从教室搬凳子到走廊,方便孩子换掉雨鞋,却听见有家长大喊:“凳子在哪里?学校怎么这样服务?”当她解释情况并问该家长能否帮忙时,对方却以赶着上班为由拒绝。请孩子们带话给家长,对家长的“代替”说“不”,希望家长配合并支持学校。
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教育参赞艾宏歌给记者列举了一组数据:目前韩国家长平均一年为孩子支出的教育经费总额为15亿美元,而去年一年,韩国课外教育的收益就达17亿~18亿美元。据艾宏歌介绍,韩国的私教育"非常厉害",私教育的课程设置都是直接针对韩国的大学入学考试,因此,价格都非常昂贵,尤其一些有名师加盟的课外辅导班,授课效果不错,孩子送去后"上大学基本没问题",因此,尽管收费天价也依然爆满。
北京四中校长、史家小学校长如何看待中小学生“减负”对于教育主管部门的“减负”措施,北京四中校长马景林、史家小学校长王欢分别谈了各自的看法。史家教育集团校长王欢:形成三方合力增强“减负”获得感。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各类“辅导班”“培优班”让家长“爱恨交加”,教师、家长特别是学生的“减负”获得感还不强。三方互为补充、良性互助,在“减负”问题上形成合力,让“减负”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中学校长的压力和挑战—专访清华附中校长 王殿军[转]中学校长的压力和挑战—专访清华附中校长 王殿军[转]【王殿军】:现在清华附的大部分家长,尤其像清华附中高中学生的家长,也包括初中的一些家长,他们的理念实际上超过了社会平均水平,甚至也超出了我们的一些政策。可能现在对王校长来说,家长或者说家长的观念不是压力的最大来源,反而是教育部门和学校,对家长要有一个引导的过程。清华附很多孩子都不上辅导班。
爱孩子是人的天性,这两位大学生的家长爱孩子没有丝毫的错。美国校长就说,你这个孩子比前四个家庭的孩子active(活泼),那四个孩子比较shy(害羞),而且你这个孩子有伙伴,那四个孩子比较孤独。本来教授学生知识是学校的事情,但我们许多家长为了让孩子取得一时的好成绩,喜欢自作主张地安排孩子的学习,企图按照自己的意愿打造孩子,结果事与愿违,使孩子丧失了发展的后劲,这无疑于拔苗助长。
辅导班老师斥家长不报班:不就心疼钱吗 会遭报应的。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马老师否认骂过家长。对此,朴新教育该分校的马校长对未来网记者表示,学校和老师已经跟家长道歉了,家长并不接受,道歉短信也发了。因为没选择朴新上辅导班,就遭到老师的谩骂,让吴长春感到很困惑,他感慨道,“教育,老师,现在是不是都是为钱奋斗,没有一点道德底线,怎么能充当老师,这样的老师会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这个社会是不是很混乱了?”
而在教育的过程中,我们追求的一直是从上而下的教育,是教育的给予,而家长、老师的自我教育、自我实现,是不是被忽略掉了?黄玉峰:举个例子。黄玉峰:我说的家庭教育,人生教育,都不是只拿来教育人家的,我自己,我们家也一直这样做。黄玉峰:王尚文老师是我尊敬的前辈,他在2013年“黄玉峰语文教育研讨会”上写了这首诗。黄玉峰直截了当地回答:因为人生教育,不只是家长、老师针对孩子们的,更应该是家长、老师针对自己的。
有时,在教室里,或者是在甬路上、操场上,学生见到老师的时候,会嬉皮笑脸地说着“老师好!”然后,开始无所顾忌地和老师交谈,天南地北啥都聊。老师爱学生,可学生为什么就不爱老师呢?于是,和老师说:“老师,孩子交到您的手里我放心,该打打,该骂骂,我不会说半个不字。”可是,当老师们尽职尽责管理,打了孩子,骂了孩子,孩子回家一说,家长立马气冲斗牛,跑到学校,兴师问罪。他们知道老师有多苦,老师有多累。
这位老师认为,有些家长本身不负责,不能督促孩子孩子完成家庭作业,甚至不管不问,就干脆扔到补习班,花钱买清闲,有的孩子成绩有进步,有的还是老样子,有的甚至不升反降。社会补习班让老师长时间背了黑锅。曾经有个朋友告诉我,他孩子的英语老师非常牛,自己把孩子送到老师那里上课,一个小时300,就这还给老师说了很多好话,因为老师的时间精力有限,班里要求跟老师上小课的孩子又多,尽管每个月因此要花三四千,但感觉很值。
此次将作业量作为减负“重中之重”,要求教师布置作业必须坚持“精选、批改、讲评”原则,不得布置简单重复性和惩罚性的作业,不得给家长布置作业或让学生家长代为评改作业。门头沟区还建立减负工作考评机制,把减负工作纳入对学校的年度考核,要求各校制定减负增效工作方案,将减负工作纳入教师的日常考核。没人,即使孩子带个钥匙,又有多少家长可以放心孩子自己在家的。
东平教育让人堪忧。很多家长迷信辅导班,但据调查很多辅导班的老师没有教师资格证,更有甚者,小学辅导班的老师连大专文凭都没有。说实话,学学特长还是好的,但这些培训班教的只是比学校老师多重复几遍,认真学习的家长都会发现用的这些方法都是从公办学校学来的,以前上学时老师都教过。你在家辅导一下孩子会发现,比在辅导班上课还能提升孩子各方面的素质。
为了进一步减轻中国广大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日前,人民教育出版社正在调试一种电子书包,该电子书包的出现,可以使学生不再背着沉重的书包上学,而是把所有的课本、笔记本和作业、资料存储在重量不足1公斤的电子书包里。层层加码使得印度学生的书包普遍比较重,有位印度朋友称,他上小学的孩子书包最重时可达7公斤,书包里没有课外书,没有游戏机,也没有零食,只有书和作业本,一切都为了学习。日本小学生书包重800克。
资深校长给家长、老师的10点走心建议:看看你没做到哪条?老师&家长们:而且,时间长了,孩子们不但会问校长好,他们更会问值班的老师好,还会问“保安叔叔好!”送孩子的家长们更是为这样的学校赞不绝口。而老师们不妨在新学年和孩子们一起讨论讨论哪些是学生们应该做的,哪些是不应该做的,从而制定出一份班级里所有的学生都能认同的班级纪律或者规则,让他们为自己对这些规则有一种拥有感、归属感,从而养成对规则的尊重。
德国教育 | 德国孩子12年教育花销,父母至少需要准备多少钱?那么,在德国,一个孩子12年的教育,德国家长平均要为子女的教育投入多少钱呢?按照德国平均水准,德国家长要为自己每个孩子12年的教育开销至少花费20700欧元。入学书包文具费:225 欧开学典礼费:238欧学校餐费:2670欧教材费:708欧托管费:7911欧各种文具作业本费:776欧学校春游费:3000欧上下学交通费:3593欧其他费用(如运动服运动鞋):1575欧。
如何帮孩子养成好习惯(第三集)由于之前三年的时间,都没有在孩子身边,夫妻俩觉得对不起孩子,老觉得亏欠孩子,所以对孩子特别好!妈妈想了想说:“他好像最怕去他舅舅家,他舅舅在我们老家开了个狗场,上一次带他去舅舅家,硬哭着不去,去了后就坐在屋里,也不出门,特别安静。到了晚上,狗场里的大狗时不时叫几声,孩子死活也不愿意在舅舅家住,最后没办法,开夜车回的家。也不太清楚,是怕他舅舅,还是那些大狗。”
“最郁闷”校长:给600位家长发短信 仅2人回复。“本周开始将启动雨雨雨模式,今天在校园观察了半个小时,发现很多家长背着书包,蹲在地上帮孩子换鞋子!刚才学校广播已经反馈本项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们的孩子已经长大,自己的事情必须自己做!从明天开始,请各位家长让孩子自己背着书包、撑着伞,拿着换的鞋子,自己进学校在一楼走廊换鞋后上楼!放学时在教室换鞋后排队撑伞出学校!吴海燕说,细节往往帮助孩子长大后适应这个社会。
还有一次,一位学生在操场玩耍时,突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张老师一看正是那名登记在册的患有心脏病的学生,他背起学生拼命地往附近医疗室跑,经急救处理,学生转危为安后又亲自送学生回家,家长知道真相后,眼里饱含泪水的说:“真感谢你啊,张校长,是你救了我的孩子!”除平时与家长广泛联系,加强对学生安全教育外,每年寒暑假学校都要印发一份《关于学生安全教育致家长的公开信》。
北京二中校长钮小桦:家长职责不是给孩子钱,而是让孩子“值钱”!这位爸爸回答孩子:“我有钱而你没有钱。”这个同样的问题问到中国的家长,他的回答则是:“我们有钱,我的钱都是你的。”这两个故事就说明我们很多家长实际上在给孩子钱的同时,却忘了教会孩子怎么去值钱,怎么去变得富有。有些家长经常会抱怨怎么孩子的作业做到晚上十一点半都没有结束,那么我就想问问家长,你了解孩子做作业时候的专注程度吗?
现在的家长都已经认清了教育对孩子的巨大作用,因此都很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孩子很小的时候就给孩子启蒙,大一点就开始送培训班,培养孩子的一些技能,为的就是能够让孩子能够更优秀。家长这么做都是为了孩子好,但是自己的孩子能够理解父母们的苦心吗?我从事于孩子的学习与教育的研究,经常和一些家长讨论孩子的学习问题。最近正值暑假来临之际,很多的家长都为孩子已经报了辅导班,而很多的家长也因此很苦恼。
家庭教育首先要让家长受教育。没有家庭教育的教育注定是残缺的,而家长盲目参与的家庭教育则注定事倍功半。的确,家校沟通有时是不顺畅甚至艰难的,不少家长内心的想法是:家庭教育是家长的事,不需要学校和教师过多置喙,否则就是“越位”。家长当然有对学校教育发表意见的自由和权利,但在实际中,不少家长的意见却流于草率、肤浅。如果说有些家长在家庭教育中乱作为,还有一些家长就是不作为。试问这些家长:读过教育学专业吗?
【图文】疲惫的开学--中国数亿个孩子的童年叫“疲惫”每天放学后,他如果不在上辅导班,那么一定是在上辅导班的路上。上完奥数和语文辅导班,妈妈带着亮亮赶往英语补习班,午饭通常是在赶往辅导班的车里解决的,亮亮的妈妈不允许他吃肯德基这样的快餐,所以儿子的午餐通常是她早上准备好的。六成学生每天放学后要花两个小时及以上的时间做作业,三分之一的学生在双休日每天学习达到或超过4小时,25%的学生曾有过离家出走的念头。
小松妈。伊妈。如果没有统一的书包,建议买简洁实用的书包,避免花哨,会影响孩子的注意力,我们学校发的是拉杆书包,如果自行购买,我不推荐拉杆书包,尽管课本不少,但是学校一般有书箱,可以把副科书长期放在学校,每天背着主课的书可以承担,拉杆书包有一定危险性,小孩子喜欢跑,拉着书包跑,还是有一定绊倒的风险。幼儿园的时候我们发生过好几起与小朋友的冲突事件,也被老师要求到校去向对方家长道歉。小松妈的金点子。
一般情况下幼儿园规定不带零食的,幼儿园一餐两点模式下孩子在幼儿园基本不会肚子饿,除非胃口特好的孩子(当然这类孩子肯定属于超重、肥胖宝宝,是保健老师严格监控体重的孩子,保证营养、生长需要前提下,减少垃圾食品摄入)。对于新入幼儿园的家长,其实我们最希望的就是给孩子做好心理准备,给与积极乐观的向往,让孩子渴望上幼儿园,而不是让幼儿园妖魔化、老师妖魔化:马上要上幼儿园了,再勿听话交给老师,让老师批评你。
这还仅仅是孩子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学背的一个书包。多多妈妈很苦恼地说:“其实作为家长我们也不想这样。谁不想让孩子多休息啊,多玩玩啊,但是现在不补课不行啊!没有选择的余地,必须上。小升初,择校考奥数,要想择校奥数、英语、语文三大主课一个补课班都不能少啊!我现在正在帮孩子物色作文班呢,想把钢琴课的时间提前到8点半上,然后挤出时间上作文课。现在她们班级里已经有一半的学生开始上作文课了。多多上作文课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