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汤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此条主要是说明柴胡汤证的主要判断依据是柴胡药证的胸胁苦满,其他的兼证主要是用来决定用哪一个柴胡剂和药物的加减变化的,一旦没有了柴胡药证,柴胡可以不用,那么,这个方剂就不能叫做柴胡剂了,这点很重要,历来的医家、注者对这个一证到底指的是什么证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主要是没有把握住柴胡药证的原因,可参考96条与小柴胡汤方的解说。
排病反应:药后症状更明显,祛邪外出有效验!当然也有这种医生,见病人有了不良反应,拍着胸脯说:“没关系,这是排病反应,很快就会好的。”最后,病人的“排病反应”越来越严重,酿成大祸。治疗反应,就是患者在接受治疗后,体内元气的抗病排病功能得到充分的调动发挥,进而对病邪进行消灭和向体外清除时,所表现出的特殊的机体反应现象。3、排病反应:疾病经皮毛、孔窍、情志以及其他方式向体外排出所出现的反应,称排病反应。
从胡希恕的一个病例谈中医瞑眩反应。其实这个孩子就是中医瞑眩反应。所以,无论是对于病人,还是大夫,认识到瞑眩反应很重要。如不理解瞑眩反应,以为是疾病加重或误治,很容易认为治疗无效果甚至起反作用而放弃。瞑眩源于《尚书·说命篇上》:''''''''若药不瞑眩,厥疾弗瘳。瞑眩反应,可理解为服药后出现的排病反应或效验反应,药与病邪相斗,邪气不服输,正气不相让,一旦正气占了得胜,邪气便自去。病越重病期越长的人,反应越大。
就是通过临证用药用方证的经验总结,先有了用药、用方证的经验,就是“单味药→单味方证→复方方证”的过程,在应用方证的过程当中,逐渐产生了六经这个概念、这个理论。这个《伤寒论》的六经啊,就是这六个提纲,并不是《内经》的经络脏腑的六经,不是《内经》的热论所说的六经,它是八纲的六经。关于方证和药证:方证是一体的,方证就包括了药。读仲景书,必须先明确六经提纲,再以八纲分析方证,才能明了方证的归类、六经所属。
浅论《伤寒论》瞑眩反应。患者服用药物后药物作用于人体,或驱邪外出,或调和阴阳,或调理气血津液,人体会出现相应的反应,根据这些反应可以判断药物是否对症以及疗效,仲景《伤寒论》中描述了很多这样的反应比如麻黄汤治伤寒汗出而愈、大承气汤治疗阳明里实“得下止服”、甘姜苓术汤治疗肾着病服药后 “腰中即温”、己椒苈黄丸云服后 “口中有津液”等反应,而瞑眩则不同,是服药后不循常规突然剧烈一过性发生的一类特殊反应。
【微群经方】徐国彬《经方的药效反应》辨为脾肾阳虚、痰湿内蕴,首选真武汤合四逆汤加味,与茯苓30g、苍术20g、附片15g、砂仁10g(后下)、干姜15g、炙甘草10g、石菖蒲20g、法半夏20g、厚朴20g、生姜30g,处方告知患者可能会出现大便拉稀,放屁多,白带增多,身痛等反应,如果出现这样的反应是药效反应,不要怕!告知服药后可能会头晕,大便会稀量增多,放屁会多,小便量会多等反应,出现反应不必惊慌,这是药效反应。
水拔子与“瞑眩反应”瞑眩反应,可理解为排毒反应、排病反应、调节反应、有效反应和好转反应,是指身体经过治疗调理,大部分人都会出现的一种身体不适症状或发病状态。认识瞑眩反应很重要,比如身体通过正确的方法治疗已经好转,开始排病,由于不理解身体的瞑眩反应,以为是疾病复发,就会认为这种方法没有效果甚至起了反作用而放弃。问他是否听说过瞑眩?瞑眩反应,可理解为身体运行秩序经过治疗调节后出现的排病反应或效验反应。
药不瞑眩,厥疾弗瘳。中医对瞑眩反应的认识是正气得药力相助,冲破病邪羁绊而奋起抵抗,盘邪顿溃,或外越、或内散,故尔出现汗、吐 、下、出血、利尿等各种不同的反应。瞑眩反应具有多样性。由于不理解瞑眩反应的本质,许多人误认为是病情的加剧或是药物的副作用带来的不良反应,就会认为这种方法没有效果甚至起了反作用而中断治疗,延误病情,故临床应指导病人正确认识药后可带来的瞑眩反应,对病人病情的恢复至关重要。
服中药有不适反应,说不定是在排病哦。可理解为排毒反应、排病反应、调节反应、有效反应和好转反应。所以我们喝中药遇到排邪反应,请不要轻易随便停药或吃其他药来“治”这种(呕吐,腹泻,全身疼,痒等)反应。最后最后,大家对于瞑眩反应与药物不良反应的区别或许辨别不清,这时候就一定记得向看诊大夫咨询进行反馈,若遇到不良反应得到及时的反馈,也是方便帮助在治疗过程中及时改方或停药,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发生!
瞑眩一词最早来源于《尚书·说命篇上》:“若药不瞑眩,厥疾弗瘳。”意思是重病或久病之人,如果服完中药之后,没有出现不舒服的现象,那表示这个病不会好。这里需要强调的,每个人出现瞑眩反应的轻重程度也不相同,身体越虚,病情越重,病情越长的,方药如果对路,出现强烈暝眩反应的可能性越大。二、瞑眩反应一般情况由重到轻,反应的程度可随着疾病的减轻而逐渐消失,而副作用则是由轻到重,甚至可以导致病情加重。
在《尚书》上说“若药弗瞑眩,厥疾不瘳”,这句话的意思说,如果得了重病,没有瞑眩反应,这个病就好不了,看上去有些症状缓解了,但是身体的根本问题解决不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当一个好中医不容易,因为在治疗的过程中,病人不经历过瞑眩反应,他的身体好不了,但是如果让病人经历瞑眩反应就可能产生质疑,尤其当下医患关系那么复杂,我们到底该怎么走,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好的中医内心也是要经过一点点挣扎。
“我方才讲了葛根汤。大青龙汤也是太阳病的一个发汗剂,这个方剂的适应证恶寒也特别厉害,所以在临床上若是无汗、恶寒特别厉害的这种太阳病,对这两个方证,要好好辨:如果症状没有烦躁,就用葛根汤;如果有烦躁,口舌再干,就用大青龙汤,因为大青龙汤中有石膏。这两个方证,都特别恶寒。“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在肺炎初期可用,但不能频繁用,要符合汗出而喘这种情况才可用,没有汗也可用,但仍要辨证,此证小儿多见。
探析“瞑眩”典型病案探析“瞑眩”典型病案 来源:中医中药秘方网 作者: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1-24唐 · 孔颖达 疏 : “瞑眩者, 令人愤闷之意也。 ” 又引晋·郭璞云: “瞑眩亦通语也。然则药之攻病, 先使人瞑眩愤乱, 病乃得瘳。 ” 瞑眩的词意逐渐被引申为治疗过程中 的一种药物反应现象, 并且预示着疾病向好的方面 转化。上述瞑眩反应 皆是因得药物之助而发生的, 然而不经服药疾病自 愈时也会出现瞑眩反应。
结合经典,谈谈“药不瞑眩,厥疾弗瘳”“药不瞑眩,厥疾弗瘳”,语出《尚书·说命》,原意是说服药后如果不出现瞑眩反应,则疾病不能康复,这里的瞑眩,可看作疾病貌似加重的好转反应。《伤寒论》101提到“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柴胡汤本不是发汗剂,但因为病人被误下,伤及正气,所以出现了战而汗出。小柴胡汤本可止呕,这里出现了呕吐,很是反常,也属于瞑眩反应。
正如清·戴麟郊《瘟疫明辨》所云:“明疫不论初起传变与否,俱以战汗为佳兆,以战则邪正相应,汗则正逐邪出,然有透与不透之分。凡透者,汗必淋漓,汗后身凉,口不渴,舌苔净,二便清,胸腹胁无阻滞结痛,始为全解之战汗,否则余邪未尽而复热,则有再作战汗而解者,有战汗须三四次而后解者,有战汗一次不能再战,待屡下而退者,有不能再作战汗再加沉困而死者,总视其本气之强弱何如耳。”其后突然诸证俱失,微微汗出。
46原文:太阳病,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证仍在,此当发其汗。第二,由于病情太长,可能已经发生了一定的传变,如并入阳明而出现太阳阳明并病情况,据其发烦、目瞑的状态有似热薰头脑的热象,那么很可能在病了八九天后,这个病虽然仍以表证为主,有麻黄汤证,但已经由单纯的麻黄汤证传变为大青龙汤证(麻黄汤证+越婢汤证)之类(条文中没有说明恶寒,但麻黄汤证必恶寒,所以这里要么是遗漏了;
但一味地加量、长时间超大剂量使用更是不妥。“如冒状”、“如醉状”、“发烦”、“目瞑”、“蒸蒸而振”等药后表现并非病态,而是附子药中病所,病趋向愈的瞑眩反应。这可能与附子的治疗剂量与中毒剂量接近或交叉重叠有关,是一种中药祛邪反应。但瞑眩反应是可遇而不可强求,治疗组出现瞑眩反应者7例,占22.58%。随着瞑眩反应的出现,原有腰痛或腰腿痛明显缓解,阴寒证逐渐好转或消失。
“我方才讲了葛根汤。大青龙汤也是太阳病的一个发汗剂,这个方剂的适应证恶寒也特别厉害,所以在临床上若是无汗、恶寒特别厉害的这种太阳病,对这两个方证,要好好辨:如果症状没有烦躁,就用葛根汤;如果有烦躁,口舌再干,就用大青龙汤,因为大青龙汤中有石膏。这两个方证,都特别恶寒。编者按(原书编者,以下同):在《胡希恕老中医应用大柴胡汤验案》中提及一例用葛根汤合大柴胡汤加生石膏治愈自己的高热,正可互参。
◆生命能量与病症   中医用阴阳、虚实、血、气等概念,来描述人体生命能量的状况。生命能量的层级,从高到低可以分为五个层级,依次是:1.阴阳平衡->2.阳虚->3.阴虚->4.阴阳两虚->5.阴阳大虚。人在大量透支生命能量的时候,身体太虚弱,病邪几乎没有遇见什么抵抗就长驱直入了,所以此时没有症状。生命能量与病症关系表   层 级 能 量 病 症   1.阴阳平衡 能量充足,身体健康。5.阴阳大虚 生命能量全部消耗殆尽。
刘希彦·没有专业的病人,病也是治不好的2017-06-10?http://mp.weixin.qq.com/s/1nGkp-4ukzz3E2IoKYVi-g希言館有些人去看中医,他会问:我这种病中医能治吗?有些深重的疾病往往吃下去药之后会有瞑眩反应,也就是能量启动的反应和随之产生的排病反应。我跟他说,你可能错失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很多的大病吃了药之后出现发高烧、发皮肤病这样的反应,往往是人体免疫力增强开始排病的瞑眩反应,病就会快速的向好。
因为它是治半表半里的阳证,也就是少阳病的主方,半表半里涵盖的是除表与里之外的广大区域,三焦系统和大部分脏腑都在这个区域,各种疑难杂症也大多在这个区域。条文里说的是与麻黄汤,古代用竹简刻字很费力,难免惜字如金,不能但凭一个脉浮就给麻黄汤,还是要全面辨证,有确切的麻黄汤证才给麻黄汤。“设胸满胁痛者,与小柴胡汤”这个胸满胁痛是柴胡汤的四个主证之一。柴胡汤之所以运用广泛,首先是因为半表半里所主的区域太大;
正确认识服用中药后的排病反应。它是说有些深重的疾病往往服药之后会有瞑眩反应,也就是能量启动的反应和随之产生的排病反应。比如说重症之人吃了一段时间的中药后,忽然高烧一个星期不退,后来烧退了,有人理解为是免疫力降低了,就认为医生给治的不对,那就可能错失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很多的大病吃了药之后出现高烧、发皮肤病这样的反应,往往是人体免疫力增强开始排病的瞑眩反应,这表示病就快好了。
读书一得:治疗臌胀之眩瞑反应。这些讲的都是服药中病,药物药量恰到好处则必然有某些反应。治疗此类肝病,用药的最佳效果是:排出大量黑臭粪便。再看,黄帝内经治疗臌胀的鸡屎醴散,王修善老先生记载,病人服后照样是排出大量黑臭粪便而愈。历史上治疗臌胀,常用甘遂,服用甘遂后,必然是大泻一通。脏病治腑,通过六腑给病邪以出路,也许所用药物不同,但是都能达到排出大量黑臭粪便,如此便有向愈的可能。
头痛头痛[选处]祝味菊医案[症状及治疗]细辛与全蝎、竹节白附配合,治一剧烈之头痛,孙妇年四十余岁,患头痛多年,经临即发,多医罔效,遇一时医曰:余常以川芎茶调散治头痛,药到病除,月经期患此病,加当归、芍药之品,当无往而不效,其处方为川芎、荆芥、防风、薄荷、生甘草、羌活,白芷、当归、白芍,因诊为头痛风热上冲,惧细辛之辛热而不用,结果适得其反,服药4此处帖,毫无效果。
微头条曹颖甫先生在《经方实验录》中说:一知半解为近世病家通病,一些医生或药房人员又恐吓病人说某药不可轻试,于是碰到方子开得稍重的情况,病人往往害怕不敢服药,一遇重证,多至不救。所以,无论是对于病人,还是大夫,认识到瞑眩反应很重要。如不理解瞑眩反应,以为是疾病加重或误治,很容易认为治疗无效果甚至起反作用而放弃。
其间有一个主证,就有机会用小柴胡汤。“凡柴胡汤证而下之”,柴胡汤证不应该下,如果误下,这个柴胡汤证幸而未因下而罢,柴胡汤证还存在,这个时候还可以用柴胡汤治。这个病误下了,挫伤人的正气,体力虚衰了,可这个病还存在,这个时候与柴胡汤常发生这种情形,所以我们在临床上要注意这一点,假设这个病人原起就是柴胡汤证,已经吃了泻药了,柴胡汤证还存在,给柴胡汤常发生冥眩,这时候你得告诉病人,不告诉他,非上急诊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