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毅这一句话不仅让满朝文武震惊,晋武帝的笑意也僵住了:“我虽不及古人之德,尚能克己为政。又平定东吴,统一天下,你把我比作桓灵两个昏君,是否贬抑过甚了?”刘毅回答说:“桓灵卖官,钱入官库;陛下卖官,钱入私门,由此说来,您还不如桓灵呢。”司马炎知道刘毅的脾气,于是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大笑着说:“桓灵之世,听不到这些话,今天却有你这样的直臣在我身边,这说明我还是比他们好一些啊。”
《刘毅传》:刚正不阿怼皇帝,陛下不如桓灵也!刘毅生气地将信符扔掉就走了,后来同郡人王基又举荐刘毅,同时,又有太常郑袤推荐,刘毅又出来了,为博士。有一次,太子司马衷在上朝的时候,大摇大摆地准备从东掖门进来,而刘毅却认为这是对当朝皇帝的不敬,因此将他拦在了门外,并上奏弹劾太子太保太傅的以下官员,司马炎接到表章后,觉得刘毅是小题大做,因此下诏赦免了他们,司马衷也得此入朝。
羞见江东司马炎的自我解嘲有一天,司马炎闲来无事,跟大臣刘毅聊天。司马炎自然很生气的问刘毅:“为什么把朕比成他们?”谁知道刘毅的回答更加不客气:“桓灵二帝卖官,挣的钱归国库。陛下卖官,挣的钱中饱私囊。看来陛下连他们都不如啊。”司马炎不但不生气,反而自我解嘲地说:“朕身边还有你这样直言敢谏的大臣,桓灵身边没有,看来朕比他们还是要强一些的。”这个故事不仅表现出了,司马炎的宽容,面对大臣讽刺也不生气。
激荡四百年:躺来的开国皇帝,司马炎虚心认错,坚决不改。开国皇帝之中,司马炎是存在感极低的。山涛不忍心司马炎就这么堕落下去,苦口婆心的劝说,司马炎却充耳不闻。祭祀结束后,司马炎和刘毅闲聊,问道:“朕可以和汉朝的哪位皇帝相比啊?”前面说到了两类开国皇帝,那些白手起家的开国皇帝所建立的王朝往往享祚数百年,比如刘邦,创业时艰苦卓绝,甚至是灰头土脸,但大汉足足支撑了四百年,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成功的王朝之一。
刘宋王朝开国皇帝刘裕简介资料 武帝刘裕建宋故事。刘裕的弟弟刘道规是桓弘的中兵参军,刘毅受命到江北与刘道规、孟昶一起,杀桓弘、抢占广陵; 诸葛长民为刁逵府参军,受命杀刁逵,据守历阳 (今安徽和县); 王元德、辛扈兴、童厚之负责在建康聚众为内应,攻杀桓玄。后来,王谧又与众官商议,推刘裕领扬州刺史,刘裕固辞。刘裕举义之际,急需一主簿,经何无忌推荐,刘穆之来到刘裕府中任主簿,成了刘裕的得力助手。
荀氏所谋不浅,可惜曹魏被司马家所代,而司马家走大运,直接平蜀灭吴,没有给荀家、贾家、王家留下太多的机会,所以这些势力就恨张华和杜预入骨。)己丑,立齐王司马攸子长乐亭侯司马寔为北海王,命司马攸备物典策,设轩辕之乐,六佾之舞,黄钺朝车,乘舆之副从。苟有图存晋室的,小不惜官爵,大不惜躯命,扬于王廷,揭荀勗、冯紞之奸,迸之裔夷,则不待交章讼司马攸,而司马攸固然得安全,抑不待措司马攸于磐石之安,而晋固以存。
西晋最牛的司隶校尉刘暾,皇亲国戚都得避让三分。有一次,武库发生火灾,外戚郭彰有百人护卫,却不出一人去救火,刘暾对此也是当面指斥,郭彰威胁道:“我能截君角也。”刘暾毫不退却,反倒顺着说下去:“君何敢恃宠作威作福,天子法冠而欲截角乎!”当即准备拟奏弹劾,郭彰始料未及,不敢再作解释,众人一番劝解,才给郭彰找了个台阶。不久后,他第一次任司隶校尉,再接再厉,“打垮”了宗室司马澹及大臣何绥、刘坦等人。
然而,嵇康在刑场临死前还是将自己的儿女托付给了山涛,留言道:“巨源在,汝不孤矣。”在嵇康被杀后二十年,山涛荐举嵇康的儿子嵇绍为秘书丞,年四十,始为郡主簿,一个小小的官。嵇康的古琴之外,还有就是阮咸的善弹直颈琵琶,直颈琵琶后来改称阮,分大阮小阮,直颈琵琶改之为阮即从阮咸始。嵇康被处死,行刑当日,三千名太学生集体请愿,请求赦免嵇康,并要求让嵇康来太学做老师,但最终司马昭还是判其死刑。
晋纪九(4)--四大家族   正始中,人士比论,以五荀方五陈:荀淑方陈寔,荀靖方陈谌,荀爽方陈纪,荀彧方陈群,荀顗方陈泰。又以八裴方八王: 裴徽方王祥,裴楷方王夷甫,裴康方王绥,裴绰方王澄,裴瓒方王敦,裴遐方王导,裴頠方王戎,裴邈方王玄。裴徽方王祥应改为裴徽方王浑(王戎之父);裴茂子裴潜方王雄。裴徽子裴楷方王浑子王戎。如裴氏的领军人物裴潜的孙子裴頠娶了王戎的女儿,裴盾是裴潜的弟弟裴徽的孙子。
广城君欲以韩寿女为太子妃,太子亦欲婚韩氏以自固;于时朝野咸知贾后有害太子之意,中护军赵俊请太子废后,太子不听。事将起,孙秀言于伦曰:“太子聪明刚猛,若还东宫,必不受制于人。明公素党于贾后,道路皆知之,今虽建大功于太子,太子谓公特逼于百姓之望,翻覆以免罪耳,虽含忍宿忿,必不能深德明公,若有瑕衅,犹不免诛。不若迁延缓期,贾后必害太子,然后废贾后,为太子报仇,岂徒免祸而已,乃更可以得志!”伦然之。
能官人官,人国之所废兴也,古之兴王唯贤,是与吕望渔钓而周王枉驾宁戚叩角而齐王忘寐,委斯徒而縻好爵,释短褐而服龙章。《为杨许州让右羽林将军表》宋之问臣某言伏奉,今月二日制书,除臣忠武将军,守右羽林将军。《论宿卫》宋·真德秀古者内外庭不分,人主出入起居皆与贤士大夫游,故文帝视朝而受郎官止辇之言,驰坂而受袁盎揽辔之谏,盖使其日侍左右得以随事纳规,则未为无补,乃盛世事也。骁骑之职,旧领营兵,兼统宿卫。
有次,卫尉私下派盖宽饶外出,盖宽饶根据制度到尚书府呈上申请。等到年终交班接替时,汉宣帝亲自犒赏退伍的士兵,士兵几千人都叩头请求再留下来服役一年,以报答盖宽饶的大恩。许广汉亲自给他倒酒说:“先生到晚了。”盖宽饶说:“不要多给我倒酒,我酒喝多了会发狂的。”丞相魏相笑着说道:“你看你醒着时就有些发狂,哪里非要一定要喝酒呢?”在座的人都用轻蔑的眼光看着盖宽饶。汉宣帝不肯听从,便把盖宽饶交给狱吏审讯。
南朝官制。变化最大的是中书省。中书舍人往往又兼任员外散骑侍郎、给事中,这样,中书、门下两省皆在“恩幸”的掌握之中。集书省“省诸奏闻文书,意异者,随事为驳”(《隋书·百官志》),也就是说,上行文书要经过集书省的审驳。直到隋朝,集书省才又归并于门下省。不过尚书省毕竟是内外行政事务的汇集处,尚书省令、仆射更是地位尊贵,诸曹尚书“各有恒任”,当皇权有所削弱或新君继位的时候,皇权下的权力中心往往又复归尚书省。
C.进士,是古代科举会试及第者之称,宋代进士分为三等:一等称进士及第,二等称进士出身,三等赐同进士出身。古代帝王一人一个年号,故可用年号称呼皇帝,如康熙皇帝等。皇帝年号纪年法;B.擢进士第,又可称为进士及第,指科举时代经考试合格后录取成为进士。C.中国古代纪年法主要有王公即位年次纪年法、年号纪年法、干支纪年法、年号干支兼用法,“上元”“广德”都属于王公即位年次纪年法。“年号”是指古代皇帝纪年的名号。
司空冬官。清代总督均兼兵部尚书,右都御史,巡抚均兼兵部侍郎,右副都御史,又均有提督军务,兼理粮饷之衔,成为常设的官了。御史大夫:秦朝时负责监察百官,代表帝接受百官奏事,管理国家重要图册、典籍,代朝廷起草诏命文书等。隋、唐时逐渐形成以尚书为尚书省长官的制度,这样尚书令就不是主管文书的官,而是中央行政监督各部门的最高首长。中书省:魏晋以后,尚书令之权被中书监、中书令所代,开始以中书省为中央总机构。
大臣说他不如昏君,晋武帝笑着说了一句你绝对想不到的话-今日头条。刘毅的话刚一出口,群臣无不惊骇,司马炎也大吃一惊,于是反问:“虽然我的德行比不上古代的圣人,但我尽量克制自己,积极作为,况且我平定了东吴,统一了天下,你竟然把我比作昏君,还不至于到这一步吧?”刘毅好不掩饰地解释:“桓帝、灵帝卖官,钱入国库,陛下卖官,钱却进了私人腰包。从这一点看,陛下恐怕还不如桓帝、灵帝啊。”
最无能的开国皇帝,都比不上汉朝最差的皇帝!司马炎的工作就是做到了第一步,在司马炎当上皇帝的前15年,西晋的经济和民生情况确实相比三国时期好了许多,历史上成为"太康之治"。这个刘毅主要是跟着司马炎的爹司马昭混大的,司马昭在世的时候他基本一直是司马昭的内臣和助理这样的职务,他最清楚这天下是司马炎这位政三代的前两代怎么"辛辛苦苦的骗来的",听到司马炎问这个问题,刘毅没好气的说:"和桓灵帝差不多吧!"
开国皇帝刘裕的“谦逊”:反复推辞中登上皇位。南朝宋开国皇帝刘裕是苦出身,但从小有大志,并且赶上了建功立业的动乱年代,在镇压造反义军的过程中壮大了自己的势力。安帝动员诸多大臣敦劝,又亲自跑到刘宅慰问,刘裕这才接受任命。但这个时候,盟友刘毅、诸葛长民等人对刘裕的不满激化了:一起流血流汗,功劳凭啥都算到你一个人头上?晋恭帝即位,进刘裕之爵为宋王,过了一年多,发现已没有更大的官衔可给,只好下诏禅位给刘裕。
司马炎和程卫司马炎和程卫:司马炎是儒家思想的皇帝,是造次必以仁恕,为人宇量弘厚的皇帝,加上儒家法理推崇的刑不上大夫立场,他的执法总体是非常宽松。司马炎的爱贤更值得敬仰,皇帝不仅没有为小吏不顾自己求情而发怒问罪,反而能继续重用程卫,这也是天下能对司马炎的宽厚尊敬的地方。司马炎对程卫的宽容、重用和他对待朋友羊琇的爱护在这件事中都体现的非常感人,他是既有感情有更加理智的皇帝。
有一次,司马炎得意地问下属司隶校尉刘毅:“我可以和汉朝哪一个帝王相比?”刘毅不假思索,脱口说道:“陛下,您跟汉桓帝或汉灵帝差不多。”司马炎说:“这怎么可能?他们是什么,我又是什么!”刘毅说:“皇上您别急。您听我说,当年汉桓帝、汉灵帝卖官得来的钱大都进了国库,可您卖官得来的银子都装进了个人腰包。从这个角度说,您还不如汉桓帝、汉灵帝呢!”这刘毅真是“吃了豹子胆”,竟敢直言皇帝的不是。
孙程对顺帝说道:“陛下同我们准备起事的时候,常痛恨奸臣,认为奸臣是国家的祸害。现在即位了,反重蹈先帝的覆辙! 司隶校尉虞诩为国尽忠反被拘系,中常侍张防违法乱纪、贪污受贿的罪行为天下人共知,陛下倒认为他是忠臣。现在星象有变异,说明宫中有奸臣。应立即把张防抓起来,这才符合天意!”这时,张防就站在顺帝后面,孙程大声喝到: “奸臣张防,还不快下来受缚!”张防知道孙程的厉害,不得不离开顺帝,走往东厢。
唐太宗的三权分立。唐太宗设计的“三权分立”的核心就是“中书出令,门下封驳,尚书受行”中书省做决策发布命令,门下省审查命令,尚书省执行命令。中书省召集大臣在政事堂开会形成政令,然后报皇帝批准,再由中书省以皇帝名义发布诏书。太宗为了有效防止王权的绝对权力,规定皇帝的诏书也必须由门下省“副署”后才能生效,将最高的皇权也置于门下省的监督。三省:中书省(决策、秘书)、门下省(侍从、谏议)、尚书省(行政);
历朝历代的官员设置是不一样的,总体上是古代少、近代多,古代简单,近代繁复,古代的官多是管实事的,近代则是虚官冗官多。隋中央基本的行政机构包括,三省、六部、九寺、中央军队、太子府属官等。三省分别是内史省、门下省、尚书省。内史省长官是内史监或内史令,其下设置有侍郎、舍人、通事舍人、主书、录事等属官,共计44人。中央事务繁杂,光靠三省还无法完全顾及,隋朝还设置了秘书省、内侍省、御史台、都水台等杂省。
张养浩管不住自己的嘴,说弄这玩意根本就不便于朝政的管理,但朝廷不听他的,还是设了尚书省,张养浩又说你看你看,这尚书省成天胡搞乱搞,把很多规矩都打破了,朝政弄得乱七八糟的,这是变法乱政啊。张养浩路过华山时,到西岳庙去求雨,哭拜在地上痛心地爬不起来,又连续作《西华岳庙雨文》、《西华岳庙催雨文》,张养浩的这份苦心可能真的是感动了老天,果然大雨倾盆而下,一下就是两天两夜,张养浩又做了《谢雨文》等诗文。
尚书上殿忘解佩刀,宰相判决:尚书罚铜20斤,看门校尉处死!朝堂上君臣商量此事,尚书右仆射封德彝判定:“监门校尉失职,罪当处死;长孙无忌误带佩刀入宫,罚铜二十斤!”封德彝坚持自己原来的意见,戴胄又道:“校尉和长孙无忌的过错,其实是一样,况且校尉是因无忌而获罪,根据法律,校尉也应当从轻发落。”由于戴胄的坚持,太宗终于免除了校尉的死罪。
秦汉时期,监察体系的办事机构叫做御史府或御史大夫寺,长官为御史大夫,下属有治书侍御史、侍御史、御史内史、监御史以及后来的刺史。西汉汉哀帝时期,朝廷废除了御史大夫,御史中丞成为御史体系的最高长官。秦汉三公九卿制,御史大夫正是三公之一,御史大夫相当于副丞相。魏晋时期,御史台才从少府中正式脱离出来,成为由皇帝领导的独立的监察机构,其主要长官仍为御史中丞,并在京畿地区设有司隶校尉,在地方设有州刺史。
邹孟子、吴孟子、寺人孟子,一男、一女,一不男不女;项姓家族的人看到这副对联很不服气,全族人紧急集合,商量着要写出一副压倒对方,为项姓家族争气的对联。一年春节前 ,康熙皇帝让李光地做100副春联,替换皇宫的旧联。眼看快到除夕,该向皇上交差了,李光坡一副对联都没写,可把李光地急坏了。李光地说:“跟皇上说话不算话,可是欺君之罪呀!”李光坡听后,马上动手写对联,他刚刚写完一副对联,就说:“已经全写好了。”
都督之地位,或为副将之姿、或为持节都督、或为使持节都督、或为都督一州诸军事、或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张飞营中一个不知的“都督”,与夏侯敦本人可“都督”二十六军,二人同为都督,性质并不大同小异。正名都督的地位,都督在汉制原为将军以下的中级属官,建安开始前,孙坚曾被董卓击溃而败逃,后来收拾残兵,在阳人转败为胜,即枭首都督华雄,这位华雄的都督不可能高于董卓的将军职位。度支曹掌财务,各曹以尚书领之。
东汉九卿与西汉基本相同,为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和少府。太常下设副长官太常丞,比千石,实际上九卿下都设副长官,而副长官都叫丞。光禄勋,中两千石,这个官主要是管理郎官的,还有散官也归他管。副长官,卫尉丞,比千石。南宫南屯司马,北宫苍龙司马,玄武司马,北屯司马,北宫主爵司马,东平司马,朔平司马,都是比千石,均是负责皇城各个城门的警戒任务。副长官,廷尉丞,比千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