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本证胃虚痰阻、胃气上逆,治宜化痰降逆、益气补虚之法。生姜于本方用量独重,寓意有三:一为和胃降逆以增止呕之效,二为宣散水气以助祛痰之功,三可制约代赭石的寒凉之性,使其镇降气逆而不伐胃。【方解】本方证因胃气虚弱,痰浊内阻所致胃脘痞闷胀满、频频嗳气,甚或呕吐、呃逆等证。生姜于本方用量独重,寓意有三:一为和胃降逆以增止呕之效,二为宣散水气以助祛痰之功,三可制约代赭石的寒凉之性,使其镇降气逆而不伐胃;
道理是一样的,从中医角度来讲,都是胃受到了一些刺激,或者胃没办法正常进行沉降食物,导致气机上逆,出现打嗝、反胃、嗳气等症状。主要用于胃虚痰阻气逆证,常见表现有心下痞硬,嗳气不停,或呃逆,反胃,呕吐涎沫,舌苔白滑,脉弦而虚。代赭石质沉镇逆,能降嗳气、疗打嗝,这两个合起来就是这个方子的主药了,主药起到的是降气止嗝。半夏降逆化痰、消痞散结,既能降逆胃气,又能消胃中胀满,从而改变胃气的上逆。
旋覆代赭汤治疗呕吐、恶阻及胃痞。证属胃虚气逆、痰气交阻。体会:本例患者呕吐反复发作30余年,久病不愈,胃气日虚,气逆日甚,痰气交阻,气机升降失常,故呕吐日趋加重;方用旋覆代赭汤加味,旋覆花降气化痰,代赭石重镇降逆,二药配伍,善治胃失和降所致的嗳气、呃逆、呕吐等症,为方中主药,配半夏、生姜降逆和胃,化痰散结,为辅药;痰气内停则吐清水痰涎,舌脉均为胃(气)虚痰湿内阻之象。证属胃气虚弱,痰浊内阻,气逆不降。
中医诊为噎膈,证为胃气上逆,痰浊内阻,治宜降逆化痰,益气和胃。按:本例为贲门失弛缓症,中医辨证为胃气上逆,痰浊内阻,治宜降逆化痰,益气和胃,用旋覆代赭汤扶正益胃,降逆化痰,加竹茹以增强涤痰止呕之功,痰消结除,呕恶自止。证为胃气虚弱,痰浊内阻。方中旋覆花下气消痰,半夏、生姜降逆化痰,白芍安脾止痛,赭石重镇降逆,党参、白术、炙甘草、大枣扶脾益胃,助已伤之中气,合用以奏扶正降逆之效。
拯救胃气,它是中医传家宝。关于“胃气”这个词儿,看官们应该都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方才提过,人最怕胃气虚弱。第二,胃气虚弱,胃气不降,反而上逆,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嗳气、欲呕、反胃、吐酸。比如说频繁打嗝的、胃食管返流的、胆汁反流性胃炎的、功能性消化不良的、胃炎胃溃疡的、十二指肠溃疡的、胃神经官能症的、还有得了糖尿病发生胃轻瘫的、膈肌痉挛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十分多见。
各论/第十一章,理气剂/ 降气/旋覆代赭汤(降逆化痰,益气和胃)
两千年前的“降气方”,健脾、消痰,让人气顺病除。它就是中医里头,降气顺气的方子。由于患者的问题,最初出在脾胃虚弱上,所以就用生姜、大枣、甘草、人参来健脾胃之气,扶正固本。最后,再来一个钩藤、菊花,用于平肝祛风止眩晕,用泽泻和白术来健脾利水燥湿,进一步固护脾胃,杜绝生痰之源。如果我们由于种种原因,导致脾胃虚弱,尤其是胃气不足,降泄乏力,那么结果,就是痰湿浊邪当降不降,引动肝风,上扰于头部。
心下痞硬有噫气,主治中虚痰饮证。若欲加大代赭石用量,最好也加大人参甘草大枣用量,以使方药用量调配能切中病变证机。病变证机:脾胃虚弱,痰饮内生,气机壅滞,浊气不降,以此而演变为中虚痰饮痞病理病证。【衷中参西】 合理运用旋覆代赭汤指导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无论是治疗消化疾病,还是治疗心肾疾病等,都必须符合旋覆代赭汤主治病变证机与审证要点,以此才能取得治疗效果。痰饮阻滞胃气不降而上逆,则噫气不除,或呕吐;
传承千年的“降气方”,健脾消痰,气顺病除。气降了,病就消了!今天呢,我想和你一起讨论一张方子,这张方子是中医里,降气顺气的方子。旋复花和赭石,可以消痰下气,将上逆的气机降下去。因为张先生的问题,出在脾胃虚弱,所以用生姜、甘草、大枣、人参,用来健脾胃之气,扶正固本。这样一来,患者脾胃不虚,痰浊得以运化,气逆得以下降,张先生发病的根源,不就解决了一大半吗?由于种种原因导致脾胃虚弱的,特别是胃气不足。
病机:胃气虚弱,痰浊内停。生姜泻心汤与旋覆代赭汤都可治疗噫气证,生姜泻心汤所主证机为湿热内阻,中气虚弱,兼食滞水气,噫气伴有不消化食物气味;旋覆代赭汤所主证机为痰饮内阻,中气虚弱,故其噫气不除,或情绪不佳等。3.张璐《伤寒缵论》:汗吐下法备而后表解,则中气必虚,虚则浊气不降,而痰饮上逆,故作痞硬,逆气上冲,而正气不续,噫气不除,所以用代赭领人参下行,以镇安其逆气,微加解邪涤饮以开痞,则噫气自除耳。
此属中焦气化失常,脾胃失健,痰浊内遏,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而致眩晕,治宜降逆化痰,健脾和胃,方用旋覆代赭汤合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旋覆花( 包煎) 20g,代赭石、珍珠母各15g,党参12g,半夏、云苓、白术、天麻各10g,甘草3g,大枣5枚,水煎服5剂。证属中焦虚弱,痰浊中阻,治宜益气温中,降逆化痰,方用旋覆代赭汤加减:旋覆花(包煎)、代赭石、茯苓各15g,党参12g,半夏、藿香各10g,炙甘草5g,大枣5枚,生姜30g。
半夏的选购技巧 半夏是临床上常用的一种中药,最早记载于《本经》,近年来,因为半夏药源十分紧缺,于是许多地方都用水半夏代替旱半夏来组方使用,为了同水半夏有所区分,因此半夏又被称为“旱半夏”。截至目前,《中国药典》只收载有半夏,并没有收入水半夏,而出现水半夏与旱半夏通用的原因,多为不法药商受利益所趋,而无视水半夏是否有药用价值的事实。旱半夏与水半夏同为半夏,两者主要是通过种块形状来区别。
方中旋复花有降气止噫,祛痰之功,代赭石甘寒质重,功善镇气逆,开胸膈、坠痰涎,止呕吐,二药配伍,既能降气止噫,又可散水气,化痰,为方中之君药。【文献摘录】尤在涇:“伤寒发汗,或吐或下,邪气则解,而心下痞硬,噫气不除者,胃气弱而未和,痰气动而上逆也。旋复花咸温,行水下气,代赭石味苦质重,能坠痰降气,半夏、生姜辛温,人参、大枣、甘草甘温,合而用之,所以和胃气而止虚逆也。”(《伤寒贯珠集》)
古人的这些认识,正是某种意义上印证了我的“寒热胶结致癌论”,也可以说是我的“寒热胶结致癌论”来之有据。我通过临床观察,认为胃癌发展过程中表现出寒热胶结者十之七八,在近几年的诊治胃癌患者当中,至少有30多个人均以“寒热胶结”为病机,以半夏泻心汤加味为主,取得了带瘤生存、临床治愈的结果。寒热胶结并不是一开始就出现的,它往往是在寒热错杂、寒热并见的基础上,与有形之邪相合,日积月累而成积化毒致癌。
旋复代赭汤加减治疗顽固性呃逆26例笔者近几年来运用《伤寒论》旋复代赭汤加减治疗顽固性呃逆26例,收到良好的效果,现报道如下。(2)加减:胃气不虚去党参、炙甘草、大枣;胃寒加丁香、良姜;胃热加石膏、竹茹;气机郁滞加枳壳、郁金、川楝子;舌苔腻,脉弦滑,加陈皮、茯苓、苡仁、川贝母;大便秘结加小承气汤。3 体会 笔者经多年临床观察,发现顽固性呃逆病理因素大多为气郁痰阻,以致胃失和降,胃气上逆动膈而成呃逆。
旋覆代赭汤是一首治疗虚气上逆的著名方剂,由张仲景创制,首载于《伤寒论》,方由旋覆花、人参、生姜、代赭石、甘草、半夏、大枣组成,具有降逆化痰、益气和胃之效。方中以旋覆花下气消痰,代赭石重镇降逆,人参、甘草、大枣扶脾益胃补虚,半夏、生姜降逆化痰散结。正如《诸病源侯论》所云“脏伤则血下于胃,胃得血则闷满气逆,气逆故吐血也。”治疗自当平肝降逆,顺气和胃。
方中旋复花下气消痰,降逆除噫;代赭石质重镇逆,坠痰止呕,与旋复花相协而加强降逆下气、止呕化痰之功,共为君药,半夏祛痰散结,降逆和胃;生姜温胃化痰,散寒止呕,助旋复花、代储石降逆而止呕噎,为臣药,人参、大枣、炙甘草甘温益气,健脾养胃,以复中虚气弱之本,俱为佐药,甘草调和药性,兼作使药,诸药相合,标本兼顾,共奏降逆化痰、益气和胃之功,使胃气复,痰浊消,气逆平,清气升而浊气降,则痞满、噫气、呕呃自除。
旋覆代赭汤旋覆代赭汤。【证治机理】本证因胃气虚弱,痰浊内阻所致。伤寒发汗后,又误用吐、下之法,胃气受伤,升降运化失常,则津液不得转输而为痰,痰浊阻于中焦,气机不畅,而心下痞硬。脾胃虚弱,痰气交阻,则胃气上逆,而致噫气频作,或纳差、呃逆、恶心、呕吐。方中代赭石性寒沉降,有碍胃气,若胃虚较著者,其用量不可过重。逆气上干于心,心不受邪,故噫气不除,《内经·宣明五气篇》曰五气所病,心为噫是也。
【组成】旋覆花三两(9克) 代赭石一两(6克) 人参二两(6克) 半夏半升(9克) 炙甘草三两(6克) 生姜五两(12克)大枣十二枚(4枚)【主治】胃气虚弱,痰浊内阻。【分析】痰浊内阻,胃气上逆为本方的主证,胃气虚弱为兼证。代赭石苦寒,体重而沉降,善镇逆气上冲,助君降逆面止呕噫;生姜、半夏一温一 胃化痰消痞,和胃降逆止呕,共为臣药。诸药合用,使痰浊得消,胃虚得补,气逆得降,则心下痞硬得除,噫气自止。
因此,胃的通降作用,除将腐熟后的食物推入小肠进一步消化外,还包括小肠将食物残渣下输于大肠,及大肠传化糟粕的功能。旋覆花30g(包)、代赭石30g、太子参30g、清半夏30g、大刀豆30g、黄连10g、黄芩10g、公英30g、连翘30g、枳壳30g、地肤子15g、生姜6片、大枣3个(切)、生甘草10g。嘱香砂养胃丸善后。临床常用于治疗胃神经官能症、胃扩张、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幽门不完全性梗阻、神经性呃逆、膈肌痉挛等属胃虚痰阻者。
旋复代赭汤证属中虚肝旺而水饮上逆,虽噫气而无食臭,更无下利。本证病机,为脾胃虚弱,肝木乘克,致生痰饮,痰气交阻心下,令气机痞塞,胃气上逆。刘渡舟先生谓饮与气搏于心下,非重用生姜不能开散,赭石量大则直驱下焦,反掣生姜、半夏之肘,于中焦之痞则无功,此说是也。本方平肝逆,降胃浊,补中气,化水饮,故凡眩晕,头痛,呕恶,呃逆,咳喘,胸满心痛,脐上悸动,咳血,吐衄等肝气、胃气上逆者,皆可用本方治之。
此证以脾胃气虚为本,痰阻气逆为标,临床表现虽虚实互见,但以气逆痰阻为主。方中旋覆花功擅下气,能化胶结之痰,为治痰阻气逆之要药,故方中重用之以下气消痰,为君药。代赭石重镇降逆,长于镇摄肝胃之逆气,助君药降逆下气,止呕化痰;人参、大枣、炙甘草甘温益气,健脾养胃,以复中虚气弱之本,为佐药。诸药合用,标本兼顾,共奏降逆化痰、益气和胃之功,使胃气复,痰浊消,气逆降,痞满、噫气、呕呃诸症自除。
关于此方,《方剂大词典》有收载,但其主治仅记为治疗“痰湿内阻,胃气不和之失眠”,大抵是因为方中半夏有治疗腹胀、除脾湿的缘故,因此其将半夏秫米汤归类为治疗“痰湿内阻,胃气不和之失眠”,此举虽稳妥,但有违于《内经》设本方的主旨,极大的局限了半夏秫米汤的功效。临床疗效证明,半夏秫米汤在“失眠界”虽不至于“一方平天下”,但其治疗范围绝不限于“痰湿内阻,胃气不和之失眠”。
唯于扶持中气,宣化胃阳,如人参、半夏、甘草、大枣、生姜,二方皆同,是知生姜泻心汤症之心下痞硬,干噫食臭,为由于寒热之互结,而旋复代储石症之心下痞硬,隐气不除,则由于虚气之上逆。代赭石性味苦寒,镇胃降气,止呕止哈,佐半夏以逐饮,生姜之辛,以开结,人参以补正,甘草、大枣以益胃,共奏补虚宣气,涤饮镇逆之功。生姜、半夏辛而且降以除痞逆之气,人参、大枣甘能缓中,补胃气之虚弱,共为佐药;
旋复代赭汤。别名:旋复代赭石汤(《普济方》卷一二七)、代赭旋复汤(《医方集解》)。处方:旋复花9克 人参6克 代赭石12克 甘草9克(炙)半夏9克(洗)生姜10克 大枣12枚(擘)功能主治:降逆化痰,益气和胃。治胃气虚弱,痰浊内阻,心下痞硬,噫气不除者。备注:方中旋复花消痰降逆,代赭石重镇降逆,半夏,生姜化痰止呕,人参、大枣、甘草益气和胃。诸药合用,共奏降逆化痰,益气和胃之功。
经方:旋覆代赭汤。(2)生姜泻心汤:黄连一两?黄芩三两?生姜四两(切) 干姜一两?甘草三两(炙) 人参三两?半夏半升(洗)?大枣十二枚(擘)(4)旋覆代赭汤:旋覆花三两?代赭石一两 人参二两?生姜五两?甘草三两(炙) 半夏半升(洗)大枣十二枚(擘)(3)生姜泻心汤证,为肋下有气而致下利者,旋覆代赭汤水气泛滥、噫气不除,非胃气不和,而为有伏邪也,所以用用赭石,盖即为此。(4)阳明上冲,用赭石、半夏,旋覆代赭汤;
本方证和半夏厚朴汤证的区别是本力‘证有气机上逆,而彼方证仪为气滞无上逆。生姜泻心汤证也有“心下痞硬”,并有“干噫食臭”,两者又该如何区别呢?大塚敬节等认为:本方与生姜泻心汤相似,但此方用于比生姜泻心汤证更虚时,症状为心下痞硬、吞酸、嘈杂等,尤其好发嗳气,用生姜泻心汤无效时使用。代赭石能镇肝逆、使气下降,但用至30g,则直驱下焦,反掣生姜、半夏之肘,而于中焦之痞,则无功,故减具剂量而获效。